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招摇城陷落(5000大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招摇城陷落(5000大章)

 好书推荐:
    刺啦~~

    紫色天雷狠狠击中金色穹顶,沸腾的雷电浆液顺着穹顶流淌开来,整个穹顶表面雷光四溢,化作一个巨大的雷球,电光四射。

    穹顶表面出现道道如蜘蛛网一样的裂痕,随时都可能破碎。

    “不好。”

    孙兆林原本对护城大阵极有信心,眼见如此,不由神情大变,身体一闪,再次回到郡衙。

    那里是大阵中枢所在。

    此时的衙门已经乱成一团,孙兆林根本来不及解释,迅速归位,坐镇中枢,亲自主持大阵。

    于此同时,二十四名出窍后期修士从城中各处冒了出来,自发跑向一个个金色光柱所在地。

    也就是阵眼所在。

    这些阵眼平时都埋藏在地下,上方或是钟鼓楼,或是一间普通的杂货铺,或是一间破旧的民居,或是军营所在。

    极为隐蔽。

    翁~~~

    有了修士主持,一根根金色光柱金光大放,支撑着金色穹顶瞬间稳固下来,那些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殆尽。

    郡城的护城大阵,威力仅次于神都大阵,本就可以抵挡神魂期修士的攻击。紫色天雷还在源源不断地劈下,犹如天罚。

    城中百姓早已乱成一锅粥。

    抬头望天,入眼便是电闪雷鸣,乌云蔽日。

    普通百姓吓得躲进家中,瑟瑟发抖;至于那些世家子弟,无论是在外面游荡闲逛的,还是在衙门办差的,都自发向家族府邸聚集。

    这种时候,呆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

    原本热闹无比的招摇城,一下变成一座“空城”,车水马龙的街道空荡荡的,无数商铺关门大吉。

    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

    混乱之中,也有地痞流氓趁火打劫,或是打砸商铺,或是当街调戏民女,甚至有杀人放火的。

    肆意狂欢。

    本该负责维持秩序的衙役,此时要么返回衙门,等待上级命令;要么干脆溜班,躲回家中。

    不是百姓胆小,实在是事情非比寻常。

    作为土生土长的招摇城人,百姓大都知道护城大阵的存在,却很少有见大阵启动过。

    一旦启动,就是大难临头。

    无需赘言,光是头顶漫天的紫色天雷,散发出的一阵阵毁灭气息,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心生畏惧。

    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在这等力量之下,凡人跟蝼蚁没什么区别,在天威之下,只能瑟瑟发抖。

    …………

    城西,第四军团第二师团总部。

    新上任的师团长范光明察觉到异常之后,第一时间赶往军营,集结部队。

    驻守招摇郡的第二师团,因为无需镇守西境,兵力一下变得充裕起来,第一、第二以及第三旅,均驻扎在招摇城。

    又因为城内空间有限,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军队扰民,真正驻扎在城内的只有第一旅,第二旅跟第三旅都驻扎在招摇城外的军营。

    第四、第五旅则驻扎在箕尾府。

    第二师团因为是近乎推倒重建,一年的时间,兵员虽然补充到位了,但是真正战力如何,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驻扎在城内的第一旅在上一战保存完好,算是第二师团的王牌部队。

    不管发生什么,跟军队呆在一起总算没错的,范光明的嗅觉很灵敏,唯一不好的是,随着护城大阵启动,招摇城跟外界的联络就此中断。

    范光明有点担心驻扎在城外的两个旅。

    至于说派兵维持城池秩序,惩戒正在城中作恶的地痞流氓,对不起,那不是正规军的职责。

    范光明才不会多管闲事。

    …………

    就在太虚子跟招摇城护城大阵斗法时,太虚宗其余门人已经按下剑光,落在招摇城外,打坐调息。

    御剑飞行是极其损耗真气跟灵魂之力的,只有像太虚子这样的神魂期大修士,才能长时间滞空。

    这样一群来历不明的修士,自然被城外军队发现了。

    只是没有师团长范光明的手令,驻扎在城外的第二师团第二旅跟第三旅并不敢妄动,只是下意识进入战备状态。

    …………

    为了这一战,太虚宗足足筹备了三百余年,自然不会就这么点底牌。

    太虚子也没有狂妄到,以为仅凭这一百门人,就能推翻大乾在招摇郡的统治。

    那也太脑残了。

    就在太虚子跟护城大阵僵持不下时,太虚宗提前埋伏在城内的暗棋动了,一名名无名修士从城中各处冒了出来,直奔各处阵眼而去。

    这些修士在招摇城潜伏了数十年,有的是某僻静符箓店的落魄老板,有的是家族客卿,有的是流落街头的怪蜀黍......

    紫色天雷是太虚宗独有功法。

    天雷出击,便是行动信号。

    “杀!”

    那些正在主持阵眼,无暇分心的修士,骤然遇袭之下,或是直接被飞剑削去脑袋,身死道消,或是受了重创。

    更有甚者,受了阵法反噬。

    委实不怪招摇城大意,实在是上千年来,人族基本只跟妖族斗过,大乾内部少有内战爆发,自然也就没有防备,会有人从城里发起攻击。

    主持阵眼的修士,周围并无人防护。

    这也正是门派联盟决定立即行动的原因所在,出其不意之下,他们就能以最小的代价,收获最大的胜利。

    否则,一旦让招摇城有了防备,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得手。

    随着一名名主持阵眼的修士阵亡或者重创,护城大阵立即变得不稳定起来,金柱一下变得黯淡无光,开始摇摇晃晃。

    金色穹顶再次出现裂缝。

    “天罚!”

    太虚子见此,蓄谋已久的大招发出,一道水桶粗的紫色天雷,裹挟着阵阵雷音,燃烧空气,凌空劈下。

    刺啦~~

    本就不支的护城大阵立即支离破碎,穹顶化作无数金光,纷纷扬扬飘落而下,犹如给招摇城提前埋下的葬礼。

    “噗嗤~~”

    护城大阵破碎的那一刻,坐镇阵法中枢的孙兆林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惨白,显然是受了重创。

    “到底是谁?竟敢攻打招摇城。”说来好笑,交战至今,孙兆林都是一头雾水,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大人!”

    守在一旁的郡衙官吏见孙兆林受伤,又是一阵慌乱。相比之前,整个衙门已经空荡了不少,很多人都回家去了。

    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有人问。

    “走,去军营。”孙兆林想都没想,立即朝军营赶去,他的嗅觉跟范光明一样灵敏。

    可惜,孙兆林太低估神魂期大修士了。

    孙兆林刚走出衙门,一枚紫色雷印破空而至,嗖的一下,悬于孙兆林头顶,滴溜溜转动,还没等孙兆林反应过来,立即释放出无数紫色天雷。

    织就一张雷网。

    孙兆林大惊,下意识就要祭起法器。

    就在这时,雷网蓦地往内一收,将孙兆林死死捆住,然后突然爆发,炸裂开来,化作一团耀眼的紫色雷光。

    在场所有人,下意识遮住双眼。

    等到电光散去,朝廷封疆大吏,招摇郡守,引气中期的孙兆林,已经化作一团黑乎乎的焦炭。

    一阵风吹过,焦炭立即碎成粉末,随风散去。

    孙兆林此人就像从未在世间出现过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神,神魂期,大,大修士~~~”

    在场官吏都是修士,这点见识还是有的,能一招击杀孙兆林,除了神魂期大修士,再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联想到大阵被破,就更加十拿九稳了。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那些跟随孙兆林出门的大小官吏,一个个都吓傻了,腿脚发软,有的甚至当场尿了裤子。

    在神魂期大修士面前,引气期修士也不过是恢恢。

    轰~~~

    等这些官吏回过神来,立即做鸟兽散......

    太恐怖了!

    实在太恐怖了!

    以他们这点修为,跟神魂期大修士碰撞,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紫色雷印破空而去,回到城外的太虚子手中,后者脸色略显苍白,费力破去护城大阵,再强势击杀孙兆林。

    显然,这对太虚子也是极大的消耗。

    尤其是护城大阵最后的反弹,更是让太虚子受了不轻的伤。

    每一座护城大阵都耗费数百万灵石,常年累月自动吸收天地灵气,一朝爆发之下,岂是易于?

    就算太虚子是神魂期大修士,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但这是值得的。

    太虚子就是要用这样的雷霆手段,震慑住招摇城内的一干官吏,为宗门下一步的行动铺平道路。

    谁敢阻拦,就要好好考虑一下,得罪一位神魂期大修士的后果。

    “师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太虚子要觅地静修,看向队伍中的另一位老者,一袭蓝色道袍,面目俊朗。

    年轻时,想必是一位绝代美男子。

    此人正是无崖子,太虚宗长老,引气后期修为,手持折扇,拱手笑道:“掌门师兄放心,定手到擒来。”

    看其仪表神态,到跟大乾高官很像。

    太虚子点了点头,显然对这位师弟的能力极为信任。

    …………

    城西,第二师团第一旅驻地。

    “将军,紧急情报。”

    第一旅旅帅赵先让,向赶来坐镇的师团长范光明汇报。

    “讲。”

    范光明眉头紧锁,本能感到不安,护城大阵突然被破,事情已经彻底向不可知的方向发展。

    赵先让道:“郡守孙兆林被杀,尸骨无存。”

    “什么?”

    范光明大惊失色,下意识起身。

    “不会错。听当时在场官吏说,出手的应该是神魂期大修士。”赵先让爆出一个更大的猛料。

    “神魂期大修士……”

    范光明彻底失神。

    “将军,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不知何时,赵先让已经靠近范光明。

    “怎么办?”

    范光明很是茫然。

    天见可怜,帝国数百年来,也没发生过郡守被修士杀死之事。

    在王朝森严的等级制度之下,决定一个人力量的已经不仅仅是修为高低,还有地位、官阶之类的。

    就算是神魂期大修士,也不敢杀死一位郡守。

    那根本就是找死。

    为了维护帝国尊严,朝廷一定会派出高手,将作案者缉拿归案。没有谁,能挑战帝国底线。

    可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末将到有一个主意。”赵先让故意压低声音,脑袋贴近范光明。

    “你说。”

    范光明不疑有它。

    “末将的主意是……”

    “嗯?”

    作为武宗后期强者,范光明何等警觉,立即察觉到一丝杀意,可惜已经晚了。

    赵先让突然出手,玄铁匕首从后面刺进范光明脖子,跟着用力搅动,将范光明的咽喉彻底绞碎。

    “为~~~什~~~么?”范光明死不瞑目。

    赵先让诡异一笑,“因为,我跟他们是一伙的。”

    “呃~~~~”

    确认范光明死亡之后,赵先让匆匆布置了一下现场,再用匕首狠狠在胳膊上刺了一刀,这才冲门外喊道:“刺客,有刺客!!!”

    赵先让,正是太虚宗埋伏在军中的棋子。

    这实在让人胆寒。

    谁也没想到,太虚宗作为一个修真宗门,门下不仅有修士,竟然还有武者。显然,经历了灭门之后,这些残存宗门也在做出改变。

    接下来的剧情并不难猜。

    范光明一死,第一旅自然是唯赵先让马首是瞻。

    军中那些质疑范光明死因的,被赵先让强势拿下,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营正。赵先让作为一名老牌旅帅,对第一旅的控制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

    “走,进城。”

    得知赵先让成功控制了第一旅,无崖子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笑容,率领一干弟子,大摇大摆地入驻招摇郡衙门。

    赵先让率领的第一旅,立即封锁了招摇城所有城门。

    当天,无崖子就让人在城内张贴告示,正式宣布太虚宗的回归,同时宣布,招摇城将由太虚宗接管。

    胆敢不服者,杀无赦!

    告示一出,立即在招摇城引起轩然大波。

    “太虚宗,什么鬼?”

    中古时代实在太遥远了,很多人甚至连宗门是什么都忘了,更不用提什么太虚宗了。

    太虚宗的威名早已随着时间流逝,不复存在。

    从告示中,人们总算是知道,始作俑者原来是早就被他们遗忘的宗门,有那有见识的,联想到中古时代末期的那一场浩劫,不寒而栗。

    “难道,又要变天了吗?”

    一层厚重的乌云,笼罩在招摇城上空。

    虽然如此,但是要大家就这么服从太虚宗,那也是不可能的,帝国的强大跟无上权威,早已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

    大多数人认为,太虚宗就算能在招摇城逞一时之威,等到帝国平乱大军一到,立即就会被打败。

    远的不提,附近可是镇南王的封地呢。

    “镇南王一定不会让太虚宗为所欲为。”招摇城百姓很是自信。

    当然,这只是普通百姓的想法。

    相比普通百姓,城中大大小小的世家掌握的情报无疑要详细的多,也正因为知道的多,他们的担心跟忧虑才更甚。

    一个个谜团,很是让人费解。

    比如,那些突然出现,破坏阵眼的修士,这些人明显在招摇城潜伏了很久。这就说明,这次太虚宗袭击招摇城,绝非临时起意。

    又比如驻扎在城中的第二师团第一旅,旅帅赵先让在第一时间就倒向太虚宗,加之师团长范光明的离奇死亡,实在让人难以释怀。

    这其中,又有什么关联呢?

    就在招摇城各方势力举棋不定的时候,当天就有人站了出来,为太虚宗摇旗呐喊。

    不用说,自然是某个世家了......

    那些早就被太虚宗策反,或者在暗中跟太虚宗达成某种协定的家族,一个又一个地冒了出来,纷纷高调宣布,服从太虚宗对招摇郡的统治。

    就连招摇郡四大家族之一的彭家,都位列其中。

    这实在让人胆寒。

    剩下的家族这才惊醒,原来,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太虚宗已经将触角伸进了招摇城。

    他们今天做的,不过是踢出临门一脚。

    有了这些家族的支持,再加上赵先让统领的第一旅,以及太虚子带来的百余名门人,太虚宗基本就能控制住招摇城了。

    为此,太虚宗几乎打完了手里的底牌。

    在这种情况下,其余世家会作何选择,就一点不稀奇了,他们要么默认太虚宗的存在,要么直接“归附”。

    此乃世家之秉性,用世家的术语来讲,就是“生存之道”。

    一个个说的大义凛然,反正就是“委曲求全、忍辱负重”之类的话,说什么不得不屈服于太虚宗的淫威之下,只等帝**队一到,立即充当内应云云。

    至于帝**队如果不来会怎样,那就语焉不详了。

    如此,在世家的配合下,一日之内,招摇郡就换了新的主人,而太虚宗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他们的目标是拿下整个招摇郡。

    再以招摇郡为根基,对抗大乾王朝。

    挡在太虚宗前进道路上的第一块绊脚石,就是仍旧驻扎在城外的第二师团第二、第三旅。

    因为范光明遇害身亡,第二师团群龙无首。

    整整一天,驻扎在城外的第二、第三旅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既未率部进城,讨伐逆贼,也没有像第一旅那样向太虚宗效忠。

    这放在太虚宗眼中,就是不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