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六十六章 术法轰炸

第六十六章 术法轰炸

 好书推荐:
    四月初七,阴有小雨。

    蛮牛关统帅部。

    乾元放下刚送来的战报,皱眉道:“形势有些不妙啊。”

    冯去疾弃车保帅,主动放弃白壁、英水两县,让虎魔军越肆无忌惮,在军师胡仇指挥下,多路并进,如蝗虫过境,把三县粮食洗劫一空。

    妖军刮地三尺,连一粒米都没留下。

    三县百姓被虎魔军强行征调,如猪狗一般被奴役着,帮助军队把从他们家中搜刮到的粮食运往镇南关。

    胆敢不从,当场就会被妖怪吃掉。

    通往镇南关的道路上,大小运粮车络绎不绝,从各地汇聚而来,排成一条条长龙,一眼望不到尽头,很是壮观。

    妖军此番入侵的目的,这才昭然若揭,他们是抢粮来了!

    相比人族,妖族不善耕作,以打猎、放牧为生,一旦遇到灾年,缺粮就不可避免。去年大寒,大量牲口冻死,妖国缺粮尤其严重。

    不独青丘国,烛龙国、犬戎国都如此,这才不惜兴兵,起大军,悍然侵入人族境内,纵兵抢粮。

    否则,妖民就要饿死。

    一旦英水县被洗劫一空,那么跟英水县毗邻的翼泽县就将跟着遭殃,冯去疾主观上或许没这意思,但是在客观上,却将祸水东引。

    “青丘府太无耻了!”周青恨恨说道。

    等到虎魔军杀进翼泽县,情况那就糟糕至极,甚至可能动摇军心,无论是城防营,还是新兵营,一大半的将士都是翼泽县本地人。

    撤兵也不行。

    虎魔将一行这些天虽然没什么动作,看上去很安静,但是乾元相信,一旦城防营撤退,对方一定会像狼狗一样黏上来。

    等到那时,翼泽军就将陷入两面夹击的尴尬境地。

    乾元看向郭嘉,“奉孝可有良策?”

    郭嘉摇了摇手中羽扇,道:“主公,要破此局,唯一的办法就是消灭蛮牛关外的妖军。如此,我军才能进退自如。”

    周青道:“可敌人按兵不动啊,咱们总不能主动出关,跟对方野战吧?”

    经过三四天休整,新兵营虽然勉强恢复到五百编制,但是周青心里清楚,真正打硬仗,新兵营是一点指望不上了。

    补充的新兵根本就没经过训练,仅以城防营的这点兵力,去跟两倍于己的妖军在野外鏖战?

    除非疯了!

    郭嘉道:“敌人不动,那就想办法让他们动,我们可以如此这般……”

    “好主意!”

    乾元大喜,“就这么定了!”

    …………

    当天晚些时候,蛮牛关城头挂出两个做工粗糙的吊篮,吊篮之中放着两颗血淋淋的头颅,散着阵阵恶臭。

    正是死去的兕将军跟狼将军。

    这是对妖军赤裸裸的挑衅,无声的蔑视。

    情况很快被驻扎在关外的妖军探子看到,报给虎魔将。

    虎魔将得报,出了营帐,近前一看,果然如此,气得七窍生烟,“该死,竟敢如此羞辱于我。传令,明日一早,攻打蛮牛关!”

    随行的蛇将军道:“大帅,这会不会是敌人的阴谋?”

    “管他娘什么阴谋不阴谋,对方都骑在咱们头顶拉屎了,再忍下去,那还是虎魔军的作风吗?”虎魔将怒气难消。

    其余将士同样如此。

    妖族向来是骄傲的,憋了几天,却是再也憋不住了,一个个热血上头。

    见此,蛇将军却是再劝不下去,他可不是军师胡仇,再刚多嘴,怕是立马就会被虎魔将狠揍一顿,后者正无处泄怒火呢。

    …………

    次日一早,一千妖军在虎魔将率领下,果然来攻。

    蛮牛关城头,看着渐渐逼近的妖军,乾元脸上没有一丝俱意。

    此时的蛮牛关内,驻扎着满编的城防营,加上亲卫队,足足有六百精锐,就是跟一千妖军正面作战,都不怂。

    更何况,他们是守城一方。

    在虎魔将决定攻打蛮牛关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败亡的命运,人类一方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将这支妖军全歼。

    “传令下去,各就各位,按计划行事。”

    “诺!”

    虎魔将走在军队最前面,看着吊在城头的两颗头颅,眼中满是杀气,他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心中暗暗誓,一定要把关内人类杀个一干二净。

    剥皮抽筋,才能一消心头之恨。

    不,这样还不够。

    虎魔将还要杀进翼泽县,把那个狗屁青丘山宰了,把县城屠了,让这些人类记住,妖族不是好惹的,让他们长长记性。

    “进攻!”虎魔将下令。

    呜~~~~

    伴随着熟悉的号角声,妖军开始进攻了。

    妖军阵中没有旋龟战车,而是推出一架武装到獠牙的攻城锥,目标正是蛮牛关城门。

    跟翼泽关城墙坚如磐石不同,蛮牛关的整体防御本就弱上一档,临近青丘国一侧,就更是寻常城墙。

    没有任何特殊防护。

    以妖族的骄傲,他们实在想象不到,要用到这面城墙之时。

    这给妖军进攻带来极大的便利。

    虎魔将定下的进攻战术很简单,那就是用攻城锥击碎城门,然后大部队杀进关内,跟敌人展开正面作战。

    喝!哈!喝!哈!

    两百牛妖,将厚重的精铁盾牌顶在头顶,组成一面钢铁之壁,踩着统一的步伐,推着攻城锥,缓慢而坚定地向城门袭来。

    “放箭!”

    嗖!嗖!嗖!

    一轮轮箭雨当空罩下,大部分都打在盾牌上,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也有一些角度刁钻的,从盾牌缝隙中射中牛妖。

    牛妖以防御强,性子坚韧著称。

    只要不被直接射死,那就毫不理会,任凭鲜血潺潺流出,继续前进。

    两百牛妖,组成一个移动的钢铁堡垒。

    城头弓箭手的攻击收效甚微,乾元下令:“修士团上!”

    “得令!”

    在忠叔指挥下,二十几名壮魂期修士,激手中符箓,齐齐射向蛮牛阵,火弹术、地刺术、流沙术、冰冻术、雷电术.......

    一时间,各式各样的术法在蛮牛阵上方炸响,犹如烟花灿烂。

    烟花只是一闪而逝,可这些术法却是夺命之鬼,只见地面坍塌,化作流沙,攻城锥陷入流沙之中,前进不得。

    于此同时,一根根锋利地刺凭空刺出,把牛妖从下至上,直接刺穿,尸体挂在地刺之上,肠子、鲜血流了一地,把流沙染成鲜红。

    更致命的还在上方。

    冰冻术之下,精铁盾牌立刻覆盖上一层冰霜,冰冷彻骨,牛妖手上皮肉跟盾牌黏在一起,扯都扯不掉。

    身体开始僵硬。

    十几颗火球凌空飞下,在修士灵魂之力控制下,刁钻地从盾牌缝隙中穿过,把一头头牛妖烧得熬熬叫,散出烧焦的味道。

    当真是冰火两重天。

    再有雷电配合,那酸爽,真是谁试谁知道。

    更让人绝望的是,这些术法源源不绝,符箓就像不要钱一样凌空砸下,把蛮牛关当做练习术法的活靶子。

    乾元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初级符箓。

    如此狂轰乱炸,就连远处的虎魔将见了,都眼神抽搐,虽然这些初级术法无法伤他性命,但是掉一层皮是免不了的。

    好不容易接近城门,两百牛妖已经阵亡大半。

    头顶的术法轰炸还在继续。

    照此下去,怕是等不到牛妖轰开城门,就会全军覆没。

    再派一队过去?

    虎魔将摇头,他手中兵力有限,可禁不住这样的消耗,如果把大量兵力消耗在破城上,那攻进蛮牛关还有什么意义。

    “哼!”

    虎魔将冷哼一声,提着虎魄刀,亲自向城门冲去,围在虎魔将身边的虎妖亲兵见了,赶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