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四十章 你是我的王妃

第一百四十章 你是我的王妃

 好书推荐:
    神都的气氛,实在为乾元所不喜。

    进宫面圣的次日,也就是腊月二十,乾元便踏上返回封地的归程,只是队伍比来时壮大了三四倍。

    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五百家兵。

    一个个身穿黑武甲,身披黑披风,骑乘黑魔虎,煞是威武,愣是把随行的亲卫营给比了下去,让后者很是不服气。

    好在还有许褚撑场面。

    除了五百家兵,第五紫月的嫁妆还包括服侍她的四名丫鬟以及两名婆子,光嫁妆就装了二十四大车。

    当然,队伍中还有李三等人。

    这次乾元除了带走李三等密探,还把那些之前在秦王府效力过的,同时又愿意跟乾元走的门客、佃户、工匠以及仆役等,悉数带走。

    秦王府势力几乎从神都消失。

    这下,那些人该彻底安心了。

    南城门。

    送行的除了第五磐石等第五家族中人,还有九皇子乾慎。

    九皇子如此高调的为乾元送行,正是要借此向其他人传递他跟乾元非同一般的关系,让后者苦笑不已。

    这包袱,乾元是注定甩不掉了。

    “九哥,告辞!”

    乾元不是墨迹之人,该说的话,早在四天前就已经谈好了。

    “保重!”

    九皇子微微一笑。

    …………

    同一时间,魏王府。

    城门口生的事,自然是瞒不过三皇子乾泰的,笑着对坐在对面的十四皇子道:“这个九弟,眼皮子太浅了。”

    在三皇子看来,乾元虽然获得开府建牙之权,但毕竟只据有一府之地,麾下军队不到一万人,能在夺嫡之争中起到什么作用?!

    拉拢?没必要。

    十四皇子却不这么想,“三哥,如果十五弟明年又打胜仗了呢?”

    “呃。”

    三皇子乾泰微微一滞,跟着摇头,道:“妖族这次有了防备,又专门安排狐魔军监视青丘府,获胜的希望很小。”

    十四皇子笑道:“外界可在传,说十五弟是妖族克星呢。”

    “愚蠢!”三皇子很是不屑。

    十四皇子提起这话题却是另有深意,借机道:“三哥,不管怎么说,十五弟接连两次击溃妖军,民间情绪还是非常有触动的。明年开春,是不是让第一军团打得更积极有为一些?如果能打赢一仗,也能增加三哥的威望啊。”

    他实在不希望,帝国因为夺嫡而被临国蹂躏。

    三皇子收敛神情,着实被这话触动,“你提的这个角度倒是挺有意思的,我会好好考虑一下。”他却是想到五皇子阵营的第四军团。

    如果第一军团在对抗烛龙国时表现优异,第四军团对抗青丘国却一如既往的烂,两相对比之下,就有打击五皇子的理由了。

    当然,此时正值夺嫡的关键时期,为了打击五皇子,值不值的冒这个险,第一军团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这一系列的影响也必须好好评估。

    不敢贸然决定。

    十四皇子见了,就不再多说。

    …………

    腊月廿五,晴。

    乾元一行终于赶在除夕之前回到青丘府。

    此时的青丘府,早已沉浸在春节将至以及王爷即将大婚的双重喜庆之中,到处张灯结彩,每一颗树上都扎上彩带,城头竖起彩旗。

    青丘驿馆也在工曹连夜赶工之下,摇身一变,成了迎亲馆。

    作为主场的藩王府,更是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开启改造,此时已经布置妥当,所有家具、摆设以及装饰都焕然一新。

    北城门。

    “恭迎王爷!”

    浩浩迎接人群,将城门挤得是水泄不通,青丘府但凡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徐荣更是亲率城防营站岗。

    场面极为壮观。

    车架每到一处,都能引起人群的阵阵欢呼,那种打从心底的拥戴与喜悦,让新来者触动不已。

    随行的五百家兵,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

    马车中,虹雪许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浩大的场面,激动说道:“小姐,殿下在封地很受欢迎啊,这可不想是排练过的。”

    第五紫月目光闪动,没有说话。

    队伍在迎亲馆停下,在举办婚礼之前,也只能委屈第五紫月暂住在此了,这是大乾的风俗,却是不能破坏的。

    好在也就住一晚,明天就将在藩王府举行婚礼。

    …………

    安置好第五紫月,乾元这才回府。

    有刘道宁亲自操持,再有礼曹从旁协助,关于明天婚礼的一切都已准备妥当,无需乾元操心。

    从神都带来的人,该交给6炳的交给6炳,该交给刘道宁的交给刘道宁,给交给青樱的交给青樱,该送给阿宁的送给阿宁。

    同样无需乾元过问。

    乾元只是暗中吩咐6炳,让黑衣卫在接收李三等人时长个心眼,同时对从神都跟来的人做好监视,但是不要打草惊蛇。

    那些杂鱼,未来说不定就能收到奇效呢。

    “殿下,对王妃带来的人,要不要监视?”6炳问。

    乾元想了一下,道:“还是不要了。”

    “明白。”

    6炳明显有些不甘。

    …………

    翌日,婚礼如期而至。

    在自个儿地盘,乾元彻底放开,再不像在神都时那般束手束脚,该有的热闹,该有的排场,该有的节目,一样都不少。

    光酒席就摆了一百零八桌。

    六曹衙门主事及以上官吏,诸位县令、县丞,军中营正及以上将领,青丘府以及诸县大小家族的族长,齐齐赶到藩王府恭贺。

    光是收礼的礼单,就写了一箱子。

    真正的宾客如云。

    乾元更是让人给各营将士送去好酒好菜,共贺此喜。

    青丘府上下一片欢腾。

    这样的气氛最是让人狂热,那些没资格赴宴的,耐不住寂寞,干脆自跑到酒楼去聚餐,好歹沾点喜气。

    普天同庆。

    官吏、将领、士绅以及寻常百姓,他们之所以这般积极,这么投入,除了乾元的威望以及魅力使然,还因为这一场大婚极具象征意义。

    从此以后,不独是藩王府有了女主人,而是整个封地有了主母,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势必将拥有小王爷。

    王爷后继有人,才是封地兴旺之相,才能安稳人心。

    周青、李卫等人眼巴巴赶来,除了赴宴,更重要的也是借机拜见第五紫月这位王妃,确立上下尊卑关系。

    这就叫名分。

    名分一定,则言出法随。

    青丘府的热情好客,同时也感染了那些追随第五紫月而来的客人,尤其是那五百家兵,不觉在心中想着:“来藩王府,或许真来对了。”

    之前的那一点抗拒,基本烟消云散。

    至于第五紫月这位王妃到底怎么想,其他人实在揣摩不明白,整个仪式,第五紫月都是那么的端庄、清丽。

    她没有笑,更不会活跃气氛,也很少说话,大家却都觉得理所当然,认为王妃就该是这般天下绝顶的人物。

    “只有这样的天仙,才配得上殿下。”大家如是说。

    可第五紫月也没拒人于千里之外,该配合的地方都配合到了,只是神情淡淡的,让人想亲近,却又不敢亲近。

    好像话说重一点,都是对她的亵渎。

    实际上第五紫月未必就在意,她已然,却也不乏感动。

    热热闹闹中,终于夜幕降临。

    酒宴终于散去,宾客也已告辞离开,藩王府终于安静下来,只有大红灯笼还在黑夜中兀自绽放着光芒。

    内院,洞房。

    进行完最后一项仪式,婆子丫鬟一一退出房间,只剩下乾元跟第五紫月两人,就连贴身侍女虹雪都已退到外间。

    红鸾暖帐,红烛摇曳。

    今晚乾元罕见地喝了不少酒,脸上热乎乎的,有点红,望着烛光下,安静地坐在床头,凤冠霞帔的第五紫月,心情有些复杂。

    仪式,它又不仅仅是仪式。

    从神都走了一遭,加上白天的婚礼,享受着来自各方的热烈掌声与祝福,乾元这个单身狗,突然现了婚姻的意义。

    它是庄重的,是一生一世的承诺。

    即便两人此前基本没有交集,彼此不熟悉,更谈不上什么爱情,但是命运将两人撮合到一起,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

    从此,他们就是夫妻。

    自由恋爱的婚姻未必就能白头偕老,同样的道理,就算是赐婚,幸福与否,也在婚后两人的磨合与经营,未必就不能相濡以沫。

    婚姻,从不等于爱情。

    乾元稳定心神,掀开红盖头,看到的是一双清澈如水的明眸。

    两人就这么对视。

    谁也没有说话。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丝甜蜜气息,萦绕在两人身边,连带着正在燃烧的烛火都摇曳起来,在温暖的房中起舞。

    在这一刻,乾元才认真打量第五紫月,她是那么的美。

    动人心魄。

    都说眼睛是通往心灵的窗户,两人就这般默默对视着,却似乎都能隐隐感受到彼时的心意。

    两颗陌生的心脏,在这一刻,悄悄共振。

    “歇息吧!”乾元道。

    第五紫月脸色突然一红,那一抹突如其来的娇羞,彻底击碎了乾元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让他下定决心,往后余生,都不能让这个女人受一点委屈。

    烛火熄灭。

    这一夜,天空突然下起鹅毛大雪,院中的那一株老梅傲雪独立,盛开的梅花却是格外艳丽,殷红如血,暗香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