非主流中文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三十六章 奇怪的老宋!

第三十六章 奇怪的老宋!

 好书推荐:
    在前次柳辰和林老板交易的小树林外,老宋谨慎的观察了半天,才让两个手下在外围望风,自己进入了树林中。

    “什么情况?”终于和冯大姐面对面后,老宋焦急询问。

    “林长友见财起意,收买土匪抢劫西药……”冯大姐用最简练的语言,介绍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然后问道:“你那面怎么样,第二批物资现在到哪儿了?”

    “别提了,物资还没出天津港,就被政府的人给扣了。”老宋满脸懊恼。

    见冯大姐起急,赶紧又说:“你放心,我们天津的同志已经打探过了,物资是被当作走私货查扣的。想点儿办法能弄出来,只不过需要些时间,得等到风头过一过才行。”

    “我担心你这面不顺利,就带两个天津的同志过来看看,毕竟离得不远,他们对这面的情况比咱们要了解一些。”

    “幸亏你来了,我这面正需要人手。”冯大姐松了口气。

    “那几个帮助我们土匪可信吗?”老宋似乎不放心。

    “现在看来还是可信的。他们和就是本溪支队的何勇是老朋友。何勇是小三儿的二哥。另外,领头的那个柳辰,还是有一些民族觉悟的。”

    冯大姐给出了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

    “这么说,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找到出关的通道。”老宋脸上的焦急淡了一些。

    “不,还有更重要的事!”冯大姐说出了一句,让老宋没想到的话。

    “什么事比那批药还重要,咱们的伤员……”

    “老宋,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冯大姐安抚住了再次急躁起来的老宋。

    压低了些音量说:“我得到消息,日本人要在咱们内陆地区,进行一次秘密的病毒试验,不过病毒在运输过程中意外丢失……”

    涉及到安全保密原则,冯大姐向老宋介绍情况时,只说了其中病毒部分的内容,至于消息来源并没有提及。

    “消息确切吗?”老宋度过最初的惊讶后,眼里闪过一丝光芒。

    “应该是确切的。”冯大姐点了下头。

    接着分析道:“如果是我的身份暴露了,敌人想通过我诱捕更多的同志,完全不需要费力编造这么多。更加容易有效、直接的手段有很多。”

    老宋点了点头,同时提出建议:“我们是不是,再跟提供情报的同志碰一下细节。毕竟这个事情一旦操作不好,后果太严重了。”

    冯大姐摇了摇头:“先找柳辰落实一下情况再说。”

    柳辰也是个不禁念叨的,说到就到。

    冯大姐和老宋刚从小树林里走出来,就看到他和宝顺俩人,一人拎了一包东西,从县城方向走过来。

    柳辰和宝顺远远看到一对中年男女,外加两个精壮的年轻后生站在路边,习惯性地警惕了起来。

    默契的把拎着的东西都交到左手,右手空出来,一但情况不对,可以马上拔枪。

    “小柳。”等俩人走近了一些,冯大姐喊道。

    柳辰听到声音愣了一下,仔细看了看正盯着自己的中年女人,试探着问:“冯大姐?”

    “是我。”冯大姐点了下头:“我有些事,想问一下你。”

    “问呗。”柳辰说话时,眼睛扫了下老宋和他的两个手下。

    “啊,这位是老宋。”冯大姐介绍了一下老宋后,又指了下后面的两个年轻人:“这两位也是我们的同志,他们都是赶过来帮忙的。”

    “就三个人啊。”柳辰皱着眉头叨咕了一句。

    心里估摸了一下,眼前的三个人,再加上自己和宝顺。五个人从旧窑里偷偷搬几箱药出来,虽然费点劲儿,但也够用了。

    就点了点头,说:“行,你们如果有合适的地方存放,或者马上能运走的话,咱们今晚就去把药弄出来。”

    “对方有多少人看守?”老宋问了一句。

    “就一个人,咱们等看守后半夜睡着了偷偷的摸进去,把药搬出来就行。”柳辰回答。

    “就一个人。”老宋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那还偷偷摸摸的干什么,直接干掉不就完了。”

    “不行!”柳辰直接开口否决。

    虽然能被派去守破窑的,肯定是整天围着韩斌转的人,但那也是寨子里的弟兄。柳辰怎么可能让老宋说杀就给杀了。

    “有什么不行的,一帮土匪,杀了也是为民除害!”老宋恨恨地说了一句。

    结果他一句话说完,柳辰还没出声呢,宝顺先恼了。

    指着老宋的鼻子问:“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土匪怎么啦?你算那根葱啊,哪儿的民用你帮着除害啊?”

    柳辰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对方起什么争执。抬手压下了宝顺的胳膊,语气很硬的重复了一次之前的话:

    “我说,不行!”

    “怪我之前没把话说明白。”老宋还想说什么,冯大姐赶忙制止了他。

    接着不好意思地解释说:“老白山的兄弟们虽然落草了,但从来不霍霍地方百姓,好名声是出了名的。”

    其实这话,冯大姐之前介绍情况的时候都已经说过。这会儿一提,老宋就想起来了。

    不过想起来归想起来,面子上还是有些放不下。带着火气吐出一句:“那他们劫药的时候,手上也沾了我们同志的鲜血。”

    柳辰听这话头,以为面前这个叫老宋的男人,肯定是不了解详细情况。

    心想着沾你们的鲜血?老子费多大劲才解决了金雁镖那群人,完事还得派人跟踪马车才得知西药的去向。

    有心纠正他的说法,可又一想,回头冯大姐肯定会跟他说明白的,就懒得开口。

    柳辰不愿意多解释,可宝顺的混劲儿上来了。一撩衣襟儿,露出了腰带上别着的二十响。

    两只眼睛挑衅的看着老宋,叫嚣着说:“还就沾上你们的鲜血啦,你想怎么样啊?”

    “你……”

    “老宋!”老宋刚一瞪眼,被冯大姐一把抓住。

    “劫我们药车的是百鹿山的金雁镖。”冯大姐语气严肃,提醒了老宋一句。

    然后耐着性子说:“老白山的人,只是在金雁镖追大麦子和小郑的时候,趁乱推走了药车。而且要不是小柳他们及时赶到,不止药会丢了,大麦子和小郑也会牺牲。”

    这些话冯大姐之前全都说过了,只是后来老宋的脑子里全都被病毒的事给装满了。

    再加上一动气,说话就没过脑子。

    冯大姐又重申了一遍后,老宋也是心里一阵懊恼。

    琢磨着:“回头可能还要用到这帮土匪呢,现在不是交恶的时候。”

    想明白后,强行压下了心头的火气,站那不再说话。

    老宋不说话了,柳辰心里却起火了。刚才冯大姐虽然话说的委婉,但他也听出来了。

    关于劫药和救人的细节,眼前的这个叫老宋的之前估计就已经知道了。

    他能说出刚才那些话,要么是对土匪这个行当,抱有极深的偏见。

    要么就是,他压根就没把自己几个玩了命的帮忙,放在心上。

    对土匪有成见还好说,要真是后面的情况,那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他没把西药的事放在心上?!

    柳辰心里直冒冷汗,赶紧按下心中的想法,权当老宋是瞧不起土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