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逼着楚国唱征服!

第三百七十七章 逼着楚国唱征服!

 好书推荐:
    十月十五日,薛仁贵率领的颢天兵团,依次进驻涿光城以及长右城,为大乾远征军右路军注入一股强大战力。

    在此期间,

    在牛魔王出战争动员令之后,青牛国累计征召到十余万妖族战士,在平天城集结,随时准备南下,跟大乾决一死战。

    大乾跟青牛国,互相都摆出了一副大决战的态势。

    风雨欲来。

    就在这时,狮子国突然派出五万妖军精锐,悍然越境,进入青牛国北部;狌狌国派出三万妖军精锐,进入青牛国西部。

    两路妖军都打着“协防”的旗号,实则就是来瓜分青牛国的。

    三大妖国似乎取得某种默契,在打退大乾远征军之前,他们内部并没有一丝一毫内讧的迹象,反而互相配合。

    更是打出了妖族联军的旗号,宣传要将大乾赶出青牛国地界。

    针对此种情况,早有准备的乾元,做出了更加强悍的回应,直接下令,调李靖统领的玄天兵团南下,立即进入青牛国战场。

    届时,大乾将在青牛国部署四十余万精锐之师。

    说是倾国一战,也不足为过。

    这却是狮子国、狌狌国事先所没有预料到的,别看禹余天打得热闹,在东胜神洲,自从大周王朝覆灭之后,小打小闹时常有,灭国之战却是屈指可数。

    长久的和平,早就消磨了各国拼死一战的勇气。

    妖族也不例外。

    也唯有大乾这样崛起于“草莽”的新兴王朝,因为“立国”不久,锐气未失,一直保持着“逢敌必亮剑”的豪迈气概。

    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虽然如此,狮子国跟狌狌国既然已经出兵,在攫取到预期的利益之前,那就不可能灰溜溜地撤回去。

    他们也不是被吓大的。

    “要战,那便战个痛快,必要的话,狮子国会继续增兵青年国!”狮驼王说的是慷慨激扬,反正战场不在狮子国本土,随便怎么折腾都行。

    这事关南方妖族三国的脸面,岂能露怯?

    随着狮驼王表态,牛魔王、猕猴王也都表强硬讲话,似乎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定下了一个总基调。

    一时间,青牛国上空风云密布。

    如果真的开战,那么在青牛国战场,将聚集近百万之师。

    这一场大战吸引了整个东胜神洲的注意,不仅齐楚赵三国派出军事观察团,就连最北面的黑虎国、灵蛇国以及不死国,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至于东胜神洲之外,反应就比较平淡了。

    此时的南瞻部洲,同样处在风云激荡的时期,有整个西牛贺洲为依仗,朱雀王朝东进意图越明显,与之接壤的魏国承受着极大压力。

    如果不是有商王朝在背后支持,魏国怕是已经被朱雀王朝灭了。

    而在商王朝周边,人妖两族犬牙交错,魏、燕、吴、越四国,跟金犼国、白马国以及银杏国,互相不对付。

    各国边境时常爆冲突。

    禹余天人妖两族的对立,正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

    十月二十五日,神都。

    紫宸殿内,乾元正在召见理藩院尚书苏秦,问:“楚国使者可还留在神都?最近有什么异常吗?都跟什么人接触过?”

    苏秦道:“还在等着王上召见呢,一直呆在驿馆。”

    事实上,楚国使者已经在神都呆了一个月,始终没有得到乾元的召见,很是被晾了一番。

    各种滋味,怕是不好受。

    苏秦却是心情畅快,他想起当初第一次出使楚国时所受到的刁难,真是一报还一报,报应不爽。

    乾元这么晾着楚国使者,自然是在给楚国下眼药,以示他对之前楚国毁约的不满。

    乾元也有理由气愤。

    如果不是有系统加持,在万化真君袖手旁观的情况下,乾元可能真的就被夔牛大妖给宰了。

    这等背信弃义,如何不让乾元愤怒?!

    楚国的担当,

    着实让乾元失望。

    “明天,带使者进宫吧。”乾元到也不是真要跟楚国彻底翻脸,国与国之间本就是利益的连接。

    哪里有什么情谊可讲。

    “诺!”

    苏秦也不希望闹僵,一直跟楚国使者保持着沟通。

    …………

    翌日,

    乾元提前四天,召开十月的第二次朝会。

    诸事议定之后,乾元才道:“楚国使者何在?”

    通政使刘道宁会意,唱和道:“宣,楚国使者觐见!”

    稍倾,早早守在宣政殿钟鼓楼的楚国使者申叔豫,终于被侍卫引着进入大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恭敬行了一礼。

    “楚王特使申叔豫,拜见乾王!”

    说着,申叔豫取出国书,恭恭敬敬地递上。这到不是说申叔豫谄媚,而是作为使节,最是讲究礼仪。

    这一刻,申叔豫代表的可是楚国的脸面。

    而楚国又是出了名的讲“礼”,因此,虽然内心郁闷委屈,申叔豫仍旧毕恭毕敬地走完全套流程。

    让在场的文武百官,不觉点头。

    “收!”

    乾元同样端坐正视,由刘道宁接过国书。

    申叔豫再次行了一礼,递上第二件国礼,道:“我王听闻贵国有了阴神尊者,特准备了一份礼物,以为贺!”

    所谓的贺礼,其实就是欧阳横准备的“赔罪礼”。

    大国都要点脸面不是。

    乾元接过礼单册子,随意扫了一眼,九转九还玉液神丹的丹方赫然在列,此外还有不少高级丹药的丹方以及炼器之法。

    都是大乾想从楚国交换,而没有获得的。

    可见欧阳横也是用了心的。

    “只是......”

    仅凭这点东西就想将乾元打了,未免太天真。

    乾元道:“楚王好意,朕心领了。只是,贵我两国已非盟友,这礼,恕朕不能收,还请使者带回吧。”

    申叔豫神情就是一滞,知道刁难开始了。

    面上,申叔豫却是平静无波,“乾王说笑了,前番不过是一场误会,还请乾王不要介怀。我国,也从未撕毁盟约。”

    不是楚国心软,只是来不及走流程罢了。

    这一点,

    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是在面上,大乾跟楚国却是还是盟友。

    只是,乾元又岂会吃这一套,淡淡说道:“是不是毁约,贵国心里有数,朕不欲多言。如果贵国所谓诚意,仅止于此的话,那么,还是请贵使回吧。”

    乾元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自然是有恃无恐。

    申叔豫就难熬了,提前准备的一番诡辩,在这一刻,丝毫也派不上用场,只得说道:“不知乾王还有什么要求?下官一定如实转述我王。”

    乾元道:“也没有别的要求,只是一点,如果贵国还愿意遵守跟大乾的盟约,那就该履行当初的条款,不要食言。”

    “还请乾王明言。”申叔豫却是一下没听懂。

    乾元就不再说话,而是用眼神示意苏秦,后者会意,站出来道:“贵使难道忘了?当初签订盟约时,规定,我国承诺在一年之后,对青丘国起攻击,以策应贵国。作为对等条款,贵国需要负责牵制狮子国跟狌狌国。”

    申叔豫这才有些恍然,神情却越凝重了。

    果然,苏秦继续说道:“现在,我国已经履行承诺,占领了青牛国大半领土。可是,狮子国跟狌狌国的军队却出现在青牛国战场。如此看来,贵国根本就没有履行承诺,也似乎没有跟我国结盟的诚意。”

    这话,把申叔豫羞的脸上火辣辣的。

    谁叫楚国办事不地道呢。

    “所以,乾王的意思是?”申叔豫声音略微干涉。

    “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贵国务必让狮子国跟狌狌国,在一周之内,从青牛国战场撤军。这,就是朕的底线。”

    “如果做不到,那盟约将立即失效。”

    乾元口气无比强硬,摆出一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架势,就是要逼楚国就范,不给后者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此番召见楚国使者,目的也就在此了。

    如果跟三大妖国在战场硬碰硬,大乾未必就不能赢,只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不是乾元所乐见的。

    这才要楚国履行承诺。

    楚国如果不想被孤立,失去这一破解南方困局的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么就没有拒绝此条件的理由。

    虽然,要做到这一点,楚国势必要付出代价。

    “如果贵国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么,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我国宁愿从青牛国撤军。反正,我们已经从青牛国获得足够的战利品。”苏秦补充道。

    这等于是狠狠将了楚国一军。

    苏秦的意思很明显,大乾可以有退路,大不了一拍两散;楚国却是退无可退,一旦失去大乾这个盟友,就将再次面临妖族三国的威胁。

    “乾王的要求,下官定如实转述。”

    申叔豫只是一位使者,此事早就出他的权限范围,甚至就连楚王熊审都做不了主,必须请示万化门高层,才能给大乾一个答复。

    “记住,贵国只有三天时间答复。”乾元态度继续强硬。

    申叔豫默默点头。

    这也就意味着,出了大殿,申叔豫就要立即赶回楚国汇报,他可没有可以千里传音的通讯法螺。

    这种被人驾着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