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国航空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家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家

 好书推荐:
    咦,怎么回事?

    村子里的路,秦风确信是没有走错的,但是现在,秦风看着路边的那棵大树,已经长得郁郁葱葱了,自己小时候,经常在这棵大树上掏鸟蛋,是绝对不会错的了。

    但是,家里怎么和以前不同了!

    院子本来是没有院墙的,就是用向日葵杆编织成了一个篱笆而已,但是现在,居然是整齐的砖墙了!

    红砖,盖房子都是很奢侈的,村子里的房子,那都是土坯墙的,最多就是在垛头那里用红砖而已,但是现在,院墙居然也是红砖?

    月光清幽,照耀下来,院墙看的清清楚楚,同时,在这院墙上,居然还坐了很多人!

    没错,都是人,他们披着羊皮大衣,那羊皮向外翻出来,毛茸茸的,相当的暖和,头上戴着一个皮帽子,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在这即将过年的时候,大家居然不回自己家,在这里的墙头上蹲着?

    这里,是自己的家吗?一瞬间,秦风都不敢走过去了。

    此时,院子里,传出来了声音:“锵锵锵锵嘁嘁嘁。”

    这是打乐器的声音了,随着这乐器声,一个高昂的女声就出来了:“公爹今日寿诞期,兄嫂百寿到府邸。驸马他再三叫我拜寿去,我犹豫不定费神思。”

    居然是山西梆子的声音。

    “吆,是小风回来了,老秦,快,你儿子回来了。”就在秦风不知道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的时候,突然,墙头上一个老头,抽着烟锅子,看到了秦风,立刻就大声地喊起来。

    这一喊,院子里面轰动起来了,一个,两个,三个,居然出来了上百号人,感情是村子里的爱听戏,爱看热闹的人,都来了,这些人出来,将秦风就给包围起来了,秦风一时间,还没搞懂是什么原因,就听到里面啪的一声轻响,山西梆子没有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啊,大家慢走。”老秦头送客了。

    秦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家里买了电视!

    在这个时代,电视机绝对是个稀罕的东西,普通人家,有一个收音机就不错了,随着众人逐渐散去,秦风走进大门,就看到了自家的那黑黝黝的八仙桌被抬到了外面来,上面摆着一台电视机,刚刚的戏剧,就是从那里面发出来的。

    “爹,娘,我回来了。”秦风喊了一声。

    “好啊,孩子,回来就好,你都好几年没回来了,嗯,又长胖了,看来在部队吃的不错,比在家里好啊。”秦风的娘望着自己的儿子,好几年没见了,在昏黄的灯光下,仔细地端详着。

    儿子好啊,已经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了。

    此时,老爹先是将电视机抱进屋里,这才出来,嘴里叼着烟卷,说道:“你小子,几年不回家,总说部队有事,你不急,老子倒是急了,老子和你娘,都还等着抱孙子呢。”

    “去,去,一边去,几年没见儿子,一回来,就说这不着准的话。”老娘向着老爹呵斥道。

    虽然老爹的话很粗,但是,秦风却知道老爹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语言刻薄点,但是心肠绝对好。

    “娘,这院墙,还有这电视机,怎么回事啊?”秦风问道:“还有,妹妹呢?”

    这是秦风最奇怪的了,家里的房子还没有修,住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了,院墙倒是新了。

    “院墙啊,是今年新盖起来的,电视机,也是前不久从省城里才买到的。”老娘说道。

    “要不少钱吧?”

    “是啊,大概花了两千块钱,你不是给寄回来五千块钱吗,剩下的三千,还有你以前寄回来的钱,打算过年之后,把咱们这房子也翻盖了。”

    顿时,秦风心头一愣,我啥时候寄回过五千块钱来?

    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喊道:“爹,娘,你们把我那奖金给糟蹋了!”

    那五千块钱,对秦风来说,也是一笔巨款啊,他本来是打算送给宋老,搞歼-9用的,谁知道,宋老给寄回自己家里来了,家里倒好,居然就这么给霍霍了!

    秦风着急了。

    飞行员,天之骄子,伙食标准非常高,每天就好几块钱的标准,同时,飞行员一上天,那消耗就更大了,一趟回来,动辄就过万的。

    但是,飞行员的工资并不高,都算下来,一个月也就几十块钱,一年几百块钱,这样的工资,大家从未说过什么。

    毕竟,什么都不用花钱,吃穿用度,都是部队提供的,发的工资,全部可以省下来,秦风的钱,一部分用来买杂志,一部分就寄回了老家。

    即使这样,这几年来,也没有寄回来五千块钱,而现在,这钱,变成了院墙,变成了电视机!

    哪怕是它变成歼-9的一个刹车片,也比这个好啊。

    “你小子,说什么呢?”听到秦风这话,老爹也是生气了:“什么叫霍霍?你好几年不回家一趟,到现在也没有个对象,咱们秦家,怎么才能有子孙后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连这都不懂吗?小心我抽你!”

    老爹也是个火爆脾气。

    老娘拦在中间,说道:“小风啊,这点,是我和你爹共同商量的,咱们家里啊,翻盖了新房子,买了电视,大家都会认为咱们家境殷实,也好在这里,给你说个亲事,咱们秦家只要有了后,你再几年不回家,咱们也就不说啥了。”

    村里人,大道理不懂,只要子孙后代繁衍的多,那就高兴。

    秦风的眉头却是越来越皱,这样子,爹娘果然是想要给自己在村里说个亲事了。

    “爹,娘,我还年轻,结婚的事,我可不着急。”秦风一屁股坐在了房檐下面。

    “你说什么?咱们村子里小虎,和你年纪一样,人家都有两个娃了,告诉你,要不是你娘拦着,我早就上部队找你去了。”老爹说道。

    “哥,哥,你回来了。”就在这时,外面跑进来一名女孩,声音中带着喜悦。

    她穿着一件大花棉袄,没有戴帽子,脸蛋冻得红扑扑的,两手抱在怀里,里面有一摞的作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