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四十六章 出窍后期

第两百四十六章 出窍后期

 好书推荐:
    “殿下,接收空桑郡之后,汸水关跟淯水关还征收关税吗?”一上来,度支司大夫曹叡就抛出一个棘手问题。

    两关之关税,可是封地财政重要来源之一。

    “空桑郡已是封地一部分,自然没有在内部征收关税的道理。”乾元的态度很明确,一点都不含糊。

    事实上,取消关税,并不代表原来的市场就消失了。

    相反,大量商品依旧可以源源不断地进入空桑郡,甚至是通过黑市进入流沙国,对各大商会而言,这不仅无害,反而是重大利好。

    真正削弱的只是衙门财政。

    当然,取消关税对商会的影响也不是一点都没有。乾元已经决定,对空桑郡开放相关产品技术,一些日化用品未来空桑郡自个儿就能生产。

    这也是乾元笼络空桑郡当地世家的重要手段之一。

    尝到甜头之后,不愁这些世家不跟着南疆都护府的步调走,对流沙国只会越疏远。

    世家可是最功利的。

    拉拢了世家,再用吏员选拔考试等手段,去笼络寒门跟平民中的人才,基本就等于收买了空桑郡的民心。

    只要稳住经营两三年,任凭流沙国如何诱导,都将无用。

    见曹叡脸上露出肉疼表情,乾元道:“度支司的眼界要开阔一点,拿下空桑郡之后,跟青丘国的贸易可以重启嘛,完全可以弥补损失。”

    对青丘国,乾元可是一直没死心。

    空桑郡跟青丘国之间,唯一的一座关隘,就是位于丙山府境内的丙山关,在乾元指示下,该关隘已经准备效仿腾蛇要塞,将其改造升格为要塞级别。

    眼下的青丘国还处在休养生息阶段,是不敢,也不愿跟乾元这个死对头争夺关隘控制权的。

    但这并不影响跟青丘国的贸易。

    乾元始终秉持一个原则,战争是战争,贸易是贸易,两者虽有关联,但不必完全捆绑在一起。

    在商言商嘛。

    拿下空桑郡之后,大本营招摇郡的安全形势再一次得到改善,除了北面魏王府的稍许威胁,周边已无可威胁到招摇郡安全的存在。

    可预计的是,招摇郡将长期远离战争。

    基于此,乾元已经批复启动招摇郡大开计划,把主要的工厂、研究所等机构,悉数部署在招摇郡。

    再有五六年,招摇郡未必就比不上东海郡一类的繁华之郡。

    乾元继续道:“还有,南禺郡不是跟出云国接壤吗?你们也可以去跟出云国谈嘛,那可是一个比流沙国更大的市场。”

    “出云国?”曹叡的语气有些异样,欲言又止。

    在座的谁不知道,当初乾元正是因为背负“亵渎出云国公主”一事被贬谪出神都的,自然以为,乾元对出云国会有心结。

    因此,曹叡虽然早就看到出云国的市场潜力,却从未提及此事。

    不想,乾元却自个儿揭开伤疤。

    乾元何等精明,一下就猜到曹叡所想,笑道:“公是公,私是私。不要把私人感情掺杂进政务中去,放开手脚去谈判吧,不要有什么顾忌。”

    对封地而言,对外贸易可是支柱之一,只能不断拓展市场,没有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道理。

    至于跟出云国的那笔帐,自有慢慢算的一天。

    “下官明白。”

    曹叡还能说什么呢,对殿下的胸襟只有叹服了,真要谈成了,那取消汸水关跟淯水关的关税,就不算什么了。

    出云国市场是流沙国的两倍。

    再有青丘国在前,那么封地对外贸易只会越做越大,吸引越来越多的商会在封地投资、建厂。

    影响最大的就是临近的会稽郡。

    作为沿海郡之一的会稽郡,是帝国有名的富庶之郡,大小商会千余家,随着帝国形势波云诡谲,会稽郡也不再是安稳之地。

    将来必定会爆战争。

    基于此,已经有商会在着手,将资产往更安全的招摇郡转移了。

    对此,度支司自然是乐见其成的,特意安排招商科对接此事,务必服务周到,尽可能将更多的商会笼络到招摇郡来。

    哪怕是临近的南禺郡也行。

    乾元问曹叡:“筹建道院的经费,可已筹措到位?”

    早前,乾元已经决定,将道院选址定在招摇城外的招摇山,那里原本就是太虚宗旧址,洞天福地之一,最是适合修行。

    不将道院建在招摇城内,也是向外界表明,乾元并无意对道院施加过多的行政干预,尊重道院的独立展。

    “殿下放心,相关经费早已备齐,一部分款项已经转到田曹司了。”据有三郡之地之后,曹叡说话的底气都不一样了,很是有一股财神爷的架势。

    再不似之前那般捉襟见肘。

    “那就好。”

    乾元放下心来,随后又议了几件事。

    比如田曹司对种植聚灵草的规划,都官司关于制定相关地方律令,在律令层面确立半妖、山民等少数族群的平定地位,等等。

    直到下午五时许,乾元才结束了此番议政。

    …………

    夜,静室。

    黑暗中,乾元缓缓睁开双眼,目光清澈而平静。

    谁能想到,就在刚刚,乾元几乎是水到渠成地在修行路上再做突破,顺利突破至出窍后期。

    整个过程没有一丝波澜。

    此番突破之后,只要再耐心调整一段时间,机缘一到,乾元就能再做突破,去冲击那让无数修行梦寐以求的境界——引气期。

    就算是在灵气复苏的大背景下,引气期修士都是强大的代表。

    且不说将来,就是现在,以乾元出窍后期的修为,放眼整个封地,能过他的也就十几位,已然站到了第二序列之中。

    但是乾元一点也骄傲不起来。

    盖因修行的每一个阶段,实力差距都是天差地别。

    在神魂期大修士面前,乾元无论是出窍中期,还是出窍后期,都没什么区别,都是一只随时可捏死的蚂蚁。

    真正保护乾元的不是他的个人实力,而是滔天权势。

    乾元抬头,看向窗外,朦胧的月光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在房间之外,外间月色朦胧,静室内却是漆黑一片。

    稍作休息之后,乾元再次沉入修炼之中,他准备趁着刚突破的契机,将天赋小神通——金龙护甲咒,再做突破。

    在出窍期阶段,天赋小神通最高可修炼至三阶。

    而乾元的金龙护甲咒卡在二阶已经有一年多了,始终无法突破。

    白天,乾元被政务缠身,无暇修炼,而每一个晚上,除了紫月回府,他都是在静室度过,熬过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夜晚。

    就算有功德相助,修行之路,也从无捷径可走。

    修行,终究是自个儿的事情。

    稍倾,静室之内金光大作,盘膝而坐的乾元,周身散出一道道金芒,细看,他的皮肤表面,竟出现一片片金色龙鳞。

    龙鳞由能量组成,看上去有些虚幻,并不如何凝实。

    实在难以想象,这般虚幻的存在,如何能给乾元提供防护,怕是连造化鼎一成的功力都不到。

    这却是没办法之事。

    修习神通,本就是越到后面才越强大,只有到了最高的九阶,乾元身上才会出现真正的龙鳞,具有很强的防御能力。

    现在嘛,只能抵挡弓箭飞羽一类的攻击,但总算是突破至三阶了,不枉费乾元的日夜苦修。

    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