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零二章 淯水县令

第一百零二章 淯水县令

 好书推荐:
    七月初五。

    忠叔进了藩王府,迎面遇到王府长史刘道宁。

    “大人!”

    刘道宁赶紧行礼,忠叔这位府丞虽然是新设职位,甚至都没有品级,但谁都知道,他是封地文官之。

    忠叔回了一礼,并不摆架子,笑着问:“殿下可在书房?”

    “殿下此刻正在后花园练剑,要我带大人去吗?”身为长史,刘道宁除了是王府总管,同时还扮演着幕僚长角色,很得乾元看重。

    忠叔笑道:“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忙吧。”

    …………

    后花园内,碧波池畔。

    乾元盘膝坐在草地上,惊鸿剑在空中飞舞,风驰电掣,或是擦着水面急掠过,激起条条白浪,或是凌空飞渡,飘逸自然。

    让人赏心悦目。

    经过小半年的修行,乾元的御剑术已经有模有样,惊鸿剑也终于有了点飞剑的样子,再不是一开始的“飘剑”了。

    除了剑术长进,也跟乾元修为增长有关。

    入夏以来,水泥已经在大乾大规模应用,给乾元带来源源不断的功德。除此之外,就藩青丘府,解决难民危机,也给乾元带来不少功德。

    两相叠加之下,乾元的修为可谓一日千里。

    照此度,怕是用不了一年,乾元就能再做突破,顺利晋入壮魂后期。他现在就像一个长期翘课的学生,正在疯狂补课。

    后劲十足。

    功德灌注之下,乾元的资质也在潜移默化中得到改进,虽然很细微,但是日积月累之下,终有一天,资质会得到质的提升。

    乾元的修行之路,已经跟霸业紧密联系在一起。

    荣辱与共。

    其实不光是乾元,忠叔、刘道宁、郭嘉等人,作为藩王府一员,他们同样也受益于天地功德,修行度比普通修士快上很多。

    尤其是主导赈灾的忠叔,很是获得一笔不小的功德。

    “殿下!”

    忠叔远远行了一礼,他此番前来,是来商议淯水县令人选的。

    随着前任县令下狱,任命一名新的县令已经迫在眉睫。跟流沙国的边境贸易重启在即,淯水县的地位一下变得关键起来,就更要选一位可靠之人赴任。

    奈何,细细排查了一遍,忠叔并没找到合适人选,刚才在门口遇到刘道宁,让他有了一些想法,也没顾忌,直接跟乾元讲了。

    “你举荐刘道宁出任淯水县令?”乾元有些惊讶。

    忠叔道:“目前看来,也只有他最合适了。”

    “那王府这边怎么办?”

    “要不,让郭嘉暂时兼任长史一职?”忠叔提议,随着青丘警备师团整编到位,郭嘉已经回到藩王府,不像之前,需要到处张罗。

    “不妥。”

    乾元摇头,郭嘉最擅长的是军务,对处理王府杂务未必就擅长,也容易让郭嘉分心,更有违他军政分离的治理思路。

    “王府长史还是由专人担任的好。”

    一时半会儿,乾元这边还真离不开刘道宁。就藩青丘府之后,需求乾元批阅的公函猛地增长数倍,身边没个得力之人,会很艰难。

    刘道宁干的还不错。

    忠叔有些失望,更有些头疼,他实在是没辙了,“那,从府衙挑一人下去?”实在不行,只能启用世家子弟了。

    “我想想。”

    乾元下意识用手指敲击桌面,突然道:“听说,冯开山已经回来了?”

    “是。”

    忠叔有些莫名其妙,还是回答道:“昨天就回来了。冯去疾的葬礼定在三天之后,届时,殿下可要前去吊唁?”

    事实上,最近冯家一直在做府衙的工作,希望府衙能派人前去参加葬礼,不管怎么说,冯去疾生前也担任过青丘知府。

    乾元道:“死者为大。届时,让道宁代表我去一趟吧。”

    虽然冯去疾是乾元的敌人,但是两人并未进行实质性的交锋与对抗,冯去疾还没威,就被五皇子给牺牲了。

    双方并没有真正结下死仇,跟张怀仁他们是不同的。

    吊唁一下也是应该的。

    忠叔点头,心里还在琢磨,殿下突然提到冯开山,是何用意。

    乾元却也没打哑谜,问:“冯开山之前在青雘县担任主簿一职,此人风评如何?”冯去疾辞官之后,未免有人拿冯开山做文章,也跟着辞官了。

    “倒是没听过有什么恶评。”忠叔实事求是,跟着目光一动,惊讶说道:“殿下是想提拔冯开山为淯水县令?”

    这可太出乎预料了。

    怎么说冯家都是敌人啊,冯开山还告御状了呢。

    乾元笑道:“是有这个想法,你怎么看?”

    忠叔没有急着回答,脑子快转动,渐渐的,终于有了一丝了悟,“殿下是准备,借此安抚冯去疾一系?”

    “聪明!”

    乾元笑着点头,“要对付的已经死了,就没必要一棒子都打死。牵连太广,最终损耗的还是青丘府的力量。”

    内斗,不可避免地就会产生内耗。

    无论是冯去疾的门生故吏,还是冯家附庸,大部分都是正常站队,算不上罪大恶极。派系不存在了,乾元也没必要把这些人都摁死。

    且不说府衙,就是县衙,那也不是县令、县丞等少数几人就能玩得转的,需要底层官吏的支撑。

    在翼泽县,乾元不也是给了葛明辉重新选择的机会吗?!

    现在站的更高,就更不会计较了。

    没错,乾元对世家之患确实深恶痛绝,但这并不代表,他要把封地内的世家全部砸个稀巴烂,全数重用寒门之士。

    那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世家的存在,本身就有其存在的基础与道理,不能彻底否定。

    至少现阶段不行。

    乾元的思路是,摧毁一批顽固分子,给忠叔、刘道宁、狂刀张放等新贵腾出一点位置来,让新旧权贵形成一个新的平衡。

    这才是长久之道。

    除此之外,乾元也顾忌其他世家的想法。真要把冯去疾一系全部打死,怕是也会寒了曹叡、唐四方等人的心。

    兔死狐悲啊。

    忠叔也已经想到这一点,道:“我认同殿下的判断。”

    “那就这么定了吧。”乾元直接拍板。

    “遵命!”

    忠叔起身,深深行了一礼,来之前,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