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无影剑阵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无影剑阵

 好书推荐:
    山谷前,晨光下,两军对垒。

    “还真是有种啊。”

    望着站在大军后方高台上的乾元,青狐王还真有点佩服乾元的胆色,越是这样,越坚定了他击杀乾元的决心。

    号角吹响,战鼓擂起。

    这是少有的,人族军队跟妖族大军在开阔地带展开正面厮杀,仅凭这一点,警备师团第四旅就足以自傲了。

    华雄骑着紫瞳魔虎,在阵前来回巡视,为将士们鼓劲助威。

    “呼~~啦~~~”

    伴随着熟悉的震天嘶吼,豹魔军率先起冲锋,声势浩大,杀气沸腾,妖云翻滚,连天地都为之颤抖。

    换做普通人,怕是会立即被此声势吓得腿软。

    甚至是活活吓破胆。

    作为战场菜鸟,第四旅山民战士个个神情紧张,死死握住手中战刀,金属的冰冷质感刺激着全身毛孔,渐渐冷静下来。

    深呼吸……

    “杀!”

    徐荣指挥城防营,率先跟豹魔军接战,揭开这一场鏖战的序幕。

    交战双方就像两股汹涌澎湃的大潮,互相碰撞着,吞噬着,厮杀着,拼尽全力将对面的敌人干掉,或者被敌人干掉。

    战场中心瞬间化作修罗场,鲜血浸染了大地。

    乾元笔直站在高台之上,面无表情,冷漠的像一位君王。无数次的杀戮铸就了他的铁石心肠,前世那个外卖小哥早已随风而去。

    留下的只有坚韧与冷酷。

    就算有城防营在前方做支点,第四旅依旧全面落在下风,面对豹魔军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脆弱的随时都要破灭。

    摧枯拉朽。

    好在每临绝境,山民战士特有的彪悍以及华雄日常的艰苦训练,总能在最后时刻挽大厦于将倾,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构筑起新的战线。

    顽强不屈。

    无数次,乾元都想将亲卫营派上场,又都在最后时刻硬生生忍住了,这才是第一天鏖战,亲卫营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如果此时派上,明天怎么办?

    乾元也只能硬起心肠,默默忍受麾下儿郎被敌人屠戮的痛苦,这一劫,第四旅必须熬过去。

    熬不过,就是死。

    厮杀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交战双方都已经精疲力竭,就算彪悍如妖族,长时间的剧烈厮杀也已经榨干了他们最后一丝体能。

    再杀下去,动作都开始变形了。

    就在乾元准备派上一直养精蓄锐的亲卫营,趁势一举逆转战局时,对面的豹魔军果断吹响了退兵的号角。

    交战双方迅脱离,留下一个满目苍夷的战场。

    青狐王的目光满是不甘,就差一点点,他离胜利就差那么一点点,可该死的人族军队就像弹簧,每次挤压到极限,又能奇迹般地弹回来。

    就是不认输。

    “明天,一定能赢!”

    青狐王心中笃定,他还有底牌没出呢。

    …………

    傍晚,南关大营。

    “伤亡统计出来了吗?”乾元沉声问。

    “统计好了。”华雄的声音有些沙哑,身上铠甲就像从血池中捞起来的一样,“白天一战,第四旅阵亡427人,重伤185人,轻伤……”

    基本上,活下来的身上都挂彩了。

    乾元痛苦闭眼,“这么说,仅仅第一天,一个营就没了?”

    “末将训练不力,请殿下责罚!”华雄脸色羞愧,白天一战,第四旅虽然撑下来了,但是糟糕的表现还是让他颜面尽失。

    战事最胶着的时候,甚至有战士临阵退缩。

    就在赶来中军营帐汇报之前,华雄已经下令,将那几个作战不力的战士吊了起来,一人赏五十鞭子。

    一顿打下来,已经是有出气无进气了。

    许褚可不是一位仁慈之人。

    “不怪你。”乾元也没想到,青狐王竟然这么轴,为了报仇,竟然丢下第二师团不管,专挑软柿子捏。

    这实在有违妖族行事风格。

    但凡妖族,哪一个不是迎难而上?就没见过欺软怕硬的。

    乾元不欲多讲,作为全军主帅,他必须表现的充满自信,如果连他都失去信心,那这支军队也离完蛋不远了。

    因此,乾元必须控制好他的情绪,不能流露出哪怕一丝的软弱,看向许褚,道:“明天,亲卫营上场吧!”

    “诺!”

    许褚沉默的如一尊铁塔,却也是最能给乾元以信心的。

    “殿下,太早了吧?第四旅还能撑住。”没想到华雄却是不领情,过早派出亲卫营,那后天怎么办。

    “不必再说,就这么定了。”

    乾元不容置疑,如果明天都撑不住,还提什么后天,他实在不希望,好不容易筹建起来的第四旅就这么垮掉。

    …………

    夜,蝮县。

    第二师团依旧驻扎在蝮县,密切关注着豹魔军动向。

    得知豹魔军跑去攻打南关大营,彭玉林差点大笑出声:“该!”他丝毫没有挥师夹击豹魔军的觉悟,虽然这么做有很大可能全歼豹魔军,立下大功。

    如果豹魔军能干掉乾元,那他主子怕是做梦都会笑醒。

    彭玉林怎会干傻事。

    就算乾元不死,双方打个两败俱伤,彭玉林也能从容挥师西进,收拾残局,趁势收回赤蝮关。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野望了。

    “当渔翁的滋味,着实美啊~~~”

    彭玉林心情倍儿好。

    …………

    翌日,双方再战。

    亲卫营这支生力军的加入,终于稳住了阵脚,双方厮杀的有模有样,尤其是许褚这一尊杀神,在阵中掀起滔天杀戮。

    可豹魔军也不是好易于的。

    青狐王早就注意到人族那支留在侧翼的部队,见到许褚上场之后,立即接过豹魔军的指挥权,让豹魔将率领亲兵下场。

    双方底牌尽出。

    青狐王的危机意识是很强的,他知道,此战不能久拖,最好能在今天就彻底解决战斗,一举将敌人击溃。

    因此在逼出人族底牌之后,青狐王再不保留,把所有的预备部队都派了上去,大军倾巢而出,以泰山压顶之势,对敌人起最强一波攻击。

    豹魔军这么一威,第四旅就有些顶不住。

    伤亡惨重。

    华雄就像一位救火队长,哪里有险情就冲向哪里,可他毕竟只有一人,实在是有心无力。

    眼看着第四旅就要被豹魔军击穿。

    乾元再坐不住了,对身边的李淳风道:“先生,出手吧!”这才是最后一张底牌,而且还是一张王牌。

    乾元赌的,就是青狐王还没恢复过来。

    青狐王在蝮县的那一场惊世表演可没逃过黑衣卫的眼睛,酷炫是酷炫,可代价怕也不轻。

    李淳风没有二话,当即祭起本命法器无影剑,投入下方战场。

    “好胆!”

    几乎在同一时间,豹魔军后方也祭起一件又一件的法器,五颜六色,奇奇怪怪,正是随行的萨满术士,就等着李淳风出手呢。

    可惜,他们低估了李淳风。

    只见无影剑突然化作十二柄,赫然是剑法之中的剑光分化,每一道剑光架住一件法器,还有余力对下方的豹魔军起进攻。

    青狐王见了,面色铁青,想也没想,立即吞服一颗丹药,脸色涨红,稍稍恢复了一丝妖力,祭出玉尺。

    “哼!”

    李淳风丝毫不惧,甚至隐隐有些兴奋。

    无影剑被李淳风催动到极致,竟然再一次分化,由十二柄化为二十四柄,瞬间在空中布下无影剑阵,将一应法器都卷入阵中。

    不仅如此,无影剑阵还在向下方投射出一道又一道的无影剑光,如切菜砍瓜一般,击杀一名又一名的妖族战士。

    乾元看得是目眩神迷。

    这才是高级修士应有的风采,硬生生以一己之力来扭转战局。

    何等威风!

    青狐王脸色铁青,他如果不是妖力不济,何至于受到这样的羞辱,这要传出去,他还有何面目立足?!

    “着!”

    青狐王再顾不上其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掐诀念咒,让玉尺幻化为九尾青狐,卷起漫天青焰,想要破去无影剑阵。

    乾元神情紧张。

    如果无影剑阵被青狐王破去,那他也只能使出最后一招——召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