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八十四节:修罗场

第二百八十四节:修罗场

 好书推荐:
    “没聊什么。”

    虽然不知道沈欢为什么表情这么古怪,不过李尚颐也没有去深究,就只是多看了两眼后,就转头看向了新来的那个女人,“就只是聊些近况而已。”

    那女人又道:“不向我介绍一下吗?”

    李尚颐闻言,静静看了她两眼,见她没什么反应后,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介绍道:“沈欢,歌手、演员、导演,最近作品频出,市场反响也非常热烈,你应该不会没有听说过吧?”随后又介绍起这女人来,“董乔,我的好朋友,投资人。”

    听到这个名字后,沈欢心中再没有一点犹豫。

    他没有看错,这个突然出现、穿得跟李尚颐可以组成黑白双煞的漂亮女人,确实就是董乔。

    ……

    沈欢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自己和董乔下一次见面,会是在怎样的一番场景中,可是当这一幕真正到来的时候,他才现,原来自己的想象力是那么的匮乏。

    这真是打死他,也猜不到他和董乔会在这样的场景下所见面,特别是董乔出现之后的一系列小动作,实在是透露出太多细节,信息量太大了。

    先,是董乔的手。

    沈欢还记得,他和董乔的第一次相遇,是在陪林荷溪去商场买衣服的时候。当时的董乔自告奋勇地帮助林荷溪挑选、搭配衣服,而在整个过程当中,每当有身体接触的时候,这位女士都非常礼貌地保持着绅士手,这似乎是深入她身体的一种习惯,可是在这里她并没有这样。

    她出现之后,直接就大剌剌地揽住了李尚颐的细腰,五指张开,结结实实地握住的那种,一点也没有顾忌什么。而在之后的整个过程中,一直到现在,她的手也依旧是揽着李尚颐的腰,根本不松开,沈欢甚至注意到李尚颐有一个细微的抖腰动作,似乎是想要不动声色地把她的手甩开,不过却没能够得逞,然后李尚颐干脆也就不管她了,任由她就这么揽着自己。

    沈欢记忆库中关于董乔的记忆资料和眼前她的举动一对比,立刻就让沈欢得出很多有用的信息来。

    其次,自然就是董乔的眼神了。

    那个眼神中所包含的意思、以及那个眼神之所以会产生的背后原因,沈欢实在是太了解了,因为这是很多戏剧中都会用到的桥段和表演:这种眼神的出现,一般是在感情戏上,通常的背景设置是现阶段的情侣中的一方a,见到另外一方B正在跟他(她)的旧情人聊天、又或者是有一些别的什么互动,然后a就会上去,展现出这种眼神来。

    他作为一个专业演员,自然是早就在这上面揣摩练习过无数次,所以也一眼就看明白了。

    董乔这里唯一和那些戏剧中所不同的,大概就是她的性别了。

    在那些剧本中,会加上这种表演桥段的,通常是男性一方,而在董乔这里,却是女性一方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沈欢知道,董乔是一个同性恋。所以不管是她刚才的那声“亲爱的”,还是她的这些所有举动,他都不会简单地往“闺蜜”方向去想,而是会往“情侣”的方向去想。

    也就是说,就他目前所看到、所猜测,董乔和李尚颐之间,竟然非常有可能是情侣关系。

    甚至于,“沈欢”曾经现了一点苗头的那个“奸夫”,也有可能就是董乔。

    于是,事情到这里,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

    我喜欢的人挖了我的墙角,我爱上了我老婆的“奸夫”,我现在和我前妻是情敌关系……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个事实信息量实在太大,实在有够乱的,也就难怪沈欢懵逼了大半天,表情那么古怪了。这还是他心理素质够强大,要是一般人碰到这种乱七八糟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事情,没有一口老血吐出来都算好的了。

    ……

    “初次见面,你好。”

    在李尚颐介绍完双方之后,董乔一手揽着李尚颐的腰,一手伸了出来,想要跟沈欢礼貌性地握手一下,而她的嘴角则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笑容的含义有很多,在辨别笑容的细微含义方面,沈欢是专家,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并不是表达善意的笑容,而是胜利者的笑容、是耀武扬威的笑容。

    沈欢甚至都能猜出她此刻的心理活动来:看,你最喜欢的女人现在就在我怀里,你只能看着,又不能拿我怎么样,这种有点像是当面nTR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当然,也有点变态。

    不过就算变态,看在沈欢眼里都觉得可爱,觉得并不惹人憎,反而像是一只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的小狐狸。

    实在是可爱。

    ……

    在现场四个人当中,潘辰君无疑是最局外的那个人了,但是从某一方面来说,他又是知道信息最多的一个人,因为今天晚上的这场相遇并不是巧合,而是他刻意安排的,这点是其他三人都不知道的。

    当他知道董乔今天晚上也会来的时候,他就立马想到了沈欢。

    上次沈欢向他询问有关董乔的事宜,因为摸不清沈欢和董乔之间的关系,他不想惹上什么麻烦,所以就一直没有正面回答沈欢,不过这次不同了,因为现在的沈欢前途更加光明,比起之前来,分量要重多了,值得一交。另外,邀请沈欢来这个慈善晚宴,他也有着光明正大的理由,因为这个局上确实有好些人都想见到沈欢、认识一下,而且以沈欢现在的身份,也确实有资格参加这个局了,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至于沈欢到时候怎么会在这上面见到董乔,那就不关他的事了,是他“意料之外”。

    这样一来,既帮了沈欢一个忙,让沈欢欠下自己一个人情,又半点不粘锅,不会有得罪董乔的风险,实在是完美。

    同时,还能近距离地看大戏,那就更美了。

    潘辰君端着酒杯不住地假装四处看风景,心里美滋滋,只不过有一点让他还是感到疑惑的:沈欢看起来确实像是认识董乔的样子,但是看董乔的样子,却好像并不认识沈欢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

    “你好。”

    在又深深地看了董乔两眼后,沈欢也回了她一句,却没有伸出手去跟她礼貌性地握一下手,而是非常奇怪地把左手半举了起来。

    他的声音一出口,董乔的表情就是微微一怔,多看了他一眼,而随着他这奇怪的举动,把现场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集中在了他的手腕上。

    随着他的这个上举动作,他的衣袖往下面落了一些,露出了他手腕上的那只名表上,38o万的名表璀璨夺目。

    “又见面了。”

    沈欢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灿烂地笑了起来。

    李尚颐看清楚那表之后,面色微变,转头看向董乔,眼神非常微妙。

    那块表她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即使是在现在这种光线并不是太清晰的环境下,她都只需要一眼就能认出来,确实就是那块表没错。可是现在的问题是,那块表怎么会出现在沈欢手上的?

    潘辰君看了一眼那表后,继续假装四处看风景,视线却是不住地偷偷在在几人的脸上来回巡梭着。

    董乔朱唇微张,眼神呆滞,懵逼地盯着沈欢的脸,连李尚颐盯着她看都没有注意到,只从嘴里流出几个字来。

    “……何金水?”

    她是如此的震惊,以至于她伸出来的手都忘记了收回来,依旧伸在身前,这看起来有点傻。

    沈欢继续笑着,点了点头,终于放下手来,把酒杯交到左手上,伸出右手,和她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手轻轻地握了握。

    “再次见面,请多关照。”

    何金水?那是什么东西?

    潘辰君还在假装四处看风景,早就已经竖起来的耳朵却是把关键的信息给捕捉了进来,苦苦思索起来,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念头不停地冒了出来。

    不得不说“导演”这种生物的脑回路确实扩散得挺厉害,就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只是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潘辰君的脑海里已经交织出了一出恩怨缠绵的情感大戏来。

    李尚颐同样不明白“何金水”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知道的是,这个名字和沈欢有关,而且对于董乔来说,这个名字的含义显然不一般。

    不一般到,她刚才暗示了好几下都没让董乔松开的手,现在已经自觉地松开了。

    董乔像是触了电一样,火收回了自己揽在李尚颐腰上的手,也终于把她一直伸在面前的手收了回来,然后两只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安放了,正好身边有一位没有眼力见的侍者没能感受到这边诡异的氛围,径直走过,这让董乔赶紧喊停他,从他托盘上拿了一杯酒,手这才终于有了地方安放,不过她的眼神却是同样彷徨。

    她一会儿看看沈欢,眼神复杂,一会儿看看李尚颐,小心翼翼,一会儿又看看潘辰君,投射过去求救的信号,不过她的如意算盘没能打成。

    潘辰君也不是傻的,他也察觉到了随着沈欢的那个古怪的举动,现在整个现场的气氛更加的诡异了,比起之前来微妙了几十倍。

    这位人老成精的老导演,敏感地察觉到眼前的平静下藏着的是能量澎湃的无数暗流,他要是卷进去,一个不小心怕是要被冲击得粉身碎骨。

    对于这位导演来说,看热闹可以,惹麻烦免谈,这种让他觉得非常危险的麻烦,更是沾都不能沾,所以已经从之前四处看风景的状态立刻切换成了冥想状态,眼观鼻,鼻观心,神游天外,遨游天际,就差灵魂出窍了,对于董乔的求救信号表示没能接收到。

    ……

    “你们认识?”

    董乔的模样李尚颐也看在眼里,敏感地察觉到了这其中的诡异和危机,这让她又深深地看了沈欢一眼后,重新看向董乔,眼神忽闪,捉摸不定。

    “怎么之前没有听你说起过?”

    沈欢瞧她这模样,有点像是正在阴阳怪气地盘问丈夫的妻子。而作为被盘问的对象,董乔尴尬地强笑了一下,言辞模糊地说道:“这个……这个……有过一面之缘。”

    李尚颐没有接话,只是眼神一飘,向沈欢的手上飘了一下,意思很明显: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至于你把那块表送给他吗?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还不从实招来?

    董乔看明白了李尚颐的意思,不过这种时候她知道,千万不能装作自己看明白了,装傻才是唯一活路——虽说装傻不是解决办法,只能拖,不过这种时候,能拖一阵是一阵,说不定下一阵自己想出办法来了呢?

    所以她像是没有看懂李尚颐的意思一样,反而举起了酒杯,刻意把自己的情绪拉高起来,说道:“啊,今天我们大家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就让我们共饮此杯,以示庆祝吧!”

    沈欢差点噗哧一声笑出来。

    他看着董乔这没话找话转移话题的样子,深深地能够感受到她此刻内心的那种绝望,不过这也让他心中一暖。

    看来在董乔的心目中,自己确实是不寻常的存在。若只是平常的萍水相逢的关系,董乔若是对他没有特殊的心意,此刻面对这种场景,她又怎会如此左右为难呢?

    “说得好,干杯。”

    沈欢率先响应,举起杯来,这让董乔看他的眼神夹杂了些感谢,然后心中想到,还是男人好,不像女人一样,喜欢拉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一直纠缠着不放。关於这点,她作为一个女人,实在是太了解了。

    看到沈欢响应,李尚颐稍一思索,也不甘落后,同样举起杯来,给了董乔一个面子,“干杯。”

    潘辰君看到他们三人这么快就达成一致,当然也不能拖后腿,赶紧从神游天外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同样举起了杯来,顺应着他们。

    这场戏他还要继续看下去呢,可不能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