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零七章 一杀二杀三杀

第两百零七章 一杀二杀三杀

 好书推荐:
    危机就是机遇。

    招摇军的铤而走险,让郭嘉看到战机,建议道:“殿下,可让猨翼城卫旅杀入杻阳府,给太虚宗制造一点麻烦。”

    现在的杻阳府只驻扎着一个旅的兵力,是最虚弱的时候。

    “另外,可令左右两路大军加大攻击力度,趁招摇军还在等待战机,率先出手,扩大战果。”郭嘉继续道。

    “很好,就这么办。”乾元点头,下达了相关命令。

    …………

    箕尾府,汸水县。

    接到统帅部的命令,狂刀张放咧嘴一笑,他原本以为这场大战跟第四旅无缘,正郁闷呢,没想到才第一天就有了上场机会。

    简直是天降惊喜。

    二话不说,狂刀张放迅集结部队,留下刘克璋率领第一营镇守汸水关,亲自率领剩下的四个营向箕尾城赶去。

    另一边,徐荣率领的青丘城卫旅也已出。

    下午一时许,一路急行军的张放部就已抵达箕尾城外。

    担心箕尾城还有太虚宗内奸潜伏,张放根本不进城,而是特意饶了一个大圈,在箕尾城北郊的官道附近,悄悄潜伏下来。

    这里,正是敌军攻打箕尾城的必经之路。

    “传令下去,各部就地休整,补充体力。”张放这位山贼出身的将军,指挥起部队来已经是有模有样了。

    “诺!”

    军令一下,第四旅两千将士集体进入“蹲草丛”操作,静等敌军到来。

    这一等,就是足足一个时辰。

    招摇军还是太嫩了一点,贻误战机成了家常便饭。第六、第十二旅,在棪木县一战折损了五百余人,又要留下一部分兵力看押战俘。

    真正来攻打箕尾城的还不足四千人。

    就算这样,也是张放部的两倍,浩浩荡荡,绵长的队伍行进在官道上,刀枪林立,旌旗招展,一眼看不到尽头。

    “将军,出击吗?”副将问张放。

    张放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一处斜坡上,翘着二郎腿,咧嘴笑道:“再等等,等肥羊过去一半再动手。”

    论如何高效地打劫,张放可是行家里手。

    “诺!”

    等到敌军走过一半,张放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咕噜起身,一改痞子模样,抽出腰间战刀,用力往前一挥。

    “杀!”

    张放第一个冲了出去,面对两倍于敌军,他丝毫不怂。

    这也难怪。

    招摇军第六、第十二旅先是奔袭到边境,跟着在棪木县打了一场硬仗,跟着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箕尾城,中间没经过任何休整。

    早已人困马乏。

    张放部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又是精锐之师,有何惧哉?!犹如一群耐心的狮子,骤然苏醒,冲进一群疲惫的绵羊群中。

    一时间,人仰马翻。

    张放部就像一柄尖刀,狠狠刺进敌军阵中,将敌军断为两截,尾不能相顾,跟着左右开弓,在阵中掀起漫天杀戮。

    招摇军直接被打懵了。

    在招摇军将领预想中,此时的箕尾城该是一座“空城”,没有一兵一卒镇守才是,哪成想会在城外遭遇伏击?

    来的路上,招摇军将士满是即将收复失地、洗劫敌军粮草的喜悦与兴奋,一个个跑的那叫一个欢啊。

    结果倒了大霉。

    箕尾城卫旅遭遇的溃败,很快就在他们身上重演。

    更让人绝望的是,就在双方激战正酣时,徐荣率领的青丘城卫旅也已赶到战场,卷起滚滚烟尘。

    徐荣作战经验何等丰富,看清战场形势之后,顾不上休整,立即指挥部队,从敌军侧翼最薄弱处起猛攻。

    两位将领配合默契,就像在屠戮一群无助的羔羊。

    结果可想而知。

    傍晚来临之前,来犯的招摇军第六、第十二旅就全军覆没,不是战死,被踩成肉酱,就是做了俘虏,束手就擒。

    真是一报还一报。

    不仅如此,徐荣还奉命,率部一路追击敌军残部,一路打到棪木县城。

    棪木县留守的招摇军以为来的是得胜归来的同伴,却不想等来的是一群手上沾满鲜血的豺狼。

    才不到一天时间,棪木县就失而复得。

    更可笑的是,就连招摇军来不及处置的箕尾城卫旅战俘,都被徐荣解救出来,最大限度地保住了箕尾城卫旅的火苗。

    招摇军以牺牲两个旅的代价,换来的只是箕尾城卫旅被打残。

    可见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当晚,徐荣奉命率部镇守棪木县,重新守住箕尾府的北方门户。

    而张放则率领所部,押着招摇军战俘,慢悠悠地进了箕尾城,让潜伏在箕尾城的太虚宗密探,惊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

    这一天,大杀四方的可不止是张放部跟徐荣部。

    丽麂县。

    驻守在此的招摇军第九旅,终究没能等到援军,当天就被周青部跟岳云部联合推平,占了县城。

    招摇军的所谓援军,不过是用来牵制唐四方部的,他们还期望着在烧掉敌军粮草之后,趁势反击呢,哪里会打草惊蛇。

    结果好消息没等来,等到的却是丽麂县陷落的消息。

    可谓悲催。

    右路军战绩彪炳,第五紫月指挥的左路军也毫不逊色。

    紫月采取的战术跟薛仁贵如出一辙,亲率第二师团第一、第三旅攻打祝馀县,狄青率领独立骑兵旅在外围策应。

    因为有骑兵旅在,紫月的战术更灵活一些。

    招摇城不派兵救援,那自然一切休提,强行攻克祝馀县,便算完成预定目标。如果招摇城派出援军,则可充分挥骑兵旅的机动性,来个围点打援。

    先就立于不败之地。

    招摇城也确实派出援军了。

    薛邵蕴打的主意,本就是在外围跟西南兵团决战,怎么会坐视外围四县被敌军一一拔除,那之前制定的计划还有什么意义。

    放弃丽麂县是迫不得已,祝馀县可不容有失。

    此番,薛邵蕴派出招摇军第三、第四旅,一同增援祝馀县;于此同时,驻扎在迷毂县的第八旅也是随时待命。

    可见薛邵蕴的决心。

    在派出第三、第四旅之后,诺大的招摇城就只驻扎着第一、第二旅两支招摇军最精锐的部队,冒险至极。

    也正是如此,薛邵蕴对祝馀县一战给予了很高的期待,可惜他高估了招摇军的战力,也低估了西南兵团。

    如果负责拦截的是一支步兵,那还真可能对祝馀县形成威胁。

    但他们面对的是狄青率领的骑兵部队。

    狄青得到探报,果断将骑兵旅以营为单位分散开来,充分挥骑兵的机动优势,对敌军进行沿途灵活拦截、骚扰。

    其中的一个骑兵营,更是直接就在迷毂县外不断游走,吓得驻扎在县城的招摇军第八旅根本就不敢出城。

    神出鬼没的骑兵,让第三、第四旅的行军度跟蜗牛爬一样。

    每次他们想集中兵力,先行消灭狄青部,对方却跑的比兔子还快,哧溜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才刚上路,骑兵又撵了上来。

    简直不胜其烦。

    如此走走停停,还没等援军抵达祝馀县,却传来祝馀县被敌军攻破的噩耗,吓得第三、第四旅立即停止前进。

    再去祝馀县,简直就是找死。

    就在招摇军第三、第四旅准备撤回招摇城时,狄青部一下变脸,迅合兵一处,对其起进攻。

    准备在敌人身上,狠狠咬下一口。

    招摇军被狄青部折腾的是进退不得,狼狈不已,有苦说不出,等到他们狼狈撤回招摇城,已是折损了近千名士兵。

    这仗打得着实窝囊。

    如此,仅仅交战第一天,招摇军就先后折损了第六旅、第十二旅、第九旅以及第七旅,再加上第三、第四旅的战损,损失过三分之一。

    太虚宗战术上的失误,加上招摇军的实力差距,以及秦王府的黑科技,让双方打了一场相差悬殊的大战。

    等到夜里,薛邵蕴收到第六、第十二旅覆灭的消息,整个人都傻了。

    一天之内,形势已然急转直下。

    薛邵蕴不敢怠慢,连夜拉上赵先让,拜见太虚子,商议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