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一十九章 乾帝驾崩(二合一)

第两百一十九章 乾帝驾崩(二合一)

 好书推荐:
    六月,骄阳似火。

    到了收获时节,东大6的硝烟也随之散去,暂时止戈。

    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大乾王朝,获得了宝贵的喘息之机,虽然千仓百孔,但是在各军团努力之下,勉强还维持住了阵脚。

    至少没有崩盘。

    东大6霸主的底蕴,果然不是流沙、出云之流所能比拟的。

    西南一大一小两场胜利,更是让帝国百姓看到胜利的曙光,人们坚信,只要军队团结一致,帝国会挺过来的。

    浴火重生之后,未必不能更加强大。

    可就在这时,神都传来噩耗,病情再次恶化、一直在宫中修养的乾帝,于六月初六凌晨六时许,突然驾崩。

    消息一出,举国震动。

    大乾子民意识到,最坏的时代已然来临……

    …………

    乾帝驾崩的第一时间,九皇子齐王乾慎就以监国皇子的身份出敕令,要求离京的三皇子、五皇子、八皇子以及十五皇子,诸位郡守以及四大军团统领,打点行囊,限十日之内,赶到神都奔丧。

    意味不言而明。

    如果诸位皇子、郡守以及军团统领,接受这一份敕令,也就等于变相承认九皇子乾慎的帝国继承人地位。

    那么夺嫡之争,就将立即决出胜负。

    事情当然没这么简单。

    且不说乾元,三皇子等人绝不会乖乖就范。

    果然,三皇子乾泰最先站出来反对,言道:“我是帝国皇子,只听从父皇敕令。父皇驾崩,也该由朝廷下达指令。至于九弟?还是做好自个儿的事吧,就别替为兄瞎操心了。”

    在三皇子等人看来,随着乾帝驾崩,九皇子监国身份就此结束,诸位皇子再次站到同一起跑线上。

    当然,三皇子并不反对返回神都,只是要以何种姿态返回。

    在这件事情上,三皇子、五皇子以及八皇子有着共同利益,不用商量,就取得惊人的默契,在神都活动开来。

    最终结果就是,在宰相独孤震的提议下,由朝廷出面组建帝国治丧委员会,成员包括独孤震、六部尚书、禁卫军统领以及城卫军统领等人。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所谓的治丧委员会,表面上是负责乾帝葬礼,实则是在决定帝国继承人。

    实在是一等一的要害机构。

    毫不意外的,九皇子被排除在治丧委员会之外。

    对此,九皇子乾慎虽然愤怒,却也无能为力,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又怎么对抗得了三大封王集团?

    好在治丧委员会中,礼部尚书徐抗跟兵部尚书第五骄阳都是他的人,工部尚书长孙云、刑部尚书刘松山也算亲九皇子一系。

    加之新进拉拢的城卫军统领公孙龙,机会还是很大的。

    …………

    六月初八,招摇城。

    在治丧委员会成立之前,乾元就已准备赶往神都奔丧。

    对乾帝这位便宜父亲,说实话,乾元并无太多感情,毕竟自穿越以来,他总共就见过乾帝一面。

    但是乾帝对乾元的好,是毋庸置疑的。

    仅凭这一点,也值得乾元去神都亲自送乾帝一程。

    这是其一。

    更重要的是,此时正是夺嫡之争最关键的时期,神都一行将决出新一任的帝国之主。

    乾元自个儿虽然没有希望,但必须要在场。

    因为这将是一场事关帝国利益分配的盛宴,谁缺席,谁注定就要被排除在利益格局之外,成为弃子。

    乾元岂会甘心?

    正因为此,乾元此行也是要冒风险的。

    在神都,有的是人不希望乾元出现,凭空增加变数,保不齐有人铤而走险,在半路或者神都,行刺杀之事。

    但是为了封地长远计,这点风险,乾元还是愿意去冒的。

    此行,除了许褚率领的五百亲卫旅将士,就只有左慈、郭嘉、第五紫月等少数几人随行,并没有怎么大张旗鼓。

    留下徐福,正是防备昆仑派趁乱搞什么幺蛾子。

    上午九时许,乾元在一众官吏送行下,出了北城门,一路北上。

    鉴于昆吾郡被昆仑派占领,乾元将绕道西皇郡、太华郡,穿过大半个西境之地,转道进入中州。

    沿途都是三皇子的地盘。

    正是如此,紫月才坚持随行,她长期在第一军团服役,对西境很了解,万一遇到危险,也能向第一军团旧部求助。

    按制,第五紫月身为秦王王妃,也该北上神都。

    …………

    六月十五日,乾元一行抵达神都。

    意外的是,一路上乾元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顺顺当当地抵达神都,想来三皇子也不想在此时节外生枝。

    城门口等着一群人。

    打的正是九皇子乾慎跟倾城公主,工部尚书长孙云跟兵部尚书第五骄阳也在列。

    这样的迎接阵容,又是在这样敏感的时期,着实引人侧目。

    乾元得报,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的这位九哥,现在是巴不得向所有人宣告,乾元是站在他这个阵营的。

    捆绑意味很浓啊。

    乾元早早下了车架,主动向九皇子迎去。

    九皇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快步上前,笑道:“十五弟一路辛苦了。”

    “九哥,十三姐。”

    乾元一一向两人行礼,脸上到看不出什么。

    倾城公主眼中精光一闪,她修道天赋非凡,日前已经破去出窍期屏障,顺利突破至引气期,轰动一时。

    没想到,乾元更夸张,已经是出窍中期修为。

    这样的修道度,让倾城公主半响说不出话来,她的所谓千年一遇的天赋,在乾元面前,似乎什么也不是。

    九皇子笑道:“十五弟,走,为兄已经在府中备下酒菜,为你接风洗尘。”

    乾元眼神一凝。

    他真要赴宴,那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乾元虽然还是属意九皇子,也乐见九皇子登基,但绝不是一点条件都没有,稀里糊涂地就上了九皇子的船。

    那也太廉价了。

    想了下,乾元道:“九哥,一路下来,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府安置一下。等有空了,一定到府上拜见。”

    九皇子乾慎脸色笑容就是一滞,好在他城府极深,很快调整过来,用比方才更热切的笑容道:“也好,那十五弟就先休息,改日为兄再为你接风。”

    “多谢九哥。”乾元抱拳。

    辞别九皇子、倾城公主,乾元又跟长孙云、第五骄阳见礼。

    长孙云自然是满脸的骄傲,五年前,谁能想到,那个贬谪出神都的落魄皇子,有朝一日,再回神都时,能获得如此隆重的迎接。

    坐镇招摇郡,执掌西南兵团的乾元,无疑成了几位封王眼中的香饽饽。

    争相拉拢。

    最近两三年,得益于乾元地位的不断攀升,长孙家族也一扫之前的颓势,重新崛起,隐隐有重新跨入豪族之列的趋势。

    长孙云在朝中的地位,也是与日俱增。

    这才叫与有荣焉。

    倒是第五骄阳的神情略有些尴尬,尤其是面对女儿第五紫月的目光,眼神更是有些闪烁。

    眼下的第五家族已经彻底倒向九皇子,再无退路了。

    见礼之后,第五骄阳趁机对乾元道:“齐王殿下宽厚仁爱,你该跟他多亲近一些才是。”

    乾元眉头皱起,这话,越界了。

    “父亲!”

    第五紫月罕见地声,声音中已然带着一丝寒意,她真的不希望,家族违背爷爷的意志,搅进夺嫡之争中去。

    “不说了,先回吧。”

    眼见第五骄阳神情尴尬,乾元站出来解围。

    自从被恢复秦王爵位之后,乾元之前住的秦王府自然也还给了他,让他在神都有了一个落脚之地。

    重回秦王府,乾元心绪复杂。

    他返回秦王府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神都。

    一时间,无数管家、仆人,手持主人家的拜帖,往秦王府投递,希望得到秦王的接见,或者邀请秦王赴宴。

    有的甚至亲自出马,登门拜访。

    乾元以舟车劳顿为由,谢绝了一切到访跟宴请,不知伤了多少人的心。

    …………

    魏王府。

    三皇子乾泰比乾元更早一步回到神都。

    十四皇子来访,笑道:“三哥,十五弟没接受九哥的宴请,就证明我们还有机会。你看,是不是派人跟十五弟接触一下?”

    “你觉得有机会?”三皇子却是兴致不高。

    十四皇子笑道:“事在人为嘛。依我看,十五弟现在是待价而沽,既如此,自然是价高者得之,不试试怎么知道。”

    乾元在朝野的威望跟影响力,已经是毋庸置疑的。

    顶着战神光环的乾元,很是受一些中立大臣的喜爱,因此,乾元的倾向跟选择,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这些人的选择。

    谁能拉拢乾元,就等于拉拢了一大批人,这也是为何,九皇子乾慎会眼巴巴等在城门口,专门迎接乾元的原因了。

    香饽饽啊。

    “也好,那就有劳十四弟跑一趟了。”在这个时候,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三皇子也愿意尝试一下。

    反正又没坏处。

    “义不容辞。”十四皇子点头应下。

    做出类似选择的,还有八皇子乾佑。因为少阳郡一役,八皇子威信大失,比三皇子更需要乾元的支持。

    开出的价码,足以让人睡不着觉。

    …………

    六月十八日,随着五皇子回京,这一出夺嫡大戏正式进入最后一程。

    神都波云诡谲,每时每刻都有密谈、交易上演,其精彩程度实非笔墨所能形容,比之战场还要凶险。

    那些举棋不定者也都一一下场,鹿死谁手就在近日。

    齐王府。

    乾元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九皇子乾慎终于急了,尤其是得知三皇子、五皇子、八皇子都派人跟乾元有过接触,就更急了。

    “妹妹,你替我走一趟秦王府吧,此事必须尽快谈妥,多大的代价都行。”九皇子终于下定决心。

    “好吧。”

    倾城公主这次没有回绝,她跟九皇子本就是一荣俱荣的关系。

    …………

    六月二十一日,秦王府。

    “殿下,倾城公主求见。”刘道宁道。

    乾元放下手中的书籍,抬头笑道:“也该到摊牌的时候了,请她到书房来谈。”做足了戏,也该到收网的时候了。

    想来九皇子已经意识到他的价值了。

    “诺!”

    稍倾,倾城公主就在刘道宁的引领下进了书房。

    刘道宁识趣地告辞离开,临走前还轻轻地把门关上,显是知道这对皇家姐弟有非常机密之事要谈,事关帝国传承。

    想想都心脏直跳。

    “十五弟,别来无恙啊。”

    倾城公主在乾元对面坐下,一对凤眼烟波暗生。

    乾元神情一肃,他从未轻视这位姐姐,跟聪明人谈话也不用绕圈子,直接道:“原则上,我支持九哥继承大统。”

    倾城公主心头一松,只要乾元肯谈就好,“十五弟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乾元道:“支持归支持,但是九哥如何保证一定能梦想成真呢?我可不希望,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十五弟支持,难道还不够吗?”倾城公主眉头一簇。

    乾元苦笑:“十三姐未免太抬举小弟了。我不否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影响力,但这不足以保证百分百的胜率,不是吗?”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乾元就要做到万无一失。

    如果他支持了九皇子,结果九皇子最后却上不去,那乐子可就大了,将来不管是谁上位,乾元怕是都没好果子吃。

    估计一辈子只能窝在招摇郡了。

    倾城公主妙目一转,似乎看穿了乾元心思,突然笑道:“十五弟这么说,想必是已有对策了?愿闻其详。”

    乾元心中一凛,他的这位姐姐,心思还真是敏锐。

    好在他也根本没有隐瞒的意思。

    乾元之前一直拖着不表态,除了是增加谈判筹码,也是在做另一件事,道:“如果八哥也能支持九哥,那此事基本就成了。”

    五位封王中的三位联合在一起,要输也难啊。

    “八哥,他愿意放弃,这不可能吧?”倾城公主这次是真的被震到了。

    乾元笑道:“凡事都没有绝对。经历了少阳郡一役的挫败,八哥心里其实很清楚,他已经没戏了。与其苦苦挣扎,不如退一步,反而海阔天空。”

    “那他为什么选九哥?”

    倾城公主可一点都不好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