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绝色老婆强无敌 > 第18章 这该死的甜美

第18章 这该死的甜美

 好书推荐:
    白思语那让人目不转睛的大长腿,正翘在沙发前的玻璃桌上。

    脚上的袜子还是海绵宝宝的图案。

    桌子上全是薯条,辣条,还有干脆面的袋子,有的都掉在地上。

    她的嘴边是辣条的油和干脆面的碎末,电视还在播放着动漫,一副死肥宅的样子。

    徐炎皱紧眉头,这特么画风不对啊,难道是自己走进家门的方式错了?

    要知道她是白思语,不是柳风华。

    难道不应该是带着围裙,优雅的品尝她自己做的饭菜吗?

    “啊!徐炎,你不是说回来的比较晚吗?我就随便买点零食吃,现在你回来了,那我们出去吃午饭吧。”

    白思语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整理桌子的垃圾,她也知道不太雅观,这里毕竟是徐炎的家。

    “我不是说冰箱里有食材吗?你怎么吃起零食了?”

    徐炎笑着走过去,也没在意,或许人家是为了等自己一块吃。

    “我在来这里之前,就在远处的超市买了一些零食。”白思语解释道,将这些袋子全都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我就知道是有原因的,我还以为老师这种温柔贤惠的女人,其实是个连饭菜都不会做的人。”徐炎松了口气,否则这个女人在他心中可就一落千丈了。

    “哈哈!怎么会呢?我可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要不然我现在去露一手?”白思语的脸色有些不正常,她稍微顿了下,笑着准备去厨房。

    “不用了,我还是点外卖吧,现在做饭等吃上都一点多了。”徐炎前往一旁的座机,拨通了外卖的电话。

    另一边的白思语终于松了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

    徐炎带着她前往二楼的房间,帮她整理床铺,这几天就让她睡在这里。

    “谢谢你,徐炎。”

    白思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徐炎的眼神看着很舒服,之前他的眼神让她恶心。

    “刚才我看到柳风华了,她去学校找你,我觉得你还是早点告诉她,别让她担心。”徐炎在一旁说道。

    “恩,我之前也想过了,我一会儿用你的座机给她报个平安。”白思语重重的点头。

    徐炎笑着往楼下走去,之前那个徐炎的眼光还是可以的,这种为人找想的女人,确实值得追求。

    就在这时,他们家的门铃响了,徐炎通过摄像头看到门外是外卖员。

    “先生,您的外卖。”这个外卖员抬头看了眼徐炎后,立刻将头低下来。

    仅仅是这一瞬间,徐炎还是看到了他的脸,心中的记忆浮现出来,他问道:“你是孙逆?”

    “先生,你认错人了……”

    “我怎么能认错?你这人高马大的,高中毕业之后就没见过了吧?”徐炎笑着提着外卖,搂住孙逆的肩膀。

    孙逆为人老实巴交,即便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当初在学校也是被人欺负的对象。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学校讲究的是人多,没人会傻傻的和你单挑。

    徐炎当时刚被家族赶出来,转学到那所高中。

    因为看不惯他们欺负孙逆,而他正好缺个跟班,就让孙逆跟着他混,充当打手。

    “徐少,我……没脸见你。”

    孙逆知道瞒不住了,就将帽子摘下来,苦笑一声,“当初毕业的时候,我还记得对你说,混个人样报答你,现在特么混的连狗样都没有。”

    “你想多了,你以为钱那么好赚?”徐炎指着家门,拉住孙逆的手说道,“进去坐坐。”

    “不了,我还要给别人送外卖,时间晚了怕他们生气。”孙逆笑着抽出自己的手,慌忙背在身后,似乎觉得自己没资格碰对方。

    这一切徐炎都看在眼里,他拿出手机,笑着说道:“留个联系方式,将来我或许有事让你帮忙。”

    “徐少尽管吩咐,当年你帮我家还了账,还让我妈多活几年,这恩情我一直记得,现在我光棍一条,什么都能干。”

    孙逆的笑容有些苍白,但却很真实。

    “别想太多,如果生活遇到困难,就来找我。”

    徐炎轻轻摇摇头,他知道孙逆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敢为他拼命。

    当初徐炎的人品真的不敢恭维,还让孙逆替他蹲过局子,或许这也是他混这么惨的原因。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徐炎的内心在思索着,那个小子天赋不错,将来一定有用,自己是不是应该让他做点什么。

    现在老妈不给钱了,生活费只能向柳风华要,也不知道这个臭婆娘出手怎么样。

    反正两家距离不是很远,一会儿他准备先过去要点,探探情报。

    和白思语一块吃过饭,她就用家里的座机给柳风华报个平安。

    下午白思语去学校上课,徐炎闲着无事,就前往柳风华的家里,向小富婆要点钱花。

    来到他家门前,徐炎就按了下门铃,柳风华将房门打开,平静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想和你商量点事。”徐炎笑着的搓搓手,往柳风华那边走去,拍着马屁说道,“老婆,为什么你今天这么美啊?”

    “你什么意思?我昨天就不美了?”柳风华抱着双臂,脸色冷漠的瞪着徐炎。

    “你特么……咳咳,美,都美,但今天的美有点不一样,唉!这该死的甜美。”徐炎微微叹了口气。

    “少给我套近乎,有事求我就直说。”柳风华冷哼一声,根本不吃徐炎这一套。

    徐炎发现马屁不管用,也就说了来意,“我没钱吃饭了,想让你给点钱。”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要钱啊,你不早点说。”柳风华摸着口袋,一脸温柔的笑容。

    徐炎神色有些意外,看来要对她的为人做改观了,这臭婆娘还挺有人情味。

    “给,拿去花吧,不用还了。”

    柳风华大手一挥,将一张皱巴巴的五元钞票递给徐炎,而且脸上还一副大气的样子。

    一脸笑容的徐炎都抬起双手去接了,看到这张五块钱,笑容顿时消失。

    “老婆,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你不是没钱吃饭了吗?五块钱的馒头你吃不饱?”

    柳风华那俏脸一副不解的样子,随即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只吃馒头吃不下?”

    “对对对!”徐炎笑着点头。

    “再多给你一块,去买包辣条!”柳风华又从身上掏出一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