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52章:逆天矜君!大沦陷!太子绝望!

第352章:逆天矜君!大沦陷!太子绝望!

 好书推荐:
    苏难没有死?

    对!

    那当时在羌国和楚国边境死的人是谁?

    马贼头子三眼邪!

    当时苏难全族逃往西域,因为贪婪羌王宫的黄金,结果耽误了很多时间,而且军队集体腹泻疟疾,被沈浪带着羌国骑兵围追堵截。

    为了保护苏难。

    忠仆苏庸假扮成为苏难的模样,带领苏氏家族大多数人一路往西送死,试图声东击西吸引沈浪追逐大军。

    而苏难带着苏氏家族最嫡系的子弟北上,先入楚国,再绕路去西域诸国。

    结果!

    沈浪带着剑王李千秋,还有最精锐羌国骑兵堵在了楚国的入口之处。

    苏难和李千秋最后一战,结果肚子被切开了一大半。

    临死之前。

    他杀光了苏氏家族所有人,包括苏难的几个儿子,侄子,妻子,兄弟等等。

    并且告诉沈浪,苏氏家族和他的恩怨已经彻底了结了。

    最后,他猛地一掌把自己的脑袋击碎,无比惨烈而死。

    留给沈浪和李千秋无法磨灭的印象。

    甚至他的形象一下子就拔高了,成为了一个充满悲壮色彩的枭雄。

    但……

    死的那个人是马贼头子三眼邪。

    这里有一个细节。

    苏难在国都朝堂上长期扮老,沈浪几乎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

    而三眼邪一直以来,都是戴着面具,永远都没有露出真面目。

    苏难两个替身,一个年迈者。

    两个人无法一模一样,所以苏难扮老的时候就假扮得和那个老替身一样。

    三眼邪作为年轻的替身,他和苏难像吗?

    这两人不是兄弟,也没有任何血脉关系。

    所以想要完全相像是不可能的。

    体型几乎可以训练得一模一样,两人的面骨轮廓也比较相似。

    那两个人的面孔是如何相像的呢?

    大劫寺!

    之前说过,大劫寺一直被认为是邪门歪道,因为他们精通许多邪术。

    或许是因为他曾经挖掘出来的上古遗迹也比较邪异。

    它会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比如,大劫宫里面的浮雕很多都是关于男女的,而且非常露骨,甚至有不男不女者,甚至有两性特征共存的人。

    而大劫寺还有一样本事。

    不知道该叫易容,还是叫整容。

    但不是手术,不需要开刀,而是用一种非常诡异的手法调整人的面孔。

    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承受不了这样的邪恶手法,十个里面有一个成功都算了不起了,剩下的会死。

    但又有一个细节。

    姜离血脉余孽,他们拥有非常特殊的血脉。

    成年之后,他们的血脉力量得不到释放,面孔和身体都会扭曲。

    苦头欢,兰氏十兄弟,都是如此。

    而这个时候是重塑面孔的最好时机。

    而这个马贼头子三眼邪就是姜离余孽,特殊血脉者。

    某种程度上,他和苦头欢还真是兄弟。

    当年很多家族领养了战争孤儿,苏难也不例外,三眼邪从中脱引而出。

    大约从十七岁开始,他就开始了马贼生涯,也开始了苏难的替身生涯。

    但就算大劫寺有神鬼莫测的本事,也无法他变得和苏难面孔一模一样,所以还需要大量的易容术,才使得两个人九成的相似度。

    那天就只有一个人见过苏难的真面目。

    剑王李千秋。

    但剑王有一个特点,他看人不看脸,看内力真气,看武功气势。

    这一点,苏难和三眼邪反而是一样的。

    因为他们两人修炼一模一样的秘籍,使用一模一样的武器。

    只不过当时剑王李千秋交手的时候稍稍有些好奇,为何苏难的气势弱了一些?不像在琅郡驿站的时候那么霸气冲天了。

    但他稍稍想了之后,也觉得正常。

    因为苏难接连受到几次打击,心境有了巨大的变化,气势弱化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不管如何,三眼邪假扮苏难是有破绽的。

    那么,让所有人都相信那个人就是苏难是什么原因呢?

    心理战术!

    人们特别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

    所有人都会想着,苏难肯定会和家人在一起。

    最最关键是!

    那个“苏难”临死之前杀死了自己所有的家人。

    包括他的妻子,最钟爱的儿子。

    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这件事情太过于震撼了。

    足够掩盖所有的破绽。

    就如同一部电影,如果剧情震撼到让人毛骨悚然的话,那么人们本能就会忽略它的瑕疵。

    沈浪每一刻想起那一幕,都会一阵阵汗毛竖起。

    苏难一个一个亲手将苏氏家族嫡系成员杀得干干净净。

    所有人都会想,这种事情只有苏难做得出来,也只有他有资格做。

    那么,当时苏氏家族嫡系人认出这个苏难是替身了吗?

    苏难的儿子,妻子等人肯定是认出来了。

    但是她们都没有开口,任由苏难替身把自己杀掉。

    他们用自己的死,拯救苏难。

    整个苏氏家族几千人用自己的性命,换苏难一命。

    苏氏家族嫡系,一百多人全部死在沈浪的面前。

    了解这段恩怨。

    这个时候,你会去怀疑苏难是替身?

    谁会想到?

    没有人会想到的。

    那……沈浪想到了吗?

    他有x光,看人先看血脉的。

    除非血脉一模一样,否则任何人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所以……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他也被震撼到了。

    而且,苏难替身三眼邪杀光苏氏全族之后,问了沈浪一句。

    现在苏金两家的恩怨,是不是了结了?

    沈浪忍不住在心中说了一句。

    算是了结了。

    事实上那个时候,沈浪已经不可能抓得到苏难了。

    就算他动用羌国所有的骑兵也抓不到了。

    苏难牺牲了整个家族,抛弃了所有,孤身一人,可以轻而易举变成任何人。

    如同大海捞针,怎么抓?

    但苏难南下,投靠矜君,却是可以预料的!

    关于苏难的秘密,沈浪只告诉了四个人。

    …………………………

    苏难被灭了族,失去了几百年的基业。

    但这反而成全了他。

    此人是绝对的枭雄,不管智慧还是手段,又或者是心性,都是绝顶之选。

    但他唯独有一个缺点。

    容易贪心。

    一旦进入顺境,就想要一箭双雕,一箭三雕。

    正是因为这个性格缺陷,是的他败给了沈浪,遭遇了灭族之灾。

    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那么,他又变得无比强大了。

    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他武功再上一层楼,终于突破了那一层瓶颈,达到了宗师境界。

    当然,这宗师还需要六大脱势力册封。

    但他的实力,已经到了!‘’

    而且他何等才华?

    矜君何等心胸?

    苏难南下投靠矜君之后,两个人几乎如鱼得水。

    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他就成为了矜君的左膀右臂。

    在六十岁的时候,他反而获得了新生。

    ……………………

    此时苏难骑在大马之上,藐视越国的十几万大军。

    藐视南宫傲和祝霖。

    藐视太子宁翼。

    “宁翼,你还追不追啊?”苏难大笑道。

    沙蛮族武士已经逃入大山丛林之中了,追不追?

    宁翼来的时候,国君口口声声说过,穷寇莫追。

    祝戎总督也一再劝诫,若矜君大军逃入深山丛林,万万不可追赶。

    当时宁翼心中不爽,觉得我为何不能追?我有十几万大军,完全可以将矜君斩尽杀绝。

    而现在……

    压根不需要宁元宪和祝戎劝了。

    太子宁翼不会追,也不敢追。

    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懂得一切。

    原来深山和丛林真的是沙蛮族武士的天下,追上去真的会死路一条。

    不管怎么样?

    我起码赢了!

    大战打得很难看,但那又如何?

    谁看到了?

    老百姓都是蠢货,好糊弄得很。

    到时候把捷报写得天花乱坠便是了,让天下无数人疯狂吹捧这场大战的胜利便是了。

    但太子宁翼心中始终有一个阴霾。

    矜君在哪里?

    终于,太子宁翼忍不住问道:“苏难,矜君呢?”

    这么远的距离,苏难竟然听到了。

    “那我哪里知道啊?陛下的事情,臣子怎敢多管?”苏难笑道:“你们不追吗?那我可走了啊!”

    苏难转身离去。

    但走了一百米后,他又转身回来道:“你们真的不追吗?那……那我可真的走了啊!”

    太子、祝霖、南宫傲气得浑身抖。

    怎么苏难也变得和沈浪一样贱了?

    偏偏那些沙蛮族武士也很贱,竟然从树林中出来了,就这么大刺刺站在中间。就好像青楼女子站在窗户上招手:“大爷,过来啊,过来玩啊,快活啊!”

    这一刻。

    越国三巨头真是觉得无比的耻辱。

    但没有人开口追击。

    太子来的时候还自信冲天,要一举歼灭矜君,将他碎尸万段,立下不世之功。

    然而现在,他只想安安稳稳把这个军功拿到走。

    毕竟宁元宪也说了,只要击退了矜君,他的太子之位就稳了。

    看来这位太子殿下还是理智的,该怂的时候还是怂的。

    “太子殿下,南宫枢密,祝霖将军,我真的走了啊……”苏难的声音传来。

    你他妈快走吧!

    然后,苏难带着沙蛮族武士,大摇大摆走了。

    十几万越国大军,就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祝霖和南宫傲常常松了一口气,来到太子面前躬身道:“殿下英明。”

    你们这是在讽刺我吗?

    天可怜见,祝霖和南宫傲真不是讽刺,而是自内心的。

    他们是真的害怕太子殿下年轻气盛,直接下令追击,那这十几万大军可能就要面临万劫不复之地了。

    丛林和高山,完全就是沙蛮族武士的主场。

    ……………………

    太子宁翼回到大营之内,闷闷不乐地喝酒!

    祝氏家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把几十年家底都用了,而且透支了未来的政治资源,就换来了这个结果?

    竟不能全功!

    活生生吃了一锅夹生饭!

    祝霖叹息道:“太子殿下,对于这个结果,臣已经满意了。求其上,得其中,正常得很。”

    太子道:“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祝霖道:“人生不得意十有八九,这个世界上又有几场战争是大获全胜的?都是不尴不尬收场。”

    这句话倒是说对了,真正像霍去病那种酣畅淋漓大胜是很少的,绝大部分的战争都是双方拼得筋疲力尽而撤退,然后各自都宣称获得了胜利。

    太子道:“如今这幅局面,我如何返回国都?天下万民还等着我大获全胜,立下不世之功。”

    “太子殿下已经立下不世之功了啊。”祝霖道:“我们确实击败了矜君,彻底将沙蛮族主力击退了。这次大战,太子殿下指挥得当,使得我军获得全所未有大胜,是这样吗?南宫枢密。”

    南宫傲正色道:“沙蛮族大军源源不断从大南国而出,最终再一次集结十万之巨。我越国十八万对战沙蛮族十万,斩八万,伤亡五万,大获全胜!敌将苏难率领不足两万残军仓皇而逃!这不是大获全胜又是什么?当然是不世之功。”

    祝霖道:“南宫枢密果然是沙场老将。”

    祝霖这句话不是讽刺,而是真的在夸奖南宫傲。

    这样的战报,才最符合越国万民心理预期。

    先,沙蛮族军队确实是厉害的,我们十八万对战他们十万才赢。

    但我们也很强大啊,斩八万,自身伤亡五万。

    这不是恢弘大胜又是什么?

    祝霖道:“重点在敌将苏难!”

    张召道:“这次捷报的重点在苏难!此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不是已经被沈浪灭了吗?为何又活了过来,而且还出现在矜君军中?这更加证明了一件事情,沈浪私自放过了苏难,而且勾结矜君,铁板钉钉!”

    太子宁翼点头道:“对,这样足够转移任何人的注意力!重点就不会放在质疑战报上,而是在苏难未死,沈浪勾结矜君一事上!借此罪名,可以彻底将沈浪和宁政打死!”

    大将军祝霖道:“这份战报,已经足够震惊天下了。”

    太子宁翼道:“那对父王,也要用这份战报吗?”

    大将军祝霖沉默片刻,这样的战报能够骗天下人,但肯定骗不过宁元宪。

    思考了片刻之后,大将军祝霖道:“我们又没有撒谎,为何不能这样上报陛下呢?你说呢,南宫枢密?”

    南宫傲头皮麻。

    但他现在已经脱身不得了。

    “对,这本就是事实,我军斩八万,自损五万,几乎将将军打得全军覆灭,当然要如实奏报国君。”南宫傲道。

    祝霖起身道:“恭喜殿下,贺喜殿下,剿灭矜君主力,为我越国带来几十年长治久安,立下不世之功!”

    南宫傲也起身拱手道:“恭喜殿下,立下不世之功。”

    太子宁翼起身,将两位大将军搀扶起来,道:“这一战之所以大获成功,全靠两位将军指挥得当,全靠将士们拼死无畏,宁翼无寸功。”

    哎!

    经过这一战后,宁翼也成熟了。

    至少说这段话的时候,已经毫不脸红了,大概已经有做君王的基础了。

    太子殿下道:“接下来,孤是北上的好,还是继续在南瓯国的好呢?”

    大将军祝霖道:“殿下还是留在南瓯国一段时间,巩固一下胜利成果,安抚万民,让南瓯国民众也能仰慕君恩。”

    太子宁翼懂了,这是让太子再刷一波功劳。

    对于太子来说,军功是功。

    但治民也是功劳啊。

    届时,让南瓯国民众上个万民血书,誓效忠越国之类。

    甚至太子离去的时候,几万民众相送。

    等太子回国都之后,又让越国再上一次万民血书,请求南瓯国彻底归附越国,成为第二个特治州。

    这样,太子这次的功劳就算是实锤了。

    当年宁元宪的功劳也是说服卞逍背吴投越。

    如今我宁翼,不但彻底击败了矜君,而且还让南瓯国彻底归心,成为越国的一部分。

    这开疆拓土之功,难道还不够吗?

    确实够了!

    只要天下读书人一起开口,一起吹捧。

    用不了多久,这件功劳就会从虚的,变成实的。

    太子宁翼这个开疆拓土之功,就会钉在史书之上。

    至于真相?

    谁在乎?

    虽然整个越国的舆论话语权在读书人手中呢?

    老百姓知道个屁啊。

    还不是读书人说什么,他们听什么?

    史书都归我们写!

    此时,太子终于心定了下来!

    不管怎样?

    这一战终究是赢了。

    只需加工一下战报便是。

    “孤决定,接下来施展全新的策略,在两国边境线上大肆修建堡垒,保境安民。”太子宁翼道。

    “殿下英明!”

    “殿下英明!”

    在边境线上修建堡垒,和矜君进行持久之战?

    这……这不是沈浪和宁政早就定下来的政策吗?

    怎么又成为太子的了?

    其实,太子宁翼也在感慨,

    原来宁政和沈浪是对的,沈浪那一句话说的太好了。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沈浪和宁政提出堡垒战,持久战的观点之后,几乎被天下喷死,钉在投降派的耻辱柱上。

    包括宁翼也嗤之以鼻。

    然而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才是正确的。

    不过……那又如何?

    你们的耻辱柱是翻不了身了,而且加上苏难未死,沈浪勾结矜君已经成为事实。

    接下来,就等着遗臭万年,被万民唾弃,永世不得翻身吧!

    你们这个正确的持久战,堡垒战策略,就归我宁翼了!

    不谢,不谢!

    我会把你们打入万丈深渊进行感激的。

    但是,矜君在哪里呢?

    三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阴霾。

    “矜君在哪里?”太子宁翼还是问了出来。

    祝霖大将军道:“现在想来,矜君已经消失一个多月不在军中了。”

    南宫傲道:“苏难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外人,他竟然把兵权交给一个外人?”

    祝霖道:“对啊,作为一个君主,谁会把兵权交给外人?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把兵权交给外人?”

    “除非是大南国内生变,矜君王位不稳!”太子宁翼道:“黑水台仿佛是有类似奏报,大南国内有部落谋反。”

    “对,只有这个解释!”祝霖道:“只有王位受到威胁的时候,矜君才会抛下军队,返回国内。”

    南宫傲道:“矜君率领十万大军进攻南瓯国,虽然骁勇无比,但徒劳无功,没有占领一寸土地,没有占据一座城池,白白伤亡了几万大军,他的神话破灭了,所以注定王位不稳。”

    祝霖道:“大南国虽然说是一个国家,但其实有很多的野蛮部落,这些酋长桀骜不驯,哪里会服从矜君?他之前那一战徒劳无功,威信肯定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南宫傲道:“而且他是吧军队交给苏难,而不是其他沙蛮族大将,证明他对沙蛮族将领本身带着不信任,他正在剪除异己,所以苏难才能上位!”

    不错,不错!

    这个理论天衣无缝。

    以己度人,再正确没有了。

    一定是这样的!

    若非生了可怕变局,谁会交出兵权?

    天下哪有这样的君主?

    苏难之前反了越国,完全是个乱臣贼子。

    顿时,祝霖躬身道:“恭喜殿下,贺喜殿下,这次彻底击败了沙蛮族主力,矜君王位更加不稳了,大南国内只怕会有一场大动荡,甚至内战!从此之后,南瓯国高枕无忧,这一切都是殿下之功!”

    南宫傲道:“这次,真的算得上是不世之功了!”

    然后,祝霖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写捷报如何?”

    “善!越国万民肯定翘以待,陛下也翘以待,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份天大的捷报,刚好可以让越国万民过一个好年!”

    何止是好年,只要吹嘘得当,完全可以陷入欢乐的海洋。

    然后,祝霖大将军洋洋洒洒,写了一封捷报。

    整整千言!

    将整个大战写得惊心动魄,精彩万分。

    百分之八十的文笔,都用在了太子宁翼身上,把他塑造得神乎其神。

    翻成现代的话说差不多就是宁翼有吕布之勇,诸葛亮之智,爱兵如子,神机妙算,用兵如神,身先士卒,锐不可当。(当然这世界没有吕布,也没有诸葛亮)

    总之,太子宁翼是完美的!

    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太拼命了!

    每天都尽心竭力,呕心沥血,到了战场上不顾自己安危,往往冲在最前面。

    短短半个月,太子便形销骨立。

    话里话外,若没有太子宁翼,就没有这一场大胜。就不可能斩八万,就不可能将矜君主力打得几乎全军覆灭。

    有这样的一个太子,是国君之幸,万民之幸啊。

    并且警告楚国。

    太子殿下如此英明神武,现在矜君都已经败了。

    你楚国胆敢侵犯我越国边境?

    宁翼看完捷报之后,连连摆手道:“太过了,太过了。”

    祝霖道:“半点不过,臣都是肺腑之言。”

    然后,祝霖盖上大印,签上名字。

    南宫傲盖上大印,签上名字。

    所有千户以上将领,全部签上名字,咬破手指,按上了血手印。

    名字越多越权威不是吗?

    这可是代表着十几万大军的意志。

    谁敢否认?

    就是和我十几万将士为敌!

    “八百里加急,出去!”

    “派遣一百骑士,把这份捷报传向四方。”

    “让整个越国万民,都过一个好年。”

    “遵命!”

    半个时辰后!

    几百名骑士骑着战马,飞驰而出。

    “捷报,天大捷报!”

    “我军大获全胜,斩沙蛮族主力八万!”

    “天大捷报,矜君主力,近乎全军覆灭!”

    这些传令骑士在这里就开始高呼了,当然是为了拍太子马屁。

    但……听着让人有些尴尬。

    尤其是在场十几万大军,简直羞愧欲死。

    明明打得跟屎一样,结果吹嘘成大获全胜了。

    明明被人斩杀四万,明明只消灭了敌人一万多,结果吹嘘成八万。

    沙蛮族大军加起来只有三万多,就算把他们杀两遍也凑不成八万这个数啊。

    不过,无所谓了!

    反正南瓯国内,沙蛮族平民多得是,悄悄杀个六七万,不就凑成八万人头了?

    功劳吹嘘得越大,大家的赏赐就越多。

    战场的尴尬和耻辱,就留在战场上,就莫要带回家了。

    回家之后,我还是一个英雄!

    ……………………

    “我们还要再写一份奏折!”祝霖道:“弹劾沈浪,弹劾宁政,私放苏难,勾结矜君!”

    “对!”

    “弹劾沈浪,弹劾宁政!”

    “要趁着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将两人彻底拍死,永世不得翻身!”

    然后,祝霖动手写了一份奏折。

    又是洋洋洒洒上千言。

    几乎是要将沈浪和宁政盖棺定论一般。

    国贼!

    差点害得越国遭遇灭顶之灾的国贼。

    甚至沈浪和矜君早在一年之前,就有勾结,有预谋分割天南行省。

    金氏家族要谋反!

    陛下不得不防!

    越国臣民,不得不防。

    祝霖相信,这一份奏报,一旦公布。

    天下会再一次震撼。

    原本万民就对沈浪和宁政这两个投降派恨之入骨,现在肯定是恨不得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了。

    “这份奏折一出,宁政就完了,沈浪跳进大海也洗不清,彻底遗臭万年了!”

    “哈哈哈……”

    “当浮一大白。”

    “当浮一大白!”

    太子,南宫傲,祝霖三人又喝了一杯。

    看上去仿佛喝得淋漓大醉,但其实内心却越喝越清醒,越喝越振奋。

    军事上的战争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政治上的战争了。

    但,这才是他们最擅长的,不是吗?

    半个时辰后!

    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大营中,狼狈之极,嚎哭不已!

    此人,便是南瓯国相余柱。

    他算是最大的南瓯国内奸了,宁萝公主的走狗。

    他的两支耳朵都被割掉了,然后被缝上了两支野狗的耳朵。

    两只手也被砍掉了,被缝上了两支野狗的爪子。

    跌跌撞撞,冲入跪在太子宁翼面前。

    “太子殿下,祝霖大将军,南宫枢密,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这位南瓯国相狗当惯了,见到三位大人物,本能就要五体投地,跪伏在地。

    但是两只手被砍掉,换上鬣狗爪子,一下子直接趴在地上,一阵阵剧痛,鬼哭狼嚎!

    太子宁翼内心一颤。

    千万不要是最坏的消息,千万不要。

    祝霖厉声喝道:“什么事情?说!”

    南瓯国相余柱颤抖道:“南瓯国都城沦陷了,被矜君夺走了,宁萝公主也被抓了!”

    “什么?!”祝霖大将军不敢置信道。

    南宫傲依旧坐在椅子上,但是……

    “砰!”

    一声巨响。

    他身下的椅子,瞬间四分五裂。

    而太子宁翼,只觉得眼前一阵阵黑。

    遍体冰凉。

    他内心原本就有不祥之预感,但觉得这个预感不会成真。

    没有想到,真的成真了!

    南瓯国都城啊,第一大城池,几乎是大军在整个南瓯国最大的据点。

    现在竟然沦陷了?

    这怎么可能?

    出现幻听了吗?这种荒谬的事情怎么可能生?

    祝霖嘶声吼道:“怎么会这样?矜君他哪里来的兵?南瓯国都城足足有一万五守军,宁萝公主回守的时候,又带去了一万大军,矜君哪里来的军队夺城?”

    南瓯国相余柱道:‘矜君只有不到两千人!但这两千人很早就埋伏在南瓯国都城周围村落山野之间,扮成了普通平民的样子,而且南瓯都城内也有几百名矜君的内应。里应外合,我们一万五守军坚持不到一个时辰就崩溃了。而且这一万五千守军中,有五千是南瓯国仆从军,他们是被驯化的沙蛮族人,已经全部投降矜君了。”

    祝霖道:“那一万越国守军呢?”

    余柱道:“先投降了,但还是被矜君杀得干干净净。国都内所有越国的官员,士兵,商人,全部被杀绝了。”

    矜君够狠!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挥到极致。

    祝霖道:“宁萝公主有一万人,她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传过来?”

    余柱道:“矜君夺城之后,依旧让人打着越国的旗帜守城墙。最关键的是……矜君逼着我和宁梦演戏,诈宁萝公主入城,中了矜君的埋伏,几乎全军覆灭,宁萝公主被俘了。”

    祝霖颤抖道:“宁梦背叛了?不可能?她是从小跟着宁萝公主长大的,情同姐妹一般,她是宁萝公主最信任的副将,怎么会背叛?”

    余柱颤抖道:“她和矜君早有私情,而且她也是沙蛮族女子啊,只不过她一开始不知道!”

    祝霖眼前一阵阵昏眩。

    几乎要站立不住。

    太子宁翼已经站不住了,坐在椅子上,颤抖道:“现在,南瓯国都城内,矜君有多少军队?”

    “一万人!”余柱颤抖道:“而且还在不断变多,诸位大人是没有见到,矜君攻下都城之后。好多下贱的南瓯国百姓疯了一般,许多年轻人纷纷加入他的军队。”

    太子宁翼道:“矜君既然在南瓯国都城内有内应,为何之前一战不用?”

    祝霖道:“内应太少,之前我们在城内守军太多,几百内应起不了大作用。”

    南宫傲大口喘息道:“这……这是个疯子啊!一个多月前,他在沙城那一战是故意败的,当时他就把军队交给苏难的,自己孤身一人潜回到南瓯国都城附近了。”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啊,竟然把声东击西玩到了这个地步。”

    “竟然孤身一人去夺南瓯国都城,竟然把主力大军交给苏难这个外人。”

    “这是一个比沈浪更加疯的疯子,谁敢这么玩?谁敢这么玩啊?”

    “这是一个天马行空,完全抓不到痕迹的疯子,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太子宁翼颤抖道:“那,那他现在想要做什么?”

    祝霖寒声道:“他,他想要将我们这二十万大军全部吃掉,想要夺回整个南瓯国,想要打下整个天南行省,想要引爆四国大战,想要联合楚国,吴国彻底肢解我们越国,以报杀父之仇!”

    这话一出。

    太子宁翼再也忍不住腹中的翻涌。

    今晚喝了那么多酒,刚才还不觉得,现在觉得翻江倒海,头昏目眩。

    “噗……”

    宁翼嘴巴一张,猛地吐出。

    胃里所有的东西,全部喷涌了出来。

    最坏的局面生了!

    几乎让人绝望!

    ……………………

    注:第一更送上,在家中等老婆给我带饭节省时间码字,今天依旧一万五以上。兄弟们还有月票吗?给我吧!感恩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