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八十六章 宴无好宴

第八十六章 宴无好宴

 好书推荐:
    处置了赵承,乾元像个没事人一样,好像赵承是个无足轻重之人,在亲卫队簇拥下前往藩王府。

    新的王府占地过百亩,前后三进,两侧还有院落相连,庭院深深,树木葱郁,假山花园一应俱全,足可容纳数千人生活其中。

    对乾元来说,委实太大了。

    如果没有刘道宁在前面引路,乾元怕是会在自个儿家中迷路。

    只是,当家大到一定程度,也就失去了家的意义,置身其中到有“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触,早没了那种住豪宅的兴奋。

    刘道宁打理前宅,阿宁负责后宅。

    乾元一概不理会,匆匆游览了一遍,就拉着忠叔进书房议事,虽然忠叔每日都有函件来,到底还是没有面谈来的直观。

    这一谈就是两个时辰。

    …………

    就在乾元跟忠叔密谈时,因为赵承的突然倒下,正在青丘府引一场地底海啸。

    冯府。

    就是以冯去疾的镇定,得知赵承被下狱,眉头也忍不住狂跳一下,他同样想起去年年底的那一封信。

    原本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妥协,不想却给了赵承致命一击。

    这一刀捅的,实在无辜。

    赵家怕是要恨死冯去疾了。

    想到五皇子乾恪托云梦卫来的密函,冯去疾心情变得无比沉重,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一场惊天豪赌中,冯家还没完成下注呢,就已经输了一半。

    前路徒然变得艰难起来。

    可既然下场了,就再无回头路,只能继续斗下去,想到这,冯去疾冲门外喊道:“来人!”

    “老爷!”

    “备车,去赵家!”

    “是!”

    …………

    冯去疾赶到赵家时,赵万明正在家里破口大骂呢。

    赵承突然被拿下,不仅意味着赵家苦心培养的继承者半路夭折,也让赵家在府衙的权力网出现巨大漏洞。

    不及时堵上,后续影响将更糟糕。

    最让赵万明气愤的是,乾元刚一来,就当着大小官吏的面强势拿下赵承,不给赵家留一点面子,摆明了是要打压赵家,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这让赵家以后如何在青丘府立足?!

    脸都丢尽了!

    赵家以商起家,以商立家,赵氏商会是青丘府第一大商会,赵家是青丘府第一大财主,最近百年才加码官场,逐渐洗去商人标签。

    这样的家族最重面子,生怕别人说他们是暴户。

    也难怪赵万明暴跳如雷了。

    听冯去疾来访,赵万明倒是很快收拾情绪,脸上甚至挂上笑容,“今天吹的什么风,把冯大人招来了。”

    冯去疾摆手道,“我已辞官,当不得大人称呼,赵兄别来无恙啊。”

    “那,冯兄来是?”赵万明很谨慎。

    冯去疾一点都不客套,语出惊人:“天家掌中枢,世家治地方,这是老祖宗立下的规矩。可现在有人要坏了这规矩,才半年时间,翼泽县两大豪族就被连根拔起,现在又要来祸害青丘府。赵兄,前车之鉴啊!”

    赵万明皮笑肉不笑,“冯兄言重了。”

    冯去疾倒也不指望赵万明立即表态,话锋一转,突然说道:“听说那位主在筹备一个什么星空商会,赵兄怎么看?”

    “这没什么。”

    赵万明眼神有点冷,同行是冤家,星空商会来势汹汹,又有藩王府做后盾,冲击最大的就是赵氏商会。

    冯去疾意外地看了赵万明一眼,没想到赵万明竟然如此沉得住气,也不好逼迫太急,借机转移话题。

    聊了一会儿,冯去疾就告辞离开,临走前,装作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听说今晚宴会的目的是为府衙借贷,赵兄会否慷慨解囊?”

    “最近商会资金周转困难,没钱。”赵万明总算有了态度。

    冯去疾会心一笑。

    …………

    傍晚时分,藩王府门前开始热闹起来。

    受邀前来赴宴的大小官吏、士绅豪族,精心打扮之后,带着同样精心准备的礼物来到王府。

    长史刘道宁站在门口迎客。

    冯去疾、唐玄镜、赵万明、曹叡等重量级客人,都被迎到正堂赴宴,每人面前摆着一个单独的案几,摆满了灵果、灵酒以及各色美食。

    其余客人则被安置在前院。

    吉时,乾元缓缓步入正堂,在上坐下,宴会正式开始。

    乐师奏乐,半妖舞姬翩翩起舞。

    席间觥筹交错,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面上都是一团和气,直到宴会过半,乾元一挥手,乐师、舞姬一一退下。

    厅中为之一静。

    正在饮酒的诸位目光瞬间恢复清明,知道正戏要开场了。

    乾元抵达之前,忠叔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为借贷一事,跟青丘府大大小小的家族都通过气,有过初步沟通。

    最终拍板,就在今晚。

    在没见到正主之前,就算是借贷,这些家族也不会轻易松口。

    随着乾元放下酒杯,堂中气氛似乎都随之一变,再没了之前的喧嚣、轻快,转而被一种莫名的情绪笼罩。

    略显压抑。

    堂下,唐四方坐在父亲唐玄镜身侧,看向乾元的目光很是复杂。

    对乾元,唐四方本来是很崇敬的,也有一点期待,可屯军被收编进青丘警备师团第一旅,让唐四方成了光杆司令,很是尴尬。

    加上白天乾元突然处置赵承,难免不让唐四方产生什么想法。

    敬佩归敬佩,唐四方作为家族子弟,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必须为家族利益考虑,做出一些违心的抉择。

    比如今晚。

    唐四方得到消息,就在宴会开始之前,冯去疾、赵万明两人还在跟其他家族频频接触,意味不言而明。

    此番借贷不仅关乎赈灾,更关乎王府声威。

    如果王府费心张罗的借贷,最终没有得到各大家族的响应,或者响应者寥寥无几,以至筹措不到足够的银两,无疑会动摇王府威信。

    王府接下来的施政,势必将变得艰难起来。

    青丘府可不是翼泽县,各大家族既是土生土长,又跟郡城,甚至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家族之间通过联姻,早就织就一张大网。

    如果乾元胆敢效法在翼泽县时的做法,高举杀戮之刃,肆意破坏规则,把青丘府搅动得天翻地覆,固然能逞一时之威,最终,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将被视为对世家集团的挑衅。

    等到那时,甚至都不用皇子动手,自然就会有无数的人站出来难,别说乾元只是一位郡王,就是封王,都挡不住世家的攻讦。

    世家二字,可不是说说而已。

    强如乾帝都不敢跟整个世家集团对抗,这是帝国统治的根基之一,一旦有人试图破坏这一根基,就可能动摇国本。

    甚至是改朝换代。

    这一幕,在地球历史上可也是缕缕上演。

    因此乾元即便能用强,也必须有充分的理由与证据,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则,比如这次拿下赵承,就无人敢说什么。

    赵家只能自认倒霉。

    总结起来,就是要在规则之内,适当、合理地运用自身的力量,甚至是借力打力,以达到目的,最终树立起不可撼动的威望。

    这就非常考验统治者的手腕与能力了。

    当好藩王,可不是神都的一纸敕令就能搞定的。

    今晚暗潮汹涌,乾元将如何应对这一局面呢?在唐四方注视下,乾元目光也向唐四方这边看来,让后者心中一颤。

    “唐大人!”

    不要啊!

    唐四方心中苦笑,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被第一个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