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厉兵秣马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厉兵秣马

 好书推荐:
    翌日,清晨。

    望着怀中玉人,初尝情欲滋味的乾元,还真有一点“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想法,用力甩了甩脑袋,起身更衣。

    第五紫月也醒了,睫毛闪动,愣是不睁眼。

    乾元装作没看见,知道娇妻还不适应,迅穿好衣服,来到外间,见虹雪早已准备好洗漱用品,道:“进去伺候王妃吧。”

    “诺!”

    早上用膳时,出现一个小插曲。

    作为贴身侍女,虹雪自然是伺候第五紫月,站在第五紫月身后服侍;乾元身后同样站着一人,正是青樱。

    两人站在各自主子身后,眼中隐隐有火花闪烁。

    这就有点尴尬了。

    好在乾元早有打算,主动给第五紫月盛了一碗灵米粥,道:“紫月,往后内宅就劳你打理了。”女人不干政,男人最好也别干涉内宅之事。

    乾元也不想管。

    第五紫月似乎是第一次被人盛饭,明显有些不适应,小表情愣了一下,在家中除了第五磐石,其他人是不怎么敢跟第五紫月这般亲近的。

    端起粥,喝了一小口。

    甜了点。

    “不好喝呢。”第五紫月皱起小眉,放下。

    这要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女人,丈夫第一次给盛饭,怎么都会吃的,第五紫月自然不是一般人,有一说一,毫不做作。

    乾元就笑:“那尝尝这个。”说着递上一碟糕点。

    第五紫月夹起一块,味道清淡,吃得很香,抬头道:“打理内宅,我不会呢,让青樱继续管吧。”混不在意虹雪焦急的眼神。

    乾元也不勉强,他本就不愿把第五紫月束缚在闺阁之中,“那就让虹雪管吧,至于青樱,在前院伺候就行。”

    “你安排吧,我不懂呢。”

    说话间,第五紫月已经吃完,很有军人作风。

    用罢早膳,两人出了膳堂,先是接受内宅丫鬟婆子的拜见,由虹雪下一份份赏钱,正式确立主母之位。

    跟着又前往正院,接受文武官吏的参拜。

    礼毕,乾元宣布一项特赦令:“本王大婚,普天同庆,封地监牢之中,凡非死刑犯、重刑犯,一律特赦,立即刑满释放。”

    “殿下仁慈!”

    接见完毕,事情也就告一段落。

    …………

    婚礼结束,眼瞅着便是除夕了。

    或许是婚礼太过热闹,一度盖过春节的风头,真到了除夕,并无什么特别之事,无非就是按惯例布置。

    唯一不同的,只是王府多了一位不爱管事的王妃。

    …………

    除夕夜,赵府。

    赵府上下洋溢着喜庆,不止是因为新年将至,更重要的还是赵府大公子赵承借着“特赦”之风,提前出狱。

    解了赵府上下的一块心病。

    吃过年夜饭,赵万明、赵承父子在房中叙话。

    虽然出狱已经两天,赵承依旧没缓过劲来,才过去半年时间,青丘府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青丘府。

    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陌生。

    曾经风光无限的赵家,颓势尽显,虽然在商业领域因为紧跟星空商会的脚步,迎来展的第二春,但是在官场的影响力已经降到历史最低点。

    赵万明已经认命了,最近在有计划地将家族资源集中到商业领域,尤其看好东临新区的展,准备借助天时地利之便,在东临新区大展拳脚。

    “承儿,年后你也别闲着,到商会帮忙吧。”赵万明道。

    赵承沉默,明显不愿。

    作为曾经的翼泽县令,青丘府通判,曾经的青丘官场风云人物,让他去经商,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屈辱。

    更有不甘。

    “父亲,能不能运作一下,调去外地做官?”赵承希冀问。

    赵万明就叹了口气,“如果倾家族之力,把你调去外地做官,到也不是办不到。可你想过没有,你若去了外地,藩王府会怎么想?又会怎么看待赵家?”

    现在的藩王府,已经不是任何家族可以对抗的存在,甚至都不用乾元言语,下面的衙门就会有意无意地打压赵家。

    那对赵家而言,简直就是灾难。

    世家是强,可也有弱点,那就是根基固定在一地。

    就好像现在的赵家,就算不受藩王府待见,也只能在夹缝中挣扎求存,而无法逃离这个漩涡。

    因为赵家的根就在此。

    赵承面容苦涩,尝过牢狱之灾,他整个人都沧桑了不少,也成熟了很多,自然不想因为自个儿,把整个家族架在火上烤。

    “父亲,听说,王府年后要组织一场吏员选拔考试,你说,我能不能去参加?”赵承是个官迷,终究是不死心。

    赵万明就是一怔,怎么都没想到这点,不确定道:“应该可以吧,王府诏令中并未对参考之人做什么限定。”

    “那我就去试试。”

    赵承自信,以他的能力,没可能考不上。

    “那就试试吧。”

    赵万明其实并不看好,以赵承的案底,怎么可能被选上,但是看儿子的表情,他又不忍说出拒绝的话来。

    听天由命吧。

    …………

    时间悄然进入武德43年。

    元宵刚过,乾元就离开藩王府,开始前往各营视察,摆出一副积极备战的架势,站就选择了西郊大营。

    西郊大营只是一个统称,目前驻扎着警备师团第四旅、城防营以及第五紫月带来的五百家兵,也是封地目前驻军数量最多的一个大营。

    第五紫月随行。

    乾元先检阅了第四旅,以确定其是否能参加接下来的战争。

    检阅完毕,乾元喜忧参半。

    喜的是,华雄确实是一位带兵经验丰富的猛将,桀骜不驯的山民战士在华雄调教下,顺利度过新兵期,开始融入军中生活。

    忧的是,第四旅毕竟才筹建不到两个月,无论是战阵演练,还是对武器装备的熟悉,都还没达到上战场的需求。

    真派上战场,怕是会损失惨重。

    因此,面对华雄的请战,乾元也只能狠心拒绝,但他也没把话说死,只是说第四旅将作为预备部队,看情况是否投入战场。

    气的华雄哇哇大叫,又给士兵“加餐”去了。

    接下来就是城防营。

    徐荣性格沉稳,又擅长练兵,城防营经历秋季战役,早已脱胎换骨。

    无奈的是,随着青丘府掀起新一轮的大建设,作为封地大本营,非常有必要安排一支常驻军队镇守。

    哪怕是动战争,也不宜调动。

    因此,除非迫不得已,城防营也将作为总预备队,并不在接下来的作战序列之中,其职责主要还是拱卫青丘府。

    一旦战争开启,大本营若无军队驻扎,可是会引起人心浮动的。

    最关键的是,赤蝮关至今还掌握在豹魔军手中,万一豹魔军出关,哪怕只有一小股部队流窜到青丘府,也足以引一场灾难。

    因此,城防营不能动。

    最后就是追随第五紫月而来的五百家兵了,乾元考虑了一下,也是时候给这支部队一个正式的番号了。

    跟第五紫月商量之后,决定命名为月轮卫。

    月轮卫归兵曹辖制,遵守藩王府的军令,但是,在必要的时候,第五紫月也能越过兵曹,直接指挥月轮卫。

    其性质,有点类似亲卫营,算是第五紫月的半支亲兵。

    为此,乾元还特意任命第五紫月为月轮卫指挥使,具体则由月轮卫营正第五剑负责统领。

    第五剑正是家兵领队,一名武宗前期强者。

    从名字就可知,第五剑虽然不是第五家族之人,却被赐予第五之姓氏,有点类似义子的存在。

    这样的义子第五家族足足有十八位,以十八般武器命名。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戈,镋棍槊棒以及矛耙十八种兵器中,剑排在第三位,由此也代表第五剑的地位。

    对于这样一支精锐,乾元可没想过浪费,直言不讳地对第五剑道:“即将到来的春季战役,月轮卫也要参战,希望你率部能做好战斗准备。”

    “遵命!”

    第五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对于战争,他们从不畏惧,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