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阴阳符主 > 章二六 符阵

章二六 符阵

 好书推荐:
    就在此时,瀑布众突然冲出一道赤霞,赤霞上,一个年轻的灰袍道人迎风而立,嘴里念念有词,白玉一般的手指还在比划着什么。

    “虚空画符!”看到来人动作,何静脸色一变,连忙出声提醒。

    虚空画符并非什么高深的法门,一般精擅符法的修士都会这么一手。虚空画符脱离了笔墨纸束缚,大大增强了符修的实战能力。

    不过虚空并未摆脱符法的另一大缺陷,那就是成型速度太慢。

    可是于无谓既然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自然早在冲出瀑布的过程,就把灵符成型。

    此刻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将之激发罢了。

    “雷霆有将,掌控风云,吾今一召,风起万程。风,来!”作为通神符修,于无谓完全可以做到心念一动,施咒于无形。

    但符法本质乃是借助修行人心中一点灵性来调动天地灵气,念诵咒语的过程,本身能使施法者意念更加靠近符篆,因此威力会比不念咒语更加强一些。

    当然,若是真正的符道高手,融汇千家百派,已经理解符法的本质,那么念不念咒,符箓威力都不会有多少区别。

    于无谓目前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

    因此既然时间足够,为了能让符箓的威力更强,他便选择了念诵咒语。

    作为一个符法修士,于无谓念咒的速度自是极快的,众人只听得一个“来”字落下,天空便有狂风乍起。

    这些风可不是普通的风,而是夹杂着雷火的风,一但被刮中,身体就会短暂地麻痹。

    此符出自回风观的《回风观符篆总录雷咒卷》,就叫风符。

    名字很简单,可绘制起来却一点也不简单,在于无谓掌握的符箓中,此符的威力能够排进前三。

    加上何静在内,祁水观共有六人在此。

    另外六人尽管得了何静的提醒,但仍有两个通神初期弟子反应稍慢,没能及时放出护身法器,狂风一起,就被刮中,身披电光,从空中落了下去。

    一名通神中期祁水修士想要出手相救,于无谓却早就将之算计在内,藏在袖子中的雷符瞬间发动,一道青色雷电劈出,将三人一起送向地面。

    祁水观众修飞地并不算高,也就两三丈,这样的高度,别说是修士,就连凡人,也是摔不死的。

    但落向地面的三名修士被雷电麻痹,没有灵气附体,被摔个七荤八素,暂时失去战斗力却是一定的。

    这时候,于无谓旁边的通神中期修士才反应过来,慌忙祭出一根蓝色绳索,打向于无谓,想要将他捆住。

    可于无谓先是观摩归海紫霄神遁,后来有得了万化雷水增强风雷炼神图,遁光速度相比普通通神修士,快了不知道多少。

    打出绳索的修士只见面前紫气一闪,于无谓已经到了他的头顶上,手中雷光闪烁。

    “掌心雷!”打出绳索的修士大骇。

    掌心是一种很常见的法术,攻击距离短,但威力很强。一旦被近身击中,那自己身周的防御将被完全破坏,到时候风雷入体,自己就成了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

    这么多人围攻,于无谓仍敢火中取栗,近身攻击,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小子猖狂!”好在他并非一个人在战斗,通神上阶修士何静终于出手,他祭出一颗蓝色宝珠,朝着于无谓打去。

    这颗宝珠灵光灿灿,刚一祭出,就有一股磅礴水汽扑面而来,让人感觉像是面对大海浪潮一般。

    于无谓不敢硬碰,慌忙朝旁边闪开,那灵珠却穷追不舍,逃过一劫的那个修士也召回自己绳索,和灵珠形成两面合围之态。

    于无谓心知机会已失,于是假意不敌,朝着瀑布内退去,他早前料敌先机,在祁水观众修赶来之前,自然不是什么也没做,瀑布后面还有一重大礼在等着祁水观之人。

    祁水观之人果真中计,不过他们顾及藏在瀑布中的九迎风,因此并未挨个进入瀑布,反而三人结成三才之阵,互为依仗,联袂朝瀑布而来。

    何静笑道:“有息壤挡路,你们退无可退,不如素手就擒,本座看在同属道门的份上,还能助你转世投个好人家!”

    于无谓冷笑一声,道:“无耻匹夫,苍髯老贼!刚才我一个打你们六个,仍旧不落下风,现在你们三个,我们两个,谁给你的勇气口出狂言?”

    接着喊道:“道兄,先与我杀了这个老匹夫,我们再慢慢去取息壤!”

    九迎风答应一声,从石窟中跳出,一个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双手,双手握腾蛇的法相紧随其后,正是后土法相。

    何静笑道:“本座一生行事,何需向他处找信心?镇压你们两个小辈,凭此足矣!”

    蓝色灵珠带着无量水汽,滔滔而来,就连外面的瀑布都受其引动,倒卷翻涌,朝着于无谓和九迎风打来。

    九迎风身后后土法相眼中黄芒闪过,一道土墙拔地而起,将瀑布之水挡住,于无谓不敢力敌,驾起紫霞,也躲到土墙背后。

    但何静其实那么好相于的?他向前踏了一步,灵珠荧光大盛,不过一个照面,九迎风召唤出的土墙就被攻破。

    就在此时,忽听于无谓大喝一声,道:“阵起!”

    只见靠近祁水观三人的石崖上,忽有密密麻麻无数灵光乍起,紧接着,无数风刃雷火从四面八方扑向祁水观三人。

    何静等人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吞噬在雷光和风刃当中,搅成了烤熟的碎块。

    大敌除去,于无谓和九迎风终于松掉一口气。

    原来这道符阵,就是他给祁水观众人准备的大礼,当然,所谓符阵云云,只是于无谓自己的说法。

    他阵法造诣一般,以符布阵却是一种相当高明的阵法之道。

    概因为,不论符阵,其实都是调动天地灵气的一种手段,两者放到一起,就很容易造成冲突,非是对阵、符二道都有深刻理解的修士不可为。

    而于无谓的符阵,其实就是弄了几十张风雷两道的符咒,以瀑布后面的灵枢为中心,四散的布置开来,阴阳变化,五行轮转,八卦九宫……这些一概没有。

    于无谓能做到的,仅仅是令灵机聚而不乱而已。

    但简易归简易,量变引起质变,于无谓的符阵威力还是相当不错的,普通的通神修士撞上来,只会落得一个下场,那就是变成烤熟的肉末,就像现在的何静一样。

    只是这种简易符阵有个巨大缺陷,那就是无法像真正的符阵一样反复使用。

    祁水观众修没有傻乎乎地一股脑儿冲进来,而是站在远处攻击,若是就此动用符阵的话,最多也就打落他们几件法器,却是大大的浪费了。

    尽管这些风雷符都是于无谓平日练手的随性之作,价值不高,可一次性消耗掉几十张,仅仅能打落对方的符咒飞剑之类,于无谓觉得并不划算。

    因此,他才冒险出头,将何静等人引了进来。

    当然,就算何静等人不上当,一直在外面和于无谓干耗,那于无谓也有办法击败他们,只是那时付出的代价,肯定就不止几十张低阶符篆那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