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二十章 新帝即位(二合一)

第两百二十章 新帝即位(二合一)

 好书推荐:
    面对倾城公主的疑惑,乾元解释道:“如果告知八哥我已经支持九哥,再由九哥出面允诺八哥就藩,那么我想,问题应该不大。”

    对八皇子而言,既然当不成乾帝,做一个逍遥藩王也是好的。

    比如乾元。

    倾城公主眼中精光一闪,她知道,乾元的提议成功的几率非常大。

    “好一招合纵连横之计。”

    倾城公主心想,怕是十五弟早就跟八哥达成某种协议。

    但终归是好事。

    想了下,倾城公主道:“十五弟思虑周全,事成之后,可有什么想要的?”

    这是要摊牌了。

    乾元也不矫情,他做了这一切自然是要回报的,“我要的不多,只有两点,一是自主开拓权,一是自主外交权。如何?”

    藩王最大的弊端就是被困在封地,束缚住手脚,不仅不能对内做什么,就是对外征伐,也要事先征得朝廷的同意。

    乾元索要此两项权利,就是要解除头顶紧箍咒。

    对外交往亦如此。

    跟万化门签订边境贸易协定,都是偷摸着进行的。

    有了自主开拓权,乾元就可以在无需征求朝廷同意的情况下,自行对外动战争,为帝国开疆拓土。

    值此乱世,偏安一隅可不是乾元想要的。

    倾城公主心中就是一颤,以她的聪慧,自然一下就想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真要赋予乾元这两项权利,未来朝廷对这位藩王的约束就几乎为零了。

    招摇郡名义上是帝国领土,实际上却是一个独立王国,水泼不进。

    但是不答应?倾城公主摇头。

    不知不觉,十五弟已经将他这颗筹码跟八哥捆绑在一起,他们两人选择谁,那谁就将胜出,俨然成了这一场夺嫡大戏的幕后操盘手。

    怕是倾城公主现在一拒绝,乾元转身就会找到三皇子或者五皇子,那对九皇子而言,就不是失去一个招摇郡的问题了。

    “我想,九哥会答应的。”倾城公主道。

    “很好。”

    乾元也在笑,他知道,此事基本成了。

    无论是从感情,还是从利益冲突上,九皇子继位对乾元都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九皇子传统势力范围——东镜,不像西境跟南境,跟招摇郡并不接壤,两人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再一点,第五家族已经投效九皇子,如果乾元选择跟另外一位封王合作,势必将置第五家族于险地。

    这也是乾元所不愿看到的。

    送走倾城公主,乾元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这些天看似风平浪静,实则乾元暗中消耗的心力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要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之中理清思路并且实施下去,更是难上加难。

    在谜底揭开之前谁又能知道,谁是棋手,谁又是棋子?

    好在有郭嘉在一旁筹划,让乾元轻松不少,以八皇子乾佑为突破点,破开此局,也正是出自郭嘉之计。

    果然奏效。

    …………

    齐王府。

    倾城公主离开秦王府,立即赶来跟九皇子见面。

    听完倾城公主的转述,九皇子深吸一口气,神情复杂,“十五弟当真好算计啊,我不如他。”

    “那他提的条件?”倾城公主问。

    “答应他。”九皇子比倾城公主更干脆,只要拿下皇位,其他不算什么,“明天我就亲自去拜访八哥,尽快把事情敲定。”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对了。”九皇子突然想到什么,“妹妹,你现在就安排鱼龙卫,把魏王府跟楚王府给监视起来,不能让两个人跑了。”

    无论是三皇子乾泰,还是五皇子乾恪,前番都借着镇抚使的契机,将各自势力经营得如铁桶一般。

    这两位一旦离京,必将祸害无穷。

    “放心吧。”

    倾城公主眼神幽幽,终究还是要手足相残吗?!

    …………

    六月二十三日,燕王府。

    经过一番密谈,八皇子跟九皇子终于谈妥了条件。

    八皇子支持九皇子登基,前提是九皇子登基之后,允许八皇子就藩北岳郡,一举成为跟乾元平起平坐的存在。

    九皇子答应下来,反正一个藩王是闹,两个藩王也是闹。当然,九皇子也留了一手,丝毫没提答应乾元的那两项特权。

    如此,就在外人无所知觉的情况下,夺嫡之争的最强联盟“八九十五组合”正式成型,成为一股无可撼动地力量,左右了接下来的夺嫡进程。

    送走九皇子,八皇子乾佑找来心腹杜荃,交待道:“去,暗中把咱们结盟的消息放出去,记住,千万不要暴露了。”

    “殿下莫不是想反悔?”杜荃惊疑不定。

    八皇子笑道:“本王为何要反悔?”

    “那这是?”杜荃不解。

    八皇子道:“没登基的九弟是九弟,登基之后就是乾帝了。现在答应的承诺,将来未必就不能收回。想要坐稳当,还得把水再搅浑一点啊。”

    为了争那个位置,八皇子废了多少心血啊,岂会真的说放弃就放弃,眼下的合作不过是一种新的妥协。

    未必就没有东山再起之时。

    等到九弟跟三哥、五哥斗法,那时……

    八皇子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感情波动。

    “小的明白了。”

    杜荃手心沁出冷汗,他的这位主,对外虽有“八贤王”之名,为了切身利益,下起狠手来,却是能枉顾帝国利益的。

    …………

    不用乾元教,在获得八皇子支持之后,九皇子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整合三大派系的力量,趁势拿下城卫军跟禁卫军。

    尤其是禁卫军。

    获得禁卫军效忠,就等于掌控了神都。

    九皇子很清楚,仅凭鱼龙卫是掌握不了神都局势的,如果不是担心打草惊蛇,他甚至准备掉第三军团进京。

    想坐稳皇位,手里还得有军队啊。

    乾元并未向九皇子透露,他跟禁卫军统领行布的特殊关系,任凭九皇子展开游说活动。

    行布这颗暗棋,乾元暂时还不想动。

    乾元虽然不像八皇子那般戒备,但是对帝国未来的局势,他同样并不如何乐观,对跟九皇子之间的关系也要重新评估。

    一旦九皇子登基,两人的联盟就将土崩瓦解,因为那时两人的关系先是君臣,然后才是兄弟。

    人心总是难测的。

    另一方面,乾元也不想太出风头,引起九皇子的忌惮。

    如果九皇子知道行布是他的人,再有长孙云以及脱不开关系的第五骄阳,那九皇子怕是会睡不好觉了。

    还是低调一些吧。

    行布也是聪明人,在得知乾元也已加入九皇子阵营之后,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推脱一番之后,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

    至此,夺嫡之争终于走完关键一环。

    这就像多米诺骨牌,只要拿下关键一环,剩下的事情就水到渠成。

    乾元拉拢八皇子,两人支持九皇子,定下大的基调;九皇子再携结盟之威,顺势拿下禁卫军。

    禁卫军一同意,再要拿下城卫军就不成什么问题。

    如此一来,神都定矣。

    三皇子跟五皇子,无论是在军中,还是在朝中,都已独木难支。

    就在九皇子志得意满,准备对三皇子跟五皇子下狠手,让禁卫军封锁魏王府跟楚王府,完成最后的致命一击时,两位封王却已金蝉脱壳。

    提前离开了神都。

    留在王府的两位封王,不过是替身而已。

    “该死,到底是谁泄露了消息?”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在最后出了岔子,让九皇子大雷霆。

    就连对倾城公主,都没什么好脸色。

    毕竟两位皇子是在鱼龙卫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的,倾城公主难辞其咎。

    倾城公主神情复杂,她的这位兄长,还没登基呢,就已经开始摆出皇帝的架子了,“此事如此机密,只有八哥跟十五弟知晓。”

    “那会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呢?”九皇子眼神幽幽。

    倾城公主道:“应该不是十五弟。三哥跟五哥回到地方,对招摇郡都是怀消息,他总不会自寻烦恼吧?”

    “说的对。”九皇子很是认同,眼神已是冰冷,喃喃自语:“八哥啊,八哥,你终究还是不死心啊。”

    “眼下没有证据,不宜轻举妄动。”倾城公主提醒到。

    “是啊。”九皇子已经回过神来,表情平静,“眼下最重要的,是办好父皇的葬礼以及接下来的登基大典,剩下的事,之后再说。”

    …………

    七月初八,大吉。

    皇宫,勤政殿。

    操持完乾帝的葬礼,在文武百官的见证下,九皇子乾慎正式加冕为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元跟八皇子两人站在最前面,单膝跪地,率先行君臣之礼。

    “平身!”

    乾慎尽可能让声音平稳,不打颤。

    这无疑是历史性的一刻。

    持续十数年之久的夺嫡之争,在这一刻终于落下帷幕,九皇子齐王乾慎后来居上,加冕为帝。

    大乾历史就此掀开新的一页。

    殿中文武大臣,有知道内情的,看着两位封王行礼,莫不神情复杂,他们知道,正是眼前的两位主,主导了这次新帝登基。

    毫无疑问,两人也将是这次夺嫡之争中,除新帝之外的最大获益者。

    最起码,

    一个拥立之功是跑不掉的。

    枉费他们这些大臣,从一开始就千般算计,万般谋划,到头来却不如乾元这位“外来者”,真是莫大的悲哀。

    至此,乾元在朝野的地位,再上一个新台阶。

    退回百官序列之后,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乾元却是不为所动,只为这些人感到悲哀。

    “没有实力,瞎参合什么啊?”

    夺嫡游戏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那些等谜底揭开才恍然大悟者,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真正的对弈高手,早在揭蛊之前,就已定分晓。

    就像现在的乾元。

    接受百官朝拜之后,新帝乾慎当即颁布一系列敕令,改年号为永徽,武德45年即永徽元年。

    追封已故长孙皇后为孝皇太后,尊新帝母妃徐贤妃为皇太后。

    包括独孤皇后在内的其余诸妃,除燕德妃将随燕王乾佑前往北岳郡之外,大都要退出历史舞台。

    无论是对后宫,还是对前朝,她们都无法再施加什么影响力。

    更有五皇子乾恪母妃——萧淑妃,直接被逐出皇宫,配去给先帝守灵,下场不可谓不凄惨。

    新帝如此施为,一是报复五皇子外逃,同时也做给乾元看,以为示好。

    皇族之中,谁不知道萧淑妃跟长孙皇后最是不对付的,萧淑妃更是三番两次指示五皇子,刻意刁难乾元。

    这下遭报应了。

    敕令,授予秦王乾元“自主开拓权”以及“自主外交权”。

    百官哗然。

    如此权柄,是历代藩王所没有的,乾元再次成为大殿中的焦点。面对如日中天的乾元,殿中文武百官愣是不敢站出来反驳,可见乾元之威势。

    敕令,燕王乾佑就藩北岳郡。

    诸位了然。

    这才知道,八皇子为何妥协,原来回报在此。

    跟着,新帝乾慎又做了一番官吏调整。

    免去独孤震宰相职务,由现任礼部尚书徐抗接任。

    这是意料之中的。

    没了三皇子撑腰,独孤震怎么都坐不稳宰相之位,能够顺利致仕,还是新帝忌惮独孤家族树大根深的缘故。

    徐抗身为六部之,担任宰相一职可谓顺理成章,不存在任何障碍。

    随着新帝继位,徐家一跃成为神都第一世家。

    现任工部尚书长孙云,转任礼部尚书,补了徐抗的缺,地位更上一层楼,成为新的六部尚书之。

    毫无疑问,这又是新帝对乾元的拉拢。

    此等恩宠,着实让人侧目。

    乾元心中却无太大喜意,新帝给的越多,往后反弹的只会越厉害。

    除此之外,新帝还免去户部尚书萧金甤职务,斩断五皇子乾恪在朝中最重要的一根臂膀。

    毫无疑问,新上任的户部尚书跟工部尚书,都是新帝的人。

    他们这是压对宝了。

    至此,朝廷势力来了一番大调整,很是有一番改朝换代的意味。

    但是聪明人都知道,因为三皇子跟五皇子的“潜逃”,这一轮的夺嫡风波最多只能算是暂告一段落。

    并未到真正了结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