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三十七章 子嗣与纳妃

第两百三十七章 子嗣与纳妃

 好书推荐:
    交待6炳之后,乾元暂时把万化门之事放下,反正急也急不来,转手拿起案前的第二份公函,细细审阅起来。

    这是度支司商业曹跟魏王那边敲定的灵能要塞炮采购协议。

    按照协议条款,魏王府将以每门12万灵石的价格,三年内,6续采购1oo门灵能要塞炮。

    采购进度,完全取决于兵甲司的生产进度。

    灵能要塞炮每门造价在3万灵石上下,工艺成熟之后,成本还能再降一点。也就是说,每卖出一门灵能要塞炮,就能创造至少9万灵石的利润。

    一百门,就是九百万灵石的利润。

    这才是真正的暴利。

    反正魏王身家丰厚,敲诈他,乾元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就当打土豪了。

    不仅如此,大规模生产灵能要塞炮,还能促进兵甲司的兵工产业整体升级,借此培养出一批熟练的工匠,同时带动一系列的下游产业。

    创造的价值,远远过利润本身。

    除了赚取灵石,卖灵能要塞炮给魏王,加强帝国西境的边境防御,尽可能地减缓烛龙国入侵的脚步,也符合乾元的利益。

    在系统升级之后,乾元已经毫不掩饰他对整个帝国的野心。

    乾元可不希望,在他还无法掌控全局的情况下,烛龙国已经侵入帝国,把帝国西境打得千仓百孔。

    “希望魏王能挺住吧。”乾元默默想着。

    一封封公函,在乾元手中被快处理着,或是阅览,或是签批,或是写上处理意见,或是直接下达指令。

    高效而简练。

    占领南禺郡之后,虽然有萧何这位大拿坐镇,下面又有五位新晋知府掌控,但是需要乾元处理的事情还是很多,一刻都耽搁不得。

    比如对获罪世家的抄没,就需要乾元亲自圈点。

    很多事关封地民生,或者关系上万人命运,动用百万两银子的事项,就在乾元笔下,看似轻巧地一一点下。

    他已是个处理政务的老手。

    就在这时,一封公函进入乾元视线,是殿中司仪制曹员外郎朱理捷奏请的,写的并不是什么具体政务,而是关于乾元的子嗣问题。

    朱理捷在公函中进言,乾元就藩已达四年,为了封地传承有序,同时稳定人心,有必要让王妃尽快诞下子嗣。

    乾元眼神就是一凝。

    他并不确定,这是朱理捷为了邀功,自作主张上的奏请;还是受人指点,作为先锋,率先点破此问题。

    乾元的耳朵可不聋。

    他知道,随着拿下南禺郡,他又兼领南疆都护一职,关于王府子嗣的话题就在封地传得越来越频繁。

    背后推动此事的不仅有官吏,甚至有将领。

    随着乾元一路串升,一大批新兴文官武将以及世家,跟着他一同崛起,组成封地新的既得利益集团。

    现在,这个集团开始为他们的整体利益谋划了。

    乾元的子嗣问题事关封地传承,已经不是他的个人问题,而是跟封地整体利益勾连在一起。

    关心,再正常不过。

    乾元是出窍期修士,紫月是武宗,两人都已渐渐迈入强者之列,体质都已改变,孕育子嗣会比普通人困难一些。

    这是天地法则。

    越是强大的种族,就越难孕育后代。

    加之紫月常年在军中,两人聚少离多,虽然乾元没有刻意控制,但是结婚两年多,至今也没传出喜讯。

    但这本不是什么大问题。

    乾元跟紫月即是强者,寿元自然高于普通人,相比增加的寿元,只要有耐心,总能孕育出后代的。

    就像乾元这些兄弟姐妹一样,并不比地球王朝少。

    事实上,

    对皇族而言,太早孕育子嗣并非好的选择。

    因为父辈寿元悠长,太早孕育子嗣的话,等到子女长大成人,他们可能要等很长时间才能承袭爵位。

    有的甚至至死都没能等到这一天。

    这就是隐患了。

    因此,皇族大抵会有意控制子嗣诞下时间,除非资质有限。

    下面的文臣武将们自然也懂,以乾元眼下的修行进度,别说这几年,未来五十年内,怕是都需为子嗣问题担忧。

    他们到不是真的催乾元现在就生育子嗣,而是要乾元一个态度。

    对紫月以王妃之尊,领军中之事,封地的一些顽固派一直是有微词的,子嗣问题可不就是一篇最好的文章。

    兼且第五家族在神都失势,就更给了这些人胆气。

    底下已经有人在议论,说乾元该迎娶侧妃,至少该纳妾,丰盈后庭了。

    按制,乾元以秦王之尊,除了一位正妃,还能迎娶两位侧妃,至于侍妾更是没有数目限制,可随心所欲。

    可直到现在,乾元只有紫月这一位正妃。

    到不是说乾元清心寡欲,或者其他什么,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他又不是什么种马,不可能随便就把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纳入房中。

    身居高位如乾元,除了特别际遇,别说相爱了,能进入他视线的女人都少之又少,颇有一点曲高和寡的意思。

    兼且作为修士,乾元对房中之事本就有些节制。

    这才造成眼下的尴尬局面,都让下面的官吏以委婉的方式“逼宫”了,还真是有些狼狈。

    “是不是把阿宁那丫头娶了。”

    突然,乾元脑中闪过这么一个想法,算算时间,那丫头也已长大了。

    果子熟了。

    甩了甩脑袋,乾元将此事撇过,对朱理捷的奏请自然是采取冷处理,甚至还在公函后面斥责了几句。

    不管用意如何,乾元都不能让紫月受到伤害。

    那是他认定的女人,

    封地的主母,

    必须受到封地所有人的尊重。

    如果不是不想节外生枝,乾元甚至都想革了朱理捷的职,也好敲打一下新兴利益集团,革命尚未成功,现在可还不到他们为自个儿争取利益的时候。

    封地这一亩三分地,还得是乾元一人说了算,他眼下还不允许出现其他的杂音,来干扰霸业进程。

    至于纳妃之事,还是随缘吧。

    …………

    随着昆吾郡之战彻底结束,帝国迎来新的格局。

    也迎来一个短暂的和平。

    在西南,魏王、秦王以及楚王三人,各自据有两郡之地,拥雄兵自重,虽然都觊觎皇位,却又互相忌惮。

    谁也不敢擅动。

    一个不好,就可能迎来其余两方的联合打击。

    比如乾元。

    如果再敢率部攻打会稽郡或者昆吾郡,那么魏王一定不会像上次那般,安心躲在一边看戏,一定会强势介入。

    一个过于强大的秦王府,并不符合魏王的利益。

    魏王、楚王的情况也是如此,所不同者,他们两人还要面临新朝的威胁,要跟新朝在黑夜中不断博弈。

    倒是秦王府,似乎偏安一隅,远离漩涡中心。

    同样,乾元的存在,对魏王跟楚王都是一种强力威慑,让两人不敢对新朝动手,以免后院失火。

    正是如此,新帝才要拉拢乾元。

    而在北境。

    紫霄剑派已然打定主意,游走在新朝跟魏王府之间,在两大势力的夹缝中求生存,唯求自保而已,已无力掀起什么巨浪来。

    北狄国的入侵,同样困难重重。

    在少阳郡,倒向新帝的晋王乾吉,率领的帝国第二军团已经达到满编的五个师团,在朝廷全力支持下,一直奋战在跟北狄国交锋的最前线。

    就藩北岳郡的燕王乾佑,日前也已组建起一支封地驻军,除了用以自保,也同时肩负着抗击北狄国,拱卫帝国北部边境线的重任。

    如此,帝国在北境的兵力骤增。

    这让北狄国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机会,只能维持现状。

    帝国目前正处在一个脆弱而又相对稳定的平衡之中,包括新帝在内,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都在默默积蓄力量,期待下一次的大爆。

    但这种平衡不可能一直维系下去。

    一则无论是世家,还是普通百姓,都不能长期容忍一个分崩离析的帝国。

    最危险的是,一旦乾氏无法掌控局面,时间一久,很可能滋长一些古老世家的野心,生出取而代之的想法。

    届时,帝国将变得越混乱。

    二则魏王、楚王等人,麾下军队规模明显过辖区财税荷载,重税政策绝不可持久,否则就会引内乱。

    谈何进击中州?

    打破平衡是必然的,所需要的,或许只是一根导火索。

    鉴于此,乾元才会对万化门的消息如此感兴趣,在内部无法施展的时候,他自然想到将一部分精力转移到外部。

    平衡是会被打破,

    可打破平衡时,各方手中的筹码可以是不一样的。

    以封地目前的情况,对内,乾元除了一边肃清楚王残余,一边推行新政之外,并无什么立马就能大幅增强实力的办法。

    无论是新政也好,还是乾元已经部署下去的聚灵草种植计划也好,都属于打地基阶段,夯实的是封地底蕴。

    这需要数年,甚至是十数年的培育。

    无法立竿见影。

    而最快的增强实力的办法,无疑还是扩张。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

    …………

    十月初十,晴。

    在乾元的焦急等待中,6炳终于赶来汇报。

    “殿下,查清楚了!”6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