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二十八章 一场交易(新春大吉)

第两百二十八章 一场交易(新春大吉)

 好书推荐:
    猨翼府,荆棘县。

    这里是两军对峙的最前线,空气中弥漫着战争的味道。

    在第一师团南下之后,得到乾元指示,西南兵团第二师团毫不示弱,大军开始向边境集结,摆出一副“不惜一战”的架势。

    西南兵团可不是吓大的。

    视察军队时,乾元并未避开随行的十四皇子。

    看着西南兵团鼎盛的军容,十四皇子面上依旧平静,内心却开始焦急起来,非常不希望三哥贸然出兵。

    跟着,乾元带十四皇子来到正在建设中的腾蛇要塞,不为别的,只是让十四皇子见识一下灵能要塞炮的威力。

    “这简直是守城神器。”十四皇子为要塞炮的威能所震撼,下意识说道:“如果帝国西境各要塞都能布置这样的大炮,那可抵上万雄兵啊。”

    说完,十四皇子神情讪讪,显然知道这不现实。

    双方眼下正在对峙呢。

    乾元道:“不瞒十四哥,灵能要塞炮的制造非常复杂,我也没有多少门。不过如果三哥想买,我也愿意割爱,前提是我们双方不能兵戎相见。”

    这当然是鬼话。

    在大量炼器师跟铁匠加入之后,兵甲司平均每半个月就能造出一门灵能要塞炮,正等着大客户上门呢。

    “真的?”十四皇子大感意外。

    “我从不打妄语。”

    “那好,我一定将此事转告三哥,并竭力促成此事。”十四皇子感受到乾元的诚意,也知道这是乾元在示好,忙不迭答应下来。

    乾元笑道:“转告什么的容易产生误会,十四哥何不亲自走一趟?”

    “什么?”十四皇子这下更吃惊了,“十五弟愿意让我走?”

    乾元笑道:“我可从未限制十四哥的自由。”

    十四皇子深深看了乾元一眼,似乎要把乾元看穿,可此时的乾元深邃如海,又如何看的穿?!

    “十五弟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十四皇子承诺道,如果双方能够罢兵,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有劳了。”

    …………

    八月二十九日,太华城。

    十四皇子一路疾行,终于跟魏王乾泰碰头。

    兄弟二人稍微寒暄之后就进入正题,得知魏王派兵南下是出于楚王的求助,十四皇子这才恍然,问:“三哥是准备真的开战,还只是虚张声势?”

    魏王乾泰道:“看情况吧,只要西南兵团不动,那我也不动;但如果他们动了,就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十四皇子道:“据我观察,十五弟罢战的诚意还是很足的。”

    言下之意,还是不希望双方开战。

    魏王乾泰眉头微微一皱,转而问:“十四弟,那什么灵能要塞炮,真有那么厉害?”

    不怪魏王如此上心。

    实在是烛龙国最近的动作越来越频繁,尤其是在丢掉黑豹关之后,烛龙国大军憋着一股气,要全部撒在西境身上。

    西境正面临空前的压力。

    “千真万确。”十四皇子很是笃定,“三哥,这东西对西境简直是救命稻草啊,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搞到手。”

    “是啊。”

    魏王默然,突然“嘿”笑了一下,意味不明地道:“你说,十五弟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并非真的惧我,为何要拿出这样的利器示好于我?”

    “这我也想不明白。”

    跟乾元相处了一段时间,十四皇子不得不承认,乾元早已不是他印象中的乾元,城府之深,实在让人忌惮。

    两人一下陷入深思。

    “那,三哥,这笔交易到底做还是不做?”十四皇子虽然在乾元面前拍胸脯,但是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尊重魏王的决定。

    并不强行干预。

    这就是十四皇子比马国柱高明的地方。

    魏王乾泰道:“当然是要做的。十五弟这是算死了,我根本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且不说只是罢兵,就是他提出更苛刻的条件,我也得答应。”

    “三哥,形势已经那么严峻了吗?”十四皇子大骇。

    “是啊。”魏王乾泰的声音中有些疲惫,“不瞒你,我得到消息,据说,新帝正试图招安紫霄剑派。如果真成了,那就更难办咯。”

    “什么?”十四皇子同样大惊失色,“新帝竟有这样的胆量?”

    “没想到吧?”魏王嘴角挂着复杂的笑意,“谁能想到,他这个平时那么谨慎之人,也会如此疯狂。”

    “那紫霄剑派会答应吗?宗门跟王朝可是不共戴天啊。”十四皇子道。

    魏王摇头,他这位弟弟还是稚嫩了一些,“没什么不可能的。势力之间的博弈,最终都是利益交换罢了。什么死敌?转眼就能成为朋友。

    “挣扎到现在,我估计,这些宗门怕也已经认清了现实,这天下,真不是他们想颠覆就能颠覆的。大势不可逆啊。”

    十四皇子眼中闪过深思,“所以,他们开始在找退路?”

    “没错。”魏王点头。

    “那,既然如此,三哥为何不能去拉拢紫霄剑派?”十四皇子问。

    魏王苦笑:“怎么没有?我派人去试了,结果被人家赶了出来。一则我们已经跟紫霄剑派结下血仇,二则新朝的牌面到底更大啊。”

    十四皇子默然。

    无论是魏王乾泰,还是楚王乾恪,顶着“乱王”之名,行事终归是束手束脚,不比新帝占着大义。

    “那就答应吧。有了灵能要塞炮,暂缓烛龙国的威胁,才能全力应对内战。至于五哥那边,只能对不起了。我想,只要五哥不太贪婪,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我们完全不必替他背锅。”十四皇子道。

    “谁说不是呢?”

    魏王终于笑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

    就在第一军团陈兵边境时,第四军团也已做好战斗准备。

    八月的最后一天。

    第四军团第一、第二师团,在昆吾郡钟鼓府悄悄完成集结,跟着不做任何停留,直接越境,杀入昆吾府,直取昆吾城。

    因为第四军团的介入,昆吾郡之战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昆仑派腹背受敌,自然是最大的受害者。

    但是对正在跟昆吾军作战的朝廷大军而言,这同样不是一个能让人高兴的消息,因为这意味着,有人想从他们嘴边夺食。

    “绝对不行!”新帝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