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丘远征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丘远征

 好书推荐:
    “殿下!”郭嘉走了进来。

    没到郭嘉坐稳,乾元就急着问:“可是准备妥当了?”

    “都安排好了,就等殿下令了。”

    真到了动刀子的时候,郭嘉反而镇定下来,他一手策划的军事行动已经是箭在弦上,就等一声号令了。

    “那就行动吧。”

    乾元没有犹豫,当场签了军令。

    按照郭嘉的计谋,在迷惑住狐魔军之后,将由薛仁贵率领一支精锐部队,通过山民提供的山间小道,翻越祖龙山脉,袭击即谷大营。

    对青丘府,胡仇是有防备的。

    除了留在即谷大营的四千狐魔军,剩下的六千狐魔军一分为二,分别驻扎在蛮牛关跟虎牢关,就是防备青丘府再次偷袭。

    按胡仇的设想,这一次,青丘府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王国。

    可胡仇万万没想到,祖龙山脉会有这么一条羊肠小道,更不可能想到,郭嘉早在几个月前就谋划此事。

    之前种种,都是为了掩饰此番出兵的意图。

    为了一举击溃即谷大营,断掉妖族老巢,这一次封地军队精锐尽出,具体包括警备师团第一旅第二至五营,第二旅第二至五营,第三旅以及月轮卫。

    总计七千大军。

    这些部队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分批次的,借着山民迁徙的掩护,进入祖龙山脉。

    军营驻地,干脆就选择那些已经人去楼空的部落寨子,连帐篷都不用扎,而且还隐蔽无比。

    说实话,做出这样的决定,乾元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原本负责镇守两大关隘的第一旅跟第二旅,只在关隘内保留了一个营的兵力,一旦狐魔军进犯,要塞很可能就守不住。

    赌的,就是狐魔军不会来攻。

    当然,作为一等一的谋士,郭嘉在指定作战计划时,没把成功的前提仅仅建立在运气至少,而是制定了应急预案。

    驻扎在南关大营的警备师团第四旅以及亲卫营,可以在两个时辰之内增援镇南关,确保镇南关不失。

    才刚组建到一半的修士团,也已开赴翼泽关。

    于此同时,徐荣率领的城防营也一直处在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支援翼泽关。驻扎在绿柳山庄的半妖战士,则是封地最后一支预备队。

    为了这一战,封地动员了所有能动员的军事武装。

    如此,在狐魔军抱着双方无战事的背景下,青丘府以有心算无心,只要计划成功,就能给予狐魔军重创,彻底树立封地之威名。

    郭嘉接过军令,苦笑道:“殿下,还有一事。”

    “什么事?”

    “王妃说,她是月轮卫指挥使,理应出战,下官拦不住。”郭嘉为难道。

    乾元就是一笑,这可不正是第五紫月的性格嘛,“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出征吧。难道,奉孝你看不上王妃的战力?”

    “下官不敢。”郭嘉惶恐。

    “好了,开个玩笑。”

    以第五紫月武宗后期的修为,军中除了已经突破至武宗大圆满之境的许褚,还真没有哪个敢说能打得过她。

    包括薛仁贵在内。

    乾元最后道:“去吧,我等着你们大捷的消息。”郭嘉作为军师,也将随部队一起出征。

    “定不负殿下所托!”

    郭嘉郑重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

    翌日清晨。

    七千大军在薛仁贵指挥下,正式开启翻越祖龙山脉之行。

    虽然有山民做向导,行军路线也提前勘察过,但毕竟是七千浩浩大军,还有坐骑以及粮草补给,一路上要经过丛林和山地,翻山越岭,考验不断。

    困难可想而知。

    在那密不见光的黑暗丛林中,五百名精挑出来的开道先锋带着斧头和砍刀,披荆斩棘,硬是在那不毛的蛮荒之地,为大军劈砍出一条前进的通道来。

    在大军面前,横亘着一座又一座连绵的山头。

    永无尽头。

    山中妖兽遍布,见过的,没见过的,让人头皮麻。

    除了各种妖兽,深山密林中特有的毒蛇、蚂蟥、蚂蚁以及飞虫,横行无忌,随时都有可能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山道崎岖,有的地段根本没有道路,完全是垂直陡峭的山崖,人马只能靠拉着绳子被吊上去。

    而有些地段凶险到这般程度,万丈深渊的边上,只有半尺不到的地方可以过人,如果没有工程兵提前用木板铺设的简陋栈道,根本无法通行。

    就算将士们都是练家子的,也时不时有人掉下万丈深渊。

    无法安营扎寨......

    无法休息......

    尽管饥肠辘辘,但大军的斗志依旧高昂,意气风,更无一人抱怨,因为全军主将薛仁贵与他们同受艰苦。

    就连高贵如王妃,行军途中就像普通士兵一般,硬是徒步行军将重达两百斤的粮食和武器,背着越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

    经过七天乎常人想象的艰难行军,大军终于出现在青丘国的土地上。

    那是一个寂静的午夜。

    刚刚下过雨,树林里湿哒哒冷飕飕的。月亮当空悬着,月色分外明朗,从林间的空地上看上去,在那夜色背景上,精确地描绘出了白杨树的枝头。

    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一名半妖战士出现在这荒无人烟的野林中,他一袭黑衣,兜帽遮住了他那双独特的狼耳朵。

    战刀斜斜地挂在腰间,在密林中的小道上委身前行,就像夜之幽灵,落地无声,锐利而警惕的眼神不时扫射四方。

    树林间的水滴不时地落下,打湿了半妖战士额前的金色碎。

    “嗷~~嗷嗷~~嗷~~”

    半妖战士出特有的狼叫,那是接头的暗号。

    “嗷~~嗷嗷~~嗷嗷~~”

    稍倾,密林中传来同样的狼叫,只是节奏又有不同。

    半妖战士却是大喜,快前进,穿过一片小树林,终于见到了正在那休整的远征军,脸上露出自肺腑的笑容。

    他正是黑衣卫安插在青丘国边境的密探,专门负责带领远征军袭击即谷大营,为了不跟大军错过,他在此已经蹲守了大半个月。

    每天晚上,他都要重复一遍同样的动作。

    好在今天晚上他终于等到了大军,跑上去,兴奋行了一礼:“黑衣卫小旗夜狼,奉命在此等候。”说着,提上一枚特制的腰牌。

    薛仁贵接过腰牌,同样从怀中取出一块类似腰牌,合在一起,两块腰牌严丝合缝,就像本就是一个整体一般。

    合体之后,腰牌甚至闪过一道幽蓝之光。

    “很好,归队吧,我乃薛仁贵。”验证了密探身份,薛仁贵也松了一口气,第一次深入敌境,如果没有一名合格的向导,那大军就是一群瞎子。

    别说打胜仗了,怕是连人家的大门往那边开都不清楚。

    黑衣卫大半年对青丘国的渗透,终于开始挥出威力,唯一让薛仁贵有些不舒服的是,眼前的密探并不属于军队,甚至都不属于兵曹军情科。

    在情报搜集上,军方有些落伍了。

    …………

    就在薛仁贵率部跟黑衣卫密探接上头,只等天一亮就杀向即谷大营,于最不可能之处,掀起一股杀戮狂潮时,蝮县战局也迎来了新的变化。

    而这一变化对第二师团而言,几乎是毁灭性的。

    一直不温不火的豹魔军,在蛰伏了十余天之后,终于对人类露出了冰冷无情的獠牙,肆无忌惮地喧嚣着他们的残暴与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