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镇南王

第一百五十二章 镇南王

 好书推荐:
    正如乾元所料,弹劾彭玉林的奏章一呈上去,三皇子、八皇子以及九皇子立即一拥而上,趁机推波助澜。

    五皇子根本招架不住。

    四月初七,朝廷下旨,解除第四军团第二师团师团长彭玉林一切职务,押解回京受审。

    等待彭玉林的,将是牢狱之灾。

    彭玉林怕是做梦都没想到,“身陷囹囵”的乾元一点事都没有,他这位“作壁上观”者却一转眼成了阶下囚。

    所有的谋算都成了笑话。

    凡事都有利弊。彭玉林加入五皇子集团,在享受集团庇护,捞尽好处的同时,也要承受被其他集团攻讦的风险。

    甚至是成为集团斗争的牺牲品。

    于此同时,朝廷对乾元的封赏也渐渐有了眉目。

    此役,乾元率部北拒豹魔军,西歼狐魔军,杀敌过一万,斩杀两员妖魔将,所立战功系百年来除乾帝西征烛龙国之外,最大者。

    怎么封赏都不过分。

    先一条就是晋升爵位,由郡王擢升为亲王。

    第二条则是扩充封地。

    朝廷顺应民意,将乾元封地延伸至猨翼府,统领两府之地,总览帝国对青丘国战事,替帝国镇守西南。

    亲王封号也拟定为“镇南王”。

    …………

    四月初十,青丘城,藩王府。

    得知要被封为镇南王,治理猨翼府,乾元高兴的同时又难掩忧心,猨翼府现在的情况,跟他当初接手的青丘府没什么两样。

    都是个烂摊子。

    甚至比青丘府还烂,底子单薄,想要展起来是难上加难。

    但要拒绝,那也是不可能的,眼见乱世将至,地盘大一点总不是什么坏事。“奉孝,你怎么看?”每临大事,乾元总希望听听郭嘉的意见。

    郭嘉道:“接手猨翼府,好处跟坏处都很明显,就看怎么操作了。如果能把劣势转化为优势,那一切就都迎刃而解。”

    “怎么说?”

    郭嘉分析道:“殿下接手猨翼府之后,最大的威胁到不是展内政,因为内政是一项循序渐进之事,需要时间沉淀,急也急不来。”

    乾元点头,表示认可郭嘉的分析,就像现在的青丘府,一年治理下来,看上去热热闹闹,其实也只不过是刚开了个头罢了。

    诸事千头万绪。

    郭嘉接着道:“殿下如果接手猨翼府,总领帝国西南防务,青丘国就将是封地最大的威胁。从此之后,再没有帝国军队替封地分散青丘国的注意力,扩军势在必行,这就需要充足的财政支持。”

    这便是乾元最头疼的地方。

    财政跟内政息息相关,同样不是一件可以一蹴而就之事,可青丘国的威胁却近在眼前。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以王府现在的财政,养活现有部队已经够呛,再添加一个暂时没什么进项的辖区,真有可能断粮。

    连军队都养不活,拿什么去跟青丘国干仗?

    “下官斗胆预测,接连遇挫之后,如果得知封地变动,青丘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势必会集中火力,掀起一场惊世大战。”郭嘉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

    春季战役之后,西边的青丘国瞬间安静下来。

    静的可怕。

    原本乾元预计虎牢关还将有一场大战,结果半个月过去,虎牢关前却是风平浪静,连妖族的影子都看不到。

    就连建设到一半的蛮牛关,也不见一名妖族。

    乾元隐隐感到,在遥远的西方,一场大风暴正在酝酿当中,等到风暴成型,势必将是摧枯拉朽的。

    妖族,从来都不是什么纸老虎。

    这也是为何朝廷那么慷慨地就把猨翼府交给乾元,就是要把这个定时炸弹,烫手的山芋送出去。

    三皇子等人根本就不想捣乱。

    用八皇子燕王乾佑的话说,“十五弟不是号称妖族克星吗?既然这样,那就让他斗去吧,看能斗成什么样。”

    言语之中,不乏幸灾乐祸。

    “我该怎么做?”乾元虚心请教。

    “殿下可以如此这般……”郭嘉将他的计策和盘托出。

    乾元越听,眼中越亮,“好,我这就去办。”有了郭嘉解惑,乾元思路渐渐清晰起来,于混乱之中,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

    四月十一日。

    在朝廷封赏旨意还没正式下来之前,乾元又上了一道折子,以能力有限为由,隐晦表示,不太愿意接手猨翼府这个烂摊子。

    在奏折之中,乾元将青丘国的威胁不断夸大,同时将治理猨翼府的困难以及封地的困境一一罗列出来,满纸都是诉苦之言。

    让人心酸不已。

    这一下又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从来都是嫌封赏太少的,拒绝朝廷的封赏还是头一遭。

    乾元拒封的消息,很快成了神都的一件新鲜事。

    人心还真是复杂。乾元上奏之前,朝中一些大臣原本对这样的封赏还颇有微词,眼见乾元要撂挑子,他们又紧张的不行,态度一下转变。

    不接受都不行。

    必须接受。

    大臣们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拿帝国大义来压乾元,似乎乾元要不接受,那就是不忠不孝之人,就对不起朝廷恩典一样。

    乾元自然不接茬,反复强调,什么能力有限,怕有负朝廷重托之类的,不管大臣们怎么劝说,死活不松口。

    这可急坏了朝中一干大臣。

    就在双方陷入胶着时,九皇子乾慎站出来当和事佬,说猨翼府的困难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朝廷是不是给予一些资助云云。

    大臣们这才回过味来,感情乾元这是讨价还价来了。

    都是人精,自然是一点就透,乾元的态度很明朗,朝廷要么换一种封赏,要么就给点实惠,别整那些虚的。

    谁也别忽悠谁。

    折腾来折腾去,双方一直谈到四月下旬,才终于谈妥。

    除了之前两条封赏,朝廷还将一次性拨付2oo万两白银、4o万下品灵石以及一批军用物资,以资助猨翼府展。

    总算是解了乾元的燃眉之急。

    有了这笔启动资金,乾元才敢开启封地新一轮的改制。

    军队方面,第二师团驻守在猨翼府境内的第二旅、第三旅以及第四旅,此番也将一并划入乾元麾下。

    在这方面朝廷倒是没有吝啬。

    敕封乾元,那是要乾元替帝国镇守西南边陲的,没有军队怎么行?

    甚至在乾元的坚持下,就连三个旅的阵亡抚恤都将由朝廷一力承担,又替乾元剩下一大笔开支。

    相比前两次的身不由己,这次乾元应对封赏,着实是游刃有余。

    这就是地位不同了。

    第二师团的主要职责就是对抗青丘国,现在这一职责由乾元接手,三皇子乾泰甚至提议,要撤去第二师团的编制。

    这就毒了。

    好在五皇子也不是好欺负的,以还要防备南面的流沙国为由,好歹保住了第二师团的番号,但也只剩下两个旅了。

    几乎是重建。

    除此之外,乾元还提了一条特别要求,那就是准许他在封地之外,秉持自愿原则,招募、补充兵员。

    这是乾元的底线,朝廷要不答应,乾元就不干。

    虽然有违祖制,但谁叫只有乾元能扛得住青丘国的进攻呢,朝廷反复斟酌之后,最终决定,允许乾元在招摇郡内征兵。

    乾元欣然答应。

    如此一来,长期困扰乾元的兵员问题就基本得到解决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是四月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