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云再起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云再起

 好书推荐:
    离开西郊大营,乾元又马不停蹄地视察了翼泽关以及镇南关,跟着就进驻设在南关县边境的南关大营。

    一同进驻的,还有许褚统领的亲卫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乾元高调现身,以此吸引妖族密探注意力,南关大营频频外出演兵,部队进进出出,让人眼花缭乱。

    就在这一过程中,原本驻扎在西郊大营的警备师团第四旅,悄悄取代了警备师团第三旅,正式进驻南关大营。

    第三旅却不知所踪,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于此同时,驻扎在镇南关以及翼泽关的警备师团第一旅、第二旅,化被动为主动,频频派出密探,越过峡谷,侦查对面妖军动向。

    借此,尽可能地封锁妖族密探的侦查线路。

    种种迹象表明,青丘府正在酝酿一场大的军事行动,因为高度保密,且不说是妖军,就连青丘府中人,对此都不甚了了。

    …………

    冰雪消融,大地回春。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三月,大6风云再起,青丘府的异动只是冰山一角,以祖龙山脉为界的漫长边境线上,人妖两族又开始磨刀霍霍。

    春季战役即将再次爆。

    大6最北面。

    以狗妖为主的犬戎国,跟信奉狼性的游牧民族北狄国,互相之间天生就不对付,两国纠缠了上千年,始终没分出个高下。

    某种意义而言,正是因为犬戎国的牵制,才让北狄国无法全心全意地南下,侵袭大乾王朝北境。

    双线作战的北狄国,每次南下,总是意犹未尽。

    大6中段。

    妖族最强大的烛龙国,跟人族最强大的大乾王朝,可谓是世仇,都想着消灭对方,以彻底称霸东大6。

    乾帝十年前的那次西征,不过是其中的一抹剪影。

    那一战,烛龙虽然重创了乾帝,可毕竟被人族大军打到老巢,视为奇耻大辱,每年的春季战役,都是烛龙国对大乾西境的一次试探。

    等到烛龙国掌握了大乾弱点,势必会以举国之力,悍然入侵大乾,攻打神都,以雪十年之耻,捍卫东大6最强妖国的荣耀。

    大战不可避免。

    近年来,烛龙国起的春季战役一次强过一次,咄咄逼人,不断腐蚀大乾王朝的西境防线。

    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但是今年不同,返回西境的第五磐石似乎跟三皇子一系达成某种默契,准备借这次春季战役,跟烛龙国大军好好掰一掰手腕。

    也好以此震慑其他人族国度。

    两大强国之间,在这个春天,势必爆出一场惊世大战。

    相比之下,随着乾元两次大败青丘国妖军,青丘国无论是士气,还是气势,都不复往昔,对大乾的威胁不再那么大。

    传闻青丘国准备在南面拿流沙国开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如此,从北至南,妖族犬戎国、烛龙国以及青丘国,对战人族北狄国、大乾王朝以及流沙国,只有出云国独善其身。

    大6风云激荡,火药味十足。

    …………

    三月初三,青丘国,即谷大营。

    青丘国在北部地区设有两座永久大营,一座自然是北路军大本营,另一座位于即谷平原,因而命名为即谷大营。

    妖族没有筑城的传统,也不习惯聚城而守。

    这也是为何当年乾帝西征烛龙国时,能一路摧枯拉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从边境打到烛龙国王庭。

    因为不善筑城,也不屑于筑城,无论是北路军大本营,还是即谷大营,都是在平地建成,几乎无险可守。

    更主要的,还是充当后勤中转站的作用。

    即谷大营,便是为青丘国东征大乾而设,目前负责为豹魔军以及狐魔军提供后勤保障。

    大营主帅为现任狐魔军统领胡仇,副帅自然是新上任的豹魔将。

    中军大帐中,青狐王正在跟胡仇以及豹魔将,商议春季战役方略,帐中隐隐传来争吵,似乎谈的并不怎么愉快。

    “大王,为何不让狐魔军出战?敌人不就是一个不满编的警备师团吗?这一次,我有信心破关杀敌,一雪前耻。”胡仇很是不忿。

    同为黄金族,也只有胡仇敢这么顶撞青狐王。

    经历了去年秋季大战的狼狈,青狐王变得更沉稳了,失败,磨去了他最后一丝棱角,锋芒内敛。

    这样的青狐王,更加可怕。

    据悉青狐王已经突破至妖王中期,实力更上一层楼。

    面对胡仇的质疑,青狐王也不生气,耐心解释道:“情报你也看了,青丘警备师团摆出一副死守到底的架势。不是我看不起狐魔军,在这种态势下,狐魔军破关,需要付出多大的伤亡?

    “破关之后,面对敌人的严防死守,又能取得多大战果?身为魔将,本王希望你能站在全局高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意气用事。”

    相比青丘府的严防死守,猨翼府一则兵力薄弱,二则豹魔军至今还占据着赤蝮关,只要操作得当,就能取得一场大胜。

    接连两次失败之后,作为北路军统帅,青狐王面临着巨大压力,他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重塑军心。

    因此,今年的春季战役,青狐王决定让狐魔军主守,豹魔军主攻。

    “那大仇就不报了?这还是咱们妖族的作风吗?”胡仇虽然是智谋型妖族,但是骨子里还是流淌着妖族的好战基因。

    让他光防守,实在是不甘心。

    青狐王道:“仇自然是要报的,但不能像之前那样小打小闹,不管承认与否,青丘府已经是我族大敌,不可等闲视之。”

    不敢正视对手,那才是真正的弱者。

    青狐王没有说的是,因为两次战败,青丘国在妖族中的话语权都遭到削弱,狐尊甚至遭到烛龙的奚落。

    而在南面,流沙国似乎也窥视到青丘国的虚弱,一改之前的被动,加强了在边境的军事存在。

    这种时候,青丘国太需要一场胜利,来为自个儿正名。

    眼见胡仇还是不服气,青狐王决定多透露一点信息,“不妨告诉你,王庭已经在跟烛龙国谈判,希望能在今年秋季暂时解除边境对峙,那样一来,北路军就能彻底腾出手来,好好教训一下青丘府,一战定乾坤。”

    梁子既然结大了,那就只有以“一方彻底摧毁另一方”来告结。

    妖族,

    可是很记仇的。

    “真的?”胡仇显然有些不敢置信,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想想,北路军倾巢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整个青丘府,杀光青丘府百姓,焚烧青丘府城池。

    在青丘府的废墟之上,重塑青丘国的无上威名。

    那种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难道本王还会骗你?”青狐王无奈摇头,“所以,秋季大战才是重点,眼前的春季战役不过是开胃菜。难道,这点时间也不能等吗?”

    “能等!”

    胡仇态度大变。

    “这就对了。”青狐王对胡仇还是很看重的,“当然,春季战役也不能马虎。战争期间,就由你坐镇即谷大营,替豹魔军管好后勤。”

    “遵命!”胡仇这次是一点都不感到委屈了,又道:“大王,要不要从狐魔军抽调一两个千人队,协助豹魔军参战?”

    “怎么,你就这么想参战啊?”

    青狐王有些不高兴了,他已经够耐心了,胡仇还是纠缠不休。

    胡仇摇头,“大王,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为了抢功,而是希望,能协助豹魔军,一举击溃敌第二师团,为秋季战役扫除障碍。”

    “怎么说?”青狐王来了点兴致。

    胡仇道:“大王,秋季大战唯一的变数,不在青丘府,而在青丘府之外的大乾南方军团,对方驰援快慢,将直接决定战果大小。”

    “是这个道理。”青狐王点头。

    “既然如此,何不趁着春季战役,先解决了敌第二师团,彻底摧毁南方军团在招摇郡的军事存在?”胡仇道。

    青狐王却很冷静,道:“这件事,再看罢。”

    他总有一种感觉,青丘府绝不像表现的那么简单,对方一定会趁着春季战役搞事情,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调动狐魔军的好。

    春季战役必须赢,而且要赢得漂亮。

    因为此事不仅关乎军心,更关乎青狐王的地位,据他得到的消息,王庭已经传出声音,说要撤换他这位北路军统帅了。

    妖族之中,可也是充满争权夺利的。

    这不得不引起青狐王的警惕,如果不能尽快平息这一场风波,让风浪起势,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此,青狐王不想做任何冒险。

    胡仇无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