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五十九章 乱中取胜

第五十九章 乱中取胜

 好书推荐:
    “哇~~~”

    就在萨满术士死亡的那一刻,塔楼中的刘道宁吐出一大口血,染红了蓝色道袍,脸色苍白无比,就像大病了一场。

    乾元上前关心问道:“没事吧?”

    刘道宁随手用衣袖楷去嘴角血迹,勉强笑道:“殿下,幸不辱使命,那位萨满术士已经死了。”

    “很好,你做的很好。好好调息,不要留下暗疾。”

    “殿下,我还能坚持!”

    说着,刘道宁不顾身上伤势,毅然祭起飞剑,化作一道红光,直冲天际。剑光如蛟龙,似闪电,在空中纵横驰骋,几个呼吸间,那些盘旋在翼泽关上空的侦查鹰妖就死伤殆尽。

    天空一片素白。

    跟着,飞剑来到攻城梯前。

    没了后军增援,此时的攻城梯空荡荡的,能参战的妖怪都已登上城墙。

    红色剑光一闪,剑气突然爆,如闪电般环绕攻城梯一圈,把精铁打造的攻城梯平平整整地斩为两截,咣当一下,从高空摔落在地。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

    转瞬之间,就有三架攻城梯被破。

    剑修之威,恐怖如厮。

    这要是斩在人身上,哪怕是武宗强者的肉身,也要被斩为两段。

    当然,能不能近身又是另说。

    “呕~~~”

    刘道宁脸上泛起阵阵潮红,一口老血已经涌到了喉咙口,就快压制不住,就算以飞剑之利,要斩断攻城梯也非易事。

    此举不仅损耗真气,还极大地消耗本就没剩下多少的灵魂之力,刘道宁直感到,整个脑袋都快炸裂开来。

    这还是攻城梯上没有妖怪防守。

    否则别说连斩三座攻城梯,让妖怪有了防备,能不能斩断一架都是两说,飞剑虽然厉害,大妖可也是一点都不怂的。

    刘道宁咬紧牙关,还想一鼓作气。

    乾元见了,摆手道:“不必强撑了,这最后一架攻城梯就留着吧,也要给敌人留点后路。否则,他们起狂来,那也是很恐怖的。”

    刘道宁一听有理,顺势收回飞剑,顾不上回话,迅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倒出一粒红色丹药服下,闭目打坐。

    这次的伤因为在灵魂层面,没有几个月是好不了了。

    乾元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本,乾元是想把忠叔暂时借调来前线的,没想到刘道宁主动请缨,“下官身为王府长史,如果不能为殿下分忧,岂不显得太没用了?”

    乾元无法,只能应下。

    自从忠叔担任县丞,确实不好再时时带在身边,好在刘道宁总算顶住了压力,经此一战,对他的修为也是大有助益的。

    乾元再次来到窗前,看向前线战场。

    随着妖族后军被破,无论是兵力,还是高端战力,人类一方已经占据上风,等到亲卫队杀上城头,胜利的天平彻底向人类一方倾斜。

    当!

    兕将军奋力架开周青长枪,跳出战圈,看了一眼场上形势,虽然心中满是不甘,但还是保持理智,吼道:“孩儿们,撤!”

    倒是那位牛将军,被狂刀死死缠住,脱身不得,气得咬牙切齿。

    狂刀疯起来,简直不要命。

    收到命令,还活着的妖怪忙不迭脱离战场,朝仅存的那架攻城梯冲去,一个个恨不得脚下生风。

    “杀!”

    如此良机,周青岂会浪费,指挥将士痛打落水狗,从四周掩杀而上。

    一个逃,

    一个追。

    场面热闹至极。

    一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妖怪饮恨当场,有的更是被同伴推下城头,活活摔死,真真是死不瞑目。

    塔楼上,乾元取出巴雷特狙击枪,“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瞄准,

    射击,

    死!

    乾元专挑攻城梯上的妖怪,对方避无可避,因为只有一条逃生之路,所有妖怪都挤在一起,密密麻麻,他甚至都不用瞄准。

    一枪一个。

    乾元只恨手中不是一挺机关枪。

    而在另一边,厮杀还在继续。

    妖族是有血性的,兕将军虽然凶狠残暴,关键时刻却表现出一名妖将的担当,主动负责殿后,掩护大部队撤退。

    围在兕将军身边的正是他的亲兵,清一色的牛妖,兕将军虽然是牛妖亚种,可兕妖太稀少了,不得不倚重于牛妖一族。

    两者各取所需。

    周青岂能让兕将军如愿,两名大将再次厮杀到一起。

    场面一度十分火爆。

    很快,兕将军就现他犯下一个致命错误。

    其实,在刚开始准备撤退的时候,妖军还剩下近一千战士,如果能够反向冲击一波,再布置断后部队,是能掩护主力撤退的。

    可他急匆匆的一吼,让本就不稳的军心彻底散了。

    妖族战士只想着撤退,想着登上那架救命的攻城梯,谁也不愿殿后,你推我挤,乱哄哄不成样子。

    这样反而被人族抓住机会,大杀特杀。

    尤其是新兵营将士,对这些新兵而言,这是他们的第一战,如果一上来就打逆风盘,那可能扛不住,随时都可能崩盘。

    可要是打这样的顺风盘,尤其是像眼下这种痛打落水狗,新兵营战士不要太自信,把心里的那一点恐惧完全抛诸脑后。

    杀的那叫一个狠啊。

    这可是建立功勋的大好机会。

    城头本就不宽敞,人挤人,妖挤妖。现在,妖军还要朝一个方向撤退,去挤那一架只能容纳一妖通行的攻城梯。

    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在周青灵活指挥下,战士们并不去拦截攻城梯,只是堵在外围砍杀,把妖军削了是一层又一层。

    地面铺满了尸体,战士们干脆踩在尸体上,继续杀敌。

    而对妖军而言,这真是一条再凄惨不过的撤退之路、死亡之路,就算有猛士站出来殿后,也会很快被剁成肉酱。

    悲壮而无助。

    什么时候,妖军被杀得这般狼狈过?!

    等兕将军现情况不妙,想调整已经来不及了,秩序已经崩溃,百夫长跟部下失去联动,就再也掰不过来了。

    “将军,你先撤!”

    眼见情况不对,兕将军亲兵,五十名牛妖果断站了出来,替兕将军接下周青的进攻,掩护兕将军撤退。

    另一边的狼将军同样如此。

    妖军这是要拼命了。

    至不济,也要让两位妖将顺利撤离。

    周青见了,果断放弃兕将军,远远跟狂刀张放比了个手势,后者会意,开始前后夹击狼将军。

    两位妖将,总得留下一个不是。

    等到兕将军狼狈撤到地面,转了一圈,现身边还活着的战士已经不足五百之数,欲哭无泪。

    “将军,快走吧,再慢就来不及了。”战士们催促。

    吱嘎~~~

    说话间,翼泽关城门再次打开,人类真的追上来了。

    看着那做梦都想冲开的城门,就这般嚣张地敞开着,兕将军却不敢生起哪怕一丝进攻的心思,狼狈撤退。

    追兵已至。

    没奈何,兕将军吸取刚才的血泪教训,果断留下一半战士殿后,连四架珍贵的旋龟战车都不要了,它们实在太慢。

    跟不上啊。

    至于被缠住的狼将军,

    管他去死!

    他们虽然同为虎魔将麾下妖将,其实竞争大于合作。甚至,兕将军心里还有那么一丝变态的庆幸。

    狼将军一直是蛮牛关守将,也是这次行动的主将。如果狼将军战死,兕将军说不定能因祸得福,成为一关之守将呢。

    至于麾下妖兵,死了就死了吧,用不了多久,就能招募齐整。

    说话间,兕将军一行已经逃到大后方,满地的尸体,见证了人族的强悍,也见证了妖军的落寞。

    各种战争物资,杂乱无章地推在路上。

    兕将军看了一眼萨满术士的尸体,眼神抽搐了一下,正要继续前进,前方突然闪出一员猛将,横刀立马,挡住去路。

    “许褚在此,谁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