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二十六章 虎口夺食

第两百二十六章 虎口夺食

 好书推荐:
    新帝刚登基,坐上皇位靠的又不是乾帝钦点,威望并不足以服众,无论是在朝中,还是在地方,旧派势力一直在蠢蠢欲动。

    如果能有一场大胜,一举消灭宗门之首的昆仑派,那情况就将完全不同。

    “好,就这么办。”新帝乾慎终于下定决心,道:“协调城卫军跟第三军团,为大军提供后勤保障一事,就有劳爱卿了。”

    “定不负陛下所托。”

    第五骄阳激动行了一礼,他隐约意识到,在新帝治下,兵部尚书的地位似乎要高于前朝。

    搁在之前,协调军务之事根本轮不到兵部插手。

    显然,新帝无论是对城卫军,还是对嫡系第三军团,都不是十分放心,想借助兵部来制衡,玩弄帝王权术。

    这可不就是他的机会吗?!

    …………

    八月十八日,朝廷正式出兵昆吾郡。

    大军兵分两路。

    左路军以战天为主将,率领第三军团第三、第四师团,分别从姑射郡跟东海郡,对昆吾郡騩山府发起攻击。

    右路军以公孙龙为主将,率领城卫军第二、第三、第四师团,从中州对昆吾郡牛首府发起攻击。

    两路大军合计五个师团,62500大军,可见新帝获胜之决心。

    今年四月,昆仑派刚被第四军团攻克最南面的钟鼓府,只剩下四府之地,眼下又面临大军压境。

    实在是凶多吉少。

    外界更是没想到,新帝登基的第一战竟不是平定两位乱王,而是要拔除昆仑派这颗毒瘤。

    民间一片叫好之声。

    这更加坚定了新帝乾慎的信心,期待着用一场大胜来重塑威望。

    为了解决昆仑掌教赤壶真人之隐患,新帝乾慎直接请出了宫中大供奉,一位只在传闻中的神魂后期大修士。

    比之赤壶真人,一点都不差。

    无论是战天,还是公孙龙,都是帝国经验丰富的大将,率领的又都是帝国精锐之师,面对昆吾军,有着压倒性优势。

    在解除神魂期大修士的威胁之后,自然是放开手来干。

    面对朝廷军队的“入侵”,昆吾军被杀的节节败退,其表现简直就是之前紫霄剑派的翻版,毫无反手之力。

    一场大胜,似乎已经遥遥在望。

    …………

    南境,南禺城。

    得知朝廷兵发昆吾郡,楚王乾恪着实松了口气。

    他虽然对外号称要组建十万大军,但自家事自家清楚,那根本就是唬人的,谁信谁傻。

    所谓的十万大军,一小半都还处在招募阶段,根本不能作数。

    而在军中,因为杨林的突然被杀,很是激起了一些老将的抵抗情绪。杨林执掌第三军团长达八年,在军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

    楚王的刺杀之举虽然快刀斩乱麻,清除了军中最大隐患,但也留下无穷后患。

    为了平息军中将领的怒火,楚王乾恪不得不大出血,自掏腰包,拿出大量的高阶丹药、珍贵功法以及玄铁级装备,去笼络军中将领。

    对那些顽固分子,楚王乾恪又不得不施展铁血手段,给予坚决清洗,搞得军中是人心惶惶。

    时至今日,第四军团都还处在震荡之中。

    如果此时第三军团联合西南兵团一同出击,他还真有些招架不住。

    现在好了,朝廷先去对付昆仑派了,给了南境宝贵的调整时间,以便更充分地备战,迎接即将到来的内战。

    “朝廷兵发昆吾郡,殿下似乎很高兴?”说话的是贾诩。

    对贾诩这位谋士,楚王乾恪现在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程度,闻言,诧异道:“难道不该高兴吗?”

    贾诩摇头,叹到:“殿下败亡就在眼前,如何高兴?”

    “怎么会?”楚王乾恪大惊失色。

    见贾诩一言不发,楚王收起脸上惊容,起身,对着贾诩拱手行了一礼,言辞恳切地道:“还请先生教我。”

    能得楚王如此礼遇,贾诩果然还是贾诩。

    “不敢当殿下行礼。”贾诩侧身让过,还了一礼,这才说道:“殿下仔细想想,如果昆吾郡落入朝廷手中,会是怎样一种格局?”

    “什么格局?”因为太过惊讶,楚王竟一时没反应过来。

    贾诩道:“昆吾郡夹在中州跟南境之间,是一个极佳的战略缓冲地带。一旦被朝廷占领,那殿下将来想打上神都,可就难上加难了。”

    楚王默然。

    贾诩接着道:“更加不妙的是,朝廷占领昆吾郡之后,可用来对付南境的军队,除了眼下的第三军团跟西南兵团,怕是还要加上可从中州一路南下的城卫军,乃至禁卫军。”

    听到这,楚王手心开始冒冷汗了。

    贾诩又道:“届时,南境西面是招摇郡,北面是朝廷,东临大海,南临横断山脉,四面被困,犹如一只困兽,再无登天之望也。”

    楚王脸色都白了。

    “那么请问先生,我该如何应对?”楚王可怜兮兮道。

    贾诩道:“既然朝廷可以攻打昆吾郡,殿下为何不可以?只要抢在朝廷之前攻克昆吾城,那一切不利局势就将逆转。殿下不仅可解困兽之局,还能以昆吾郡为跳板,直接威胁到中州,以成殿下夙愿。”

    “攻打昆吾郡,虎口夺食?”楚王感到不可思议。

    “正是。”

    “能行吗?”

    楚王有些信心不足,朝廷出动的可是城卫军跟第三军团啊。

    贾诩道:“古语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还有,殿下不要忘了,相比朝廷,我们已经占领了钟鼓府这个前进基地,已是位于上风,为何不行?”

    这么一说,楚王倒是有了一点信心。

    “我想想,我想想。”

    此事实在干系太大,一个不好,就可能前途尽毁。

    楚王一时竟下不了决断。

    贾诩也不急,老神在在地等着。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

    楚王在书房中是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东,脸上时而担忧,时而兴奋,时而决绝,跟个疯子一样。

    终于,楚王停下,抬头,目光灼灼地看向贾诩,问:“如果我们出兵昆吾郡,西南兵团趁虚而入,该当如何?”

    贾诩就是一笑,“原来殿下是担心这个,那大可不必。”

    “何解?”

    贾诩道:“殿下只需知会魏王,让魏王在西皇郡边境布置一支大军,则可保管西南兵团不敢轻举妄动。”

    “三哥怎会答应?”楚王有些不信。

    “一定会的。”贾诩却很自信,道:“魏王跟殿下,看似互相竞争,实在是守望相助,唇亡齿寒的关系。无论哪一个倒下,另一个就将独木难支,需面对朝廷的全部压力,必不能持久。你说,魏王会不会答应?”

    楚王眼前就是一亮,笑道:“我竟未想到这一点,先生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