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七十五章 尔虞我诈,忠奸难辨

第两百七十五章 尔虞我诈,忠奸难辨

 好书推荐:
    夜,南禺郡守府。

    西侧乾元下榻的院落中,依旧灯火通明。城内正在进行的胜利狂欢,一点都没有影响到此地,依旧是那么的寂静。

    连走路都是轻手轻脚。

    书房之中,乾元正在跟郭嘉讨论最新战局。

    虽然白天乾元表现的很自信,那一番表演也很鼓舞人心,但乾元可没被胜利冲昏头脑。

    局势依旧不妙啊。

    一场两场局部的胜利,或许可以改变一下战争走向,但还不足以积攒到足够的势能去逆转战局,从全局看,封地仍旧处在被动局面。

    除了南禺郡,招摇郡也一点不轻松。

    就在今天,鉴于招摇郡突然出现的西南兵团临第六师团,魏王乾泰已经同意了十四皇子的请求,派遣魏王军第八师团赶赴前线。

    如此,楚王府合计将在招摇郡战场足足投入四个师团,合计五万大军,占辖区军队总规模的一半。

    魏王攻占招摇郡的意志之坚定,可见一般。

    盖因魏王非常清楚,此番联盟大围剿,怕是打败乾元的唯一机会了,一旦让乾元翻身,那魏王府怕是永远都无法再踏足招摇郡。

    为此,哪怕丢掉灵能要塞炮,魏王都不惜一战。

    最让乾元气愤的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朝廷也一点动作都没有,任凭魏王在西境表演。

    就连烛龙国跟北狄国都异常的配合,减少了在边境的挑衅。

    不知道的,

    还以为乾元是大陆公敌呢。

    魏王这一增兵,紫月那里就压力大增,以一敌二,又是带着一支新军,想也知道会守的何等辛苦。

    但是没办法,乾元手上已无可调之兵了。

    “出云军战俘的说服工作,进展如何?”乾元问郭嘉。

    “有点进展,但还不足以整编啊。”郭嘉也在皱眉,如果不能确定战俘的诚意,贸然整编,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乾元想了下,沉声道:“看来,得动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殿下准备怎么做?”郭嘉问。

    乾元道:“第一,将我军在司幽郡战场取得的战果,不要有任何隐瞒,全部告诉那些战俘。第二,跟他们说,如果他们肯乖乖合作,那我们可以保证其在司幽郡的家人的安全。如若不然,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出云军第四师团常年驻守司幽郡,军中七成以上的战士都来自司幽郡本土。因此,乾元的威胁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如果再配上许褚的屠城之举,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虽然这么做不够磊落,甚至会留下不小的隐患,让这些战俘心有芥蒂,但是生死存亡关头,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先度过眼前这关再说吧。

    至于今天俘获的楚王军战俘,已经来不及做劝降工作了,只能收押着。

    “也只能如此了。”郭嘉点头。

    “那就连夜实施吧,把态度软化的战士跟其他人隔离开来,从住宿、伙食等方面进行区别对待,从内部瓦解他们的意志。”乾元补充道。

    “下官明白!”

    …………

    就在南禺城陷入狂欢之时,得到消息的赵先让却面如死灰。

    “这下完了!”

    赵先让都不敢去细想,楚王得知此事之后会如何的震怒,又会如何处置他这个败军之将,罪魁祸首。

    “怕是要死了吧。”赵先让苦笑。

    虽如此,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将战报整理之后,同时发给联军主帅熊道元跟楚王府。

    在战报中,赵先让将此战失败之主因,归结于追击部队的贪功冒进,以至于中了敌人的埋伏。

    将自个儿摘的一干二净。

    跟着,赵先让就下令,部队留在令丘府待命。

    等待命运的审批。

    …………

    天虞府,楚王军第一师团大营。

    因为离得近,次日上午,熊道元就收到赵先让发来的战报,看罢,整个人都不好了,破口大骂:“一群废物!”

    他都做好不日拔营,进击南禺城的打算了,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没有第七师团的策应,借熊道元两个胆子,他也不敢率领所部独自攻打南禺城。

    他还没自大至此。

    熊道元很清楚,至始至终,跟第一师团交战的都是西南兵团的临时军。

    敌军真正的精锐还没登场呢。

    而赵先让的战报也从侧面证明,南禺城并非是一座空城,南疆都护府正在竭尽所能地向南禺城派来增援部队。

    光是那个什么亲卫旅,就足够让熊道元郑重对待了。

    这些天,许褚的屠城之举已经通过出云国的血泪控诉,传遍整个反秦联盟了。

    不管认不认同,实力都摆在那。

    略一思索,熊道元就做出决定,命令大军暂时原地休整,同时请示楚王,请求即刻派出第八师团参战。

    楚王军第八师团本就处在待命状态,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

    昆吾郡,楚王府。

    赵先让跟熊道元的密函先后送到楚王府,逞到了楚王面前。

    “好,很好,好的很啊。”

    楚王乾恪脸上露出标志性的阴沉笑容,“本王出动两个师团,去对付一个临时师团,竟然打成这样,真是再好没有了。”

    从语气中,不难听从楚王的震怒。

    贾诩、戴锦两位谋士互相看了一眼,都识趣地没有说话。

    尤其是贾诩,在戴锦得势之后,非常识趣地保持低调,除非楚王主动相询,否则绝不多说一句话,多献一计。

    戴锦自然乐见如此,这段时间表现的很是活跃。

    等楚王稍稍平复情绪之后,戴锦就道:“殿下,下官以为,熊道元将军的建议很好。只要再派出第八师团,南禺城必破无疑。听说,秦王殿下宣称要跟南禺城共存亡,等城破那天,看他如何收场。”

    对乾元的豪言壮语,戴锦自是不信的。

    楚王点头。

    增兵是肯定要增兵的。

    本就跟乾元有仇的楚王,消灭乾元之心,只会比魏王乾泰更坚决,战争打到如今这个地步,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戴锦见殿下采纳了他的建议,更兴奋了,趁机说道:“此番战败,虽说是前军轻敌冒进,但是赵先让身为师团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下官建议,立即解除赵先让的师团长一职,押解回城,下狱候审。这人本是第四军团旧将,后来背叛帝国,投入太虚宗麾下;眼下又回炉再造,重回军团。下官真是搞不懂,这样的三姓家奴,是如何一步步晋升为师团长的。”

    他这是要搞贾诩了。

    楚王府上下谁不知道,赵先让是贾诩举荐给楚王的。

    不想,楚王脸色却是一冷,在被乾元公开指责为卖国贼之后,他对“背叛”之类的词变得非常敏感。

    戴锦这么说,一下就戳到楚王痛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这些个谋士,一肚子坏水,坑人都不带眨眼的。

    楚王乾恪看向贾诩,主动问道:“先生以为,该如何处置赵先让?”

    贾诩面无表情道:“败军之将,理应捉拿问审。另,下官识人不明,举荐了赵先让,负有连带责任,恳切殿下责罚。”

    “哎~~”

    楚王摆了摆手,“先生何错之有。打仗嘛,胜败乃兵家常事,第七师团又是新军,总要给人将功赎罪的机会。再者说,战争还没结束,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容易动摇军心。依本王看,此事就先记下吧。”

    谁也没想到,楚王竟是如此态度。

    戴锦目瞪口呆,眼中满是失望与不忿,扳倒贾诩的希望彻底落空。

    贾诩依旧是那么喜怒不形于色,道:“殿下思虑周全,是下官考虑不周了。”姿态放的不是一般的低。

    聪明如贾诩,又岂不知这是楚王的又一次试探。

    而且,楚王乾恪并非他说的那般大度,整段话里都没说不处置赵先让,一个暂且记下,就轻巧地扣下一个紧箍咒。

    箍住的不仅是赵先让,还有贾诩。

    这些个王爷,

    心思不是一般的复杂。

    “那就这么定了。”

    楚王乾恪已经彻底恢复平静,局部的失败并不能动摇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