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七十八章 请功

第七十八章 请功

 好书推荐:
    “西境之败,乃帝国之耻,必须严惩。第五磐石罚俸半年,在神都自省,革去第五骄阳师团长一职,调任兵部侍郎。”乾帝一锤定音。

    “谢陛下!”

    第五磐石恭敬行了一礼,次在朝堂声,依旧中气十足。

    “陛下圣明!”

    独孤震、何守茳等大臣齐齐行礼。

    魏王乾泰的脸色有些奇怪,有喜色,又有一丝意犹未尽。

    第五骄阳是第五磐石之子,第五家族第二代中最杰出的人物,任第一军团第一师团师团长一职,是第一军团统领最热门的候选者。

    现在,乾帝不仅让第五磐石在神都反省半年,还调走了第五骄阳,偏偏此时第一军团又要重新募兵,这就给了魏王乾泰以操作空间。

    只要布置得当,虽然无法完全掌控第一军团,至少能插上一脚。

    乾帝这是既未完全隧了三皇子乾泰的意,又给了他一点甜头,态度依旧是模棱两可,让人捉摸不透。

    好在,总算是开了一道小口子。

    其他皇子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纷纷围了上来,最先讨食的正是五皇子楚王乾恪,“启奏父皇,第四军团这次在西南抵御青丘国进犯,虽然胜了,但也暴露了兵力不足的弱点。南面的流沙、出云两国又蠢蠢欲动,儿臣斗胆,请求扩充第四军团编制,以应对南境越险恶的形势。”

    “照你看,扩充多少合适?”乾帝不动声色。

    楚王乾恪就像受到莫大的鼓舞,回道:“儿臣以为,要拱卫南境安宁,至少要把第四军团达到满编,扩充两个师团。”

    乾帝不置可否,“众卿以为如何?”

    “启奏陛下,微臣以为不妥。”兵部尚书何守茳再一次当起了急先锋,“既然第四军团获胜,那就证明并无扩军之必要。”

    “微臣也以为不妥。”

    吏部尚书燕山河跟着站了出来,“说到扩军,镇守北境的第二军团同时应对烛龙国、北狄国以及黑齿国的威胁,更应该扩军。”

    宰相独孤震却提了另一个问题:“一口气扩编两个师团,财政上怕是支撑不过来,当徐徐图之。”

    户部尚书萧金甤(rui)立即道:“两个师团的军费,挤一挤还是有的。”

    “那为何上次重修关隘,户部却推脱没钱?”独孤震反将一军。

    大臣们吵成一团,都打着“保家卫国”的大义,其实背地里都是在为各自背后的皇子争取利益,乱糟糟的不像话。

    吏部尚书燕山河背后站着的是八皇子燕王乾佑,在北境颇有影响;户部尚书萧金甤背后自然是五皇子楚王乾恪,在南境最为活跃。

    倒是九皇子,齐王乾慎一直没有力。

    这一场围绕扩军的辩论,把越来越多的大臣卷入其中,一小半都或明或暗地表明了立场,成了夺嫡之争最剧烈的一次朝堂碰撞。

    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这让那些还没卷入其中的大臣,心惊的同时也在暗暗思量,是继续明哲保身,还是开始下注?

    帝国起风了。

    乾帝看着堂下的闹剧,浑浊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悲哀,外戚专权,皇子干政,世家当道,夺嫡混乱,他对帝国的控制正在日益衰落。

    等到矛盾都爆出来,谁能力挽狂澜,收拾残局?

    帝国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

    日益加剧的伤病正在每日每夜地侵蚀乾帝的生命力,腐蚀他的灵魂,吞噬他的精力,以如此残破之躯,到底还能支撑多久?

    就算乾帝现在强行立一位太子,可诸夺嫡集团已经成型,其他皇子定然不服,等到他驾崩,帝国还是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分裂与混乱之中。

    已经晚了!

    “众卿的意见,朕已知悉,那就第二、第三、第四军团,各自增加一个师团的编制,以拱卫帝国安全。”乾帝的声音依旧洪亮,看不出一丝疲态。

    “陛下圣明!”

    大臣们就像分到糖果的孩子,得其所哉。

    倒是楚王乾恪,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他没想的,咄咄逼人的提议竟然换来父皇“利益均沾”,让他的算计彻底落空。

    相比之下,九皇子的不争更显英明。

    在这一场闹剧中,冷眼旁观的不止乾帝,还有工部尚书长孙云。

    最让长孙云气愤的是,眼见关于春季战役的总结即将告一段落,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人提及翼泽县在青丘战场的贡献与功勋,好像那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根本不够格拿到朝堂上来讨论,只需兵部个文书就行。

    五皇子乾恪,更是恬不知耻地将西南战场的胜利归功于第四军团,偏偏其他大臣没有一个站出来指出其中的错误。

    这是阴谋!

    大臣们好像形成了某种默契,就是要对翼泽县的战功装聋作哑。

    原本,长孙云确实做好了就此蛰伏的打算,可乾元的亮眼表现,又重新激了他的斗志,带来一丝希望。

    也许,还能争一争?

    不管如何,长孙云这次不再准备沉默了。

    “启奏陛下,微臣有事要奏!”

    长孙云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不安,却如一颗石子投入池塘,荡起圈圈波纹,瞬间成为全场焦点。

    没错,长孙云,连同显赫一时的长孙家族确实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都权贵,谁也无法真正忽视长孙家族的存在。

    仅是长孙皇后的遗泽,就能庇护这个家族上百年。

    更不用说是在这个奇妙的节点上,长孙云突然站出来,所为何事,大家心里一清二楚,他们竭力捂住的盖子,要被掀开了。

    盖子底下涉及的又是一个更敏感的人物,气氛一下变得微妙起来。

    “准!”

    乾帝的声音倒是毫无波澜。

    长孙云道:“启奏陛下,翼泽县以一县之力,斩杀青丘国虎魔军六千妖兵,七名妖将以及虎魔将,如此战功,理应受赏。”

    虽然长孙云说的很克制,既没有夸大翼泽县的战功,也没有刻意提及第四军团的狼狈表现,可还是让很多人狼狈不已。

    盖子之所以为盖子,就是不好见光,一旦揭开,就会让很多人难堪,有人脸上火辣辣的,有人眼神幽幽,有人心中骂娘。

    可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明面上,没人有底气去反驳。

    因为这是事实。

    刚才的情景,就像一群失败者在恬不知耻地讨糖吃,真正的成功者却一直保持低调,越衬托出前者的丑陋。

    这脸,可是打得生疼。

    五皇子乾恪此时恨不得撕烂长孙云的嘴,目光中满是恶意。

    “是该封赏,诸卿以为,该怎么赏?”

    乾帝目光灼灼地看着堂下一众大臣,不知怎的,心中无来由生出一股厌恶,这些,都Tm是帝国蛀虫啊。

    陛下既然问了,那自然不能不答。

    有的提议赏赐灵石财宝,有的提议晋升爵位,有的提议口头嘉奖,理由是青丘县王身为皇族,本就守土有责云云。

    长孙云倒是一言不。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九皇子乾慎,突然站了出来,“启禀父皇,儿臣有一个提议,可两全其美。”

    “什么提议?”

    乾帝眼神幽幽,以为九皇子要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