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剑飞来斩名将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剑飞来斩名将

 好书推荐:
    “青丘国那边战况如何?”乾元问苏秦。

    “很胶着。”

    苏秦介绍道,随着烛龙国南侵,青丘国举国备战。

    除了奋战在第一线的北路军,狐尊还从南路军抽调了两个万人队,再从王庭护军抽调一个精锐万人队,一同北上抗敌。

    于此同时,青丘国还发布战争紧急动员令,在王国范围内开启紧急募兵。

    可谓背水一战。

    有了大量增援部队,北路军总算是勉强稳住了阵脚,结束连战连败的糟糕际遇,在北部一带跟敌军转入僵持。

    而烛龙一方,最大的收获,就是一举攻克了青丘国北境最大城池——青狐城,以此为据点,进可攻,退可守。

    按目前态势,战争天平依旧倾向于烛龙国一方。

    苏秦道:“青丘国丢了青狐城,不仅是丢了一座大型城池,更重要的是,青丘国囤积在此的海量粮草,也一并落入烛龙国之手。”

    乾元了然。

    难怪狐尊愿意跟封地展开粮食贸易,原来是缺粮了。

    妖族本就时刻处在粮食不足的状态,一下丢了青狐城这座大粮仓,对青丘国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有需求就好。”乾元在心中暗暗想着。

    乾元突然想到什么,问苏秦:“你回来之前,青丘国可是已经跟流沙国签订了边境贸易协定?”

    “签了的。”

    “在我们之前,还是之后?”乾元紧跟着问。

    苏秦脸上闪过一丝羞愧,答道:“之前。”

    乾元目光一闪,倒不是责备苏秦,而是想到另一种可能,“你说,青丘国答应流沙国的贸易诉求,是否也存着安抚流沙国的意思?”

    利用,很多时候都是相互的。

    流沙国利用贸易,解除西边之患,好全力对付万化门;岂不知,青丘国也是在顺势给流沙国下套,以解流沙国之威胁,好全力对付烛龙国?

    青丘国南路军总共才三个万人队,一下抽走两个,剩下的兵力就很薄弱了,难以维持漫长的边境线。

    甚至答应跟封地开展贸易,怕也是有类似打算。

    “很有可能。”苏秦本就是合纵连横的高手,自然是一点就透,皱眉道:“以下官跟狐尊的短暂接触,对方确实高深莫测,就像大海,让人看不透。”

    乾元神情凝重。

    先是烛龙,再是狐尊,妖族英豪层出不穷,着实是人族之患。

    “你先下去休息吧。”乾元主动结束谈话。

    “下官告退。”

    苏秦知趣,起身离开书房。

    …………

    送走苏秦之后,乾元立即召见户曹郎中曹叡。

    乾元将苏秦带来的贸易协定递给曹叡,等曹叡看完,道:“户曹可能拿出足够多的粮食,跟青丘国交换?”

    “没问题。”

    曹叡很是自信,自从九州一号水稻跟马铃薯在封地推广开来之后,粮食产量是一季高过一季,早就有粮食结余。

    甚至都能拿出大批粮食,用于酿酒。

    各府县的粮草也都是堆的满满当当,如果不是门派之乱爆发,户曹都准备对外出售一批粮食,以腾出粮仓。

    战争期间,粮食还是捂在手里的好。

    乾元道:“那就尽快筹措出第一批粮食,通过腾蛇关,跟青丘国完成交易。价格上可以适当压低一些,别担心吃亏。”

    得知流沙国也有类似操作,乾元就上了心。

    短时间内,乾元能想到的就是打价格战,利用封地粮草产量高的优势,挤压流沙国的贸易空间。

    比粮食,封地还真不怵流沙国。

    另外,虽然黑豹关不安全,但也不是没有优点,最大的优势,就是能通过最短的路程,将粮食直接运到前线。

    这可比从南面调粮,方便多了。

    “下官明白。”曹叡点头应下。

    谈完粮食之事,就在曹叡以为谈话要结束时,乾元突然说道:“听说,有人举荐曹恭出任流沙县令,被你回绝了?”

    曹恭就是曹叡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曹叡听了,脸色微微一变,尽可能镇定道:“不敢隐瞒殿下,曹恭难堪大任,不足以胜任县令一职。”

    乾元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曹叡离开书房之后,却是吓出一身冷汗,实在不知道,殿下突然提及此事,到底是何用意。

    也幸好,他回绝了。

    否则......

    曹叡使劲摇了摇头,不敢往下想。

    现在的殿下早不比当初,心思之莫测,已经很难揣摩了。

    …………

    就在乾元忙着跟青丘国做生意时,龙首郡之战也已进入关键期。

    经过半个多月的推进,第一军团一路攻城略地,连克莱山、熏吴两府,三路大军重新合兵一处,悍然挺进龙首府。

    到了十一月上旬,浩浩大军已经打到龙首城下。

    紫霄剑派上下都知道,这已是决战,宗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上至掌门青阳子,下至普通弟子,都已离开龙首山宗门驻地,进驻龙首城。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

    青阳子一行矗立城头,望着城外不远处,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黑压压大军,一个个面色凝重。

    “也好,就在此做个了断吧。”

    青阳子一头白发,长长的白色胡须更是迎风飞扬,宛如一位出尘绝世剑仙,温和的目光之中,却藏着一点紫色星光。

    就那一点微弱星光,却足以光耀当世。

    那是青阳子收敛起来的一世锋芒,也是他练成的绝世剑气。

    不出手则已,动必惊天。

    “掌门师兄,你要用那招吗?”一旁的长老东篱子,满脸担心。

    青阳子目光投向远方,隐隐锁定大军之中的第五磐石,淡淡说道:“擒贼先擒王,杀敌先斩将。硬拼的话,龙首城即便能守住,代价也太大了。”

    “可那要折损师兄十年寿元啊。”

    东篱子还是有些担心,青阳子本就寿元将近,再使出这样的杀招,等于是提前预支了寿元。

    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青阳子笑道:“跟宗门道统传承相比,些许寿元又值什么。”

    东篱子默然。

    “剑来!”

    青阳子再不说话,显是主意已定,说话间,眼中的那一点星光突然射出,化作一道深紫剑光,只有银针大小,依旧锋芒内敛。

    就在剑光出现的那一刻,龙首城内外,无论是剑修的飞剑,还是武者手中的佩剑,都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是敬畏,也是朝拜。

    那一道小小的剑光,似乎是万剑之主,高高在上。

    “嗯?”

    身为武尊后期强者,第五磐石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那一丝横亘在天地之间的强大剑意,脸色微微一变。

    可还没等第五磐石回过神来,那道上一刻还悬在青阳子头顶的深紫剑光,就像撕裂空间一样,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喝!”

    第五磐石感受到莫大的威胁,那小小剑光之上,散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剑意,似乎要将整个空间都撕裂。

    周围将士的佩剑,更是不受控制地在剧烈抖动着。

    第五磐石想也没想,手中大刀已经劈了过去,这已是他生平最得意的一招,力大势沉,偏又迅如闪电,简直违背常理。

    大刀化作漫天刀影,以紫色剑光为中心,将其上下左右统统都笼罩在内,悄然之间,竟已布下一个刀阵。

    于此同时,第五磐石身上升起一股无形之气,那是他的刀意跟罡气结合之后,升华出来的神意。

    神意指挥体内罡气,瞬息之间就在体外布下一场罡气罩。

    武尊果然非同凡响。

    看似平凡的一招,却已是攻守兼备。

    而远在城头的青阳子,在唤出眼中星光的那一刻,头上唯一的一根黑发,转眼就变成雪白,脸色也苍白了许多。

    见第五磐石的应对,青阳子淡淡笑道:“螳臂当车。”

    说话间,深紫剑光猛然加速,以撕裂一切,摧毁一切的锐利,瞬间破去第五磐石布下的刀阵,跟着轻易从罡气罩穿过。

    最后从第五磐石眉心刺过,留下一点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