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两百零二章 舌灿莲花破合纵

第两百零二章 舌灿莲花破合纵

 好书推荐:
    流沙国,空桑郡。

    二月初八,苏秦一行抵达空桑城,受到万化门宗主澹台雄的接见。

    “你说什么,解除战时对峙,重开边境贸易?”听完苏秦来意,澹台雄脸上的表情很是玩味,“我们好像没理由这么做。”

    苏秦斩钉截铁道:“对贵宗而言,这是最佳选择,有百利而无一害。”

    “愿闻其详!”

    澹台雄不置可否,他倒要看看,苏秦能说出什么道道来。

    苏秦道:“无需讳言,即便贵宗跟太虚宗、昆仑派联手,最多也只能保太虚宗无恙,而不能耐秦王府如何。我这个判断,宗主应该没意见吧?”

    “那可未必。”见苏秦把话挑明了,澹台雄也不藏着掖着,“我不否认西南兵团的厉害,但要说以一敌三,是不是自大了一些?”

    三家兵力合在一起,可是号称十万之众。

    苏秦道:“如果三大宗门全力以赴,跟秦王府决一死战,那当我没说。问题是,这可能吗?比如贵宗,可愿意将空桑军全部投入招摇郡战场?”

    “呃。”

    澹台雄脸色一滞,自然是不可能的。

    且不说回报率的问题,万化门自身还受到流沙国的威胁呢,怎么可能倾力一战,能抽调两个旅就不错了。

    至于昆仑派,怕也没那么好的心。

    苏秦继续道:“退一步说,即便贵宗全力以赴,我军占据淯水关跟汸水关两大要害之地,以逸待劳,贵宗准备付出怎样的代价,来攻克两座关隘呢?”

    澹台雄脸色更难看了。

    面对苏秦的咄咄逼人,他竟找不到反驳之辞。

    苏秦却是不放过,又道:“宗主应该也注意到,我军在汸水关新进布置的守城器械吧?”他说的是第一门灵能要塞炮。

    澹台雄点头,他当然注意到了。

    灵能要塞炮如此大的体量,安装时又那么轰动,澹台雄想不注意都不行,光看那狰狞的外表,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物件。

    八成是个大杀器。

    苏秦主动道:“不瞒宗主,此物名叫灵能要塞炮,是我们研发出来的守城利器。随便提一句,这样的大炮青丘城还有很多,只是鉴于我们双方的友好关系,只象征性的部署了一门。”苏秦说谎都不带眨眼睛的。

    澹台雄虽然将信将疑,偏又不好验证,干脆保持沉默。

    苏秦道:“所以,贵宗即便出手,最多也只能牵制西南兵团的一点兵力,怕是连招摇郡的地界都踏不上,对整个战局并不能取到什么决定性作用,反而会恶化双方的关系,殊为不智。

    “而从全局来说,三大宗门即便联手也无法击溃西南兵团,最多只能维持不胜不败之局,所谓守望相助的攻守同盟就将大打折扣,失去意义。”

    苏秦言辞之犀利,让澹台雄很不适应。

    但澹台雄毕竟不是常人,很快调整好情绪,并不被苏秦的言辞所左右,淡淡道:“任凭你说破天,万化门跟太虚宗终归同属门派联盟,我不帮太虚宗,难道还帮你们不成?唇亡齿寒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所以,还请你不要再枉费口舌了。”

    澹台雄发现,跟苏秦斗嘴简直是自找苦吃。

    苏秦笑道:“唇亡齿寒确实不错,但究竟谁是唇,谁是齿,却是很值得商榷的。斗胆问一句,宗主以为,秦王府跟太虚宗两家,哪个占领招摇郡,对万化门最有利?”

    “自然是太虚宗,这还用说吗?”澹台雄有些不乐意了,他又不是傻瓜。

    苏秦不紧不慢地道:“我的看法,到跟宗主正好相反。”

    “哦?我倒要听听你的高见?”澹台雄言辞中已经略带讽刺了,他承认苏秦口才好,但任凭苏秦口灿莲花,也改变不了事实的基本面。

    澹台雄根本不吃这一套。

    坐在一侧的萧不离、萧不弃两位长老,同样神情戏谑。

    倒是澹台雄的女儿,同时也是万化门第二代最杰出的弟子澹台梦歌,秀眉微微蹙起,好奇地看着苏秦。

    苏秦道:“原因很简单。秦王殿下乃大乾藩王,无诏连封地都不能出,注定只能镇守一地,不能进取。因此,倘若秦王府占据招摇郡,只会加大跟贵宗的贸易往来,而不会行入侵之事。这一点,宗主该无异议吧?”

    “这点我不否认。”澹台雄作为一代枭雄,这点气度还是有的,只是话锋一转,“但是,如果让太虚宗占领招摇郡,对万化门岂不更好?”

    苏秦道:“我要着重说的正是这一点,试想一下,太虚宗一旦占据招摇郡,它周边形势将是怎么样的呢?”

    不待澹台雄回答,苏秦自顾自道:“招摇郡以西是青丘国,没有扩张的可能。东面是南境中枢南禺郡,同时也是大乾第三军团总部所在,机会渺茫。类似的还有北面的西皇郡。东北角则是昆仑派,也不太可能。转了一圈,招摇郡简直就是个死地,毫无突围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宗主以为,万化门还能跟太虚宗和平相处吗?即便能,和平时光又能维持多久呢?”

    此话一针见血。

    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太虚宗在四处受困的情况下,未必就不会铤而走险,转而向南扩张,跟万化门直接翻脸。

    在这中古时代,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澹台雄果然脸色阴晴不定,他是个枭雄,设身处地地想,这种可能虽然匪夷所思,但未必就不会发生。

    萧不离、萧不弃两位长老也是面色凝重,再不敢小瞧苏秦。

    澹台梦歌眼中更是精光一闪。

    “宗主不要忘了,在万化门南面,可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流沙国呢。”苏秦最后半提醒,半警告地道。

    苏秦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万化门不同意跟秦王府合作,那秦王府只有转而跟流沙国合作了。

    这对万化门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你在威胁我?”澹台雄眼中精光暴涨,身上气势升腾而起,就像一条蛰伏的猛虎,突然苏醒过来。

    空气都为之一滞。

    苏秦却是面无惧色,“宗主误会了,我只是在客观地陈明其中的厉害关系,怎么做决定,最终还是由宗主说了算。秦王殿下派我前来,已经可见诚意,是真的不想失去贵宗这样一个可靠的贸易伙伴。”

    这是在给澹台雄台阶下了。

    果然,澹台雄脸色稍霁,道:“贵使的意思我已经听明白了,只是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容我们再商议一下。”

    “这是自然。”

    苏秦也知道,此事急不得。

    …………

    送苏秦下去休息之后,澹台雄淡淡问:“此事,你们怎么看?”从澹台雄脸上,却是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萧不离、萧不弃两兄弟对视一眼,最后由兄长萧不离小心翼翼地道:“这个人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只是,太虚宗既然正式向我们求援了,如果拒绝,好像也不大好,联盟这一关就不过去。”

    澹台雄点头,这正是最让他头疼的地方。

    门派联盟虽然是一个松散组织,但毕竟也是同进退的,今天万化门拒绝援助太虚宗,来日万化门自个儿有难,就别怪其他宗门不伸出援手了。

    见此,澹台梦歌脆生生道:“爹爹,我有话说。”

    “讲。”

    澹台雄精神一震,很想知道女儿有何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