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四十九章 大戏落幕谁人叹

第四十九章 大戏落幕谁人叹

 好书推荐:
    张家完了!

    乾元刚回到县城,就以谋逆罪查抄了张府,张家名下的商铺、作坊、灵田、农田以及庄子等产业,悉数抄没。

    盛极一时的百年大族,就这么烟消云散。

    于此同时,县衙也在进行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清洗,张系一派官吏收押的收押,贬谪的贬谪,罢黜的罢黜。

    一时间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消息一出,整个翼泽县都安静了,无论是豪绅世家,还是普通百姓,对藩王府,对青丘王,打心底里生出畏惧。

    乾元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在翼泽县树立了绝对的权威。

    在这种大背景下,王府之前颁布的三条新政,再没有遇到一丝一毫的障碍,顺顺当当地推行下去。

    尤其是第一条新政,没有哪个乡绅敢于在田亩数上做手脚。

    抄家的王爷,可不是说说而已。

    同样,城防营在剿匪一役展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也让翼泽百姓对今年抵御妖族大军来犯,凭空增添了不少信心。

    总体而言,百姓对藩王府还是拥护的。

    …………

    青丘府,冯府。

    作为青丘府第一大家族,冯府自然是底蕴不凡,光是占地面积,就是翼泽县张府的三倍有余。

    内里乾坤,非外人所能窥探。

    夜。

    青丘知府冯去疾正在书房接见一位神秘客人,如果李烽没死,一定会咬牙切齿,因为这位神秘客人,正是此前造访过李家的云梦卫。

    烛光下,两人的面目都很模糊。

    冯去疾神情复杂地看了坐在对面的云梦卫一眼,低声说道:“那位主在翼泽县是彻底站稳脚跟了,王爷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云梦卫带着面具,面无表情,“王爷说了,既然他想呆在翼泽县,那就让他老死在那好了,不必再理会。”

    “怎么会?”冯去疾很是意外,“那位主最近可是厉兵秣马,年前还献上一张水泥配方,显然所图非小。难道,王爷就一点都不担心?”

    “开年以来,陛下的身体越不好了。”云梦卫答的牛头不对马嘴。

    冯去疾却是露出了然神情。

    难怪。

    陛下身体每况愈下,那么夺嫡之争估计这几年就将见分晓,十五皇子就算再怎么力,也无法对神都那几位造成威胁。

    何须再理会。

    如此也意味着,夺嫡之争已经进入最激烈、也最关键的时期,需要王爷投入百分百的精力,自然再无暇理会一位远在边境的藩王。

    想想,

    四位封王,连同追随他们的朝臣、将领、地方大员、世家、商会等各路势力,即将为了那至尊之位,起最猛烈的冲锋。

    过程,想必是惨烈而冷酷的。

    想到这,冯去疾是既兴奋,又隐隐有些恐惧。等到大戏落幕,谁能笑到最后?谁又将成为垫脚石,被狠狠踩在血泊中?

    对所有参与其中的人而言,这都是一场惊世豪赌。

    赌赢了,自然是官运亨通,利益均沾,赚得盆满钵满;而一旦赌输了,则可能是抄家灭族。

    相比之下,翼泽县生的小小血案,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冯去疾努力稳住心神,略带谄媚地说道:“我知道了,请您转告王爷,下官必定做好分内之事,为王爷粉身碎骨,死而后已。”

    云梦卫点了点头,“告辞!”

    说着,推开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冯去疾踱步来到窗前,抬头望着那一轮被乌云遮蔽的残月,神情复杂,良久,才喃喃说道:“暴风雨,要来了……”

    能够不用去对付青丘王,冯去疾还是有些庆幸的。

    或许在王爷眼中,青丘王远算不上什么威胁,可对冯去疾而言,一位接连屠灭两大世家的灭门藩王,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能不碰,最好不碰。

    “那家宝箓轩,就任其展吧。”冯去疾眼中精光闪烁。

    …………

    武德42年,二月初五。

    寒冬即将过去,春天的脚步已经在郊外响起,万物复苏。

    原张府,后山。

    距离张府被查抄已经过去大半个月,由此引的波澜也渐渐归于平静,现在的翼泽县正处在最好的时候。

    翼泽县唯一的地火就位于此处后山,地火之上,张家人建起设施齐备的炼器室以及炼丹室。

    许褚如一尊铁塔,守在炼器室外。

    通往炼器室的小路上,走来一名中年修士,正是刘道宁,见了许褚,拱手道:“将军,我有事求见殿下。”

    许褚酷酷点了点头,在炼器室大门附近的一个凸起位置,轻轻按了一下。

    炼器室内,乾元仔细检查了一遍刚炼制出来的枪管,摇了摇头,随手丢到一旁的杂物筐里。

    诺大的筐里,已经有十几支类似的枪管。

    除了枪管,还有扳机、螺丝、撞针、弹簧、击锤等各式各样的构件,如果是一名地球士兵,一定能认出,这些都是狙击步枪的必备构件。

    没错,乾元准备炼制一支狙击步枪。

    查抄了张府,乾元就不必跑到青峰寨去炼器,在处理了一干善后事务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这间炼器室,为炼制本命法器做准备。

    为了练手,提高炼器水准,乾元突奇想,消耗15oo点杀戮值,购买了一张巴雷特狙击步枪设计图纸。

    在乾元想来,如果能用炼器手法把巴雷特狙击步枪造出来,那么他的炼器水准必定能上一个台阶,达到炼制本命法器的水准。

    可惜,知易行难。

    真正开始炼制的时候,乾元才知道,炼器真不是谁都能干的,除了要学会控火,还要对材料进行精准控制。

    对天赋以及灵魂力,都是极大的考验。

    以乾元壮魂前期的灵魂力,基本上半个时辰就能耗干,跟着只能调息打坐,等着灵魂之力慢慢恢复。

    这个时候,乾元会选择打一套牛魔大力拳,激体内的功德之气,以此加快灵魂之力的恢复。

    让乾元没想到的是,这般“消耗—恢复—消耗—恢复”的循环,修为增进度竟是平时修炼的三四倍。

    有此动力,乾元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炼器室,属下有事要禀报,也都是跑到后山来求见。

    就像现在的刘道宁。

    叮铃铃~~~

    听到铃声,乾元伸展了一下身体,推开炼器室大门。

    “殿下!”

    刘道宁赶紧行礼。

    乾元笑了笑,“走,亭子里说。”

    张家人是很会享受的,不大的后山却被设计得跟江南园林一般,亭台楼阁,花台水榭,五脏俱全。

    刚在亭中坐下,就有侍女送上热茶。

    刘道宁有些拘谨地坐下,昨天他接到口信,说王爷今天要见他,具体何事,却是没说。

    过去的半个月,翼泽县有过几次大的人事调整。

    先是王府长史兼县衙师爷李忠,接下张怀仁死去之后空缺的县丞一职,开始名正言顺地总览县衙日常政务。

    就连县衙的清洗,都是由李忠这位新任县丞全权负责。

    可见王爷对李忠的厚爱。

    跟着是军中调整。

    原城防营副营正戴崇华调任新兵营营正,狂刀张放接任城防营副营正一职,估计连张放也没想到,会获得这般重用吧。

    过去的半个月,张放全力配合周青,已经完成对山贼的筛选跟整编工作,城防营重新恢复满编,日前已经返回翼泽关。

    新兵营则扩充到七百人的规模。

    而就在五天前,县丞李忠以县衙政务繁杂,精力不济为由,辞去了王府长史一职,引了很多人的兴趣。

    王府长史虽然不是什么显赫官职,却是王爷身边的第一近臣。

    得到消息,县衙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一职位,听说就连主簿曹温都半开玩笑地毛遂自荐。

    可直到现在,王爷都没公布新的长史人选。

    今天王爷召见,又意味着什么呢?刘道宁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一分。