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国航空 > 第七章 歼-9模型

第七章 歼-9模型

 好书推荐:
    现在,处于西安市阎良区的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也就是简称试飞院的机构,还没有大规模地利用起来,虽然也进行一些试飞,不过,试飞的内容并不多。

    一般来说,都是新机型研制出来,到了后期,选择进入试飞院进行专业密集的试飞,像当初的歼-7刚刚制造出来之后,就是飞到了试飞院进行试飞的。

    但是,歼-7II就不需要了,这款飞机,仅仅是歼-7的简单改进的型号,在成都的132厂制造出来之后,直接在工厂试飞,飞完各个科目,就能定型装备了。

    这样的试飞,也是需要一部分试飞员的,所以,秦风就和几名同伴,一起组成了试飞小组,王刚就是他们的组长,一起进行歼-7的试飞工作。

    试飞小组,一直都在132厂的招待所住着的,大家平时很少来611所,毕竟飞行任务很重,秦风去知道611所也是国内重点军机研究所,早就想来看看了。

    国内军机研制的老大哥,那是沈阳飞机研究所,代号6o1,国内的所有军机,几乎都是从6o1所开始建造的。

    但是,国家也提前预感到了风险,毕竟6o1所太靠近北方了,和苏联交恶之后,就要考虑到生战争的危险。

    这种时候,6o1所的一部分专家,千里迢迢,远赴成都,来这里组建了新的成都飞机研究所,编号611.

    四川盆地,天府之国,当年日寇的铁蹄下,神州大地到处都在呻吟,但是这里依旧没有被日寇玷污。

    一旦爆可怕的战争,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大后方。

    现在,天色已经黑了,秦风走进了小楼,顺着斑驳的门牌,在一个挂着所长的门牌前面停步。

    门是虚掩的,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房间里面的样子。

    一个破旧的木桌,就像是从食堂里面搬来的那种大个的餐桌一般,在木桌上面,一名老人正在伏案工作着。

    他的头,已经有些白了;他的身体匍匐在桌子上,右手还在奋力地演算着什么。

    几分钟后,他终于抬起头来,擦了擦自己的眼镜,然后,目光就再次注视到了一旁。

    就在他的桌子的一角,放着一架战机的模型,这架银白色涂装的战机,和以往的所有战机都是不同的。

    它没有尾翼,整个机身,从中部到后部,延伸出来的都是巨大的三角翼,而在这宽大的主翼前面,有一对小的鸭翼。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站立起来,挥舞翅膀的鸭子一般。

    这就是鸭式布局。

    机头涂层了鲜艳的红色,机头的两边,就是侧开的矩形进气道。

    望着这个模型,老人眼睛里流露出期盼来,对他来说,这就是他的孩子,他为了这个项目,已经工作了十年了。

    本来,他想要再次低头的,却看到了门缝的外面,有一名穿着浅蓝色飞行服的人,顿时,他就喊了起来:“在秦风同志吗?”

    于是,秦风推开门,走了进去:“是的,宋老,这么晚了,您还在忙啊?”

    没错,这名老人就是611所的副总设计师宋老。

    宋老193o年3月26日出生于昆明市。195o起在空军任飞机机械师、中队机械长。1954年8月入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空军工程系飞机动机专业深造。196o年7月从哈军工毕业,分配到沈阳6o1所任设计员、气动组长。

    从那个时候起,宋老就开始挑大梁了,很快,宋老就脱颖而出。

    1964年,中央军委下达研制新机的任务,为了拦截苏联的轰炸机,提出了2.2马赫和2万米升限的“双二”指标,与会者愁肠百结,靠着中国薄弱的科研能力,连歼-7还没有吃透呢,怎么可能搞得出满足中央需求的战机来。

    这个时候,宋老带领小组提出了《使用2台815动机进行米格21飞机改型的初步分析》的报告,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同。

    因为时间紧张,宋老拿着一个连夜赶制木头模型出现在了会场上,连漆都来不及刷。被人们笑称为“烤鸭”。

    宋老从美苏战机的展和现状讲起,讲到中国新机应遵循的设计原则和理念,最后介绍自己的双设计方案。

    原本乱糟糟的会场安静下来,与会的领导和专家很快统一了认识,歼-8战机迅立项。

    对宋老来说,歼-8只是一个临时的替代方案,他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都是鸭式布局的情节。

    想要研制先进的三代机,就必须要有先进的气动布局,鸭式布局拥有先天性的优势。

    于是,和歼-8同步的歼-9也立项了,就是宋老身边的这个模型。

    因为沈飞6o1所负责了歼-8的研制,无法再抽出精力了,所以,宋老在197o年4月调到成都611所,继续歼-9项目,直至现在。

    一转眼间,已经过去了近十年,宋老的歼-9,依旧仅仅存在于纸上。毕竟,国家的资金有限,只能抽出主要资金来进行歼-8的项目,这个歼-9,就只能一直停留在设计阶段啊。

    更不用说空军对指标的不断修改了,绝对是出了国家的工业基础,还有那个总也无法定型的涡扇-6.

    “今天白天的事,我都听说了,秦风,为了保住今天的歼-7战机,你冒了很大的风险啊。”宋老看着秦风走进来,向着他说道:“你的事迹,让我们为你而骄傲。”

    秦风摇摇头:“每一个试飞员,都会这么做的。宋老,您这么晚了,还在忙啊?”

    说完,秦风的眼角的余光,就瞅到了歼-9的模型上,这架飞机,看起来好奇特啊。

    宋老看着秦风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歼-9,曾经是国家的一个重点项目,但是现在…

    按照保密要求,歼-9是不能和眼前的秦风说的,但是,自己最近向上级提交了一份报告,在新机的研制中,需要让试飞员才初期就加入进来,共同进行研究,所以,秦风这样一名杰出的试飞员,也是完全有资格了解的。

    “秦风,你觉得我们的歼-7,能撑起祖国的天空吗?”宋老问道。

    “宋老,***教导我们,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我们的装备虽然落后,但是,我们的飞行员,可以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驾驶我们的歼-7,拦截任何来犯之敌。”秦风说道。

    “真的?”宋老看着秦风,似乎一下子就能看到秦风的内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