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剑魁 > 七十七:枪术

七十七:枪术

 好书推荐:
    黄棕马疾奔至河东县城时,李不琢纷杂的心绪逐渐平复下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桃坞堡作为响马帮,也不是寻常村寨能比的,就拿当初和他交过手的张云心那老妈子来说,手段就老辣非常,若真是寨里遭了什么灾难,寨里也一定会留下线索痕迹,而刚才看来,连马厩里的马蹄印子都被扫除了,这事恐怕另有隐情。

    琢磨间,黄棕马撒着蹄子飞奔到灵官衙前,好在青梁街不窄,虽然路边摊贩个挨个,路上容车马通行的路面倒是宽敞,李不琢并没受到阻碍。

    按规矩七品以下的官员到灵官衙五十步外就要下马步行,李不琢却无暇顾及。

    守门的县兵远远呵斥着举起长戈,待见到来者是那位含金量极高的永安县新科魁,也知道一定是有要事生,早早就进灵官衙里禀报。

    李不琢翻身下马,跟着进去灵官衙,在书房见到曹延,深吸一口气,脑子里略微斟酌字句,便把今日去桃坞堡现寨里已空无一人之事说了出来。

    曹延略微一怔,问道:“可是寨中一应财物都没被动过,像是寨里人刚离开不久的模样?”

    李不琢点头:“不错。”

    曹延眉毛一拧,那道川字纹沟壑又更深几分,喃喃道:“不应该啊,几十户的村庄百姓失踪还说得过去,那寨子却不是好惹的,怎么也会遭了妖患?”

    “敢问现下妖患调查进展如何?”李不琢问道。

    曹延长叹一声,摇头不语。

    李不琢心里微微一紧,一县灵官是县里权柄最高之人,连他都没有头绪,这情况就太严峻了,当机立断道:“我愿助一臂之力!”

    曹延一抖眉毛:“此前你任职掌书吏时,我想让你帮忙,便是因为如今县里政事繁忙我脱身不得,如今你主动开口,当然再好不过。如今调查妖患的是县中巡查笃事张金岳,你且先回书局等待,我会让他来找你。”

    李不琢接应后,便出了灵官衙。

    一回书局,便唤来三斤:“近来河东县不太平,我到县里租个住处,你不用回酒庄了,就到县里来住。”

    本来上午看到李不琢骑马出去还有些意气风,这时回来却面色阴沉,三斤怔道:“出什么事了?”

    “桃坞堡里的人也没了,我怕酒庄那边也出事。”李不琢看向旁边的应十一道:“你回酒庄,把鹤潜和黄奴儿带过来。”

    “那边不用守着?”应十一问道。

    李不琢一咬牙,寻思着正是要用人的时候,心里冒出一丝不管酒瓮子村居民的念头。

    转念又把这念头压下去,一攥拳头,咬牙切齿抛下一句“算了”,长长呼出一口气,寻出今晨买的枪头,提上白蜡木杆子,单独去了书局后院的练武场。

    到练武场里安上枪头,李不琢提枪一抖,腰马合一,朝天一扎,枪头颤动时“唿唿”的响,如大蟒探头。

    这一枪出去,精气神一瞬间被调动为一点,身子乍然热起来。

    李不琢松弛身子,放枪把上衣一脱,便开始练起枪术。

    在军中练的枪术讲求战阵配合,昨日在藏书大库中学的龙蛇六合枪便是单独使用的枪法。

    李不琢使起大枪,手里像握了一条大活蟒,身上腱子肉经过这些时日小精元的补充,又长了起来,随着动作,时而拧成一股、时而分散、时而坟起、时而松弛。

    拔草寻蛇、揽抱琵琶、盖步三扎、霸王解甲!

    李不琢心里憋着的一股气,这时候尽数挥洒出来,煞气腾腾。

    张元浱和书局里那些打杂的差役心里嘀咕不已,这位新来的掌书吏在哪受了气,怎么一股要暴起杀人的架势,躲得老远。

    李不琢全力施为,没一会,便觉内炁开始消耗。

    略微一停,解下腰间酒囊猛灌一口。

    肚子里腾的像烧起一团火,精气神猛地又窜高一截!

    脚尖一挑,白蜡木杆子再度被挑在手中,搬、拦、扎!

    地上落叶随李不琢的脚步被激得乍然飘起,一片枯叶被枪尖一点,啪一下,炸裂般粉身碎骨。

    小半个时辰后,黄昏临近。

    李不琢这才收枪深深呼吸。

    他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红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度变为原色。

    这一瞬间,细汗便从周身毛孔沁出,映着淡淡的暮光,呈现出古铜色泽。

    披上衣裳,李不琢离开练武场。

    …………

    夜间,张金岳找上门来。

    一番客套后,这位三十岁出头,脸上有一道极长刀疤,险些没了一只左眼的的河东县巡查笃事对李不琢道:“河东县临近幽州,各州人士往来不绝,治安本来就不好,啧,近来的妖患闹得更是不得安生,槽大人说你要参与妖患调查,这事是真的?”

    李不琢直接问道:“如今有什么头绪了?”

    张金岳说着咧嘴一笑:“哪能有什么头绪?每天带着那伙兵油子四处巡查瞎晃悠罢了。桃坞堡里出事的消息是你先带回来的,明日去那巡查,你也一道过来吧。”

    李不琢皱了皱眉,这位管县里治安的巡查笃事虽然不入流品,职责却不小,怎么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不怕被问罪玩忽职守?不动声色试探道:“我去桃坞堡时现了些线索。”

    “哦?”张金岳一挑眉毛,脸上刀疤抖了抖。

    “此事是人为造成的。”李不琢道。

    张金岳颇为意外地看了李不琢一眼,又耸了耸肩:“知道这个你还来掺和?我是躲都躲不及。”

    “怎么说?”

    “你且试想。”张金岳冷笑一声,“桃坞堡也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早年未受招安时,县里派兵过去都没轻易攻下来,若有谁能把这寨子屠了也还好,可谁能让寨里人悄无声息的消失?我是想不出来,想出来了,也不敢说。”

    李不琢看着张金岳那意味不明的表情,知道追问无用,一时间沉默不语。

    张金岳摇头微叹一声。

    离开时,张金岳道:“你是新科魁,前途远大,有些事上头自有手段,不是你能管的,你能想通的话,明日去桃坞堡巡查,也不必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