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捡了一片荒野 > 第272章 掏空(第7更求月票)

第272章 掏空(第7更求月票)

 好书推荐:
    看台上出了一阵惊呼声。

    宁父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裁判台上的袁强很紧张地站起了身来。

    电视机前姚承洲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一记锁喉剑如果刺正,吕很可能被当场夺命!

    “糟了!这一剑不是奔着咽喉去的!是奔着心脏去的!韩杰修这是想置五师弟于死地!”梁昊大惊。

    吕又是一次侧身试图躲过这一剑,没想到韩杰修的剑却是中途变向,剑尖骤然压低刺向了吕的心脏!

    吕手中的屠龙刀一记侧拍试图拦截韩杰修这一击,但没料到韩杰修这一剑度极快,而且劲道十足,剑身只被屠龙刀向旁边拍移了不到半公分,剑尖划出一道金属刺响捅在了吕侧过的身体上,正中吕的心脏!

    但却没有捅进去,从旁边侧滑了开来。

    “好!”宁父拍了一下大腿,以为吕会死。

    然而,笑容却是凝固在了脸上。

    “鳞甲?”韩杰修收起剑疾退了两步,眉头紧皱了起来。

    刚才这一剑他势在必得,认为自己肯定可以重伤吕,提前结束这场无意义的比武。

    但没想到还是被吕躲开了。

    “许你穿板甲,不许我穿鳞甲?”吕淡淡一笑,心中却是在狂骂。

    这还是他第一次正面应对对手攻过来的武技,在韩杰修的剑势变向之前,他就感觉出了这一剑可能奔着他的心脏要害而来,于是在屠龙刀上凝聚了铁壁想要挡开韩杰修这一击。

    本来不想使用武技铁壁,这时候不用不行了。

    但韩杰修的剑仍然破开他匆忙间凝聚的铁壁刺中了他的心脏要害,幸好他已经及时侧身,体外的鳞甲挡住了韩杰修的剑尖,并让韩杰修的剑顺着鳞纹向旁边滑落了开来。

    如果没有鳞甲,吕也能成功躲过这一击,但肯定会皮开肉绽。

    现在皮肉没有受伤,但胸口处的几片鳞甲却是因此变形严重。

    稍稍有些轻敌了。

    实战型的副乡级武者,比想象中强大!

    不过吕对这一幕却是很满意,韩杰修太弱的话,这场比武根本起不到练手的作用,三天后的三府之战,他还是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你以为我破不了你的甲?”韩杰修眼睛微眯,却是了狠,又是一记疾风刺向吕身体直刺过来。

    他刚才祭出武技‘疾风刺’,是为了快结束这场比武,结果被吕躲开了。身为和对手同级的巅峰武者,在全力一击的情况下,被同级初段武者轻松化解,说出去就是一种耻辱!

    现场有数百名观众,看直播的人也不在少数。

    如果不能尽快结束战斗,他的面子只会越丢越大。

    所以,现在他也不追求攻击吕的要害了,他要用他的‘疾风刺’在吕身上的鳞甲上强行刺出无数个窟窿,让吕身体大量失血被迫向他认输。

    “你以为你能破了我的甲?”吕继续笑,这一次却是没敢怠慢,架起屠龙刀把蓄力多时的铁壁祭了出来,强行格挡住了韩杰修的这一剑!

    韩杰修不由得脸色大变。

    第一次‘疾风刺’,虽然吕躲闪了开来,但他好歹刺中了吕的鳞甲。

    但这第二次‘疾风刺’,居然被吕给强行挡住了!

    他的剑,仿佛刺入了一团极为粘稠的液体之中,别说破吕的甲了,连吕的甲都没沾到!

    ……

    “草!怎么回事啊这是?”看台上的宁父有些坐不住了。

    风影剑借给了韩杰修,是为了让韩杰修干脆利落地重伤吕。

    刚才一剑刺偏了也就罢了,这一剑怎么刺到一半被挡住了?

    吕那小子不是才晋升武者的吗?刚才拳头一记武技,现在这是……防御武技?

    ……

    姚府。

    “我靠!”姚承洲瞬间直起了身体,目光炯炯地看向了电视屏幕。

    “防御性武技?”梁昊立刻看出来了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有鬼!”李佳尧也是目瞪口呆。

    “被打脸了啊!”刘星笑了笑,刚才他很笃定地说吕顶不住韩杰修全力一击,结果却是这样的局面。

    “他背后有人,来楚宗说不定有什么企图,我们要多防着他一些。”邱柏儒也开了口。

    ……

    “再来,破我的甲。”吕向韩杰修招了招手,神情淡定自若。

    他知道,这场比武,他赢定了。

    韩杰修的全力一击,根本无法突破铁壁!

    如果吕不是想和他多练一会儿,刚才就直接一记屠龙斩过去了。

    韩杰修身上那套d级合金打造的板甲,在c级合金打造的屠龙刀下,估计几刀下去就碎了。

    一记两连斩攻向要害处,说不定韩杰修就会嗝屁。

    所以,吕并没有使用屠龙斩反击,他想让韩杰修多陪他练一会儿。

    韩杰修脸色阴沉得可怕,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又一记‘疾风刺’向吕攻了过来。

    吕你会防御武技?

    防御武技想要防御住攻击武技,耗费的内力不能比攻击武技少。

    韩杰修这一剑耗费了四十点内力!

    吕要挡住这一击,也必须耗费至少同样的内力才行。

    一个副乡级初段武者,内力只有副乡级巅峰武者的一半,想和我对耗内力?找死!

    吕再次架起铁壁,封住了韩杰修这一剑。

    韩杰修再刺!

    吕再封!

    再刺!

    再封!

    六剑过后,韩杰修神情微变。

    七剑过后,韩杰修神情大变。

    吕这样一位副乡级初段武者,内力能有多少?两百?两百五?难不成有三百?

    七剑,两百八十点内力,再加上吕先前轰出的一拳武技,他的消耗已经达到三百点以上了吧?

    为什么还能挡?还有内力来挡?

    再攻一剑,他内力一定会被耗空!

    内力耗空之后,他身上的鳞甲便形同虚设!

    杀了他!杀了他!

    韩杰修内心变得疯狂起来。

    八剑!

    九剑!

    韩杰修又连续刺出两剑。

    但仍然被吕轻松挡下。

    韩杰修的神情变得绝望起来。

    他的内力快要耗空了,仅仅只够他再刺出一剑了。

    如果最后一剑还杀不死吕,他内力耗尽,就只能和吕玩自由搏击了。

    当然,只有在双方内力都耗尽的情况下,才能自由搏击。

    如果吕仍然有内力,他韩杰修就只能等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一位初段武者的内力如此浑厚?

    难道是两亿资源的原因?

    悔不当初啊!为什么要主动提出来帮他晋升武者?

    都是宁家这一帮傻逼做的好事!

    “再来。”吕向韩杰修招着手。

    韩杰修神智一阵恍惚,此刻他却是想起了他的前女友。

    当初她就是在床上这样对他说:‘再来!再来!别怂啊!再来啊!’

    然后他一次次被掏空,后来他一看到她脱裤子心里就毛,甚至夜里都开始做恶梦。

    为了不耽误武道修为,他不得不向她提出了分手。

    现在他就再一次被掏空了!

    被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给掏空了!

    掏空了所有存货……不,内力,再掏下去,他又要做恶梦了!

    “去死吧!”

    韩杰修大吼了一声,把体内残存的所有内力灌注到了风影剑剑体之中,向吕猛刺了过去。

    又一次被格档,被封堵。

    韩杰修面如死灰。

    “别怂,再来。”吕很不满足,又向韩杰修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