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十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十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好书推荐:
    “强子,带着郑大夫,撤!”叫老麦的游击队员咬牙下了决心后,招呼了一声同伴。

    “撤!”强子恨恨一跺脚,两枪逼退了侧翼露头的几个土匪,一把搀起郑敏,用身体护住她,往身后的林子里跑去。

    老麦换上最后一个弹夹,挡在强子和郑敏的后面,边打边撤,同样退入树林。

    “老大,他们要跑!”一个喽啰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废话,老子他娘的也不瞎!”金雁镖此时心都在滴血,本想发笔财,结果一会儿的功夫,就损失了将近一半儿的手下。

    眼瞅着对方想跑,他哪能就这么容易放过?

    金雁镖对着几个受伤的喽啰喊了一嗓子:“你们几个,给老子看好了货!”

    然后一招手大喝:“剩下的,跟老子追!男的弄死,女的赏你们嘞!”

    “好!”

    “杀!”

    没受伤的喽啰们精神瞬间振奋了起来,都不用金雁镖催,吆喝着往林子追了上去。

    ——

    阎王牙山谷。

    “小心!”

    柳辰一把扯住了冯大姐的衣襟,用力一拽,把人从一脚悬空的危险状态给救了回来。

    冯大姐直接跪坐在满是厚冰的山路上,捂着胸口半天没站起来。

    阎王牙的山道本就崎岖陡峭,加上冬天雪封打滑,走起来更是费劲数倍。

    可是不走这里,少说要多绕二十里的野地。

    那样,耽误的时间更久。

    整段所谓的路,山下是雪,从半坡开始就差不多全是冰了。一脚没踏稳,就有直接滚下山的危险。

    好容易攀上山垭,强劲的山风裹挟着山顶的冰凌和雪沫,打得人脸上生疼,只能用衣领把脸护住,低着头艰难的前行。

    五个人互相搀扶着好容易翻过了垭口,面对的又是一条蜿蜒陡峭的下坡冰路。

    下山本就困难,踩着覆在山石上的厚冰下山,危险程度不言而喻。

    柳辰、宝顺打头,把小三儿和冯大姐夹在中间,二林子在后面拽着。五个人紧紧的互相扯住前后的人,小心地半走半滑地一点点向山腰移动。

    “啊!”

    小心翼翼地挪过了最危险的路段,刚松了口气,小三儿脚下一个出溜,人尖叫了一声就斜着滑倒。

    二林子胳膊刚一使劲儿,冯大姐也被小三儿拽到,连带着宝顺也失去了平衡。

    “别松手!”柳辰斜着身体,一只手紧紧的拽住冯大姐,另一只手在电光石火之间,扒住了一块突起的山石。

    另一面二林子身体后仰,一只手扯着冯大姐,一只手扯着宝顺,两只脚往下划了一小段,勉强稳住了身形。

    等宝顺两只脚蹬了两下,可算找到了一个可以踏脚的地方。三人合力,把身体已经完全悬空的冯大姐和小三儿给拽了回来。

    “二林哥,腿!”小三儿被拽上来后,侧身趴在地上,两只手按着右腿膝盖,脸色十分痛苦。

    “咋啦?”二林子面带关切,和宝顺一起把小三儿的裤腿卷上去查看。

    小三儿的膝盖滑倒后撞山石上了。虽然有条薄棉裤挡着,也伤的不轻。

    二林子按了两下松了口气:“骨头没事,我背你!”

    “不用,我能走!”

    小三儿虽然觉得伤处疼得厉害,但一听自己骨头没事儿,心里踏实了下来,硬是没让二林子背,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

    下山的冰路,确实不好背人。

    见状二林子没再坚持,和宝顺一起扶着小三儿,前面柳辰扶着冯大姐。五个人继续前进。

    五个人拌拌卡卡的下到半坡,冰变成了雪,路终于好走了一些。加速走到山脚时,小三儿再也坚持不住了,身子打着哆嗦,抽着冷气蹲到地上。

    “来,上来!”二林子走到小三儿面前,扎稳马步一弯腰。

    “你们走,别管我啦,我在后面慢慢跟着。”小三儿跟来是想着帮忙的,结果忙没帮上,反倒成了拖累,连疼带悔说着话,泪水在眼眶打转。

    说到底,还是个十来岁的小毛孩。

    “扯淡,你路都不认识,怎么跟。”二林子低吼了一嗓子。

    几个人是赶去救急的,确实不能因为小三儿拖累了速度。

    一时间几人又僵住了,柳辰左右看了看,见山脚小路边儿有一处长满了半人高枯草的山窝窝。

    当即灵机一动,对小三儿说:“那里背风还没有雪,你进去歇着,我们完事儿了再来接你。”

    “行!”小三儿抹了一把鼻涕和眼泪,想都没想就点头应下。

    把一个半大小子独自仍在荒山野岭里,二林子有些担心,不过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打量了一下柳辰说的那个山窝窝,确定还算安全后,从腰间拔出自己的匕首递给小三儿,嘱咐道:“搁这儿老实待着,警醒着点儿,千万别睡着了。”

    “嗯。”小三儿接过匕首,使劲点了下头。

    ————

    大洼顶的林子里。

    金雁镖带着手下追人追到了林子深处,马车周围只剩下几个挂了彩的喽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几百米外的半坡上,一直蹲伏的韩斌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压着声音招呼了一声:“哥几个,发财的时候到了!走,摸上去!”

    跟韩斌出来的几个人,虽然只有齐海知道大车上装的到底是什么货。不过冲着之前几个护车人的表现,也能猜的到,车上绝对不是什么便宜东西。

    每人心里都一团火热,紧跟着韩斌,悄无声息地向坡下摸去。

    百鹿山有枪的喽啰都跟着金雁镖走了,剩下的几个看车的伤员,韩斌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唯一的担心,就怕自己这面放枪,引得林子里的金雁镖回头。

    想了想,韩斌摸到近处后,又嘱咐身边儿的人:“用刀子,动作要快,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开枪!”

    “得令!”

    “明白~”

    八个人低声应和后,分头散开,各自寻找几个受伤喽啰的视觉死角,悄无声息地接近。

    “我擦,有……噗!”一个胳膊中枪的喽啰,靠着马车一回头的功夫,猛地看到身后居然有生人,一嗓子没等喊完,脖子就被对方的匕首刺穿。

    剩下的几个喽啰被同伴的惊叫声惊动,寻声看去的时候,几条面色狰狞的汉子猛地从四周扑了出来,每个人手里刀子的目标明确,出手干脆且致命。

    突如其来的搏杀只持续了几个呼吸,几个受伤的喽啰全都被被刺倒,韩斌检查了一圈。

    确认没留下活口,才压着声音吆喝:“齐海带俩人断后,其它人推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