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师救命 > 第二四四章 今天他看着怎么这么顺眼呢?

第二四四章 今天他看着怎么这么顺眼呢?

 好书推荐:
    赶到东津区后,张伟在前面带路,萧帅、叶芳华跟在后面,三人径直往东津区东北边走去。

    放眼望去,河面上有几十艘打捞船行驶,但唯独东北边,也就是唐白河桥下河面上空荡荡的,并没有船只进行打捞工作。

    “派一艘船过来!”来到岸边,萧帅下令道。

    “好嘞!”张伟恭敬回答完,立刻去安排了。

    没多久,一艘编号为1的大型打捞船驶过来,停留在河岸边。

    三人迅上船,之后不用萧帅多说,张伟立刻吩咐下去,往桥底下开。

    几分钟后,打捞船来到唐白河大桥下,停住。

    “张工,咱们来这儿干什么啊?早上不是都试过了吗?压根捞不出东西!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嘛!”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从船内走出来,来到甲板上,疑惑地问张伟。

    张伟还没回答,汉子又说道:“不过咱们可是谈妥了啊!只要我船没坏,就得按时间算钱!你我合作这么久了,我信得过你!”

    “合作那么久了,你还是那么能胡扯。来,老刘,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项目部的最高负责人,同时也是逆转东津区风水的风水大师,萧帅总经理!而这位是叶秘书。”张伟介绍道。

    “总经理,您好您好!闻名不如见面,果然仪表堂堂,器宇轩昂啊!”老刘乐呵呵地伸手,和萧帅握了下,说道。

    “你好。”萧帅的脸上挂着平易近人的笑容。不过当他看到老刘立刻松手,准备和叶芳华也握个手的时候,笑容变得有点哭笑不得。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为了接触美女,连命都不想要了吗?

    没看到叶芳华都懒得理你嘛!这可是为你着想,不希望你倒霉呢!这种良苦用心,你咋就不明白呢?

    “秘书好!”老刘的手越来越靠近叶芳华了。

    张伟赶紧伸手,半路握住老刘的手,随口问道:“嫂子还好吧?”

    “你嫂子好不好,和你有个毛线关系!萧总经理,咱们也不浪费时间了,您直说吧!要我怎么干?”老刘苦笑着松开手,看向萧帅,问道。

    “先等我感受一下!”萧帅开启山河之眼,以自身为中心去观察四周。

    原本在岸上的时候,萧帅只能‘看到’,却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就站在河面正上方,距离够近后,山河之眼的精度有了显著提升。

    半分多钟后,萧帅终于看到了一副神奇的画面。

    河底某处有一团浓郁的黑气,不断涌动、扭曲,十分怪异。黑气的深邃程度也是萧帅前所未见的。自山河之眼升级了以来,他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浓重的黑暗气流。

    这说明,这里的风水被干扰得很严重。

    萧帅后面站着的船老大有点不明所以,这位大师刚才说啥?

    感受一下?感受什么?

    “大师啊!您感受完了吗?”老刘舔了舔嘴唇,张口问道。

    “闭嘴!别打扰大师思考!”张伟赶紧把老刘往后拽了拽,不让他打扰到萧帅。一副忠心耿耿狗腿子的模样。

    老刘看着这位和自己喝了不少次酒的朋友,实在是无语。你好歹也是读过大学的,就不能尊重一下科学,风水什么的信了有屁用喔!

    “张工,啥意思?你还真信风水这一套啊?”老刘掏出烟盒,向张伟递出去一根儿,打趣道。

    张伟认真地看着一动不动的萧帅,推开老刘递过来的烟,沉着声音说道:“我戒烟了。老刘啊!你知道吗?这位帅到掉渣的大师拯救了我的生命,我可以不信风水,但我信他。从今天开始,他是我的信仰了!”

    老刘一个没忍住,笑得鼻涕都要蹦出来了。

    你大爷的!

    信仰个毛毛球!

    什么鬼?

    你被洗脑了吧兄弟!

    “行吧!信仰就信仰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信仰待会儿能说出个啥出来?要是让咱继续打捞,可别看到捞出来的骨头就被吓得尿裤子啊!”老刘琢磨着一个人吸烟不得劲,就把烟收了回去,摸着扎手的胡须,低声笑着说道。

    这时候,萧帅终于感受完了,往后看了眼老刘,说道:“刘哥,河底有一个大型物件。我给你位置,你立马安排人下水打捞!”

    “大物件儿?行嘞!”老刘眯着眼睛回答,表面十分配合,心里却不以为意。你一个外行人,插手咱的工作,有意思么?还大物件?你透视眼吧!你有这本事应该去打麻将啊!不过也随你便了,你有钱是吧!咱们一船人都陪你折腾也行。反正按时间给钱,我不亏。

    当萧帅给出足够具体的位置后,老刘有点不淡定了。咋回事?这位置给的有点精准啊!不是随随便便说的模糊方位,是实打实的数据!

    有点意思!

    “不用测量了,直接按照我给的位置下水!”萧帅自信地说道。

    “明白!”老刘不敢马虎,立刻派人带着设备下水。

    两名潜水员下水后,老刘等人通过设备与其联系,当看到摄像头里出现一个圆不溜秋的玩意时,大家都傻眼了。

    我草草草草!

    真有东西?

    大物件!

    “牛逼啊!大师!”张伟就像是自己除了风头一样,高兴地喊了一声。

    萧帅轻轻摇头,说道:“风水大师的基础能力,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老刘靠近摄像头,看着水下晃来晃去的画面中那个奇怪大物件,无语地撇了撇嘴,大师真能装逼!

    “什么情况?”老刘问道。

    潜水员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到甲板上的设备上:“很重的金属器物,像一个球!”

    “我怎么感觉像是古董啊!要不要通知政府部门?”另一个潜水员说道。

    萧帅凑到设备前,解释道:“水下的朋友不用担心,那玩意不是古董,是民国时候打造的器物。能捞就捞,捞不起来就随便弄点能弄上来的东西!”

    “好的大师!”

    “明白大师!”

    下面的人还在忙活,船上的几个人却都有点懵。

    民国的器物,干啥用的?

    “大师啊!那玩意……到底是啥?”老刘心里有点虚,就像早上看到头骨一样,后脊梁骨冰冰凉,异常‘舒服’,非一般的感觉!他想起来老爸给他讲过的某个故事,心顿时砰砰直跳。

    张伟也感觉身体不太得劲,听着大师这话,咋感觉有点冷呢?

    “镇压恶灵的器皿,也可以说是鼎!刘哥啊!你是东津本地人吧!给我们讲讲这条河有没有传奇故事什么的,鬼故事也行!”萧帅提议道。

    鼎?这个字让老刘的嘴皮子哆嗦了下。

    莫非,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青铜鼎?

    “刘哥?”萧帅笑着叫了一声。

    老刘咧咧嘴,想着讲故事是我的专长,鬼故事不在话下。可在船上讲鬼故事,也太渗人了吧!我爸爸从小告诉我,河流是有生命的,容纳了很多的灵魂和神灵,在船上的时候不能讲鬼神之类的玩意,会应验的。

    别看老刘读了很多年书,他从小耳濡目染,对风水、鬼神很信的。他只是不信装神弄鬼的风水大师而已。他从内心觉得,那些人都是骗子。

    然而,这位大师——似乎真有点门道的样子!

    他居然知道鼎的事情,是通过什么手段观察到的,还是曾经也听过那个故事呢?

    老刘多看了萧帅几眼,最后瞅着设备上的模糊影像,幽幽开口:“你想听什么?”

    “唐白河、自杀!”萧帅十分简洁地给出两个关键词。

    “好。”老刘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黯淡影像,说起深深盘踞在脑海的故事。

    “民国时期,局势很乱,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就是活着了!所以,不少人睡下后期盼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别再醒来!而不幸醒来的话,又总会想着去死。自杀就像是一种习俗,一种……一种让人们上瘾的习惯!尤其是唐白河附近,总有人悄然出现,什么也不说,纵身投河!”

    老刘指了指脚下,继续说:“这条河里死了多少人没人知道,但听说后来有一年,政府光是清理河里拥堵住河水的尸骨,就用了三个月!”

    “后来,尸骨是清理干净了,但有种东西还存活在这条河流当中!那就是已经融入这条河流的冤魂!”

    “无数的冤魂!”

    老刘忍不住吧唧了一下嘴,现嘴上没烟,有一丢丢尴尬,但现大家在听故事,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这才继续讲起故事来。

    “太多的冤魂汇聚于此。每晚,唐白河上都有凄厉缥缈的鬼叫声,像是冤魂们集体向上天诉讼自己的冤屈,鬼叫声持续了好些年!东津区原本就是坟地,围绕的河流上空又弥漫着鬼叫,所以一直展不起来。唉!大师,这回就要靠你了!”故事讲到一半,老刘作为本地人,倒担心起东津区的未来了。这把其他人憋的,恨不得把老刘的短胡子一根根揪出来。让你丫的不好好讲故事!

    “后来呢?”叶芳华忍不住问。

    张伟也问道:“对啊!冤魂鬼叫,后来生了什么?”

    “后来,一位大师出现了,他用逆天伟力逆转风水、并取天地精金锻造一青铜巨鼎镇压河中冤魂,从此,东津区迎来光辉灿烂的明天!”老刘气势如虹地说道。

    张伟、叶芳华有点小尴尬,这听着咋那么像萧帅的作风?

    逆转风水、光辉灿烂的明天……绝对是萧帅大师的台词啊!

    “那位大师莫非姓萧?”叶芳华好奇地问道。

    老刘摇头:“刚才这段引用的是我老爸的原话。至于大师的情况,我一点也不清楚。对了,萧老板,您可是第二位出现在东津区的大师,咱们东津区的未来就靠你了!”

    萧帅轻轻点头,肩上压力山大。

    曾经的东津区也出现过一个神棍诶!咱看来要更装逼一点,才能在东津区老一辈口中成为故事。压那个臭神棍一头!

    这年头,当个风水大师,也有人要抢饭碗么!

    “出来了!”老刘指了指屏幕,只见潜水员放弃了那个大物件,手上不知道拎着什么东西,正往上游。

    “我找到一个……一个棒槌?”先出来的潜水员晃了晃手里的长棍子,不确定地说到。

    船上一堆人为这孩子默哀了几秒。傻孩子,那不是棒槌,那是你心爱的大腿骨!

    “我找到一块铁板!”第二个潜水员手上拿着一块边缘不太规则的金属板。

    看到这金属板,萧帅眼神愣住了。

    这特喵的好像是——鼎的碎片?

    老刘从潜水员手上把金属残片接过来,好奇地说道:“给我看看。”

    “老大,这棍子我感觉也不简单,怎么处理?”拿着大腿骨的潜水小哥还不自知,茫然地问了句。

    “咋地你还想把这棒槌拿回家用呀!赶紧丢回河里!”老刘气不打一处来,皱着眉头道。

    “对对对,赶紧丢河里,怪吓人的!”张伟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了叶芳华后面,探出脑袋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挺顺手……嘶!”潜水员说话间把‘棍子’上的水草污泥擦掉,看到了末端很熟悉的弧形轮廓,立刻认出来,这玩意儿像是炖大骨头汤的重要材料,大骨头!

    “哎哟!是骨头、人腿骨!”小哥赶紧把骨头扔河里,吓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的妈耶!又是人骨头!早上捞出来一个疑似头盔的灰色疙瘩,最后现是人的头骨,还没缓过劲,这又摸出来一根人腿骨。老天爷你就不能换个人吓唬么!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行了别吼了,打乱我思路,扣你工钱!”老刘看了几眼金属板,没看出个所以然,把不满泄到了潜水小哥身上。说完,把金属板递向萧帅,恭敬地道:“大师,您看看这金属板到底是咋回事?”

    “嗯。”萧帅接过金属碎片,仔细端详起来。

    金属碎块有巴掌大小,很厚重,可以确认是鼎的碎片无疑。碎片表面绿、黑,腐蚀比较严重。可一圈的截面处却很新。说明刚被破坏没多久。

    用力捏了捏碎块,最外层咔咔作响,内里很多气泡,看来内部都快被腐蚀空了。这玩意现在变得脆弱不堪,怪不得会被破坏。很有可能就是早上打捞的时候,器械不小心触碰到青铜鼎,然后鼎就碎了。

    镇压冤魂的青铜鼎出了问题,冤魂怕是要被放出来吧!

    “刘哥,你觉得咱们为什么打捞不上来泥沙?”萧帅扭头问船老大。

    老刘听到大师的问题,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这位大师明显是有真本事的,可不是什么风水大骗子。他自然要好好配合了。

    “可能是那些投河自杀的冤魂造的孽。”老刘思来想去,只有这个解释最合理。

    一切数据表明,河床上拥堵的泥沙是很多的,机器下水,不可能捞不起来泥沙。现在为啥捞不起来?这根本没道理啊!

    除非,是冤魂在搞鬼。

    它们长久盘踞在唐白河里。要是东津区被开,风水就会变好,变得不适合它们居住。为了继续霸占这里,它们才会用自己的力量,干扰、甚至破坏项目的进程。

    问题是,这里的冤魂不是早就被青铜鼎镇压了吗?为啥现在这关键时刻跑出来捣乱?

    “冤魂?老刘啊!你可别吓唬我啊!”叶芳华身后躲着的张伟畏畏缩缩地说。

    叶芳华不习惯背后站着人,总觉得有意外怀孕的危险,往旁边站了站,无所谓地说道:“要是冤魂作孽的话,萧帅大师应该可以解决吧?”

    大师既然是大师,不可能这点问题就解决不了。叶芳华也留了个心眼,准备借这个机会看看萧帅的真本事。要是萧帅能解决淤泥打捞难的问题,对她自身的厄运体质或许真有办法,要不然,他就是骗人的!

    萧帅没有立刻回答,暗自与系统沟通起来:“系统,我身为大师,冤魂诶,骗人的吧!咱能解决不?”

    系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萧帅:“那我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系统:“宿主,说出来可能不太恰当。爱信不信!”

    是很不恰当!

    得!

    当你没说。

    萧帅:“那我该怎么做?”

    系统:“给鼎开个光,就行了。”

    萧帅:“ojbk!”

    萧帅俯瞰涟漪片片的唐白河面,语气十分缥缈:“朋友们,你们没有现,当我站在这里之后,这里的气息都宁静祥和了不少吗?”

    呃?

    还有这么自信的说法?

    大师,你秀得让咱们头皮麻啊!

    萧帅往前走了两步,看向幽深浑浊的唐白河水,淡然说道:“有我在,再牛逼的冤魂也别想继续作祟!驱除冤魂厉鬼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

    “可是大师,该怎么做呢?”老刘疑惑地问。

    “老刘,我没看错的话,你故事里讲的那尊青铜鼎就是这玩意儿。但这只是一部分,剩下的还在河里躺着呢!准备准备,先全力打捞青铜鼎!之后的事情等看到鼎了再说!”萧帅晃晃手上的金属片,吩咐道。

    “啥?打捞青铜鼎?大师!这不行的!老一辈的人都说过,有那青铜鼎在,东津区才能安定。鼎一旦被捞起来,东津区的风水会乱的,未来也会出问题!”老刘想到老辈人们的忠告,决然摇头说道。

    “老刘,别那么激动嘛!你不相信大师,你也要相信兄弟我。没事的!交给大师,你尽管放心!”张伟在一旁劝说道。

    老刘看了眼张伟,摇头,说道:“张工,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老祖宗的话我们不能违背!破坏了这里的风水,挽救不回来怎么办?既然真有个鼎在河里,就意味着故事是真的。鼎镇压了冤魂,才给东津区带来长久安定。捞起来,会出事的!”

    “刘哥,你既然是东津区人,那你看看这广阔的土地!那种难闻的味道还闻得到吗?”萧帅走过来,指向东津区,问道。

    老刘摇摇头,垃圾场留下的怪味确实闻不到了。

    “这都是大师逆转风水的功劳!当时逆转风水的时候,甚至有龙凤出现。只可惜,画面太壮观也太缥缈,导致被记录下来的照片视频很模糊。”张伟帮腔道。

    “我们派专人检测过,土壤中的重金属、污染物质含量都十分神奇地下降到了一个很低的水平。这是科学都无法解释的。除了大师,没人能办得到!”关键时刻,叶芳华也出来给萧帅说话。

    “逆转风水的事情我知道。我家里还签了搬迁赔偿协议,按照协议会赔我一套房。大师您有水平我相信,我们也感谢您的慷慨。可那个鼎真的不能动啊!”老刘生怕一旦鼎被打捞出来,东津区的局势会变得更艰难。

    萧帅双手攥着金属板的两端,轻轻一掰。

    咔嚓!

    看似厚重的金属片应声而裂。断茬处全是小气孔,孔里还有污秽的河水。

    萧帅把碎裂的金属片扔到甲板上,昂头看向头顶。视线仿佛穿过了大桥,看到了更高更远的地方,幽幽说道:“刘哥,这就是你口中能镇压冤魂的青铜鼎?鼎已经腐朽不堪,压不住冤魂了!你们看不到,但我能看到!此时的唐白河上空是黑压压一片冤魂。他们在咆哮、嘶吼,瞅准机会就会俯冲而下,侵蚀东津区的大地!”

    “这片土地已经危在旦夕!幸好,我来了!”萧帅最后这句话说的云淡风轻,却让听者感到霸气十足。

    不管风水恶化成什么模样,我来了,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看到没有?我这位风水大师,是不是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与众不同的帅气与霸道!

    叶芳华看着萧帅的背影,心里起了一丝涟漪,脑中情不自禁蹦出三个字:“帅死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忽然跳出来一个想法——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不受我的厄运影响,那或许……

    好像也不错啊……

    最起码传宗接代没问题了?

    叶芳华一把捂住脸——哎呀我在想啥呢?

    然后偷偷又看了萧帅一眼,不知道为啥,今天他看着怎么这么顺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