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144章 八凶一个个都是良民(求收藏,求推荐)

第144章 八凶一个个都是良民(求收藏,求推荐)

 好书推荐:
    “你就算用这种‘家庭主妇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去求助老公’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没办法啊,”西门情无奈道,“如果要给八凶的麻烦程度排个名,我们都只能去争第二,苏菲·阿佳妮是毋庸置疑的第一,你让其他八凶来也是一样的。”

    “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西门情看着宋云舞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安慰道:“其实乐观一点,你弟弟也不一定会死啊,苏菲·阿佳妮本质上还是一个幸运女神来着,她应该不会故意要害你弟弟的。”

    “可从以往的传说中来看,凡是和苏菲·阿佳妮扯上关系的人基本没一个有好下场的啊。”宋云舞道。

    “这就不好说了,”西门情道,“你看汝瑶,碰到阿佳妮这么久,不还是好好的吗?”

    宋云舞看向秦雨瑶,后者则是一脸疑惑:“我的确没有碰到什么倒霉的事情,反倒是运气好躲过了一次祸事。”

    “不止一次,”西门情忽然指着电视对她道,“是两次,你看看电视上放的是不是你?”

    秦雨瑶和宋云舞转身一看,电视上果然在播报着刚才发生的连环追尾车祸。因为是本地电视台,所以效率很高,没几个小时就成新闻了,电视上秦雨瑶的脸被清晰地映照出来。

    主持人的声音从电视上传来:“据现场目击者所说,正因为画面上正在救人的这名女子及时地将受害者拉出车内才避免了人员伤亡,有人认出这位热心市民疑似著名漫画家‘望舒’……”

    “小雨瑶你上电视了呀,”宋云舞惊叹道,“这事情肯定很吸粉。”

    “我也不知道啊,怎么就被人拍下来了。”秦雨瑶挠挠头,也是觉得很意外。

    西门情道:“看吧,我就说不光是有坏事的嘛。”

    “可是为什么呢?”宋云舞疑惑道,“小雨瑶有什么特殊的吗?”

    西门情看了看两人,道:“其实吧……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什么?”

    “一百多年前有人跟我说过,苏菲·阿佳妮掌握了幸运女神的力量,能够分配‘幸运’,但是她本人因为在这上面吃过大苦头,所以一直压制着不去用,只是偶尔会不小心漏出了一丝丝,给外界带来一定的影响。”

    “人们畏惧她,主要还是因为那一份不确定性,幸运来多少次都可以,但是不幸,往往来一次就能要命……而对于这一份不确定性,一直以来都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实力越强,沾染的厄运就会越少,基本上到了八凶级别,就不会被她那无意间泄漏出来的一丝能力所影响了。”

    西门情说完看向了秦雨瑶,宋云舞也是一样。

    后者一脸懵逼:“什么意思?看着我干什么?”

    西门情拍着秦雨瑶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汝瑶啊,我们这是在怀疑,你有没有可能是一个八凶级别的存在啊。”

    “我?八凶?”秦雨瑶顿时一个激灵,“怎么可能!这玩笑开得也太离谱了!”

    “不一定,”宋云舞却煞有其事地分析道,“神话系源初种本来就是最强大的一类进化者,嫦娥加上太阴星君,这两大神格混杂的源初种就算成为八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西门情补充道:“最主要的论据还是在于你和苏菲·阿佳妮接触之后,居然一直都没有倒霉,反而全是好事发生在你身上,这正是你强大实力的最有利证明。”

    “可、可……”秦雨瑶想了好一会儿,道,“可西门姐你不是也倒霉了嘛,八凶不会倒霉什么的只是猜测吧。”

    西门情道:“我那是实力被封印了,不然也用不着怕她了。”

    事实上,她遇见苏菲·阿佳妮之后,倒霉的事情也就赔钱那一件而已,那是她实力还被封印时接受阿佳妮的祝福所导致的。后面她因为暂时掌控了力量,所以一件倒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我是八凶?”秦雨瑶有些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似乎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那我以后会不会对周围造成大破坏啊。”

    “力量就在你自己手上,用来做什么还不都是你自己做主的嘛,”西门情道,“你难不成以为八凶是那种间歇性会发病的疯子吗?我们一个个都是良民好不好。”

    “也,也对。”秦雨瑶也是醒悟过来,都是大家平日里把八凶形容得太恐怖,搞得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八凶很糟糕,但仔细想想,她没事干吗要去搞事情?她现在每天就画画漫画,能出什么事情?

    无论是西门情还是苏菲·阿佳妮,她接触之后也都不觉得她们有多邪恶。

    【或许是以讹传讹,导致世人对八凶有很深的误解也说不定。】她这样想道。

    “那这么说来,八凶以后要变成九凶了?”宋云舞道。

    然而西门情却否定道:“不,还是八凶。”

    “怎么?”这下又引得秦雨瑶和宋云舞都好奇地看向她。

    西门情有些腼腆地挠挠头:“呀——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其实一百多年前,岛国的那个八凶被我杀了。”

    “杀了!?”秦雨瑶震惊地看着西门情。这个除了平日里喜欢占便宜以外跟咸鱼没两样的西门姐居然杀过人?她脑子顿时陷入了混乱。

    相比之下,宋云舞就要淡定许多了。她只是道:“我就说这些年岛国的那位怎么一直不出面,没想到居然被你杀了,不愧是八凶当中最凶残的青衣教主。”

    “我那是自卫,”西门情颇有些无奈,“谁让他一直在我面前跳啊跳的,搞得我头都大了,干脆一把火把他给烧了。”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日光东照宫的人会来刺杀你了,”宋云舞看着西门情手中的破邪之矢,“我记得那位好像一直自称是德川家康的后裔吧,日光东照宫正是他的下属。”

    “不是吧……”西门情看着手中的箭矢,无奈道,“一百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来啊,这帮人是狗皮膏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