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西南兵团

第一百五十三章 西南兵团

 好书推荐:
    五月初十,猨翼城。

    朝廷下旨之后,乾元就以镇南王的身份北上,开启了对猨翼府的巡视之旅,以期尽快稳定军心民心,同时安抚一干官吏以及大小世家。

    一开始,自然是稳字当先。

    在乾元授意下,6炳已经悄悄赶到猨翼府,负责将黑衣卫的情报网络在猨翼府铺开,一一查明诸官吏、世家的底细,为以后的清洗做准备。

    猨翼府北临西皇郡,东接杻阳府、堂庭府,南临青丘府,西临祖龙山脉,下辖六县之地,人口、面积都跟青丘府相当。

    就连境内关隘都很类似。

    西北角腾县境内的腾蛇关,跟西南角蝮县境内的赤蝮关遥相呼应,格局几乎跟青丘府的镇南关、翼泽关如出一辙。

    只是相比已经远离战乱,正在恢复元气的青丘府,猨翼府无疑要凋敝得多,乾元一路走过,明显能感受到两地的不同。

    除了生活困窘,更重要的是,百姓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正因为如此,对乾元的到来,各地百姓报以了最大的热情,夹道欢迎,他们渴望能像青丘府一样远离战乱。

    过上安稳的日子。

    全程陪同乾元巡视的还有一位气度不凡的文官——隋唐名臣裴矩。

    虽然关于猨翼府知府衙门的架构还在讨论当中,但是乾元已经早早圈定裴矩为猨翼府的知府人选。

    以裴矩之能,定能替乾元守好猨翼府。

    抵达猨翼城的当天,乾元就召集府衙官吏,宣布了一系列官吏任免,府衙四位主官中只有同知刘坤一留任,辅佐新任知府裴矩。

    原知府孙宝善接替忠叔,担任工曹郎中一职。

    府尉高其倬,调任警备师团第四旅,接替阵亡的第三营营正。

    通判周馥,调任刑曹员外郎。

    这样的安排已经非常温和了,至少没有撤了他们的职。以乾元现在镇南王的身份,在封地真正是说一不二,就是把四人都撤了,也没谁敢多说一句。

    也无需顾忌他们背后的所谓“猨翼府四大家族”。

    但是乾元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给了这些人一次机会,他们如果能在新的岗位上尽心办差,乾元也不是没有容人之量。

    如果敢阳奉阴违,那就别怪乾元再行霹雳手段。

    当然,乾元也不是一味温和。比如蝮县县令陈大文,原本是青丘府南关县令,在上次的辞官风波中,被五皇子安排到蝮县任职。

    对这样的人,乾元自然是一打到底,直接削官为民,永不录用。

    蝮县空缺的县令一职,由乾元召唤的北宋名臣苏辙接任,也是猨翼府六县之中唯一调整了县令的。

    剩下的五县,乾元准备再观察一阵。

    凡此种种,都是践行乾元制定的“稳”字策略,在没有完成军队整编以及布防之前,他还不想在猨翼府大动干戈,掀起什么风浪。

    以免被有心人利用,造成骚乱。

    猨翼府底子本来就薄,再也经不起什么折腾了。

    在猨翼城,乾元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晚上更是设宴,招待本地士绅豪族,联络感情,重申他对猨翼府的主权。

    呆了三天,乾元留下裴矩,踏上返回青丘府的归程。

    …………

    五月十七日,青丘城。

    乾元刚一回到藩王府,长史刘道宁就赶来请示,“殿下,是否要继续扩建府邸,以匹配亲王规格?”

    按制,亲王府邸面积可是郡王的两倍。

    “算了,已经够阔气了,就别再铺张了。”虽然朝廷拨了一笔款,可眼下的封地日子已经紧巴巴,乾元实在不想把钱浪费在这方面。

    “明白。”对殿下的秉性,刘道宁还是了解一二的,请示之前就知道殿下多半不会同意,也谈不上什么失望不失望的。

    “把军师叫来。”乾元吩咐。

    “诺!”

    乾元刚在书房坐下,郭嘉就匆匆赶来了。

    “说说吧,兵曹准备如何整编部队?”乾元直接问。

    除了亲卫营跟月轮卫,封地军队包括警备师团的四个旅,由第二师团划入的三个旅,城防营以及部分屯军。

    纸面上,总兵力已经接近两万人。

    但这仅仅是纸面上的实力,刚刚结束的春季战役,无论是老部队,还是新划入的部队,平均减员过四分之一。

    有的部队减员甚至过一半。

    可以说,眼下帝国西南边境的防卫力量正处在最虚弱的时刻,必须在明年开春之前补充到位。

    否则,拿什么拱卫边境?

    郭嘉没有随乾元一同巡视猨翼府,正是在研究制定新一轮的军队整编方案,道:“兵曹建议,可将警备师团扩充至满编,另外再设立两个城卫旅,分别驻防青丘城以及猨翼城。”

    “就这些?”乾元有些失望。

    按这么整编,军队规模反而缩水了一个营。

    郭嘉道:“如果殿下同意,可以将亲卫营扩编至亲卫旅。”实在不是郭嘉谨慎,而是最近文官集团不断向他施压。

    左右为难啊。

    乾元皱眉,起身来到窗前,怔怔出神。

    郭嘉不敢打扰。

    良久,乾元转身,沉声道:“你记一下。”

    “诺!”

    郭嘉知道,殿下已经有了定计,接下来的话就是命令了,不可更改。

    乾元道:“鉴于西南面临的严峻形势,本王决定,正式组建西南兵团,作为封地的主要军事力量。兵团暂时下辖第一、第二师团以及一个独立骑兵旅,两个师团各下辖三个满编旅,将来根据战争需要,再酌情补充。

    “在西南兵团之外,另行组建青丘城卫旅以及猨翼城卫旅,作为西南兵团的重要补充,负责拱卫城池。

    “至于亲卫营,暂时就不用扩编了。”

    按照乾元的整编方案,除了要将现有各部缺额补充到位,还要再新增两个旅的编制,将封地军队规模扩充到九个旅,225oo人。

    这还不包括亲卫营跟月轮卫。

    相比兵曹给出的方案,乾元更喜欢一步到位地将大框架搭建起来,早早确立番号,而不是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地去调整。

    这么做也能更好地均衡师团长的权力,不至于让一将独大。

    郭嘉点头应下,这样的方案他未尝没有想过,只是没有乾元这样的魄力提出来罢了。

    这就是谋士跟主公的区别了。

    接下来,乾元又宣布了几项将领任免。

    西南兵团的兵团长一职,暂时由乾元亲自兼任。

    说句不客气的话,想要担任兵团长一职,怎么也得是甲档武将,那不是乾元现在用得起的。

    还是将就一下吧。

    春季战役结束,加上之前结余的一点,乾元共计存有16万点杀戮值,看上去,进行一次甲档召唤也未尝不可。

    只是相比甲档召唤,有些召唤却是必须的。

    文官方面,除了已经召唤的裴矩跟苏辙,未来不排除还要撤换其他县令,至少要预留一万吧?!

    武将方面,西南兵团还缺三四位旅帅。

    别的旅不说,被乾元寄予厚望的独立骑兵旅,肯定是要一位乙档武将坐镇的,这又是三万以上的预算。

    如果再进行一次甲档召唤,那杀戮值就将消耗的一干二净,甚至还略有不足,那封地其他方面还要不要展了?

    乾元可不喜欢这样的赌博。

    而且说实话,有薛仁贵这样的名将在,再召唤一位甲档武将也是浪费,毕竟军队规模摆在这呢,挥的空间有限啊。

    杀戮值就要用在刀刃上,而不是冲动消费。

    原警备师团师团长薛仁贵,转任西南兵团第一师团师团长,依旧是封地排在第一位的大将。

    原警备师团第一、第二、第三旅,顺序转隶至第一师团。

    西南兵团第二师团的师团长一职,由第五紫月就任。乾元算是看出来了,他的这位王妃是不可能呆在后宅的,干脆给了她一个挥的大舞台。

    第五剑统领的月轮卫顺势划入第二师团,依旧充当第五紫月的亲兵。有月轮卫在,乾元也能放心一点。

    原警备师团第四旅,也就是华雄部,转隶至第二师团。

    西南兵团第二师团第二、第三旅,则由原第四军团第二师团第二、第三旅整编而来,旅帅一职待定。

    至于独立骑兵旅,乾元没有多讲,他是准备等正在训练的半妖战士结业之后,整体整编为骑兵旅。

    再往下就是两个城卫旅。

    青丘城卫旅不用说,自然是由现在的城防营扩编,原城防营营正徐荣,顺理成章地晋升为青丘城卫旅旅帅。

    猨翼城卫旅由原第四军团第二师团第四旅整编,旅帅一职同样待定。

    在确定划入乾元麾下之后,三个旅的人员名册就被锁定,原则上没有乾元的手令,是不能再调动的。

    这么做,就是防备着五皇子一系临时釜底抽薪,把三个旅的老兵都调走,只留下一个空架子,那乾元就要骂娘了。

    好在这事没有生。

    但也有例外,第三旅旅帅熊一航就调走了,他的父亲正是第四军团第一师团的师团长熊道元。

    对这样的子弟,乾元是一点都不可惜的。

    熊一航就是不走,事后也会被乾元一脚踢开,另外两名旅帅王爽跟高鹏宇,到底怎么用,乾元还得再了解一下。

    基本上,框架已经定下来了。

    接下来部队如何整编,如何交出混编,如何换防等具体之事,自然是由郭嘉带着兵曹负责,无需乾元来操心。

    谈话结束,郭嘉道:“殿下,既然猨翼府已经拿下了,跟猨翼府接壤的那些山民部落,是不是派人去接洽一下?”他却是对山民战士念念不忘。

    南关大营一战,也确实证明,山民战士是非常优秀的兵员。

    “这个没问题,我会让户曹跟进的。”乾元倒是跟郭嘉想到一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