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三十八章 火中取栗

第两百三十八章 火中取栗

 好书推荐:
    流沙国此番停止进军,不是心慈手软,而是有更大的野心。

    雄才大略的流沙王,准备效仿楚王乾恪,招降万化门,以最小的代价,最低限度的牺牲,完成国土光复这一重任。

    据黑衣卫设在空桑郡的密探打探,流沙国的使者已经抵达空桑城,开始跟澹台雄等人接洽了。

    正是使者露出马脚,才让黑衣卫捕捉到这一关键情报。

    听完6炳汇报,乾元面色凝重。

    想也知道,一旦让流沙国招降成功,不仅空桑军会归入流沙国,就连以澹台雄为的万化门门人,也将一并归入流沙王麾下。

    届时,只要稍加整顿,流沙国整体实力就将恢复如初。

    甚至更上一层楼。

    在门派之乱爆之前,流沙国本就是觊觎大乾的诸强之一,一旦让流沙国回复元气,他们没理由放弃之前的野望。

    当其冲的,正是秦王府。

    虽然三年之前,乾元就藩青丘府时,还跟流沙国搞过边境贸易,双方甚至有过一段合作蜜月期。

    世易时移。

    眼下之乾元,据有两郡之地,岂是当初的小小藩王所能比拟的?

    封地跟流沙国,已经形成天然竞争,成了挡在流沙国北上之路上的最大绊脚石,生冲突是必然的。

    这对正处在上升期的封地而言,绝非什么好消息。

    更恐怖的是,乾元还担心,流沙国的再次崛起,是否会影响到帝国目前的均衡格局,成为那根搅动大混战的导火索。

    那后果,

    简直不敢想象。

    这绝非什么危言耸听,而是很可能生的事实。

    眼下的万化门已经没有太大的谈判资本,只要流沙王多一点耐心,适当做出一些让步跟安抚,万化门的投降是很自然的事情。

    乾元现在到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强行驾住澹台梦歌,给空桑军硬塞一员良将过去,也不至于让空桑军败得这般惨。

    起码让万化门支撑得更久一些,让流沙国伤亡更大一些。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鉴于形势的严峻,乾元当即召见郭嘉,一同商议对策。

    郭嘉听完6炳的转述,也是心惊肉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说道:“殿下,事到如今,只有行离间之计,破坏他们的谈判了。”

    “如何离间?”乾元问。

    郭嘉道:“澹台梦歌不是还在王府住着吗?就拿她做文章,想办法把这情报透露给流沙国使者,故意把她跟殿下的关系说的暧昧一些,模糊万化门跟我们的关系,就不信流沙王会没有顾忌。”

    乾元眉头就是一跳。

    就连一旁的6炳也是诧异转头,深深看了郭嘉一眼,他不知道郭嘉是无意,还是话里意有所指。

    “还真是胆大啊。”

    郭嘉难道就不知道,殿中司仪制曹员外郎朱理捷奏请殿下及早生育子嗣,被殿下严厉斥责一事吗?

    眼下,子嗣跟纳妃,可都是王府的禁忌话题啊。

    不想就这般被郭嘉轻巧挑开。

    “听说那流沙王雄才大略,宰相梅里奇更是足智多谋,会被这样的伎俩迷惑?怕是做不到吧。”乾元声音平静,倒是听不出什么。

    郭嘉道:“流沙王胸襟再宽广,万化门对流沙国造成的伤害总是确凿无疑的,流沙王也要向臣民有个交待吧?只要操作得当,有很大概率离间成功。”

    乾元默然。

    他相信,以郭嘉之能,只要策划得到,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但是乾元还是不甘心。

    “就算离间成功,但流沙国大势摆在那,最多是让流沙国多付出一些代价而言,并不能真正阻止流沙国对空桑郡的占领。”乾元道。

    “这确实不能。”郭嘉倒也很坦白,他自然知道殿下在担心什么,道:“最起码可以延缓流沙国北上的步伐,届时,情况或许又有变化呢。”

    想了下,乾元道:“流沙国能招降万化门,难道我们就不能?”

    一旦让流沙国恢复一统,乾元在帝国内部就没打开局面,那封地依旧将陷入之前郭嘉提到的“困龙之局”。

    很是憋屈。

    “怕是很难。”郭嘉说的很慢,似乎也在评估此法的可能性。

    “怎么说?”乾元有些不服,“论实力,封地并不比眼下残破的流沙国差,流沙王能给的,我一样能给。”

    郭嘉解释道:“一则,流沙国虽然残破,但毕竟是一个独立王国;封地虽强,殿下毕竟还只是帝国藩王,难免会让万化门产生顾忌。”

    “继续说。”

    乾元并不觉得这个理由很充分,外人谁不知道,他虽然是藩王,但拥有的权柄跟任何一位王并无二致。

    在封地可说一不二。

    “更重要的是,空桑郡毕竟是流沙国旧土,重归流沙国,当地百姓不会有任何抗拒;可如果要归入殿下名下,那就等于投入敌国怀抱,怕是会遇到很大的阻力,流沙国更是不会善罢甘休。”郭嘉道。

    乾元默然,他不得不承认,郭嘉说的很有道理。

    “果然还是不行吗?”

    乾元着实不甘,想了下,道:“这样,关于离间计,奉孝你再跟6炳好好合计一下,把计划尽可能做细致。在此之前,我想会一会澹台雄。”

    “也好。”

    郭嘉自无反对的道理。

    送走郭嘉跟6炳,乾元当即约见了澹台梦歌,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提出想跟他父亲秘密会面的请求。

    “好,我会转达的。”

    澹台梦歌深深看了乾元一眼,转身离开。

    …………

    十月十二,空桑城。

    “秦王还真是神通广大啊,连我们跟流沙国密谈的消息都能打探到。”收到女儿的飞剑传书,澹台雄一下就猜到,谈判之事泄露了。

    “打探到又怎么样,跟他又有什么关系?”长老萧不离很是不爽。

    被流沙国打得大败,眼见就要投降了,萧不离本就心情不佳,还以为乾元是要故意看他们的笑话呢。

    萧不弃长老也是耷拉着一张脸。

    这是万化门最灰暗的一刻,宗门上下就没有不烦躁的。

    “还是去见见吧,说不定能有什么意外收获呢。”澹台雄倒是很平静,不知道是否已经猜到了乾元的心思。

    就这般投降,澹台雄也很是不甘。

    没了宗门支撑,流沙国可供他挥的空间实在有限,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躲在山中潜修,不再过问世事罢了。

    这却不是澹台雄想要的。

    值此风云激荡的时代,澹台雄渴望迎立潮头,一展胸中抱负,渴望入世修行,而不是做一个可怜的看客。

    “我们陪宗主一起去吧。”两位长老却是担心乾元使诈。

    “不用。”澹台雄用力摆了摆手,“好歹我也是神魂期大修士,还怕一个出窍期修士不成?传出去,怕不是让人笑话。”

    言语之中,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不等两位长老反驳,澹台雄继续道:“你们就留在空桑城,继续跟流沙国洽谈,争取谈出一个好结果来。”

    显然,澹台雄对跟乾元的会面,并未报太大的幻想。

    两位长老听了,眉头更苦了。

    这次谈判,双方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对等位置,从头到尾,流沙国使者都傲慢无比,好像同意谈判,是对万化门的施舍一般。

    如果不是担心破坏大局,两位长老早就飙了。

    他们何尝受过这等气?

    现在却要独自面对流沙国使者,再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差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