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神道复苏 > 第二十五章 大祸临头

第二十五章 大祸临头

 好书推荐:
    本以为是个王者,结果却是个青铜!

    大泽湖岸边!

    窦长生神目中光泽流转,犹如两颗晶莹剔透的宝石镶嵌在眼眶中。

    鬼船上面发生的一切,都被窦长生尽收眼底,上一次窦长生摧毁鬼船时,就判断鬼蜮凶鬼是五年以上,如今彻底的清楚了。

    九年凶鬼!

    凶鬼一年凶过一年,十年就是凶鬼极限,超过十年那就不是凶鬼,而是厉鬼了。

    所以十年,百年,千年,这都是鬼物的极限,也是一种境界。

    用大白话去讲,十年凶鬼就是红衣凶鬼,百年厉鬼,也是红衣厉鬼。

    九年凶鬼接近红衣凶鬼,濒临晋升的边缘了,哪里是普通凶鬼可比的,窦长生心中都有庆幸,上一次凶鬼不在家,又庆幸这次有悬镜司顶缸。

    不凝聚金印,窦长生和九年凶鬼还是略有差距的。

    从九品正神的实力和凶鬼相处于同等层次,神祇对鬼物有克制,相同层次强出一线,但如今窦长生是初入,九年凶鬼即将晋升。

    差距不能弥补,要是套用普通玄幻风的说辞,窦长生如今是从九品初期,凝聚金印为中期,开辟神域为后期。

    一位从六品的副百户身死,悬镜司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再来人,这倒是一件好事,如今窦长生对悬镜司印象大改。

    悬镜司未来前,源于未知,窦长生对悬镜司极为忌惮,敬畏悬镜司的手段,现在悬镜司在窦长生眼中,已经褪去了神秘,已经落入到了俗套。

    方正立的一句话,表示出了悬镜司也出现了贪污腐败问题。

    大周立国二百载,如今处处显露亡国之相,悬镜司作为大周支柱之一,岂能完好无损?

    天下邪祟鬼魅横行,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要是悬镜司公正廉明,保持太祖开朝时期的效果,当前邪祟鬼魅至少要斩除一半。

    天下大乱,必有妖邪,魑魅魍魉横行。

    这也符合天下大势,王朝末年此等镇压天下阴邪鬼祟的机构,注定会出现问题。

    窦长生悄然无息的返回了湖神庙,此凶鬼不常驻鬼蜮,而是前往泷泽县城,目的不清,暂时不可妄动。

    这不是窦长生怕了凶鬼,是想要探测清楚凶鬼目的。

    泷泽县未来是窦长生根基,断然不容有失,要是斩杀凶鬼留下隐患,未来酿成大祸怎么办。

    所以顺藤摸瓜,斩尽杀绝才是最佳的处理方式。

    窦长生返回到神像中,微微的点头,很是认同这个想法。

    观看自己信徒数量。

    0级信徒:3744人!

    1级信徒:217人!

    不论是0级信徒,还是1级信徒,基本上都要比半个月翻倍了,现在1级信徒能够一日贡献七缕香火之气。

    要是再有一百多人,一日就会有一滴神力。

    不过那很难了,现在发展已经有一些陷入到了瓶颈中,这半个月增长差不多百人左右,也是窦家为主。

    窦家土地众多,有着不少的佣户,这些才是百人中真正的来源,像是常普事件产生的也就二三十人。

    佣户这里窦长生到底不是窦方德,没有真正的利益相关,不少佣户也只是敷衍,这里还有发展潜力。

    每一个佣户都有着家庭,能够衍生出好几口,这几十人一下子能够至少翻上三倍,乃至于四倍。

    这才是窦长生想要在窦家薅羊毛的缘故,至于常普那里消息扩散缓慢,这是古代环境造成的,要是有某音,窦长生相信已经在点赞的已经过百万。

    这么大的基数,怎么也能够增长不少。

    眼前就是一个机会,方正立的死,也凸显出了鬼船的厉害,正好趁势的和窦方德好好谈谈,崽卖爷田不心疼,窦长生一定要把窦家的国有资源,全部都转化为个人的私有资源。

    还是欠缺一个马甲,这谈条件,用窦长生马甲不太适合,用神祇真身也不行,这显现的神祇太low了。

    神祇要保持威严,要神威如狱,神威如海。

    要再开马甲,弄一个庙祝的身份,平时做一些神祇真身不方便做的,本来窦长生适合这项工作,但最近龙华名士宋宇要来。

    就是这临摹了自己大哥宋慈笔迹的这位,窦长生倒是不怎么相信宋宇和千户所勾结在一起,以宋家的地位,外加宋慈的管束,宋宇怎敢败坏家风。

    这宋家名声,万金不换,这可是子子孙孙富贵的保障,宋宇不是白痴,不会做的。

    怕是临摹过大哥的笔迹,外传出去被利用了而以。

    宋宇来泷泽,这是一次机缘,窦长生要是经营好了,科举就算不能建功,未来也是前途光明,远远要比当一个庙祝帮助大。

    此次窦方德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和代价,这才争取来的机会,窦长生肯定是不能放过。

    暂时等待一二,要是宋宇这次机缘没能抓住的话,窦长生马家这个身份也就是窦家这条线了,来当庙祝也没啥问题。

    还是要借用马甲身份一用,让窦方德求自己,被动和主动,这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会把你当祖宗供起来,后者可不会拿你当回事。

    于此同时,窦家灯火通明。

    窦方理并未在家中歇息,而是来到了窦府中,此刻和窦方德还有窦长生一起,都端坐于正堂中,静静的喝着茶水。

    正堂中气氛压抑沉默,谁也没率先开口,全部都在等待着消息。

    今夜方正立夜探鬼船,这么大的消息,对于知情者而言,哪里能够当做无事人一样睡的下。

    纷乱的脚步声传出,一位衙役脚步踉跄的推开了窦府的大门,今夜窦府并未彻底关闭大门,留下了一条缝隙。

    看见衙役踉跄的身影,窦方理脸色阴沉下来,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不由的沉声开口讲道:“马班头可看见,方百户回来了?”

    “没有!”

    “这可如何是好?”窦长生听见没有二字,脸色惨白一片,在灯火之下,显现的极为惊恐。

    “百户大人出事,我窦府可就首当其冲了。”

    “怕也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