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六十九章 亲镇南禺守四方

第两百六十九章 亲镇南禺守四方

 好书推荐:
    五月二十七日,招摇城。

    半妖联盟紧急召集的三千死士,已经统一换上了五兵司提供的黑甲黑袍,看上去既神秘,又威风。

    天刚蒙蒙亮,

    乾元就在五兵司大夫郭嘉以及神魂期贴身保镖左慈的陪同下,也不乘坐秦王车架,带着三千半妖死士,踏上前往南禺城的征途。

    因着保密需要,一个送行的都没有。

    乾元离开之后,招摇城将由招摇郡守萧何、吏部司大夫李忠以及招摇城守苏辙组成一个留守小组,共同决策。

    留在王府的侧妃澹台梦歌,也将代表乾元出席一些场外活动。

    迎着晨光薄露,队伍行走在宽敞、平整、结实的水泥大道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眼下正是夏收时节,

    出了城,郊外田野已经隐约可见正在田间忙碌的农夫。

    战争阴云笼罩之下的招摇郡,并未打乱百姓既定的生活节奏,该干的农活还得干,沿途城池亦是如此。

    衙门照常运转,商铺照常营业,学堂照常开学......

    一切照旧。

    凡此种种,均源于招摇百姓对封地军队的自信,相信军队能再一次击退来犯之敌,守卫他们的家园。

    再有就是,招摇郡此前常年遭受妖族侵袭,早就磨炼了招摇百姓坚韧的神经。相比妖族来犯,内战之殇就不算什么了。

    但是出了招摇郡,进入南禺郡之后,气氛一下就变得凝重起来。

    显然,

    常年远离战乱的南禺郡百姓,既没有坚韧的战争神经,也还没有培养出那一份对军队的自信。

    尤其是在城里,流言满天飞,人心惶惶,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封地军队在前线吃了败仗,被打得狼狈不堪,楚王府的大军不日就要杀到南禺城......

    有说敌军在边城大搞屠杀,烧杀劫掠,以散播恐惧。

    面对这些流言,当地衙门有的反应迟钝,有的事不关己,有的甚至别有用心地在暗中推波助澜。

    搞的民心不稳,商路不通,治安不宁。

    一路走来,乾元脸色阴沉的简直要滴出水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南禺郡县级衙门竟不作为至此。

    何等荒谬!

    这更加坚定了乾元要推行“监察、税改以及土改”三项新政的决心,决意彻底砸碎地方顽固势力的蛋糕。

    否则,终究是个大隐患。

    因为道路受阻,乾元一行直到二十九日下午才抵达南禺城。在此之前,出云军第四师团的近七千战俘,已经提前押解到了南禺城。

    刚一进城,乾元就紧急召见南禺郡守澹台雄以及南禺府知府曹温,了解南禺城备战情况。

    郭嘉则代替乾元,去做战俘的安抚劝解工作。

    如果能动员这批战俘协助守城,连同乾元带来的三千半妖死士,几乎等于一个满编师团了。

    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在郡守府下榻之后,乾元还没来得及坐下喝口茶,就对匆匆赶来的曹温一顿训斥:“你这个知府是怎么当的?下面各县都乱成什么样了,你不知道?”

    “下官惶恐。”

    曹温直接被骂懵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惶恐顶什么用?”乾元见曹温这般,更是怒火中烧,“本王记得,年轻时你也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干将,怎么,官越做越大,胆子到越来越小了?”

    曹温满面羞愧,再不知如何作答。

    一旁的澹台雄见了,不得不站出来解围,拱手道:“殿下息怒。”

    乾元深吸一口气,知道自个儿有些失态了。

    越是在这种危机关头,作为上位者,乾元就越要保持镇静,如果连他都慌了神,那下面的人其不更慌?

    就算慌,那也不能显露出来。

    “起来吧!”

    乾元摆了摆手。

    “多谢殿下!”

    曹温踉跄起身,额头已满是汗珠。

    乾元沉声道:“下去之后,立即整肃各县治安,对那些散播流言者,统统抓起来,关进大牢,绝不姑息。”

    “诺!”

    曹温重重点头,他深知,这是他挽回殿下信任的最后机会了,说不得,要使出长久没用的霹雳手段了。

    就是不知道,那血是否还是冷的。

    乾元看向澹台雄,态度一下温和起来,说出的话却是血淋淋的:“澹台大人,其余各府也要加强管制,务必跟各府各县主官交待清楚,就算城池陷落,只要敌人的刀剑还没架到脖子上,衙门就要照常运转,他们仍旧是受朝廷认可的南疆都护府官吏。倘若胆敢跟逆贼沾上一丝关系,那就是同罪,杀无赦。”

    “诺!”

    澹台雄点头应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殿下还表现的如此强硬,不知哪里来的自信。

    殊不知,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和稀泥。

    那些世家何等狡诈,但凡乾元露出一丝软弱,就会被他们无限放大,继而成为这些人左右逢源的筹码。

    乾元不想给他们任何幻想,必须清晰站队,要么继续站位南疆都护府,要么滚回旧主子身边。

    只是那后果,就需要好好掂量一二了。

    乾元已经决定,此战过后,势必要在南禺郡掀起一场更大规模、更彻底的清洗,正式向那些摇摆吸血的世家宣战。

    也该到了让这些胆寒的时候了。

    交待完毕,乾元态度一下缓和下来,笑道:“走,陪我去查看一下城防。”乾元这是要借机让南禺城百姓知道他的到来,进一步鼓舞士气。

    “义不容辞。”

    澹台雄深深行了一礼,主动在前面带路。

    …………

    落云国,王宫。

    看罢出云国使者递上的国书,落云女王洛梦璃很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

    落云国竟成香饽饽了?

    “贵使请在驿馆歇息,此事容本王再考虑一二。”洛梦璃还是很客气的。

    “多谢王上!”

    那使者也是知趣,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来人,请苏秦先生来王宫议事。”洛梦璃根本就没想过,再去跟出云国扯上什么关系。

    出云国这个时候再来结盟,不觉得太晚了吗?

    相比出云王,洛梦璃还是觉得秦王更靠谱一些。既如此,这事就有必要跟苏秦通气了,看能不能就此做点文章。

    既然决意站到南疆都护府一边,她当然希望南疆都护府能赢下这一仗。

    不想,苏秦还没请来呢,水月真人倒是得到消息,匆匆赶了过来,张口就道:“梦璃,听说出云国要跟咱们结盟?”

    “确有此事。”洛梦璃说着将国书递了过去。

    别看洛梦璃是落云国女王,但是在内里,权力轴心依旧是按云雾真人、水月真人、洛梦璃这么排序的。

    “这可太好了。”水月真人看罢,高兴道:“出云国开出的条件不比南疆都护府差嘛,咱们没必要舍近求远吧?”

    水月真人却是一直不同意跟南疆都护府结盟的。

    洛梦璃耐心解释道:“长老,咱们刚立国,那出云国就来势汹汹,大军压境,摆出一副大决战的架势。现在他们在司幽郡战场受挫,转身又跑来跟咱们结盟。你不觉得,这太不靠谱了吗?远远就能嗅到阴谋的气味。”

    “也是啊。”

    水月真人倒是忘了这一茬,转而问:“那该怎么办?”

    洛梦璃道:“既然上了南疆都护府的船,那也只能硬撑到底,尽可能协助他们了。从目前局势看,除了在南禺郡战场,南疆都护府在其他三个战场都不落下风。整个形势,并不像开战之前预想的那么糟糕。”

    “那南禺郡不是快要沦陷了吗?”水月真人消息还挺灵通。

    就在这时,苏秦赶到了。

    互相见过之后,苏秦随即接上方才的话题,笑道:“我这正有一消息要通报给王上。就在日前,秦王殿下已经率领一支援军,亲自赶往南禺城坐镇了。”

    “这……”

    水月真人这下真不好再说什么了。

    “苏秦先生,你看看这个。”洛梦璃适时站了出来,递上出云国的国书,算是替水月真人解了围。

    苏秦看罢,笑道:“这正好证明,出云国是没辙了。”

    “那依先生看,我这边是直接拒绝,还是?”洛梦璃虚心请教到,这也不算将苏秦的军,他虽然是外交官,但也是挂过相印之人。

    论治国理政,苏秦同样是一把好手。

    苏秦道:“王上不妨先拖着,待我向秦王殿下禀报之后,再行定夺。”他本能意识到,这里面或许有文章可做。

    “也好。”洛梦璃点头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