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六十七章 助我一臂之力,还你万世太平

第两六十七章 助我一臂之力,还你万世太平

 好书推荐:
    落云国,朝歌城。

    秦王特使苏秦最近一直留在朝歌城斡旋,这一天,他再次进宫面见落云女王洛梦璃,并且呈上乾元的最新密函。

    洛梦璃伸手接过,神情复杂。

    这些天,落云国内部关于是否要继续跟南疆都护府结盟一事,也存在很大的争议,至今都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

    不管怎么说,照现在的形势看,南疆都护府的处境可是很不妙。

    随时都可能翻船。

    “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没必要再跟他们绑在一起送死。”水月真人如是说,她也是落云国中反对派的中坚。

    洛梦璃也在迟疑。

    她迟疑,到不是说顾忌秦王府的感受,而是在考虑战后格局。

    如果南疆都护府真完蛋了,那么,失去庇护的落云国,又该如何面对势头正盛的出云国?又如何获得其他王国的认可?

    是否意味着,落云国又要被打回原型,甚至更惨?

    届时,就算落云国想要投降,有立国之举在先,其下场怕也会很凄惨,根本无法取得跟昆仑派、紫霄剑派类似的地位。

    到时候,估计只能远逃海外了。

    洛梦璃这才意识到,所谓的立国,根本就是南疆都护府挖的一个大坑。

    让落云宗陷入进退两难。

    退一万步说,就算南疆都护府再次创造奇迹,赢了这一场相差悬殊的战役,那以他们的扩张之势,迟早会跟落云国发生冲突。

    届时,落云国又该如何自保?

    或许,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正如乾元所言,生逢乱世,不是你不惹别人就能相安无事的。

    你不惹人,别人也要惹你。

    对落云国而言,似乎怎么选都是一个死,陷入死循环,逃不出去,跳不出来,让身为落云国女王的洛梦璃倍感煎熬。

    每天都无法入眠,整个人都憔悴了。

    一边想着,洛梦璃一边拆开密函,细细阅读起来,越看,脸上神情就越复杂,有惊讶,有犹豫,也有曙光。

    原来,

    在密函之中,乾元提出,希望落云国能够不仅不撤回朝歌军,反而摆出一副积极进取的架势,替南疆都护府牵制住出云国两至三个师团,稳住司幽郡战局。

    回报就是,待南疆都护府获胜之后,不仅承认落云国的合法地位,更是承诺,将永远不主动进攻落云国。

    甚至愿意为落云国提供战争庇护。

    等于是说,落云国要用眼下的这一搏,换取他们最渴望的万世太平。只要乾元取胜,那落云国就将一直超脱于战乱之外,成为化外之地。

    那时的乾元,确实也有兑现此承诺的资本。

    为了取胜,乾元也确实豁出去了,宁愿放弃落云国这口鲜嫩的肥肉,也要击退强敌,让封地完成一次涅槃。

    现在的问题是,

    洛梦璃愿不愿意赌这一把,是选择独善其身,无数长远的祸患,换取眼下短暂的安宁;还是逆势而上,换取长久安宁?

    洛梦璃抬头,看向苏秦,问:“秦王殿下的承诺,可作数?”

    苏秦道:“我家殿下一诺千金,如果王上还不相信,我带来了我家殿下授权的最新盟约,现在就可可以签署。”

    说着,苏秦取出盟约,递了过去。

    洛梦璃这才真正动容,接过一看,相比之前的盟约,这一次的盟约条款更加翔实,除了附上乾元的承诺,还增加了不少合作条款。

    比如,借着司幽郡跟落云国接壤的有利条件,展开更密切的商贸往来,允许商人在双方自由投资等等。

    乾元甚至承诺,可以向落云国转让水泥、玻璃等制造技术。

    可谓诚意十足。

    但是洛梦璃还在迟疑,因为怎么看,南疆都护府都赢不了,这样的承诺更像是一张空头支票,怎么能信?

    战争可不是儿戏,能靠赌的。

    问题是,

    现在的洛梦璃有的选吗?

    “冒昧问一句,此役,你们到底有几成胜算?”洛梦璃终究还是没忍住,问出了这个很没有水准,也很有失风度的问题。

    苏秦却是郑重回道:“事实一再证明,任何轻视南疆都护府的,都将付出惨重代价,这次也不会例外。关于此战,南疆都护府已经在做最周全的部署,如果王上同意结盟,那胜算至少有六成。”

    确实,有落云国参与的话,司幽郡战场基本就稳了。

    “六成吗?”

    洛梦璃到也不是战争小白,她深知,在这种规模的大混战中,六成胜算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那好,我同意了。”

    洛梦璃终于不再迟疑,拿起印玺,在新的盟约上盖上章。骨子里,她也是不缺一点冒险精神的。

    否则,当初又怎会答应立国?!

    “殿下英明!”

    就连苏秦都没想到,洛梦璃会如此爽快地答应,心中不觉大为叹服,此等勇气跟果决,就是一般男子也是不具备的。

    不愧是女王。

    …………

    招摇城,秦王府。

    “太好了!”

    收到苏秦当天发回的电报,乾元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半,解决了司幽郡之患,接下来就只剩下南禺郡的问题了。

    “殿下,不如让薛仁贵将军,将出云军第四师团的数千战俘送到南禺城去,危急时刻,说不定能派上用场。”郭嘉建议道。

    在远离故土的情况下,这些战俘为了保命,或许更好说服一点。

    “说的不错,立即照办。”乾元点头,跟着道:“鉴于南禺郡的险恶形势,我决定,亲自赶赴南禺城坐镇。”

    据悉,虽然战争还没爆发,但是南禺郡的形势已经有些不稳了。

    此中缘由,倒也简单。

    南禺郡此前本就是楚王根基之地,纳入南疆都护府治下拢共也就半年多一点,楚王余毒都还未肃清。

    此番楚王大军压境,南禺郡境内又无可战之兵,难免会让一些人产生什么想法,加之有心人的挑拨,就更乱了。

    南禺郡守澹台雄是个外来者,又才刚上任不久,根本掌控不足局面。

    此时此刻,也只有乾元能震住场面了。

    而且,如果乾元能亲自坐镇最危险的南禺郡,也能给封地文臣武将做一个表率,进一步鼓舞士气,宣示他血战到底的决心。

    让将士们知道,乾元前番的表态绝不是空口白话。

    “殿下,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郭嘉眉头皱起,很是担心。

    乾元苦笑道:“这回不冒险也不行了,就这么定了吧。待会儿,我还要去跟半妖联盟见面呢,看能不能讨来一点战力。”

    这个时候,乾元也只能四处化缘了。

    黑云压城,战争一触即发,此时再招募新兵已是无用,白白消耗粮草物资不说,甚至还会在关键时刻扰乱军心。

    因此,对那些嗷嗷叫着要参军的热血之士,五兵司都做了冷处理,挑选其中精干者,暂时编入预备役。

    此时,他们正在城内加紧训练了,临阵磨枪。

    乾元也不指望这些新兵能上战场,只是预备着,万一敌军杀到招摇城下,可以替正规军做一些搬运守城物资一类的粗活。

    算是最后一道保险吧。

    郭嘉道:“既如此,那下官随殿下一同前往南禺城。”

    “也好。”

    乾元这次到没拒绝,他身边也确实需要郭嘉这么一个谋士在,好随机应变。反正有电台在,各处战场都能随时保持联络。

    在招摇城,跟在南禺城,区别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