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五十章 杀强敌,许褚破先天

第一百五十章 杀强敌,许褚破先天

 好书推荐:
    李淳风没让乾元失望。

    无影剑阵千变万化,任凭九尾青狐如何挣扎,都无法破去剑阵,道道剑光垂天而下,快若游龙,在下方阵中掀起阵阵杀戮。

    每每一击毙命。

    由纯粹剑气组成的剑光有形无质,突破音障,是世间最锐利之物,无坚不摧,不论大妖如何皮厚肉糙,都能穿胸而过。

    这便是剑仙的手段,也是剑仙最可怕之处。

    据悉,剑修至高境界可至“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让人悠然神往,也就难怪那么多修士选择剑作为本命法器了。

    乾元看得目眩神迷。

    借着李淳风无影剑阵之助,第四旅再次奇迹般地稳住阵脚。

    李淳风的绝世风姿极大地鼓舞了第四旅士气,相反,青狐王的窘迫犹如一盘冰水,浇灭了妖族战士的满腔热血。

    不可一世的青狐王,在人族面前连连受挫。

    似乎受到战场气氛影响,猛将许褚突然仰天咆哮,犹如一头绝世凶兽,浑身散出比对手豹魔将还要浓烈的煞气。

    威猛异常。

    火云刀被许褚催动到极致,化作狰狞炎龙,似乎跟主人合二为一,许褚进入某种狂热之境,全身精气神凝聚到一点,战力飙升到极致。

    豹魔将压力徒增。

    原本势均力敌的两人,一下变成许褚压着豹魔将打,一刀快过一刀,一刀强过一刀,绵绵不绝,如惊涛骇浪。

    就在豹魔将快扛不住时,翻腾的炎龙蓦地一收,火云刀现出原形,锋芒内敛,变成一柄平平无奇的大刀。

    对面的豹魔将却是神情大骇,似乎看到什么大恐怖之事。

    “力劈华山!”

    许褚持刀往前一劈,看似缓慢无比,对面的豹魔将却躲无可躲,直感到有万钧之力碾压而来,空间凝固,避无可避。

    就连空气,都被火云刀一分为二,燃烧起来。

    撕拉~~~

    豹魔将就像傻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目圆瞪,似乎还处在某种大恐惧之中,跟着,身躯一分为二。

    死了。

    切面光滑如镜,悉数烧焦,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全场大骇!

    谁也没想到,不可一世的豹魔将,无敌的豹魔将,前途无限的豹魔将,竟然在单打独斗中被一名人族武宗高手斩杀当场。

    毫无还手之力。

    加上被第五紫月斩杀的胡仇,算起来,这已经是青丘府杀死的第四位妖魔将了,思极恐怖。

    青丘府成了名副其实的妖族克星。

    “吼~~~”

    许褚再次仰天咆哮,斩杀豹魔将之后,他全身气势终于攀升到顶点,跟着往上一跃,终于冲破了某道无形束缚。

    全身血肉就此蜕变。

    脱胎换骨。

    此为后天返先天之兆,漫长如年,却又在一瞬间完成。

    武宗后期大圆满之境的许褚终于借着此战,一举破关,顺利晋升为武尊强者,啸傲当世。

    后方的乾元欣慰笑了。

    身为亲卫营营正,乾元身边的一等带刀侍卫,许褚官职虽不大,着实从乾元这分润到不少功德气运。

    连番大战之下,天赋异禀的许褚终于破关,成为封地第一位武尊强者。

    乾元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晋升之后的许褚无人可挡,在豹魔军阵中掀起漫天杀戮,跟着主人一同晋升的火云刀,毫不掩饰其对鲜血的渴望。

    一刀扫过,便是数颗头颅飞起。

    亲卫营将士更是疯了一样,追随他们的无敌主将,主动前插,犹如一柄利剑,狠狠刺进豹魔军阵中腹地,替第四旅解围。

    素以凶悍著称的妖族,竟然可耻地怕了,许褚所过之处,便是一个天然空地,一时竟无人敢上前应战。

    “嘿!”

    许褚咧嘴一笑,目光投向后方的青狐王。

    “拦住他!”

    豹魔军这才慌了神,关键时刻激出体内凶性,忠诚战胜了恐惧,一拥而上,绝不能让许褚威胁到大王安全。

    妖将们更是主动顶在最前面。

    青狐王脸色铁青,场面逆转之快,完全出乎他的预料,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打赢的问题了,一旦被许褚缠上,他很可能交待在此。

    “撤!”

    青狐王再不甘心,也不敢拿自个儿的身家性命开玩笑。

    战争打到现在,豹魔军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毕竟兵力占优,问题是,连番变故之下,军队士气已经降至冰点。

    再杀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眼见豹魔军撤退,除了亲卫营追击了一阵,第四旅跟城防营都没追,事实上他们也已经接近极限了。

    哪里还有追击的力气。

    这一战终究还是守住了,凭借李淳风威,以及许褚关键时刻的爆,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殿下,明天,豹魔军还会来吗?”

    战后,华雄脸上难掩担心,他刚才粗略统计了一下,第四旅的伤亡比昨天还大,两天伤亡加在一起,已经接近一半了。

    可以说,第四旅已经被打了个半残。

    充当前锋的城防营伤亡也过两百,豹魔军绝非浪得虚名,跟这样的妖军展开正面对决,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两天打下来,豹魔军在兵力上仍旧占据绝对优势。

    豹魔军今天匆匆撤退,只是事出有因,但他们却不能指望靠许褚一人去扭转战局,毕竟李淳风怕已经没了再战之力。

    乾元能打的牌,基本都出尽了。

    如果青狐王能调整好心态,借着休整之机,重新鼓舞士气,敢于背水一战,南关大营依旧很难守住。

    双方实力差距摆在那。

    “静观其变吧!”

    乾元也猜不准,他跟青狐王只有两面之缘,并不真的了解其秉性。

    但乾元也不怕就是。

    大不了,明天再召唤一名引气期修士出来,赢不了,守住总没有太大问题的。

    当然,这是下下之策。

    不到万不得已,乾元并不希望把宝贵的杀戮值用在召唤方士上面,眼下有李淳风这一位客卿就够了。

    封地更需要文官跟武将。

    …………

    几乎就在第四旅艰苦鏖战的同时,远征军的伏击战也打响了。

    没有任何意外。

    面对突然从两侧石窟中冲出来的远征军,毫无准备的狐魔军被杀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得不说,妖族是真顽强。

    在这种情况下,狐魔军依旧没有放弃抵抗,愣是在极度不利的战局下,跟远征军苦苦鏖战了近四个时辰之久,从上午一直厮杀到傍晚。

    至始至终,没有一名妖族战士投降,骨头是真的硬,三千狐魔军悉数葬身在这个无名的小山谷中。

    这样的敌人,实在让人生畏。

    望着已经被鲜血浸染的山谷,主将薛仁贵心有余悸,妖族的强悍有些乎他的想象,在占据先手的情况下,远征军仍旧阵亡了五百余人。

    虽然赢了,却也掉了一层皮。

    这一仗打下来,除了已经赶往翼泽关的警备师团第二旅,远征军只剩下四千人,已经不足以再掀起一场大战了。

    薛仁贵原本还打算一路追击,直接杀向虎牢关的。

    现在看来,怕是不成了。

    别说镇守虎牢关的三千狐魔军占有绝对的地利之便,就是两军在开阔地带摆开阵势,正面对决,远征军的胜算都不大。

    袭击虎牢关,只能想想了。

    当晚,远征军在山谷原地休整,稍晚些时候,薛仁贵收到黑衣卫传来的紧急战报——南关大营被围。

    “这下,真要拼命了。”薛仁贵目光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