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国航空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抛弃不放弃
    “秦风,能够让你来试飞我们的战机,真是一种幸运啊。”陈老感叹地说道。

    作为一个优秀的试飞员,不仅仅要把飞机飞起来,落下来,最重要的,就是还要能分析,成为真正的飞行工程师,秦风提出来的这个方案,可行性是相当高的。

    把机翼前缘加重,来增加飞机的稳定性,防止颤抖,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这款飞机在设计的时候,前缘是刻意加重的,按说是不会生颤抖的,现在却生了,这个原因,很多人都想不明白,而秦风却提出来了这样的方案,就是这个配重加多了,所以现在,就要降低这个配重!

    这就是秦风提出来的方案,这个方案,分析起来,是相当有说服力的,所以现在,一方面找具体的解决颤动的专家来进行细致的分析,这样确定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己方要进行试验性质的研究,从试飞中解决问题。

    那么,交给谁来飞呢?毕竟,飞已经现了这个风险,那么,接着试飞,可能会减轻,也可能会加重的,如果再次试飞中颤抖加剧,会不会在空中解体,飞行员有没有风险?

    这说起来,可是很严重的,下次试飞的时候,甚至试飞员当烈士的可能性都是很大的。

    现在,陈老又在为这件事愁了。

    这个时候,秦风又想起来了去以色列的访问,狮战斗机的飞之后,试飞员就不再飞了,地位,名誉,还有财富,都随之而来了,已经不再需要飞行,就能够拥有一切了,但是,己方这里,能这样吗?

    祖国花费了大笔的资金,把自己培养成为试飞员,自己能因为害怕风险,就不飞吗?再说了,歼轰七的飞,已经让自己出名了,自己的名字将会载入史册,从此之后,在祖国航空工业的历史上,永远都会记住自己的,自己能在这里就飞一次吗?

    “陈老,这个放心,既然是我飞的,那战机在完成了修改之后,当然是我来继续飞了。”秦风笑着说道:“这个是我的责任。”

    从此以后,就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次遇到重大事故停飞,当再次飞的时候,都是秦风第一个来上的,哪怕是秦风因为出差没有在,领导们也会说,等一等,不着急,等到秦风回来再飞。

    只要秦风在,他们就有底气,没有什么战机,不在秦风的手下低头的,再桀骜不驯的烈马,也会有出色的驯马师,而秦风,就是驯服战机的英雄!

    秦风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谁都知道他承受的压力,虽然今天的检查,身体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毕竟在天上颠簸了接近二十分钟,他的肌肉生疼,而现在,他依旧接下来了这个任务,等到完成了改进,重新试飞的时候,秦风先来飞!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每一个试飞员的责任,当遇到危险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在高喊着,我先上!

    秦风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回到了房间,就看到了写字台前的杨林,正在把一封信撕扯成几条,然后扔到了纸篓里。

    这也是双座飞行员的一种惯例,机组成员两个人,是要住在一起的,这样可以让两人彼此熟悉,上天就是战友,下来也是朋友,是最熟悉的。

    现在,对方很明显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才把这信撕掉的,那样子有些慌乱,秦风回来之后,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说道:“是遗书吧?这个,不丢人。”

    白天的时候,这封遗书是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的,回来之后,杨林把它拿到了宿舍,想想今天的经历,真是感慨,差点就用上了,但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地把这遗书给撕掉了。

    不会有事的,今天这么危险的情况都下来了,以后,还有什么情况是秦风无法征服的?哪怕是对自己没信心,也要对秦风有信心!

    “是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杨林说道:“秦风,我相信你,做你的搭档,我永远都不会出事,同时,我也永远不会一个人独自跳伞。”

    今天在最危险的情况下,秦风曾经下令让杨林跳伞,而当时,杨林坚持下来了,秦风想要丢下自己,一个人冒风险,这是绝对不行的!

    “以后,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杨林向着秦风,伸出来了手。

    秦风的手,和他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从此以后,要死一起死!绝对不会一个人单独跳伞,两人的命运,永远地连在一起!

    北风,凛冽地刮着。

    就在祖国的大地上,另一片土地上,试飞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歼教六,这架飞机看起来很普通,甚至看起来很落后,但是,只有它的研制者知道,这款飞机,代表的是国内自研的最高水平,它的操控系统,是自研的电传操控!

    “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项目负责人老周很感叹,为了研究这套系统,他们的研队伍里,甚至有人拖延了病情而离开了,为了祖国的建设,为了国防工业,有多少人付出了毕生啊!

    现在,它终于要开始试验了。

    “是啊,试飞需要更加的谨慎。”顾婷婷说道:“我们不能急于把它飞起来,先在地面上滑行,然后分析数据,修改我们的程序。”

    这里可是试飞院,试飞的程序必然是相当科学的了,这款飞机不能立刻就飞起来,先要滑行,检验操控系统是否能稳定正常的工作,绝对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啊!

    “听说,兄弟单位那里,歼轰七已经完成飞了。”老周说道。

    歼轰七,是秦风给飞起来了,在试飞院里,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在繁忙的工作中,很少有人知道这次试飞的危险性,那可怕的震颤,正在影响着歼轰七。

    “是啊,已经完成飞了,而且,咱们这里的不少专家都过去了,看来,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顾婷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