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订婚典礼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订婚典礼

 好书推荐:
    腊月十八,晴,宜嫁娶。

    这一天,乾元从早上开始,就像个木偶一样,被人牵着走完一场接一场的仪式,迎接一个又一个宾客。

    直至夜幕降临。

    皇族婚礼排场大,规矩却也更严,没有嬉闹,没有敬酒,更没有什么闹洞房,诸位皇亲贵戚喝了杯酒,就一一起身告辞。

    没点趣味。

    乾帝以身体不适为由,没能来到典礼现场,更是让这一场典礼失色不少。

    更搞笑的是,因为只是订婚典礼,乾元从头到尾都没见到他的未婚妻第五紫月,光是他一个人在府邸唱独角戏。

    翌日,乾元这才前往第五家族。

    他要接第五紫月一同进宫面圣,随行的只有许褚带领的十二名亲卫,剩下的亲卫,包括郭嘉等人都在府里候着。

    这里可是神都,亲卫也不能随意走动。

    “臣第五磐石(第五骄阳),拜见殿下!”两人虽然地位非凡,又可算是乾元长辈,但是在皇族面前还是得行君臣之礼。

    这就是规矩。

    “快快请起!”

    乾元上前主动搀扶起第五磐石,让长辈行礼,他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殿下里面请!”

    第五磐石虽然年过七十,但作为武尊强者,早就达到练髓如霜,练血汞浆的境界,全身血肉强大,肌理紧凑密实,生机勃勃。

    如果不是刻意留的白,甚至都看不出他是一位老人。

    走在第五磐石身边,乾元更是隐隐感到一丝淳厚、浩大、至刚至强的气息,他知道,那是第五磐石凝练的武道意志。

    人如其名,确实是磐石砥柱。

    武尊之前的三大境界练的是内在自身,其实都可称之为锻体,只是细分为练肉、练筋、练皮膜、炼骨、练内脏、练骨髓以及换血七个阶段。

    换血大成就能脱胎换骨,能敌数百人,寿元达12o岁。

    要突破至武尊之境,则是融合七阶段成果,融会贯通,一举打破身体桎梏,返后天为先天,进阶至武者梦寐以求的先天之境。

    此为武尊前期,可凝练罡气。

    因为有罡气护体,相比武宗后期,武尊前期强者的实力已是有了质的飞升,跟引气期修士以及妖王一般,战斗时先就立于不败之地。

    之前青狐王能在重重围剿下杀出重围,也就一点都不意外了。

    像第五磐石这样进一步凝练出武道意志的,已经是武尊中期强者;至于武尊后期,则是将武道意志与罡气结合,升华出神意,对罡气如臂使指。

    就像禁卫军统领行布。

    那天晚上,行布在见到李淳风的刹那之间,气息就笼罩了整个后花园,隐隐有凝固空间之气象,那其实不是杀气,而是行布的罡气。

    当时李淳风胆敢有一丝异动,就会遭到行布的无情绞杀。

    神意升华,便是武神。

    武神期强者,主要是修炼与自己武道意志相符的窍穴,使肉体变得更加强大,与罡气彻底融为一体。

    练武不明窍,终究不能肉身成圣,也不能洞悉肉身之奥妙。

    人之一身窍穴,如天上繁星,天地众神居住其中,若有人能明窍修炼至于上天星辰呼应,则举手投足,威力无穷,擒龙掷象。

    肉身成圣者,便是武圣也。

    随着第五磐石,乾元饶有兴致地打量第五家族府,被这种粗狂风格的建筑所吸引,跟着就感觉有人也在悄悄观察他。

    是第五骄阳,他的那位便宜岳父。

    乾元蓦地一惊,收束心神,他打量别人之时,他人又何尝不是在观察他,世家皇族实在没多少亲情可言。

    一切都是利益纠葛。

    现在的神都,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乾元,盯着第五家族,想要知道,在这一场联姻之后,两者是否会结成更紧密的关系。

    第五骄阳又是怎么想的呢?

    乾元不去想,他也不会主动跟第五家族讨论此事。

    一切顺其自然吧。

    到了正堂,乾元终于见到第五紫月,即将嫁作他人妇的紫月,长高高盘起,青丝如云,靓丽端庄。

    清丽如仙子的她,更是罕见穿上绚丽夺目的红色长裙,就好像洁白高傲的天山雪莲,被嫣红的霞光缠绕,如梦似幻,给让带来永生难忘的震撼。

    这一刻,乾元醉了。

    世间竟有如此绝世红颜,清丽脱俗而又美如天眷,彷如降下凡尘的天庭谪仙子,能让你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已心醉神往。

    第五紫月右手压左手,双腿微屈,盈盈行了一礼,只是那双漆黑清澈的眼眸却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动。

    似乎,乾元跟其他人并无什么不同。

    好在乾元注意到,第五紫月洁白如玉的手腕上带着他送的卡地亚腕表,嘴角不觉露出一丝笑意。

    “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第五家族府,乾元率先登上马车,转身,向第五紫月伸出右手。

    第五紫月微微一怔,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搭上。

    乾元握住玉手的一瞬间,明显感到手主人的紧张以及细微的颤抖,心中一笑,原来,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自若。

    终究是一位即将远嫁的少女。

    两人坐在封闭的车厢之中,气氛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丝奇妙的变化,佳人在侧,乾元心情总归是好的,到也没做什么多余的动作。

    看第五紫月的神情,怕是没说话的兴致。

    车架在宫门口缓缓停下,乾元牵着第五紫月下车,这一次就自然了很多。在早就等在此的太监带领下,两人进了皇宫,一路来到长生殿。

    许褚等人只能在宫门外等着。

    “儿臣拜见父皇,皇后!”

    坐在大殿之上的除了乾帝,还有独孤皇后。

    “平身!”

    乾帝的声音再不是乾元印象中的中气十足,略显沙哑,身体虽然依旧挺拔,却明显消瘦了一圈,脸颊也不再饱满。

    乾元甚至能隐隐嗅到一丝腐朽的味道。

    这位不可一世的帝王,终究无法战胜病魔的侵蚀,疲态尽显。

    乾帝,真的快不行了......

    “尔即成家,当成为封地表率,体恤臣民,励精图治,替帝国镇守边疆,不可懈怠,更不可自满,当勤勉以之……”

    乾帝的目光虽已浑浊,却又能透彻世情。

    乾元心里很不是滋味,静静聆听乾帝训导,将这位老人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细细揣摩其中的深意。

    对独孤皇后投来的探究目光,乾元却是视而不见。

    终于,乾帝说完了。

    乾元再次行了一礼,“儿臣谨记父皇教导,还望父皇保重龙体。”不管是出于情感,还是利益考量,他是真的不希望乾帝就这么挂掉。

    望着殿下跪着的儿子,乾帝的心情远比看上去要复杂,可他是帝王,只能将诸般心思埋藏心底,面无表情道:“赏!”

    “诺!”

    全万机亲自捧上一个托盘,来到乾元跟前。

    托盘之中,红绸布之上,放着一对造型精美的玉佩以及一个白瓷瓶,这便是乾帝赐给乾元夫妇的新婚之礼。

    之前赏赐的,算是公。

    眼前的才是乾帝的个人赏赐,虽然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乾元知道,这一定是极为贵重之物,价值不凡。

    全万机笑着道:“殿下,这一对玉佩乃龙凤同心佩,携带之后,无论哪一方遇险,同心佩都会出预警,寓意夫妻同心。”

    乾元点头。

    龙凤同心佩更大的意义,怕还是在它的寓意以及象征意义,除了美好祝福,何尝不是替第五紫月这位王妃正名。

    同心佩就这么一对,其他妃子永远也无法过第五紫月。

    全万机接着道:“瓷瓶中装着两粒驻颜丹,服用之后,不管年岁几何,容貌都会维持在服丹时的样子。”

    乾元倒吸一口气。

    驻颜丹被誉为最鸡肋,但也是最受女人欢迎的丹药,炼丹所用药材之珍贵稀有,甚至还在九转九还玉液神丹之上。

    就连宫里,只有皇后跟贵妃才能享有此丹。

    比如眼前的独孤皇后,虽然早已年过六十,但脸上依旧维持着三十岁时的容貌,雍容华贵,看不出一丝老态。

    这对女人而言,简直就是神丹。

    就是第五紫月这般心境的,闻言,也不觉扫了那瓷瓶一眼。

    试问,哪个女人不真正在乎自个儿的容貌,哪个不害怕容颜失去,昭华不再?驻颜丹已经无法用灵石来衡量了,想买也买不到。

    乾帝一下赐下两颗,已经是格外恩宠了。

    “谢父皇赏!”

    乾元携第五紫月,再次行了一礼。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乾帝似乎已经极为疲惫,摆手,示意乾元退下。

    乾元深深行了一礼,他,或者乾帝,都不知道,这竟是两人见的最后一面,下一次再见,已是乾帝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