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五十六章 旋龟战车

第五十六章 旋龟战车

 好书推荐:
    四月初一,晴。

    这是个打仗的好天气,对峙了几天,青丘国妖军率先起攻击。

    呜~~~~

    牛角号角吹奏起悠远、雄浑的进攻号,在群山之间回荡穿梭,释放出横扫天下,践踏苍生的无匹力量。

    轰!

    轰!

    轰!

    伴着苍凉的号角声,大地开始震动,山川开始颤抖,尘土飞扬。

    如山崩,

    似地裂。

    四头房子大的狰狞巨兽,踩着柱子粗细的强壮四肢,并排行走在砂砾遍地的血色峡谷,每走一步,都能让大地抖上一抖。

    石子在地面伴着烟尘起舞。

    鸟头,鳖尾,龟壳。

    这是旋龟,也叫玄龟,乃上古异兽,以身躯庞大,防御惊人而著称。

    龟族一般都性情温顺,旋龟亦如此,从不会主动攻击敌人,一旦被驯服,就任劳任怨,直至死亡。

    只是这些大个子食量惊人,一顿就要吃上千斤肉,而且是无肉不欢,一旦没吃饱,哪怕是半饱,都会直接罢工。

    寻常人家,还真养不起。

    妖族最擅长驯化各种上古异兽,他们把旋龟改造成战争武器,在龟壳之上筑起一座由精铁打造的箭塔。

    箭塔重达数十吨,就算以旋龟之能,驮着它也是十分费尽,每走一步,长满老茧的脚掌都会在坚硬的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足有数十厘米深的脚印。

    这便是妖族引以为傲的旋龟战车。

    跟在旋龟战车后面的,就是一队队妖族战士,以狗妖、狼妖、牛妖、猪妖、猴妖等常见小妖为主,同时还混杂着各种五花八门的妖怪。

    比如由蟒蛇进化而来的蛇妖,人蛇身,六手无足,三角眼冰冷而无情,吐着长长尖尖的舌头,是妖族最厉害的弓箭手;

    再比如盘旋在峡谷上方的鹰妖,视力极佳,可看清楚几千米外地面的一只野兔,秒杀望远镜,是再合适不过的侦查兵。

    妖军之中,有力气大的,有度快的,有皮膜坚韧的;有眼睛锐利的,有耳朵灵敏的;有毒的,无毒的;爬的,走的,飞的,游的......

    把这些妖怪聚合到一起,足以让任何敌人胆寒。

    狭窄的血色峡谷,被妖族大军填充的满满当当,旌旗林立,刀枪如林,他们嘶吼着,舞动着各色兵器,犹如群魔乱舞。

    虽然才两千之数,却制造出一种遮天蔽日的效果,就像一股末日黑潮,缓慢而坚定地向翼泽关涌来,势要席卷、吞噬一切。

    一时间,

    万兽奔腾,妖气纵横。

    不知从何时起,原本喧嚣的山林早已变得寂寂无声,连虫鸣都听不到。

    阳光照射下,在大地,在崖壁,在树梢,投下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狰狞投影,组成一幅鬼魅而绚丽的水墨画卷。

    在他们面前,就是傲然耸立的翼泽关。

    虽然是诸关隘中最小的一座,翼泽关依旧不失为一座千古雄关,屹立于此上千年,有被突破过,却从未真正被摧毁过。

    赳赳雄关,沉默地见证着大乾历史。

    城墙用最坚硬的黑曜石砌筑而成,外面再镶嵌一层铸铁,辅以特殊阵法,融为一体,不论是刀兵,还是术法,都无法在城墙上留下哪怕一个印子。

    经历了上千年的战火洗礼,再坚硬的城墙,在岁月洗礼下也变得斑驳起来,留下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坑洼。

    那是战争的勋章。

    除了城墙,城门更是以精铁铸造而成,坚不可摧,而在城墙之上,则是一座连一座的箭塔、碉堡,简洁而实用。

    一关,值一城。

    当年为了修筑翼泽关,朝廷耗费钱财无数不说,更是历时十年才真正完工,也唯有这样的铁血雄关,才能抵挡住妖族年复一年的进犯。

    这些关隘,就是大乾的钢铁防线。

    阳光照射下,略显斑驳的古老墙壁反射出耀眼的白光,走在最前面的旋龟,在强光刺激下,下意识合上厚厚的眼帘。

    这也是关隘防御手段之一。

    城墙之上,五百城防营将士早已各就各位,严阵以待,一个个身披全身玄甲,手持战刀,背挂强弓,目光坚定。

    仔细看,有些士兵攥着战刀的手,比往日紧了一些。

    谁都知道,今天将是一场血战。

    周青依旧穿着他那身标志性的银色铠甲,持枪立在城楼中间,雄姿英,目光如电,犹如一尊蓄势待的战神。

    站在他身边的,正是一身红甲的狂刀张放,嘴里叼着一根旱烟。

    虽然加入军队,更是贵为副营正,这位山贼领仍旧不改一些山贼习性,平时吊儿郎当,一点都没有为将者的自觉。

    要狂刀学周青那般一板一眼,比杀了他还难受。

    望着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妖族大军,周青脸色凝重,低声说道:“一下就出动四头旋龟战车,果然是来者不善啊。”

    “那玩意儿很厉害?”狂刀却是没见过。

    “很厉害。”周青想了一下,补充道:“非常厉害。据我所知,就是在妖国,旋龟战车也是极其稀有的存在,一个关隘甚至都分不到一头。”

    现在却出现四头。

    就是以狂刀的狂,也不觉紧了紧手中的战刀。

    这一仗,确实不好打。

    说话间,妖族大军已经缓缓向关隘逼来,还没靠近,一股裹挟着煞气、杀气、妖气以及狂躁之气的滚滚热浪,就迎面扑来。

    换做普通人,怕是立即就腿软了。

    “弓箭手准备!”周青面无表情地下令。

    站在他身后的旗手听了,立即挥动手中黄色小旗,来回三次。

    各处箭塔中,刚才还坐在地上的弓箭手,收到旗语,立即起身,拿起放在手边的铁箭,搭在弓上,目光如电,死死盯着远处的妖族大军。

    连呼吸都变得缓慢起来。

    近了!

    五百米

    四百米

    三百米

    嗖!嗖!嗖!!

    利箭破空而去,化作黑色流光,瞬间织就一张铁幕箭雨,越过最前面的旋龟战车,向后方的妖族大军当头罩去。

    叮叮当当!

    大部分箭矢都被盾牌挡住,只有少量箭矢穿过盾牌缝隙,射中倒霉的妖怪,噗嗤一下,透体而入,鲜血潺潺流出。

    如果不幸射中脑袋,直接就一命呜呼。

    嗷~~~~~

    妖怪是强悍的,鲜血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怒吼着,使命用战刀敲打盾牌,脚下不减,就那么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前进。

    没有怜悯,没有恐惧。

    有的只是热血与杀戮,震天嘶吼似乎要将箭雨震散。

    这是何等气概?!

    轰!

    四头旋龟在关隘前牢牢立住,赤红的鸟脑袋缩进龟壳之中,四只巨足就像四根木桩,深深嵌入脚下的大地,只留下四座磐石一般的战争堡垒。

    箭矢射中龟壳上,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跟着就无力滑落。

    嗖!嗖!嗖!!

    龟壳之上,箭塔之中,盘踞在此的蛇族弓箭手展开反击,以箭雨压制人族箭雨。双方隔空对射,如金属洪流,来回穿梭。

    不断有人倒下,立即就有新人接替。

    嘎吱,嘎吱……

    就在妖族展开反击的同时,旋龟战车又有了新变化,从箭塔内部伸出一架架梯子,直接架到对面城墙之上。

    梯子由精铁打造,砍都砍不断。

    吼!!!

    妖族后方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似乎是某种信号。

    一瞬间,跟着后方的妖怪迅动了起来,就像提前演练好的一样,分成四股洪流,爬上龟壳,登上箭塔,再顺着攻城梯,向翼泽关城头杀来。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小妖就不说了,本来就是四肢着地,极为敏捷、矫健。

    已经直立行走的大妖却一点也不赖,同样四肢着地,兵器或咬在嘴里,或是背在身上,隐藏在小妖群中,迅向敌人靠近。

    这才是旋龟战车真正的可怕之处。

    一辆战车,兼具运输车、箭塔、攻城车等各种功能。

    不用周青下令,隐藏在城头箭楼的弓箭手自动将攻击目标转移到梯子上的妖怪,箭雨倾盆,如雨如电。

    没了盾牌防护,不断有妖怪中箭,像下饺子一样,从高空摔下,出无助而凄凉的嘶吼。

    精铁打造的攻城梯,瞬间被鲜血染红。

    妖怪们却是无所畏惧,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地登上攻城梯,密密麻麻,杀之不绝。为了清出通道,直接把同伴尸体一脚踢开。

    过程中,还不断出摄人心魂的吼叫。

    前后不到十分钟,6续就有妖怪登上了城头,跟镇守在此的人类战士展开贴身肉搏,场面血腥而激烈。

    “他奶奶的!”

    狂刀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吐掉嘴里的旱烟,提刀,杀进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