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八十章 流沙末路

第两百八十章 流沙末路

 好书推荐:
    面对狄青部的凌厉反击,剩下的流沙军显得非常迟钝。

    尤其是在主帅段奎阵亡的情况之下,群龙无,又遭受重大变故的流沙军,整个体系彻底瘫痪了。

    大家不知道,

    是该攻击,还是撤退?

    将士们脸上满是茫然,有的就在茫然中丢掉了性命,直到同伴头颅喷射而出的滚烫鲜血溅射到脸上,他们才终于惊醒过来。

    逃!

    这是幸存战士下意识的想法。

    刚才还斗志昂扬,势要破城的流沙大军,真如其名,瞬间化作一盘散沙,再也聚不起来了。

    更多的流沙战士,则茫然地放下手中兵器,

    投降了!

    柴桑城头,看着城下这一幕的乾元再不停留,转身离开,他知道,这一战已经没什么看头了。

    击溃流沙军主力之后,流沙国已不足为患。

    乾元回到府衙,左慈、徐福、于吉、云雾真人等也都回来了,一个个面容憔悴,正在盘膝打坐。

    虽然小周天十二星宿大阵主要借助的是天地灵气,但是对布阵之人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尤其是灵魂之力,引气期修士几乎被抽空。

    狂暴的灵气灌注之下,一个控制不好,就可能身死道消。

    再则,此阵杀戮太过,有伤天合,会对布阵之人造成极大的反噬,乃至结下杀戮因果。

    如果不尽快驱散,未来甚至可能产生心魔。

    尤其是像云雾真人这等清修之士,更是有些接受不了,在略微休整之后,就自行带着水月真人离开了。

    当天,徐福、澹台雄以及李淳风等人也都相继离开,在最短时间内返回各自岗位,以免被敌人所趁。

    乾元则留在柴桑城,静待此战之结果。

    …………

    接下来的一周,对流沙国而言无异于末日。

    骑兵出身的狄青深谙追击之道,他先是在柴桑城下,率部击溃流沙军主力,光是俘获的战俘就过一万人。

    柴桑城外,成了流沙军的折戟之地。

    跟着,狄青一边率部继续追击流沙军中军残部,悍然杀进流沙国境内;一边传令驻扎在丙山府的陈世杰部,以及驻扎在熊耳府的岳云部,配合中军,对流沙军左右两翼起反击。

    就在此时,主帅段奎阵亡、中军溃败的消息传到左右两翼,让这两路大军毫无战心,急向王国境内撤去。

    这正是狄青希望看到的。

    狄青顺势指挥三路大军,一路南下,采取骑兵战术,分进合击,对着流沙军余部穷追猛打。

    流沙军本能想逃回王城,奈何流沙城临海,位于流沙国最南面。残部从边境南下,几乎等于要穿过整个流沙国。

    这就给了狄青充足的时间以及空间。

    兼且流沙国内已经再找不到一支可战之军,根本无法对狄青部造成任何阻碍,一路畅行无阻。

    狄青就像一位极有耐心的猎人,指挥着狼群,一口又一口地从猎物身上咬下肥肉,不断蚕食流沙军。

    对流沙军而言,此段逃亡之路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到了后面,一大半的流沙军将士都受不了这等煎熬,无奈投降了,他们或许已经意识到,王国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

    既然王国即将不存,那投降也不是不可接受之事。

    到了七月初三,真正逃回王城的流沙军竟不足三千人。在此之前,军队在前线大败的消息就已传回王城,引起轩然大波。

    据悉,收到战报的流沙王,当场昏厥。

    这对一位武尊后期强者而言,简直是闻所未闻之事,可见此事对流沙王的打击是何等之大。

    正应了那句话:“哀莫大于心死。”

    翌日,流沙王再次醒来时,已是满头白。从那天起,他既不上朝,也不见任何人,整日里饮酒作乐,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就连丞相梅里奇都进不了王宫。

    举国大哗。

    上至王国大臣、世家豪族,下至平民百姓,无不色变,忧心忡忡,开始担心其身家性命。

    在这种情况下,投降派开战占据上风,而且获得越来越多人的支持,直到狄青率部将流沙城团团围住。

    这一下,就连最顽固的主战派都息了声,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等待命运的裁决。

    虽然作为王城,流沙城有着强大的护城大阵,但是在没有军队守城的情况下,什么大阵都是摆设。

    更不用说,乾元已经带着左慈往流沙城赶来。

    不要忘了,在乾元储物戒指中可还有一枚,此前专门为破流沙城护城大阵而兑换的——乾坤一气破阵符。

    流沙国的败亡,就在眼前。

    事实上,乾元还没赶到流沙城,战事就已经结束了,那枚乾坤一气破阵符也终究没能派上用场。

    就在狄青围城的当天晚上,流沙王自刎于宫中。

    这位东大6的枭雄,以这样的方式告别这个历史舞台,总算是维护了最后一丝身为王的尊严。

    显然,

    流沙王是不会向乾元俯称臣的。

    得知流沙王自刎而亡,王国大臣虽然悲痛,但内心未免就没有一丝庆幸,再不犹豫,当即做出投降决定。

    自知无力扭转大局的丞相梅里奇挂印而走,回到家中闭门谢客,看样子是准备退出朝堂归隐了。

    看似坚不可摧的流沙城,就这般主动向狄青部敞开城门。

    至此,流沙国化作历史里的一粒尘埃,代替流沙国统治这两郡之地的,将是一个新兴的、朝气蓬勃的铁血军事集团。

    …………

    在此期间,流沙军大败的消息,宛如一道大风暴,席卷了整个西南战场。无论是参与其中的,还是置身事外的,莫不目瞪口呆。

    跟着就是胆战心惊。

    不用费什么脑子,任谁都能想到,盟军肱骨之一的流沙国败亡,对盟军,对反秦联盟,对整个战局意味着什么。

    战争形势彻底逆转。

    远的不说,在解除流沙国之患之后,南疆都护府不仅打破了反秦联盟组成的包围圈,至少还能释放两个师团的兵力。

    这将是一股足以扭转整个战局的力量。

    两个师团的精锐之师,足可解招摇郡跟南禺郡之围,跟来犯的魏王军、楚王军分庭抗衡。

    现在的问题是,

    在拿下流沙国之后,乾元据有五郡之地,可以非常从容地将这一场大战继续下去,魏王跟楚王能吗?

    他们的战争潜力已经被逼到极限了。

    至少魏王不能。

    就在得知流沙国灭亡的当天,魏王乾泰果断下令,命令前线部队停止攻城,全数撤到边境线以内。

    魏王很清楚,一旦西南兵团在流沙国腾出手来,第一时间就会赶到招摇郡增援。

    届时,双方在招摇郡战场将形成四打四的格局。

    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打赢?

    用脚趾也能想到,四分之三都是新军的魏王大军,根本就不是西南兵团精锐之师的对手。

    要不然,

    他们也不会在之前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临敌人两个师团的狙击,一直都无法将战线往南推进了。

    这一场大战,魏王以跟乾元交恶为代价,前后动用了四个师团的兵力,最终却什么也没捞到。

    不憋屈是不可能的。

    但憋屈也没办法,魏王只能选择撤军,倒不是说他认怂,实在是他手中的这十万大军,基本上就是他夺嫡的所有底牌了。

    在上一轮大肆扩军之后,西境三郡之地,已经很难再招募到优质兵员了。

    等于是说,这十万大军是打一点少一点,很难得到及时的补充,除非魏王愿意降低征兵标准。

    那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

    魏王唯一感到欣慰的,或许就是,经过这一个多月的鏖战,魏王军第六、第七以及第八师团,这三支新军经历了实战检验,慢慢成长起来。

    可以撕掉身上的新兵标签了。

    再有一点,为了拱卫招摇城的安全,紫月全程采取守势,对魏王军的杀伤是极其有限的。

    不像楚王军那般损失惨重。

    既锻炼了新军,又保存了实力,魏王还不算太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