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八十五章 皇帝的新衣

第两百八十五章 皇帝的新衣

 好书推荐:
    战争是在七月十七日凌晨爆的。

    许褚率领的亲卫旅,联合西南兵团第七师团,以及警备师团第四、第五旅,接近两万大军,对天虞府起攻击。

    薛仁贵则亲率西南兵团第一师团,从灌湘府切入,攻打令丘府。

    两路大军为了贯彻乾元的最高指示,根本不玩什么虚的,一上来就硬刚,以风卷残云之势,强势收复失地。

    当天下午,大军就打到府城之下。

    消息传出,楚王大惊失色,这一下,他是真的被架在半空,进退两难了。

    守吧,未必守的住。

    撤吧,又太丢人了。

    楚王这般磨磨蹭蹭,贪心不足,欲拒还迎的做作姿态,可比当初魏王干脆利落地撤军难看多了。

    还没等楚王拿出个章程来,前线大战已是接近尾声。

    翌日,

    两路大军同时起攻城战。

    是役,许褚跟于禁的联军在天虞府,近乎以碾压之势,一举攻破天虞城,击溃驻扎在城内的楚王军第一师团,杀敌三千,俘虏两千。

    师团长熊道元差点被许褚干掉,负伤而逃。

    薛仁贵率部击溃楚王军第七、第八师团,杀敌虽然只有两千,却足足俘虏近五千人,可见楚王新军之脆弱。

    同时也可窥见薛仁贵之老辣。

    经此一战,楚王军第一、第七以及第八师团均遭受重创,尤其是赵先让率领的第七师团,几乎全军覆没。

    至此,楚王军已经无法跟魏王军比肩。

    …………

    前线大捷,乾元虽然高兴,但也没太意外,只说了一句:“还成,兔崽子们没让我失望。”只能说,楚王太高估他麾下的军队了。

    对于此战,帝国百姓同样没有太多想法,大家都以为,这不过是大围剿之战的后续,属于正常操作。

    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对那些正在私底下谋求以“合规”方式,光明正大地抢占南禺郡两府之地,想让乾元吃一个闷亏的人而言,可就非常郁闷了。

    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一战,也间接促使三方以最快度达成最终的协定。

    尤其是楚王乾恪,担心乾元继续报复,掀起一场更大规模的内战,急着要跟朝廷定下名分,好绝了乾元之念。

    …………

    七月二十日,晴。

    这一天,魏王乾泰以及楚王乾恪同时上奏朝廷,正式向新帝乾慎称臣,公开承认新帝即位的合法性。

    标志着持续十余年的夺嫡之争,正式画下一个句号。

    次日,

    新帝乾慎出两道旨意,不仅承认乾泰跟乾恪两位皇子的封王称号,还允许两位封王就地就藩。

    即魏王乾泰就藩龙郡、太华郡以及西皇郡三郡之地,但是仅止于乾泰这一代,下一代的封地就将缩减为太华郡一郡之地。

    楚王乾恪就藩昆吾郡跟会稽郡,同样,下一代只就藩会稽郡。

    于此同时,魏王麾下的第一军团正式更名为楚王军,仍旧归魏王辖制。楚王麾下的第四军团,正式更名为楚王军。

    两支军队都是藩王之军,不再列入帝国军队编制。

    相应的,现驻守在少阳郡的帝国第二军团,更名为北境军团;驻扎在姑射、东海两郡的帝国第三军团,更名为东镜军团。

    帝国四大军团建制,就此成为历史。

    纵观这次交易,新帝乾慎得了面子,彻底坐稳了皇位宝座,不必再半夜惊醒,担心有乱军冲进神都。

    魏王跟楚王得了底子,总算是有了正式的安身立命之所在,也不用再顶着“乱王”的骂名,算是得其所哉。

    综合而言,算是一个双赢。

    …………

    七月二十二日,朝廷抛下又一枚重磅炸弹。

    鉴于东大6不稳定的混乱局势,帝国决定,跟出云国正式结成同盟关系,互为友好,互不侵犯,同时加强两国之间的商贸往来。

    朝廷一连串的组合拳,无不指向乾元。

    偏偏乾元又作不得。

    不管怎么说,朝廷跟魏王、楚王达成和解,至少在面上让帝国回归一统,同时极大地避免了内战的再次爆。

    对此,帝国百姓是无比欢迎的。

    远的不说,刚刚结束的大围剿之战,对招摇郡跟西皇郡交界地带的百姓,以及南禺郡的百姓,都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谁也不希望战争无休止的进行下去,更何况打的还是内战,只会让帝国蒙羞,算不上什么本事。

    在这种情况下,乾元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主动挑起内战,挑衅朝廷的权威。

    真要那么干了,绝没什么好下场。

    最让乾元郁闷的是,新帝竟然跟出云国勾结到一块去了,连乾元对外扩张的渠道都给断了。

    真够狠的。

    “殿下,为今之计,隐忍为上。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封地休养生息,待局势稳住之后,再行计较。”郭嘉建议道。

    “也只能如此了。”乾元无奈点头。

    事实上,早在开年之时,乾元就盼着东大6能是平静的一年,好全力展内政,只是形势骤变,开启了一场不在计划之中的大战。

    现在战事平息,也算是回归正轨了。

    无论是去年占领的南禺、空桑两郡,还是刚占下的司幽、流沙两郡,都需要一段足够长的时间来消化。

    军队经过一场大鏖战,同样需要休整,起码今年之内该无战事了。

    “但这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光吃闷亏不反击可不是乾元的风格,突然笑着对郭嘉道:“你说,陛下现在最担心什么?”

    “自然是担心殿下捣乱,公开对此事表什么不同意见,揭穿皇帝的新衣。”郭嘉还真是乾元肚子里的蛔虫,一猜一个准。

    是啊,

    在大围剿之战开战之前,乾元已经公开宣称魏王跟楚王两人为帝国叛逆,勾结外敌,是帝国之耻辱。

    怎么一转身,帝国叛逆就成了帝国藩王了呢?

    无论是世家,还是百姓,为了自身的各自利益着想,都可以对此事装聋作哑,不予评价,把此事烂在肚子里。

    时间一长,事情也就过去了。

    纵观历史,这等烂事难道还生的少吗?!

    可是,如果乾元突然“不开心”,闹点小情绪,公然把此事捅出去,搞一个“异议”,以他如今在帝国的声望,谁都无法装作不知道。

    就算最终无法阻止新帝跟两位乱王的和解,但也会让此事整的极为尴尬,以一种非常狼狈的方式收场。

    这绝非新帝乾慎所想看到的。

    也就是说,乾元手里握着新帝的把柄,可以以此为凭,跟新帝谈点条件。

    “殿下是想?”郭嘉问。

    乾元道:“之前我就答应落云国,说要上奏朝廷,请求朝廷承认落云国的合法性。依我看,就以这个为交换条件吧。”

    “……”

    郭嘉很是无语,殿下这是明摆着要打陛下的脸啊。

    想想吧,

    这一边帝国刚跟出云国结盟,摆出一副世代友好的姿态;那一边就承认落云国的合法性,这让出云国会怎么想?

    这不明摆着羞辱人嘛!

    最可笑的是,以郭嘉对新帝的了解,朝廷还真可能答应下来。毕竟,相比其他什么条件,这已经算轻的了。

    反正打的也是出云国的脸。

    在丢掉司幽郡之后,说实话,出云国在东大6的存在感已经很低了,还没有之前流沙国强呢。

    弱者,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那就这么定了。”

    乾元的郁闷之心,总算稍稍得到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