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七十二章 南禺郡告急

第两百七十二章 南禺郡告急

 好书推荐:
    在军中,

    杀降历来被认为是不祥之兆,更不用说屠城了。

    简直骇人听闻。

    屠城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出云国陷入一片死寂,被无尽的恐惧包围。在出云百姓眼中,西南兵团一下成了恶魔的代名词,可让小孩止啼。

    郁水郡各大世家更是反应激烈。

    他们原本以为,这一场战争不会波及到郁水郡,现在突然现,自个儿的身家性命随时都可能受到威胁。

    如何不害怕?

    恐惧的力量,让各大世家在第一时间达成一致,上奏王庭,请求王庭在郁水郡派驻军队,以拱卫他们的安全。

    最好就是第五师团。

    据悉,一路逃到郁水城的杨俊成部,已经被各大世家围了起来,不准备放这支部队回到前线去了。

    打蒙了的杨俊成顺水推舟,也就留了下来。

    面对郁水郡本土世家的“无理诉求”,本就因第五师团战败而气得半死的出云王,却出人意料地答应下来。

    不仅是杨俊成残部,就连第五师团还驻扎在伯虑府的第四、第五旅,也将由进攻转为防御本土。

    等于是将第五师团摘出此战之外。

    杨俊成本人也未遭到解职,等于是毫无损。

    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当然,

    对那些了解出云国国内局势的人而言,出云王的行径就在情理之中了。

    原本国土面积广袤的出云国,在丢掉面积最大也最富饶的朝歌郡之后,跟着又丢掉了司幽郡这一重地。

    王城之外的地方势力,赫然只剩下郁水郡。

    这对王国而言自然是致命打击,实力削弱了一半不止,同时还带来另外一个影响,那就是——郁水郡在王国的地位不断攀升。

    到了现在,已经隐隐可与王庭抗衡。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郁水郡的存在,不仅是王国最后一块遮羞布,更是王国存在的基石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出云王哪里还敢得罪郁水郡本土世家。

    安抚还来不及呢。

    …………

    南禺郡,南禺城。

    看罢薛仁贵呈上来的战报,乾元半响无语。

    从个人感情上讲,对许褚的屠城之举,乾元是不怎么认同的,作为一个现代人的灵魂,他本能反感军队屠杀平民。

    军队不该是一群屠夫,刽子手。

    就算是在地球古代,屠城历来也被视为蛮夷之举,是残暴的象征。

    禹余天亦如是。

    可以预见,许褚的屠城之举,势必会极大地影响西南兵团在世人眼中的形象,让敌人畏惧的同时,也会心生厌恶。

    这跟乾元一直努力塑造的人设,也是大相径庭。

    系统界面新增的近二十万点杀戮值,此时竟异常刺眼,似乎有无数冤魂在背后哭泣、申诉、挣扎,怨气满天飞。

    血淋淋的,让乾元很是不舒服。

    但是,

    乾元既无法指责薛仁贵,也无法指责许褚。

    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薛许二将的出点还是好的,在封地面临生死考验之际,行一些非常之手段,也是能够理解的。

    鉴于此,乾元决定对此事保持沉默,既不对薛许两将取得的战果进行褒奖,也不提出任何批评。

    等于是采取冷处理。

    但是乾元已经决定,在战后,一定要跟军中大将约法三章,往后除非遭遇极端情况,否则一律不准屠城。

    就算有这个必要,也要先向乾元请示,不得擅自做主。

    军队是一群猛虎,但是也要有所约束,如果任由其野蛮生长,最终,可不知道会成长为什么妖魔鬼怪。

    甚至脱离乾元的掌控。

    这是很危险的。

    话说回来,许褚此战虽然产生了不少副作用,但也起到了一些正面效应,除了进一步为司幽郡战场解套,此番胜利也极大地鼓舞了各处战场的士气。

    让敌军意识到,西南兵团是真的惹不起。

    亲卫旅用血淋淋的事实昭告天下,敢跟秦王作对,就要做好死亡准备。

    …………

    落云国,朝歌城。

    郁水郡之战落幕,落云女王洛梦璃立即召见出云国使者,明确拒绝了结盟意向,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

    出云国连一个司幽郡都搞不定,被西南兵团杀的抱头鼠窜,凭什么让落云国相信,出云国在战后有庇护落云国的实力?

    这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嘛。

    出云国使者听了,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些天,为了能够结盟,他像只哈巴狗一样,在朝歌城四处斡旋,赔了无数笑脸。

    就在快要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现实给了他一个当头棒喝。

    这不是玩人吗?

    其实,使者根本不用委屈。

    因为,就在他带着未签署的国书返回出云国时,刚好撞在枪口上,被出离愤怒的出云王下令砍了脑袋,一命呜呼了~~~~

    何其悲哀!

    先是前线战场失利,跟着遭遇郁水郡本土世家逼宫,再就是结盟失败,一连串的打击,让出云王开战之前的满腔复仇热血,一下冷却至冰点。

    按剑四顾,出云王悲哀地现,此战过后,在敌人的前后夹击之下,仅凭王国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收回司幽郡了。

    出云军在司幽郡战场,彻底丧失了战争主导权。

    唯一的希望,就是期待联盟在其他战场建功,以期借助盟友的力量,来收复司幽郡。只是那样一来,怕是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了。

    毕竟所谓的盟友,那个个也都是吃人的。

    …………

    司幽郡,司幽城。

    许褚部已经返回驻地休整了,因为目的是杀敌跟制造恐惧,此役,许褚部杀敌近三千,却没带回一个战俘。

    根本就不需要战俘。

    面对得胜归来的许褚,薛仁贵的心情也很复杂,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下达过屠城的命令。

    这一切,都是许褚擅作主张。

    家道中落,少时贫寒的薛仁贵,自小怀有对弱者的怜悯之心,又岂会下达跟其品性相违背的命令?!

    在许褚眼中,做好的恐惧自然是鲜血。

    试问,

    还有什么比屠城能流更多的血,散播更多的恐惧吗?

    为了尽快赶回殿下身边护驾,许褚也是真的拼了,他才不管那些平民的死活。在三国时期,死的平民还少吗?!

    虽然命令不是薛仁贵下的,但是身为主帅,这个锅,薛仁贵是不背也得背了,他都在想,将来如果要攻打郁水郡,打死也不去。

    一定要让殿下换一名主将出征。

    甚至,薛仁贵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都不踏进郁水郡,以免被那里的百姓乱刀砍死,或者用唾沫淹死。

    经过此战,西南兵团在郁水郡的声誉,简直比狗屎还臭。

    不独是郁水郡,在屠城事情传播开之后,原本已经形势大好的司幽郡,都出现民心不稳的情况。

    让李卫头疼不已。

    西南兵团将士走在大街上,当地百姓看他们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没有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也不充斥着愤怒,当地人就那么冷冷的,面无表情地一眼扫过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让人睡觉都不安生。

    “将军,收拾一下,择日就出吧!”薛仁贵道。

    “末将遵命!”

    许褚面无表情地行了一礼,作为屠城的罪魁祸,返回司幽城的亲卫旅自然也是受到最大压力的。

    巴不得早点离开。

    除了亲卫旅,薛仁贵还准备将警备师团第五旅也调走,只留下一个营负责维持粮道。

    如此一来,就能从司幽郡战场抽调四千余兵力北上。

    这已经是不小的助力了。

    倒是许褚有些担心,“大帅,一下调走两个旅,司幽郡不会出问题吧?”

    “没事。”

    薛仁贵很是自信,笑道:“全赖将军神威,此战过后,出云军的胆子都被吓破了,变成一群软脚虾,已经不足为虑。”

    “那就好。”

    许褚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

    六月初四。

    许褚率领的亲卫旅,连同警备师团第五旅的四个营,收拾行囊,踏上北上征程。他们必须赶在敌军包围南禺城之前,率先进驻南禺城。

    西南大混战的轨迹,由此走向一个新的拐点......

    虽然盟军在司幽郡战场吃了个大亏,但是在南禺郡战场,楚王大军依旧势如破竹,连战连捷。

    很有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

    就在许褚屠城的当天,熊道元率领的楚王军第一师团,已经顺利攻克南禺郡北面的天虞城,兵锋直指南禺府。

    另一边,楚王军第七师团也在磕磕绊绊中,拿下了东面的灵丘府。

    南禺郡五府已失其二,形势非常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