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五十一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第两百五十一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好书推荐:
    永徽二年的春天,像乾元期待的一般平静。

    不知道是因为去年厮杀的太过惨烈,各方势力都在修养生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整个东大6一派祥和。

    除了远离主流视线之外的犬戎国,还在苦苦抵抗烛龙国的入侵。

    三月初一,招摇城。

    倾城公主对乾元还是很够意思的,将烛龙国正在攻打犬戎国的情报,抄录了一份,由李白转到乾元这。

    就在乾元还在评估这一情报的价值时,贾诩那边又把流沙国正在组织“反秦联盟”一事,通过秘密渠道传递了过来。

    两者叠加,让乾元无法轻松起来。

    当天,乾元召见五兵司大夫郭嘉、黑衣卫指挥使6炳、殿中司郎中苏秦以及度支司大夫曹叡,赶到书房共同议事。

    “这个所谓的反秦联盟,用心险恶啊,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给它破坏掉,否则,遗患无穷。”一开场,乾元就表明了立场。

    这样的联盟真要缔结起来,那真够他喝一壶的了。

    “那个什么梅里奇,还真是一个人才啊。”乾元脑中的想法一闪而逝。

    郭嘉点头道:“魏王、楚王、青丘国、流沙国以及出云国,跟封地都有利益纠葛,但情况又各不相同,需要一一突破。”

    “那就先议魏王吧,该怎么破解。”乾元道。

    气氛就是一滞。

    五家之中,属魏王最不好对付。

    到不是说魏王势力最强大,而是南疆都护府能对魏王打的牌非常有限,除了灵能要塞炮,好像就没有其他手段了。

    第五家族现在对第一军团的影响力几乎为零。

    “要不,停止出售灵能要塞炮?”曹叡试探地道。

    “不行。”乾元摇头,“一则不能言而无信,二则在西境部署灵能要塞炮,符合封地的长远利益,不能因小失大。”

    “那可就难办了。”

    乾元想了下,看向6炳,“黑衣卫跟半妖联盟沟通一下,加强在西境的合作,争取在短时间内,在西境建立起一张情报网。既然没有可打的牌,那就先摸清对方底细。没有机会,那就创造机会。”

    “遵命!”6炳点头,神情却不太轻松。

    暂且撇开魏王那边,对楚王乾恪,除了贾诩这张最大的底牌,贾诩在密函中到也给乾元指了一条明路。

    那便是太虚宗。

    在昆仑派投效楚王之后,太虚宗残余被楚王安置在昆吾郡境内的鹿蹄山,勉强还维持着宗门建制。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那些之前跟着赵无崖杀出一条血路的精锐,很大一部分被楚王策反,转而为楚王效力。

    比如原招摇军统领赵先让,目前就担任第四军团第七师团师团长一职。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楚王乾恪虽然性情暴躁,但也极懂得用人,企图用太虚宗来制衡昆仑派的影响,间接让太虚宗的地位获得提升。

    据说,楚王甚至准备启用赵无崖,请赵无崖重新出山。

    而乾元手中握着一张底牌,即从太虚子身上搜刮到的太虚宗完整版镇派功法——《太上紫霄洞玄真经》。

    以此为诱饵,不愁策反不了太虚宗。

    乾元再次看向6炳,“跟太虚宗接触的重任,就有劳黑衣卫了,记住,一切小心为上,且不可让楚王察觉。”

    “明白!”6炳点头。

    青丘国那边,之前乾元或许会头疼,可结合倾城公主传来的那份情报,乾元就意识到,青丘国不足为患。

    眼下的青丘国,怕是更担心烛龙国卷土重来吧,哪里还有心思参和进人族内战。

    流沙国这次可打错了算盘。

    乾元看向度支司大夫曹叡,问:“跟青丘国的边境贸易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了?”

    曹叡回道:“启禀殿下,进展顺利。青丘国似乎比咱们还迫切,明确提出,希望从封地进口大量的粮食以及武器装备。因为武器装备属于管制商品,下官并未答应,可对方似乎不死心。”

    “答应他们,只是在价格上,要往上提一提。”乾元心中一笑,知道青丘国这是忙着备战,以应对烛龙国的再次来袭呢。

    正好可以借机一笔战争财。

    眼下,五兵司正在启动“玄兵计划”,准备用四到五年的时间,将所有的精铁装备更换为玄铁装备。

    淘汰的精铁装备,正好卖掉。

    “诺。”

    曹叡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应下,他是个很好的执行者。

    乾元想了下,道:“我听说,青丘国豢养着一种叫做孰湖兽的飞行妖兽,告知青丘国,让他们拿这种妖兽来跟我们交换武器装备。”

    孰湖,像马,但长有鸟的翅膀、蛇的尾巴,是最好不过的飞行坐骑。

    如果能引进孰湖兽,那封地组建空军就有望了。

    “明白。”曹叡再次点头。

    再就是出云国了,这时,苏秦站出来道:“出云国一直没能攻克落云宗,是否可以跟落云宗取得联系,以为牵制?”

    “完全可以。”乾元点头,这就是典型的远交近攻了,看向苏秦,道:“秘密出使落云宗的重任,就由苏大人负责了。”

    “定不负殿下所托。”苏秦当仁不让。

    一番讨论下来,在座诸位蓦然现,这个所谓的反秦联盟也是破绽百出,只要操作得当,并不足虑。

    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乾元表情却不轻松,沉声道:“所谓的反秦联盟,根子还在流沙国。我决定,封地下一步,将集中力量解决流沙国。”

    这是次,乾元公开要拿下流沙国的意图。

    曹叡等人心中就是一动,谁也不做声,只是互相看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激动跟兴奋。

    封地越强,他们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说虽这么说,但真要拿下流沙国,却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且不说外部因素干扰,光是流沙城这一座王城,就是最大障碍。

    近千年来,可还没有王城沦陷的事情生呢。

    而且,可以想象的是,一旦封地出兵攻打流沙国,周围的魏王、楚王之流,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势必会加以干预。

    那样一来,只会让原本松散的反秦联盟,真正联合起来,共同遏制乾元。

    也就是说,想攻打流沙国,乾元只能后先至,必须等到流沙国按耐不住,先动起来,再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这难度就又提升了一大截。

    乾元看向在座诸位,道:“此事急也急不来,总之,先把刚才定下的策略一一落实下去吧。”

    得亏有贾诩这颗暗棋,让乾元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否则,等到反秦联盟已经成型,乾元再去搞事情,怕是为时已晚,不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达到目前的效果。

    当初把贾诩安插到楚王身边,当真是一步妙棋。

    遣走众人之后,乾元把郭嘉单独留了下来,除了商议更多的细节问题,更是在大战略上,做一个系统梳理。

    方才讨论的各项反制措施虽然有针对性,但都是治标不治本之策,并不能真正阻止反秦联盟的成型。

    根子,还在军队这一块。

    乾元嘱咐郭嘉:“预备役这一块,五兵司要着重抓起来了,确保一旦有战事生,能在半个月之内,一口气组建两个以上的师团。能做到吗?”

    “殿下放心,封地的预备役还是很充足的。”

    不是郭嘉盲目自信,而是西南兵团一直走的就是精兵路线,伴随着一次次的扩军,还有一次次的裁撤战俘。

    这些战俘重回民间,但一直都没有脱离五兵司的视线。

    是天然的预备役人选。

    只要有需要,五兵司可在极短时间内将这些被裁撤的战俘,重新召集起来,甚至都不需要刻意训练,就能立即投入战场。

    这跟楚王、魏王招募的新兵,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乾元道:“空桑郡那一代的山民、半妖之类的,也是不错的兵员,五兵司也要着重跟进一下才是。”

    对任何一份力量,乾元都不想浪费。如果外界欺负西南兵团只有五个师团,就想肆意搞事情,那真的是打错算盘了。

    “下官明白。”郭嘉自然是心领神会。

    送走郭嘉,乾元并未真正轻松下来,仍旧皱眉苦思。

    具体的事务有下面的人操办,无需乾元操心,作为秦王,他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破解流沙城的护城大阵。

    这是攻打流沙国绕不过去的坎。

    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一切设想都将不成立。

    郭嘉刚才没提,显然也是暂时没想到办法,不想让乾元失望。而乾元唯一能依仗的,就只有系统这个大杀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