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九十一章 隐士,痞子,法医,密探

第九十一章 隐士,痞子,法医,密探

 好书推荐:
    次日中午,乾元返回青丘府。

    刚一回府,长史刘道宁就赶来汇报:“殿下,昨天有四位修士前来造访,说什么仰慕殿下贤名,自愿入府为幕。”

    乾元立即反应过来,快递到了。

    “人呢?”乾元问。

    “下官不敢擅自做主,把他们都安排在客房暂住。”

    “很好,去,把他们都请到书房来,不,先去会客室。”乾元实在好奇,这一次都召唤到哪四位文官。

    “是!”刘道宁转身而去。

    …………

    会客室内。

    乾元刚一进门,还没看清人呢,对方就先拜了下来。

    “陶渊明!”

    “李卫!”

    “宋慈!”

    “6炳!”

    “拜见王爷!”

    果然是送快递的,连主公都不叫了,这是要划清界限吗?!

    “诸位快快请起!”

    乾元有些方,好在有刘道宁在,忙着沏茶寒暄,稍稍化解了现场尴尬。虽然是学渣,但是乾元的历史学的还不错,对四人勉强都有印象。

    陶渊明就不用说了,著名的东晋田园诗人,归隐之前到也当过彭泽县令,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从此归隐田园。

    李卫!

    这乾元就更熟悉了,不是通过历史课本,而是电视剧,无论是《李卫当官》,还是《雍正王朝》,都是耳熟能详的人物。

    宋慈。

    嗯,又是电视剧,《大宋提刑官》,法医鼻祖。

    最后就是6炳。

    这是最陌生的,隐约记得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锦衣卫指挥使,一个让官吏百姓闻风丧胆的机构,一个人谈之色变的人物。

    这样的四个人,怎么说呢?

    一个隐士,一个痞子,一个法医,一个密探。

    乾元头有些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要的是文官,是干吏,是县令啊,此番召唤到的四人当中,除了李卫,其他三个基本都跟县令不沾边。

    这就难办了。

    直到现在,乾元都没有搞清楚,系统到底是如何定义甲乙丙三档的,且不说其他,就眼前这四位可都不是无名之辈。

    有的甚至在某个领域的造诣登峰造极,比如宋慈,6炳。

    怎么也是丙档?

    乾元有些糊涂了。

    不管怎样,人都来了,那也只能量才而用,系统是不会解释的,更不能退货。而且以系统之前的尿性,或许这么安排另有深意?

    乾元也只能这么自我安慰。

    正想着怎么安排四人时,忠叔闻讯赶来,脸上难掩焦虑,想来,接二连三的坏消息,最难熬的就是暂时主持府衙的忠叔了。

    见到李卫等人,忠叔明显一怔,“殿下,这是?”

    乾元道:“走吧,去书房谈!”

    …………

    到了书房,自然又是一通互相介绍。

    乾元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问道:“忠叔,现在府衙是个什么情况,可有什么异动?”他这么问,到有一半是替李卫等人问的。

    没有乾元授意,刘道宁是不会向李卫等人泄露半点消息的。

    忠叔道:“情况有些复杂。”

    世家豪族都是消息灵通之辈,看似无关的辞官风波以及粮商毁约风波,很快就被大家联系到一起,继而联想到神都。

    无疑,这是神都大人物出手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虽然乾元树立了一定的威信,但还不足以把这些世家捆绑到藩王府的战车上,共同进退。

    最多就是两不相帮。

    就连唐曹两家都只敢在暗中跟忠叔通了气,不敢明着站出来。这便是世家的处世哲学,不会轻易押上家族命运。

    最起码现在,乾元给出的筹码还不够。

    因此,这一次的麻烦只能由藩王府独立解决,至于解决不了的后果会是什么,大家非常有默契地不去讨论。

    只是最近的青丘府,世家之间频频聚会倒是真的。

    暗潮涌动。

    乾元听完,并未做任何表态,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问:“粮商毁约之后,可还有其他办法买粮?”

    这才是乾元最关心的。

    忠叔回道:“粮食自然是有的,南境不卖,可以去西境、东境,尤其是东部沿海,有的是粮食。问题是,太远了,光是路上的损耗就负担不起。”

    “这样吗?!”

    乾元眉头紧蹙,突然道:“我记得,淯水县边境有一座关卡,对吧?”

    楚冠杰之前率领的南方军团第二师团第四旅,就一直驻扎在淯水县,以防备南面的流沙国。

    倒是新组建的青丘警备师团,并未在淯水县驻军。

    因为乾元很清楚,以警备师团的这点兵力,流沙国真想搞什么动作,那是守也守不住的,干脆不守。

    想来,只要流沙国但凡有点脑子,就不会跟大乾的一位藩王过不去。

    忠叔道:“是,就叫淯水关。”

    “那,能不能通过淯水关,向流沙国的粮商买粮?”乾元目光灼灼。

    “理论上是可行的。”忠叔想了下,道:“据悉,最早的淯水关就是用来做边境贸易的,只是最近几十年,才渐渐演变成军事要塞。”

    乾元了然。

    如此转变,自然是跟大乾的衰落以及流沙国的崛起相关。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明天就派人去接洽此事。”萧氏商会再厉害,也威胁不大流沙国的粮食商人,有钱还怕买不到粮。

    “可是,殿下难道就不担心?”忠叔欲言又止。

    春季战役刚一结束,东大6各国都不约而同地扩军,大乾王朝跟流沙国的关系正处在历史最紧张的时候。

    一个不好,就可能擦枪走火。

    这时候跑去流沙国买粮?忠叔实在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太冒险了!

    乾元道:“有什么好担心的?眼下,帝国边境虽然剑拔弩张,但是还远没到断绝往来的地步,离撕破脸还早着呢。”

    这是乾元的判断。

    东大6虽然风起云涌,但还缺一根导火索。

    战争可不是儿戏。

    尤其是堵上国运的国与国之间的大战,它就像洪水猛兽,一旦开闸,未来如何,就不是某一方势力所能控制的。

    战火一旦烧起来,成燎原之势,谁也无法肯定就一定是胜利的一方。

    因此,每一次大6动乱,往往都有一段很长的前奏,需要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时间来做战争准备,积蓄力量。

    不是说打就打。

    至少目前,乾元还看不到彻底撕破脸的迹象。

    “既然这样,我下去就安排!”

    眼见殿下如此自信,忠叔也只能选择相信殿下的判断,而且,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青丘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选择。

    一旦粮食无法供给到位,青丘府必定大乱。

    别忘了,青丘国可还一直虎视眈眈呢,忠叔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最近才寝食难安,生怕一觉醒来,妖军已经兵临城下。

    好在殿下回来了。

    乾元嘱咐道:“买粮的时候,记得要大大方方的,切记不要偷偷摸摸,明白吗?”

    “嗯?”

    忠叔明显一怔,“为什么?殿下难道不担心,朝廷追查此事?”

    乾元一笑,“这么大的买卖,瞒是瞒不住的。朝廷要查,就查好了,我还正想问问,为何青丘府在帝国买不到粮食呢。”

    “殿下英明!”

    忠叔立即反应过来,五皇子此事本来就做的不地道,真要查下去,牵连最深的就是五皇子,青丘府反而是受害者。

    想来,五皇子没这么蠢。

    乾元笑了笑,没再解释什么,他其实还有一点小心思,就是像通过这次买粮,做一次试探,看能否重新开启边境贸易。

    想必,会触动很多人的神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